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21(完)

迄今为止最卡的一章

卡到改了群名片


上一章 20


敌友之间

21

 

po完一张和小飞机的合影,乔一帆接到了姐姐的电话,中心思想是我家的猫不够你撸的吗,招惹人家泰迪干什么?

乔一帆支支吾吾半天,傻笑。

姐姐又问他什么时候回B市。

乔队长看日历,不知不觉快到六月中旬,立刻翻手机订机票。他把短信截图给姐姐看,姐姐满意了,又说:“一帆啊,带爸妈去C市玩玩怎么样?”

“C市?不行吧,太热了。”

“行不行等你回来再说。挂了啊,弟弟么么哒。”

“知道了,么么哒。”

乔一帆挂断电话,电脑里立刻传出了卢瀚文抓狂了的嚎叫:“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和人说么么哒!破廉耻啊!”

“我姐习惯了,不说她会生气。”乔一帆挠脸。

“你别告诉我你和邱非打电话也这样!”卢瀚文怒。

“那倒没有。太羞耻了。”乔一帆老实回答,“刚才说在哪儿了?”

“说到小高天杀的日程表……既然你要回B市,那干脆就在B市聚吧,小高也方便一些。”

“好啊。”

“邱非呢?”

乔一帆笑了:“在S市拍广告。”

“噫,听你的笑声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挂了挂了,小爷听不得你们秀恩爱。”

 


关掉语音,乔一帆把小泰迪抱到膝盖上,一遍又一遍捋它的毛,指尖被它舔了个遍——这几天顺毛顺上了瘾,蓬松似棉花的触感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柔情。

晚上和邱非视频聊天时乔一帆没少夸赞小飞机,次数多了邱非死鱼眼都出来了,说你就这么喜欢这只东西?乔一帆不服了,什么叫「这只东西」!你都养它这么久了还傲娇个什么劲啊!它有名字的!

邱非敷衍地嗯嗯了几声,乔一帆看着邱非那张拧巴的侧脸,忍不住笑。在一起之后乔一帆觉得邱非就是个行走的笑点,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懵。最典型的一次就是两人出门吃串串,路遇一个罕见的上坡,邱非一边玩手机一边走,脚被绊到,当街贡献了一次教科书式的脸着地狗吃屎。

乔一帆笑了一个晚上。

邱非膝盖紫了,有瘀血,乔一帆哈哈哈笑着给邱非贴膏药。临睡前喷花露水时没注意,扑哧扫到了邱非伤口。嘉世队长又贡献了一次蜷缩式捂膝盖抽搐,缓过来以后差点没把乔一帆按在被子里闷死。

……但是真的很好笑啊!被打了一顿又被亲了一顿的乔一帆仍然笑得打滚。

给邱非打电话时乔一帆想起了这件事,不由自主地说一句就哼哧笑一声,直把那边的邱非笑毛了:“乔一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哈哈。你膝盖怎么样了?三天后来B市吧。”

“呃……”

然后乔一帆得知邱非的脚踝扭伤了。

“邱非你是不是逆风水啊?”乔一帆惊讶了。一年不到手脚都伤了一遍,这人体质有问题吧?

“和孙翔前辈周泽楷前辈打了一次球……扭到了……”邱非的语气变得小心翼翼。

“打球不用膝盖的吗?”乔一帆好奇。

“一般来说是要用的……”

“那你为什么伤了膝盖还打球呢?”乔一帆更奇了。

“…………我错了。”

“我去找你。”

“好啊,你来把我背到B市去。”邱非轻轻笑起来,熟悉的笑声让乔一帆脸颊一热。

“背不动。”乔一帆清了清嗓子,不可避免地想到了暧昧的方面。冷静一点后稍稍思索,的确是背不动的,邱非那身实打实的肌肉实在够呛。被压着的时候乔一帆都有点顺不过气来,更别提背了。

“也是。”邱非深以为然。

 


接下来就是瞎聊了。乔一帆和邱非瞎聊根本不需要套路,东南西北侃天侃地,话题和话题转换得再没头没脑也能很顺利地聊下去。乔一帆放小飞机走了,自己抱着笔记本坐到床上和邱非烧话费。

