【邱乔】敌友之间NG集

敌友之间

NG集


翻文档翻到很多写歪的段子,正文里没用上,丢掉又可惜,就凑一个NG集发上来。

拿来和正式稿对比一下也挺有趣的,“啊这里原来能变成这样啊”什么的

都是一两百字的段子,不要期待日后写成长文



NG-1 关于全明星 01


 误会归误会,槽还是要吐的。这几天莫名其妙处于风口浪尖的联盟小鲜肉们趁着最后一个能放松的晚上,在群里开起了少有的正经向会议。与会人员除了本来就在群里的一些人,还加上了因为高英杰在机场蒙头大睡所以代替他出席的刘小别。

刘小别先前是没加这个群的,理由是他觉得这个群搞得像小葵花妈妈课堂一样,非常不适合身心健康成熟稳重的他。但今天捱不过卢瀚文连番的电话轰炸,现在他拿着高英杰的手机披着高英杰的ID,算半个群内成员。 
 
流云:我觉得吧,“新生代”这个词本身就有问题。它不够凶,所以总有人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你们看,黄少他们那叫“黄金一代”,逼格多高呀。 
 
木恩:那你取一个凶的? 
 
流云:铂金一代怎么样? 
 
木恩:你别的游戏打多了吧?我要找喻队告状。 
 
长河落日:…… 
 
流云:激情一代? 
 
木恩:一带一路?三代同堂?人民代表?紫菜蛋花汤?带你装逼带你飞? 
 
【系统提示:木恩已被踢出本群】 
 

刘小别我靠一声,把手机塞回高英杰包里,没事人一样戴上耳机听歌打盹。



NG-2 关于全明星 02


 说起来还是有件让乔一帆在意的事。

昨天一大早陈果就把那张帖子从一堆零食快递中拿出来交给了他。乔一帆喝着豆浆,看了开头“邓复升”三个字就惊了一跳,看完具体内容后,调羹啪嗒掉回了碗里。

“一帆,小心点啊。”旁边唐柔贴心地帮擦洒出来的豆浆。

“嗯谢谢柔姐……”乔一帆一下子搞不清楚状况了。

具体事件是:微草从前的副队长邓复升要结婚了,邀请他参加婚宴。附言是微草的老队友们都会聚一聚,希望大家都能来。时间也很贴心,就在这次全明星期间。

对啊,今年在B市——乔一帆后知后觉。

但是首先,微草……微草?熟悉又陌生的两个字,硬是破开了一些藏着的情绪,直击要害。乔一帆又喝了一口兴欣老板买的豆浆,旁边挑食的苏队长还把加了生姜的萝卜饼统统塞到了他的盘子里。

大餐桌是椭圆形的,此时乔一帆一左一右两个出了名的兴欣美女选手,手上却是微草旧副队的结婚请柬。

但是当他反应过来以后,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扑哧地涌上来,又悄悄压下去,再起来,似乎在替他肯定这个事实,又似乎在帮他隐藏这个事实。

“嗯?邓复升要结婚了?恭喜啊。”苏沐橙看见了,“时间也正好嘛。小乔你去不?”

“我……”

能去吗?

高兴归高兴,但乔一帆从前在微草的经历,着实是不太愉快。倒不是说他本人计较什么,在他自己看来对方并没有判断和决议上的错误,错都在他自己不争气。但是微草的前辈们怎么想呢?在他们看来,或许他就是一个跳槽之后反过去兴风作浪的反派角色?

乔一帆也知道兴欣粉丝们经常逮着他的微草经历做文章,以至于兴欣从上到下都一致对外,打着帮他找场子的旗号喷微草没眼力见。连网游里,兴欣和中草堂也时时爆发团战。

粉丝就是这样让人又爱又恨的群体。乔一帆很多次都想开着大号冲上去说别打了,根本没那回事……但是这是不可能的。自家人哪有不向着自家人的道理?何况粉丝们是为他抱不平才开打的,他怎么能犹豫不决呢。

另一边,高英杰来了确认的短信:“前辈特地向我问了你的号码和地址,你一定要来啊。”



NG-3 关于全明星 03


“镜头给到了选手席。哎呀,孙翔和邱非这是在……下五子棋吗?哈哈哈哈哈,这是不忍直视的意思吗?”