邱非住在孙翔的公寓里,听说已经给孙翔做了四天的饭。乔一帆和孙翔不熟,邱非就语重心长的帮他科普。大众面前的无脑属性就不说了,孙翔私底下也是个脑回路清奇的人,具体表现就是洗葡萄时一颗一颗摘下来细细地洗,洗两遍,然后不管多麻烦都一定把籽一颗一颗吐到纸巾里。

问他为什么这么仔细地吃葡萄,他特别认真地说从小爸妈教他的,吞下去的葡萄籽会在肚子里长出新的葡萄。他不想怀葡萄。

趁乔一帆哑口无言之时,邱非笑道:“他其实没有那么难相处。”

乔一帆摸摸鼻子,感觉怪怪的——邱非为他科普圈子里的某个人,貌似是认识以来的头一次。而且对象是孙翔。乔一帆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存有芥蒂,但他清楚知道,孙翔前辈是为数不多的他无法接近的那类人。至于是吸引力不够还是排斥力太强,他拿不准,可能两方面都有。

邱非仍然在继续着话题,乔一帆却频频走神,回答得漫不经心。突然,邱非停下来。由于对话切断得太过迅猛,乔一帆半天没回过味来,以为自己手机欠费停机了。

许久,轻微的电流声过后,邱非叫了他一声:“一帆。”

“嗯?”

“我喜欢你。我们一起去征服这个联盟吧。”

……什么鬼。

乔一帆被这句略中二的表白戳中了笑神经,捂住半张脸发出细碎的笑声。有点羞耻啊。

“去年这个时候你开始带我接触荣耀职业圈。还记得吗?”邱非一本正经,“一年了,我觉得我表现不错。”

“嗯,是不错。噗——”

邱非并不介意他笑他。等他笑够了,邱非清嗓子:“所以现在我能跟上你了,以后我们一起,好吗。”

“你不用再担心我了。”

 


第二天,乔一帆拖着行李箱找到孙翔的公寓,一通电话叫邱非下来。邱非耳朵上夹着黑色的口罩,挠着头发一瘸一拐地出公寓。他看见站在人行道上的乔一帆后愣了一下,旋即露出笑脸来,一双眼睛在阳光下眯成了蕴了水泽的一条线。

邱非斜挎单肩包,抬起腿,轻快地单脚跳。他就这么一蹦一蹦地向乔一帆靠过来,黑色的头发随动作起起落落,刘海下的眼睛清楚明亮,好像镀上了一层透明的漆。

“你小心点。”乔一帆回神,连忙跑过去。

邱非嘿咻一下扑到了他,半个身子无所顾忌地压过来,差点让乔一帆闪了腰。他侧过脸来咬了一口乔一帆的颈侧,笑声低沉又好听。

乔一帆抬起手来打也不是推也不是,最终还是搂住了邱非,挫败地用额头撞邱非的肩膀。

楼梯口走出来的孙翔见鬼似的杵在那里,嘴里的棒棒糖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他倒吸一口凉气,拿起手机九连拍。跟在他后面出来的周泽楷听见疯了似的镜头声,疑惑,也往这边看。

瞪大眼睛看了五秒,周泽楷一巴掌拍在孙翔咔嚓咔嚓不亦乐乎的手机镜头上:“别拍。”

“你挡着了!起开!”孙翔很躁。

周泽楷皱眉,有点严肃:“不要拍。”

“你们说什么呢?”江波涛拎着一袋垃圾走出来。

“没。”周泽楷走向便利店。

江波涛看了一眼邱非和乔一帆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周泽楷,最后看孙翔:“你又惹小周生气了?”

孙翔一口血:“我没有!”


 

下飞机后,乔一帆打给妈妈,得知家里已经塞满了来凑热闹的小伙伴。乔妈妈认识高英杰,所以乔一帆并不奇怪这些人能进乔家的门。他扯一扯搭着眼罩打瞌睡的邱非,拖起两人份的行李,钻上出租车。确认司机不玩荣耀后邱非把眼罩戴上,靠在后座上继续睡。

乔一帆盯着邱非看了一会儿,突然笑道:“你该不会在紧张吧?”

顶着画了嘲讽脸的眼罩,邱非头一偏:“你说什么?”

“我姐姐其实很好说话的。”乔一帆伸手理了理邱非的刘海。

“这么说,你妈妈不好说话?”

“嗯。她对你的第一印象不好。”

“她见过我?”