被点名的两人同时抬头看了一眼。邱非淡定地坐正,孙翔就不那么淡定了,一副“打扰我思考干嘛”的不耐烦表情。两人之间的格子纸上画了一些圆圈和叉叉,看局面,叉叉的那边被堵得非常彻底,输是迟早的事。

发现两人在下棋的周泽楷身子倾过来瞅了一眼,摇头。孙翔推他,看嘴型是叫周泽楷看别的地方别来打扰他。周泽楷眉毛一皱嘴巴一撇:“该输。”

孙翔被队长的两字评语坑得无法反驳。

周泽楷更过分地把脸一直伸到邱非那边:“厉害。”

邱非谦虚:“哪里哪里。”



NG-4 曾经《敌友之间》的男主角是这样出场的


 “慢慢来,不要急。”

“……前辈。”

“听话。”

邱非被这两个字堵住了嘴。对面叶修开始慢慢分析他这赛季的表现。从第一场到最后一场,甚至全明星赛也提到了——

“你怎么不挑战孙翔呢?团队赛也死不还手、傻站着让他揍?”

“不想。”邱非说。

他对天发誓,这是实话。

“骗谁呢?你不想打一叶之秋对吗?太嫩了你。”叶修一句话点破。

邱非闭口不言,死不承认,心里却清晰得很。

反正在他心里叶修就是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就是叶修。正式比赛他绝对会严阵以待,但全明星赛不就作秀吗,他想怎样就怎样。天下战法多的是,叶修嘴里不是还有什么小师妹唐柔吗?

叶修看他一副拒绝接受采访的倔样,怒道:“你知道我有多想看你把孙翔打下去吗?说好的以下克上呢?说好的光宗耀祖呢?”

邱非心里吐槽:谁跟你说好了?

他现在也看出来了,叶修是纯属没事做才会找他聊天,还美其名曰“赛季总结大会”。兴欣的大家都忙成狗,而叶修真正忙成狗的时间是在夏休期,两者错开,使他颇有些空巢老人的意味。

邱非知道这人从以前开始就这样,离开了荣耀就全身不舒服,还非得拉个人陪他一起不舒服。

两人聊了半小时全明星赛,然后开摄像头,接着聊了几小时的常规赛。

叶修挑挑拣拣地说,时不时地传过来一个剪辑过的视频文件。有一些连邱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小细节,叶修都注意到了。这些细节琐碎无比,在外人看来甚至有些强词夺理,但邱非知道这就是叶修的指导风格:精细入微,追求完美。

接近饭点,叶修才打了个哈欠:“就这样吧。诶你等等,回来回来。”

邱非只能放弃倒水的打算,重新坐下。

“晚上有空不?”

“有啊。”

“好,帮我抢个BOSS。”

“抢了给谁?”

“兴欣啊。”叶修一脸理所当然。

看他这么理所当然的神情,邱非意识到这一下午的指导可能就是个套。

他五味杂陈地敲了一串省略号。

叶修严肃地说:“不支持退货。”

“好好好……”

“你明天晚上有空不?”

不要太过分啊,前辈。

邱非斟酌着,回答:“虽然有……”

“指挥官说话不能这么含糊不清,有就是有。”

“有……”

“嗯。陪我去看比赛吧。VIP包厢,包可乐和甜甜圈。草莓味的。”

邱非暗自想到,果然一个战队的风格很受受队长的影响。苏沐橙是草莓控,被她变相投喂多年的叶修自然也是半个草莓粉,于是兴欣场馆自营的零食店卖的甜品也以草莓味的居多,其中每场比赛限量一百个的甜甜圈最受欢迎。

而他似乎太难以接近了,嘉世的合作商至今没有打探清楚他的口味,嘉世的甜品推销战略始终是个打了问号的策划案。日久天长,嘉世的自营商店成了茗乾绿专卖店,和兴欣比起来就略有些萧瑟了。


 
“你觉得兴欣这次的战术怎么样?” 
 
“很好。” 
 
“你用词也真是贫乏。” 
 
邱非扭头看着叶修,问:“指挥其实不是苏队,对吗?” 
 
叶修嘴角一扬,表示赞赏:“对。你看出来了?” 
 
邱非点头。他的目光追随着正在配合海无量的一寸灰。 
 
自始至终一寸灰只说过一个字,那就是“起”。起承转合,理应有四个步骤,但兴欣在普遍沉默中完成了后三步。可以预想到兴欣对赛前战术的执行力有多么强大,邱非承认,只这一点就能甩出新嘉世一大截。 
 
同时他也在思考,这中间究竟有多少细节是由那个阵鬼穿针引线的,又有多少爆发点由阵鬼掀开。团队战看似行云流水,但是实战和理论毕竟存在误差,这中间少不了磨合。而在邱非眼里,无人能比乔一帆更精于此道。 
 
邱非的眼睛微微亮起,难免流露出一丝感慨。 
 
人们说邱非是叶修最好的战术大师继承人,但“最好”和“最合适”终究还是有些差距。比如抢BOSS方面,乔一帆灵活诡谲的指挥像极了叱咤风云的搅屎棍君莫笑,而他邱非倒像一个除了带头冲锋别无所长的炮灰司令。 
 
邱非败给乔一帆的次数太多太多了。那个表面人畜无害的家伙甚至在指挥作战时偷空帮兴欣的忍者捡装备,他邱非最多在抢完BOSS之后杀他几次,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乔一帆好脾气。在被他杀几次之后还主动找到卢瀚文高英杰等人,游戏里再被他们杀几次,QQ上也赔几声不是。 
 
不过乔一帆和叶修的差别也就这样了,该心脏的还是心脏,翻脸比翻书还快。 



NG-5 曾经《敌友之间》的另一个男主角是这样出场的


 乔一帆相当喜欢兴欣宿舍的配置。战队的人挤一幢带小花园的别墅,房间依然是两人间,吃饭还是在一楼,住习惯了便颇有一种集体度假的舒适感。当然,比起第十赛季别墅的装修是好多了,当初被叶修魏琛嫌弃的水晶大吊灯装到了客厅里,客厅地板从瓷砖变成木制,为了坐着打手柄舒服还铺了好几层毛绒地毯。

乔一帆最喜欢的地方是厨房附近隔出来的餐室。一张长方形的大理石餐桌足够所有人一起坐着吃饭,从第十赛季开始这里总会发生很多可爱的事。比如哪天苏沐橙心情好了会给每个人做一份早餐,又或者包子前一天喝醉了第二天被人发现抱着桌腿流着口水睡倒在地上,再或者乔一帆半夜饿醒跑下楼来开冰箱的时候会发现一个坐在桌边啃薯片看鬼片的莫凡……许许多多的回忆如同空气一般附着在房子的每个角落,在他某一次转身里,某一次随意的一瞥里,它们都会循环进他的身体,唤醒那难忘的初心。

还有叶修。

打着哈欠趿拉着拖鞋走来走去的叶修,顺手抢走方锐的油条的叶修,翘个二郎腿看电竞报纸的叶修,以及看苏沐橙辛苦帮忙打橙汁的叶修。

大神也是普通人。

这个概念灌输到乔一帆脑子里以后,他越来越觉得叶修了不起。

大神能把生活和电竞看的泾渭分明,在能够追逐梦想的时候奋不顾身地追逐,在该负担责任的时候又舍得放得下一切。

叶修看一切东西都看得那样透彻,透彻之外,不失本心。乔一帆在联盟里的时间还短,却也见识了不少人情冷暖,所以他懂十年荣耀的叶修有多难能可贵。



NG-6 关于嘉世


“队长不在的第一场比赛,想他。”

“队长不在的第二场比赛,想他想他。”

“队长……”

“卡卡卡!这段掐了!说点有激情的行不行?”闻理恨铁不成钢地捶心口,“你们不要怕,场上捅再大的篓子,队长也会在记者会上帮你们圆回来的。你们就大胆提意见,给自己加加戏不好吗!”