乔一帆想了想,尽量简单地解释道:“上次全明星,她来了现场。她看见你输给我了。”

邱非手指挑起眼罩的一个角,盯着乔一帆的眼睛:“你不是开玩笑吧?”

乔一帆又想了想,点头肯定道:“她说你长得好看,但是游戏打得太烂了。”

邱非差点一口气顺不过来:“你没说我手上有伤吗?”

乔一帆笑:“说了。她说你受伤了还比赛,太爱秀。”

完蛋了,自己在乔妈妈眼里的形象难道就是一个爱秀的菜鸡吗?哦,不准确,准确来说是爱秀的长得好看的菜鸡。

那还是菜鸡啊。

邱非不说话了。

“今天你还可以抢救一下的,不要放弃啊。”乔一帆晃他的手,笑得没心没肺。

邱非偏开头,继续假睡装死。他趁司机不注意握住了乔一帆的手,碰到手心,他笑了:都是汗,到底谁紧张?

听说了自己在乔妈妈心里的第一印象,邱非反倒无所谓了,本来的打算就是打扮得帅一点,留个乖巧的好印象,现在……破罐子破摔呗。他又不可能一见面就出柜说你儿子和我在一起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他不想吓到乔一帆的家人。

 


实际见了面之后邱非知道乔一帆没说谎。乔姐姐开门的一瞬说:“诶小哥哥你长的不错啊!”态度热情。

邱小哥哥嘴角勾了勾:“你好。”

“你好你好你好。”卢瀚文一阵风似的过来拉邱非。

“小卢等等!”乔一帆想制止他。

但是晚了,邱非肿着的脚踝已经炸了,电流般的疼痛一阵一阵通过脊背,让他失去了语言能力。他低头扶腰,捏住卢瀚文肩膀的爪子越来越用力。卢瀚文惊恐。

乔一帆赶紧圆过去。路过厨房,看见穿着围裙的宋奇英正在和他妈妈一起和和美美地做饭。宋奇英看见邱非了,问:“你来?”

“不用了,他脚有伤。”乔一帆代替邱非拒绝。

乔妈妈友好地眨眼睛:“你是小邱对吧?怎么又伤了啊。你快坐,一帆给倒杯茶。”

邱非的笑容又薄又脆弱,脸上像盖了一层霜。



乔一帆钻进厨房。卢瀚文也跟进厨房,拿着手机拍啊拍。戴妍琦嚼着口香糖从里间逛出来,看见沙发上光秃秃地坐着邱非,吓了一跳。

戴妍琦左右看了看,问:“进去打一会儿游戏?”

邱非站起来,还是一瘸一拐。

戴妍琦注视了一会儿,噗嗤笑道:“别逞强啊。”过来扶他。

“没事。又不是断腿。”邱非就这样一步一步挪到了房间里。

高英杰正戴着耳机打荣耀。他回头:“来了?你的腿怎么了?”

“扭了。”邱非没打算抢电脑。这个房间应该是乔一帆的,床单是天蓝色,窗帘是普通的米黄色,家具是实木的。墙上挂着几张有些年头的王不留行和一叶之秋的海报,还有一部搁浅了的旧日历。他坐到床上,半躺,划手机。

被单上散发着晒干后的新鲜的味道,和乔一帆身上的味道很不一样。邱非往后靠了靠,后颈卡在枕头上。

微博上有卢瀚文新发的照片。不算宽敞的厨房里挤了三个大男孩加一个中年妇女,每个人对镜头露出的笑容都很有限,其中乔妈妈只露了一双肤色偏白的手臂。邱非打量着,回想刚才那短暂的一面,必须承认这方面乔一帆和他妈妈很像。邱非翻评论,大多数都是给卢瀚文打call的,小部分说乔一帆和宋奇英好配。

乔一帆和谁都配。



邱非歪在床上渐渐睡着。不是飞机上的浅眠,而是如同沉进水里的入梦。其间卢瀚文嚷着进门他都没听见,兜帽罩着半张脸,缩在被单上安稳地睡着。六月多的B市,他躺在梦里,觉出一点微妙的冷。

乔一帆忙完后进来了,第一眼就注意到床上躺着的邱非。

“他心情不好。”高英杰说。

“我知道。快开饭了,你们先去。”

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其他人走前带上了门,门板一挡,空气安静下来,光线中灰尘的流动都变得迟缓。乔一帆坐到床边,顺势俯下身去亲了亲邱非闭着的眼皮。他亲第三下的时候邱非醒了,邱非混沌的瞳孔中带了些惊慌。

邱非下意识地四顾,发现房间里只剩他们,这才稍稍放松下来。他醒了醒脑子,抬头想问乔一帆干什么在这里乱来,却对上了乔一帆直率又透澈的眼睛。一秒的对视,他的心里便翻起了浪。

邱非拉起乔一帆,走路时顾不上铁锤敲打般的疼痛,急急忙忙地拉着他走到卫生间里,关门,把他顶在墙上用力地吻。双方都没有留力。乔一帆一下子就大开齿关,舌尖的缱绻如同最强烈的催化剂,将脑内所想的一切画面煽动成实际的欲望。邱非知道自己硬了,乔一帆的手比邱非的思考更快,一下就放到了那蓬勃而起的部位,细长的指尖隔着裤子摩挲。

“别……”邱非突然伸手挡住他,声音沙哑,“他们在外面。”

乔一帆与他抵着额头,嗓子也有点干:“如果你不开心就做吧。”

邱非冷静了一下,握住那只手,将之圈在自己的腰后:“不能在这里。你出去,我自己解决。”他从耳垂吻到下巴,最后覆上嘴唇,温柔又绵密地品尝良久,在乔一帆呼吸又一次急促起来的时刻停下了,松开了怀抱。不到三分钟的接触,他发后背已挂上了一层汗,一片湿冷。

“不要乱来。”邱非捧住乔一帆的脸,叮嘱。叮嘱完毕后还是没忍住,又一次在那张脸上落下星星点点深浅不一的吻。唇瓣交叠,时乔一帆的气息清晰无误地传达到邱非的鼻尖,带着温热的潮意。

吻毕,乔一帆无言。被邱非推出门后他靠在墙上,努力平复下紊乱的心律。手指无意识地揪住领口,越揪越紧。

不要冲动啊乔一帆,不能出柜,不能出柜。

乔一帆深呼吸,空气灌入口腔时尾音尖利,犹如窒息时的泣音。


 

吃完午饭,乔姐姐出门,乔妈妈进房间看电视午睡,大家一起在厨房里吵吵闹闹地洗碗。邱非的表情一切正常,整个人都不带什么情绪,颜色淡淡的,像和其他人隔了一扇玻璃。

其他人没敢过去。乔一帆两手都是泡沫,走过去,用肩膀拱邱非。邱非冲干净盘子上的洗洁精,头碰了一下乔一帆的头。精神状态确认完毕。乔一帆笑了,站在他旁边帮他冲。

“狗眼瞎了……”

“我也想玩头碰头。”

“我不想配合他们了,我想让黑粉使劲艹他们。”

“附议。”

乔一帆扭过头问:“吃可爱多吗?冰箱里有。”

几个人在一片“吃吃吃”的回复中逃离厨房。

其中卢瀚文不死心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好从死角位看到这俩脸贴脸不知道在干啥,当即一声惨叫扑倒在沙发上。

“吵死了,阿姨睡不睡了!”戴妍琦用气音说他。

卢瀚文委屈地躺成一条咸鱼。


吃了饭吃了可爱多又吃了水果,除了睡觉就没有别的选项了。乔一帆拉上客厅里的窗帘,又关上了灯。室内骤暗,方块状的光线从厚实的窗帘处透出来,少了几分午后的炽热,多了几分黄昏将近的安稳。

戴妍琦挑了一部以杀死主角团出名的美剧,其他人没意见。姑娘家都不在意露点砍头啥的,他们在意个毛线。高英杰从来没看过,杵在那里听盖才捷科普,过于庞大的背景和过于复杂的人名听得他一愣一愣的。

咸鱼躺的卢瀚文急召乔一帆到身边,让乔一帆坐下,把脑袋放在乔一帆大腿上,得瑟地自拍:[我乔的膝枕.jpg]