全明星后第三轮比赛,闻理这是在做赛前动员。

邱非任劳任怨地帮队员跑腿买饮料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闻理眉头结成老大一疙瘩。他问了一句有没有人想体验一把战术核心的滋味,结果大家头摇得像拨浪鼓,说那个是留给队长的,只有队长能当的,大逆不道的事副队做就好,对对对我们不背锅的。

“这能叫大逆不道吗?这叫垂帘听政!”

“是是是皇后娘娘……”

闻理听见“皇后娘娘”四个字浑身抖鸡皮疙瘩,条件反射地捂住那货的嘴,骂道:“别看见个人就叫皇后娘娘,队长心有所属你不知道吗?”

嘉世的小鲜肉们震惊了。

闻理也震惊了。

卧槽这就把自己瞎猜的东西抖出去了!


万一队长知道他背后帮他把三宫六院都分好了,队长会不会放小飞机咬他啊?

“刚才那段也掐了!专注!要专注!”闻理强忍住跪下磕头的冲动,痛苦地咆哮。



NG-7 曾经,表白完的邱队又装了一个逼


“你是在小看我?”邱非打开双开门冰箱。只看一眼邱非就被镇住了,卧槽兴欣真是放荡不羁……半个冰箱都是酸奶,仔细看的话盒子上都写了名字,竟然整个兴欣战队都有。邱非拿出几盒看了看,蓝莓味的写着“方”,芦荟味的写着“苏”,草莓味的写着“乔”,原味的也写着“乔”,黄桃味的还是写着“乔”……另外半个冰箱塞满了水果,看来陈老板还是很注重队员的维生素补充的。

观摩完了,邱非捏几个鸡蛋,问:“炒粉干可以吗?”

“嗯。”

乔一帆坐在厨房的吧椅上探头往里面看,脚尖勉强够到地面:“我姐姐说,以后结婚要找开了冰箱就能哗啦哗啦做饭的那种人。”

“有道理。”邱非挽袖子。



NG-8 曾经,受伤期间的邱队是这样浪的


如果传出去嘉世正副队长在网游里被人像死狗一样堵在石头后面出不来,那会笑掉多少人的大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反正闻理笑了,在电脑前面笑得肚子痛。闻理吃力地转了转视角,看着同样气息不定的邱非,开始捶桌。

邱非的声音不那么有底气:“笑屁啊……”说完自己也漏了几丝气音,索性低声跟着傻叉副队一起笑起来。

荣耀大陆的天空是根据现实时间调整的,此刻深夜,新月高挂,星空高远。两个人就着隆隆的炮火,各自傻笑了半天,一边傻笑还一边特别不负责任地互怼。“兴欣这帮智障枪炮师”“你冲出去啊”“我冲不出去啊”“冲不出去使劲冲啊”“哈哈哈哈哈队长你有病啊”之类毫无意义的蠢话张口就来。

傻笑差不多了,闻理说我靠队长我才发现天空好漂亮啊,你看啊你快看啊。邱非听了也调整视角往天上看,银河从这边一直延伸到地图尽头,好像一万把灭绝星辰同时发光,很壮观。他嗯了一声,嗯完后还是觉得闻理傻,于是继续笑。

闻理第一次听邱非这样笑,说:“队长你最近很嗨喔?”

邱非笑得咳嗽了:“突然说什么台湾腔啊神经病。”

神枪手一听这语气有戏啊,连滚带爬地蹭到战斗法师边上:“说说呗说说呗。”

战法停顿了几秒,一本正经:“嗨爆了。”

神枪手鼓掌:“棒棒棒!”

战法倚着他的战矛,笑意未退:“好像恋爱了。”

神枪大惊:“卧槽?等等刚才炮声太响了我没听清,队长你再说一遍?”