邱非秒转:呵呵。

卢瀚文一瞥面色不善的邱非,回了两个字:呵呵。

乔一帆笑了,没有说话。

苏沐橙也转:呵呵。

跟着兴欣所有人都转了一遍,官微也转了,清一色的“呵呵”。网民猜测卢瀚文被这样针对是不是上了兴欣仇杀。

邱非扔一个抱枕到乔一帆左手边,坐下,背靠抱枕,身靠乔一帆,拉上眼罩,睡觉。

“又睡?陪我看剧。”乔一帆摇一摇邱非的手指。

“眯几分钟。这剧我看过很多遍了,你哪里不懂我讲给你听。”邱非回握住他的手。

“你们不要当我不存在好吗?”卢瀚文嘟哝。

“你谁啊我不认识你。”邱非一点面子都不给。

卢瀚文又委屈了。乔一帆赶紧揉一揉小卢的头发,让他别担心好好躺着。说完又偏过头和邱非说悄悄话了,明明白白就是偏心。

这日子没法过了。卢瀚文把手机盖在眼睛上,很气。

 


到了一个扣人心弦的剧情点。乔一帆不自觉地抓紧了邱非的手,喉结滚动,脸上挂起紧张又期待的细汗。邱非还是睡着了,头歪在乔一帆的肩头,细细的睫毛垂下,安安静静。

我靠……怎么这样……

乔一帆眼角一阵酸,甚至惊出了几滴眼泪。

一剑,两剑,暖色调的画面中血浆喷涌。

乔一帆实在无法接受这猝不及防的悲剧。他翻出手机,手一边抖一边划屏幕。他佩服邱非能看很多遍,换成他他肯定中途弃剧。悲剧演得如此高调明媚,太让人难受了。

微博上有很多卢瀚文今天发的照片。其中点赞量最高的是他和宋奇英在厨房里的合照。人们没怎么见过日常状态的霸图小队长,都非常新奇,霸图的汉子们和小姑娘似的在下面打call。其间混着一些说乔一帆蹭宋奇英热度的人,另一些霸图铁粉劝大家理智,不要中了兴欣的反间计。

乔一帆哭笑不得。

再翻,有邱非睡觉的照片。卢瀚文应该是趴在邱非身上拍的,五分之四的画面是邱非裹在兜帽里的睡脸,五分之一是卢瀚文的奸笑。评论笑小卢事儿多,夸睡着的邱非可爱。

乔一帆不否定这一点。邱非属于睡着后雷打不醒的人,拿他凹各种古怪的姿势他也不会有反应,和平时不苟言笑的他做对比的话确实很可爱。

其他照片,诸如高英杰坐着打游戏、邱非躺着睡觉的同框,戴妍琦削苹果、邱非躺着睡觉的同框,盖才捷站在床边、邱非躺着睡觉的同框……等一下,你们是把睡着的邱非当成合影景点了吗?

下面的CP乱得吓人,除邱戴邱卢外连邱高邱盖这种邪教都出现了。乔一帆纳闷,他就消失了一小会儿,CP全跟人跑了?

这时戴妍琦拍他的肩膀。

“嗯?”乔一帆抬头,对上了戴妍琦的镜头。

“偶尔发一张没关系的吧?一直不发你们的照片反而会很奇怪。”戴妍琦指一指黏在乔一帆身边的邱非。

乔一帆思考了两秒,笑着拒绝了戴妍琦。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手掌轻轻按着邱非的头,对准镜头……好像还差一点什么。乔一帆想了想,干脆脸贴在邱非毛茸茸的发顶,邱非的呼吸长短轻飘飘地钻入他的耳朵。他对镜头露出了笑。

 

兴欣_乔一帆V:今天站邱乔好吗?

 


坐在毯子上做瑜伽的盖才捷嗖地扭回来,嘴角一扬。

“小盖你……”乔一帆有不好的预感。

不到一分钟,乔一帆看到了盖才捷的转发:我站邱乔,谁有邱乔的群号,我想加。

后面有妹子兴高采烈地给群号,尖叫:我们打入内部啦!!!



乔一帆回复:你为什么做瑜伽?[盖才捷倒V.jpg]

盖才捷回复:我们副队提倡的。[吴羽策倒V.jpg]

 


瞬间战火绵延到了职业圈内的其他人。正在普陀山观音像前合影的虚空正副队亿脸懵逼地发现手机被@炸了,切到群里才知道自家小驱魔把收藏的瑜伽照片全他妈爆出来了。吴羽策的粉丝数疯涨,虚空粉丝数疯涨。吴羽策的微博下面甚至排起了“好腰”的队形。



乔一帆放下手机:“你太能炒话题了。”

盖才捷淡定:“有吗?”