战法把战矛往地上一戳,猫起腰向远处望。炮火与枪鸣未歇,层层叠叠的剑光交错飞舞,一片片的血花扑棱着,在星光下一闪而过。晶莹的驱散粉化为闪亮的尘埃,从中穿透而出的身影踩着猛虎乱舞的步伐,狠狠地向无声穿行的灰影挥拳。高高跳起的黑衣剑士横起太刀,清冷似水的月光斩撕破符咒,斩击的末梢有长长的、纤细的水样波光。光芒荡开,刀尖向天,冰晶凝结,鬼阵飞袭。

他在那烦人的噪音中,大声喊给闻理听:“我恋爱了!”

他会荣耀一辈子。

但是他喜欢上了一辈子的敌人。

听起来好麻烦。

说出来却很开心。


“走了神枪,打架去了。”

战斗法师看准时机,豪龙破军起。

神枪手端着枪背靠岩石,回过神,心里大骂“卧槽”,手上操作行云流水。左轮开镜,巴雷特狙击冷却完毕的一瞬间,他单膝跪地闪电回头,子弹脱膛而出,电光火石之间飞舞的子弹精准爆开了战法身前第一个敌人的头。

战矛推出,豪龙破军之后硬扛过一个冷却,还是豪龙破军!他似乎知道背后的人会用狙击为他开路,所以他像个骑士一样英勇冲锋。

血光溅起,弹壳噼啪掉落,又是一计追着他的身影的巴雷特。

冷却时间?硬扛过去!血条是什么才不知道呢!


“队长,你要打谁啊?!”

神枪一边吼一边拎着左轮跑位,这么几分钟血条都快浪红了。

“见谁打谁!”

战法早就浪红了,一样吼着答道。


妈的,好燃啊!

神枪手一个滑铲,激动得快要连乱射都操作不出来了。


结果他还真没操作出来。

滑铲也估计错了距离,这么一滑,刺溜就进了兴欣阵鬼小队的圈子。


“你白痴吗?!”

战法红着血训他,提着战矛就冲过来抢救这个除了狙击啥都坑爹的神枪手。可惜晚了,对面的阵鬼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给了神枪一个冰阵,接着是保险用的暗阵——暗阵读到一半,鬼剑士发现了朝他冲来的战法。

“邱非?”乔一帆愣住了。

“一帆。”邱非打招呼。

然后战法抬手一个龙牙,打断了阵鬼读条。接着是连突,这次被对方闪过。战法被兜头罩下一道月光斩,后跟满月斩,银色光芒尽数倾泄。


“伤好了吗?”

“好了。”


战法本来就是红血,为了救神枪还踩进了冰阵,如今吃了结结实实的斩击,血条逐渐归零。


“比赛加油。”趁视角还没灰下去,邱非说道。

“加油。”乔一帆轻轻的笑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NG-8 曾经,发明了D选项的乔一帆遇到了???的状况


 乔一帆吭哧吭哧找到邱非的房间门,敲开后里面冒出来一阵饭香。

“回来了?”邱非让开道,在他进去后关上了房间门。

“你……煮饭呢?”乔一帆问。

诶不对啊,这时候问什么饭不饭的,该问刚才发生了什么呀!乔一帆捶脑袋,提醒自己别被带跑了。不久前还是那样混乱又不安的状态,叶修还打来了电话,问什么「你怎么看邱非的」……乔一帆转身正对着邱非,很想知道这一大一小两个战斗法师到底在搞什么。他可是说了大实话,于情于理邱非也该说大实话才对啊。

“嗯,还蒸了香肠。”邱非望着他,笑道。

乔一帆一愣:“难怪。好香啊。”

“家里自制的嘛,必须香。”邱非把换洗衣服给他,“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

“不是……哪来的电饭煲?”

“找酒店借的。队里喜欢吃,我妈就叫我带上新做的两条猪肉香肠,还有一只酱鸭腿。”邱非有理有据,完了还催促,“快去洗啊。”

这倒是符合邱大厨的行事作风。队里的崽子们需要什么,邱队长就贡献什么。赛场上冲锋陷阵自然不在话下,全明星期间往旅行箱里塞鸭腿又能难到哪去?冷风糊一脸的B市里邱非照样倒腾出了一屋子的江浙风味。 


(这是我觉得最有病的展开,直接导致弃坑四个月)



NG-9 曾经,奶爸也是邱队舆论风暴的受害者


 一向处变不惊的霸图副队长张新杰难得的愣了一下,重复道:“你问谁?”