虚空_盖才捷V:刚才的邱乔群号再发一遍。评论被淹了,我找不到。

 


于是邱乔粉们纷纷从虚空的热度中清醒过来,再度高潮。

乔一帆五体投地。

“没你家那位厉害。我这是小打小闹,他玩的才是大的。”盖才捷盘腿侧腰,“你们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

“是啊。”

“……”

“是的。”乔一帆微笑着重复道。

“……”

“不说粉丝,我们的爸妈恐怕也接受不了。所以无论怎样目前这个状态是最好的。”乔一帆说。

“喂喂喂,万一哪天分手了怎么办?悄无声息的在一起了,又悄无声息地分手什么的,我觉得你们干的出来啊!”

“嗯——”乔一帆歪头思考,笑了笑,“我不会要求分手的。如果邱非不喜欢我了要求分手的话,我就让他这辈子拿不到总冠军。”

“……”


好尼玛吓人。


乔一帆感觉到有人在拽他的衣角,他一转脸,咦道:“你没睡吗?”

“被吵醒了。”邱非抓乱了头发,厚实的嗓音里带着午后的懒散。他半眯起眼睛,确认眼前的是乔一帆,然后把脸凑过来蹭他的脖子:“说得好。”

“痒。”乔一帆避开。

“如果你不喜欢我了我也让你一辈子拿不到第二冠。”邱非笑了,嗓音夹杂着睡后特有的轻微的混浊。

“好。”乔一帆抹顺邱非乱糟糟的刘海,笑道。

“别别别……你们别对视了,我怕你们再看就亲上了!”受过一次打击的卢瀚文从乔一帆大腿上坐起来,手脚乱爬想挤到他们中间。


但是晚了,邱非闪电般地越过卢瀚文亲了一下乔一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病啊!!”卢瀚文吓得屁滚尿流。

“要你管?”邱非躲开卢瀚文的飞踢,两人在沙发上打成一团。

 

乔一帆想了想,没上去劝架。全程围观的宋奇英无语地看着乔一帆一边笑一边举手机狂拍。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挂着的记忆中不曾有过的鲜艳色彩,如同清泉般顺着顽石的缝隙汩汩而出。

不可思议。

宋奇英最大的感受就是「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的乔一帆,不可思议的邱非。

几百号人同在一条路上奋斗,唯独他们渐渐走到了一起——两条线,重合,交融,难分彼此。到底是什么原因?排斥力太弱,还是吸引力太强?

他觉得自己正在面对一个未解之谜。

而创造这个未解之谜的人正面向模糊的阳光,背影一如岁月静流中漂泊的孤舟,浅淡的微笑正似风起时白色帆布翻开的折影——算了,只要这两人义无反顾,就好。




(战略性)END

小乔看的是《权力的游戏》血色婚礼片段


很不负责的全剧终。

最开始和阿碧商量的时候是小乔说完那句“今天站邱乔好吗”就HE了,但是写到后面头重脚轻的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虽然现在这个结尾还是很重)为了平衡所以瞎JB扯了一堆,嗯我最后决定放弃治疗。

说回全文。

这是我写过最长的一篇文了。历时半年,一共21章,14w字,粉从200涨到700+,非常感谢点赞推荐的大家!如果没有每次发文后的这些鼓励和评论,我肯定没办法完结这么长的文,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利用这篇文勾搭到了碧爹和邱乔群的小伙伴们,(虽然是个窥屏狗但是)每一天都非常开心0v0当然我大本命还是日总,日总的《旁道》和《川流》疯狂推荐(emmm不过萌邱乔的应该都看过旁道吧……)

接下来我会开一个《敌友》的支线CP,那就是在这篇文里刷过好几次存在感的周翔(捂脸。初步决定主周翔副邱乔,篇幅不定

emmmmm这个战略性END的意思是,或许会有第二部?(真tm长………………)

谢谢大家!

嗷求长评求表白求拥抱!!!!!

帮邱乔群宣传一波:426833007(←每天早上都是99+我也不是很懂)

评论(81)
热度(471)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