记者也觉得自己问的太跑偏了,但干记者这行的脸皮不厚的话怎么混的下去。于是他硬着头皮咬字清晰地再问一遍:“大黑。”

张新杰表情瞬间微妙。坐在他旁边的张佳乐一个没忍住,捶桌大笑。 



NG-10 曾经,邱队很生硬地玩弄记者


邱非每回都换不同的衣服列席招待会。

你说他没有尽到队长义务?但是他一个伤员每周都随队飞来飞去,每次招待会也都参加,分析比赛也头头是道的,怎么会没尽到义务呢?

你说他不严肃对待记者招待会?哎哟记者们还真不敢打包票说一直以来的记者招待会都是严肃的。起码那个叶某人就不停地在招待会上编段子糊弄人,大家也都认命地往笔记本上记段子了不是?

何况,邱非这个衣架子当得挺好看的。

他平时爱锻炼,加上个子高,身材是职业圈里少有的结结实实的那类。衣品也不错,潮牌运动品牌乃至小件的奢侈品,啥都有,再附带先天的颜值,所以他往那里一坐,绝对是合格的平面模特。

那还有哪里不对劲呢?



哎呦卧槽,不对不对,被绕进去了。

这哪里都不对劲啊我去!

有记者忍不住问:“邱队,你每次换不同衣服参加发布会是为什么呢?请问你为什么不穿队服?”

邱非问:“我不是伤员吗?”

记者语塞:“……那也该穿队服啊!”

邱非慢条斯理地摸了摸下巴,用理所当然的语气答:“炒作。”

记者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炒作?”

邱非点头:“这是炒作。”


不要把炒作说得这样理直气壮啊我靠!

记者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能这样炒作呢?”


嘉世目前的舆论风向是荣耀圈里最敏感的问题。全明星夜纵然有韩文清叶修这样的大物发言力挺邱非,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邱非以外的嘉世人没有借机炒一把的意思。也正如许多人猜测的那样,就算职业圈回到了正轨,嘉世方面的热度依然不减。先是邱非,再是闻理,这样接连不断的热点真的是巧合吗?

这句有点责问意味的话抛出以后,会场陷入一片寂静。

嘉世新闻官望向邱非,斟酌着是否要出言打断。


片刻之后,邱非动了动手指,看一眼发言人表示没关系。他微微皱起眉毛,目光坦率:“难道这样穿不好看炒不起来吗?我看反响挺好的啊。”


……不是!

不是那个问题!不是那个问题!关键词不是“这样”,而是“炒作”!是“炒作”!记者的心脏一抽一抽的,觉得自己怕是应付不来这个邱队。

邱队问完后还对他礼貌地笑了笑。

会场里传来窸窸窣窣的笑声。一些与嘉世关系较好的媒体甚至鼓起掌来,有人大声说:“穿得很帅!邱队考虑接代言吗?茗乾绿还是可口可乐?”

邱非喜欢可乐,这一点不管哪本选手手册上都有写。但是邱非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接外界代言,也是常识。

“茗乾绿我不知道。可乐有机会的话一定想试一次。不过我觉得可能不够格。”面对这个跟比赛毫不沾边的问题,邱非竟然也回答了,还答得平易近人。


“您对代言品牌有要求?”

“当然有要求。我没周泽楷前辈那么帅,太厉害的肯定接不了。”


“运动品牌代言呢?”

“那还是不了吧。关注我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宅男不是吗?”


“邱队预测一下今年NBA总冠军?”

“我不懂球只懂鞋。随便猜的话,还是希望我勇能赢。”邱非笑。



END

哈哈哈,这个作者真神经……

我再翻翻,说不定还有……

跪求我勇今年冠军……


评论(30)
热度(348)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