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20

吹叶吹乔秀恩爱

19章下面继续印调


上一章 19


敌友之间

20


“哎哟,热闹呢?大家好大家好呀,好久不见了,想死你们了。”战斗法师慢乔一帆一步爬上来,白衣飘飘仙风道骨,好似一枚世外老妖道。

所有会长都在心里刷了一条弹幕:请你滚???!!!!

荣耀活化石、网游老妖孽叶修熟络地和身边护卫拱立的喻文州张新杰等职业选手打招呼,一下子没找到虚空的头头李轩,便在原地绕了两圈高声喊道:“车干大大下午好啊!”

“你认错人了!车干没来!我是吴羽策!”李轩猫着腰藏在公会人群里。老子是阵鬼,就不出去!怎么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趁机宰了我!

乔一帆在和晓枪叽叽咕咕说着什么,喻文州嘴上应付叶修,心里却防备起来,指示蓝桥春雪去兴欣频道里打听打听。

蓝桥春雪很快回来了:好像要包夹霸图。

喻文州嗯了一声,扭头也想和邱非商量商量战术,却发现早已没了人影。他下意识看向乔一帆周围——并没有邱非。

喻文州愣了一秒,有不好的预感。

一扭头,果然。两个战斗法师已经噼里啪啦地打上了。邱非用的是嘉王朝会长红叶燃尽的号,一身赤红套装鲜艳夺目。武器属性自然是火系的,颇像低配版火舞流炎,小簇炸裂的火花格外抢眼。叶修的号就很随便了,一身白衣加上手上拿着的是副本紫武,游戏特效都黯淡了许多。

所以……这怎么说打就打了呢?

喻文州拄着手杖,沉思。少了邱非这个DPS,他一个人可怼不过配置了宋奇英的张新杰啊。

他不自觉地望向霸图副队,却发现对方的眼神也是出乎意料的复杂……嗯?

喻文州看见霸图小队长踏了风火轮似的闯进战斗,一双拳头平举,很嚣张的一人给了一拳。

“你插什么手?”邱非和宋奇英说熟不熟,面子却是要给的。

“我和叶修前辈有恩怨。”宋奇英的拳头就顶在邱非鼻子前面。

邱非不吃这套,战矛一拨,把那只手拨开了:“和他有恩怨的人不要太多。”

“你和他打了这么多年比赛了总该让我一次。”

“你开玩笑么,嘉世会让霸图?”

“那就ROLL点。”

两个耿直的人说ROLL就ROLL。没有ROLL完,叶修脚底抹油,扭头就开溜。但是他没能溜成——邱非贴着他跑,步速同调,大家都是小号,邱非这个号是网游里的顶级配置,移动速度比叶修强多了,叶修根本甩不掉他。

这就愁了。如果是君莫笑还能用飞枪,但这是战法的马甲啊。



“要么一起。反正前辈很强。”邱非提议。

“好吧。”宋奇英同意。

下一秒拳法家霸皇拳推出,直击叶修的太阳穴。

这种程度的偷袭是小意思,叶修在一个身位格内侧移,躲过后顺手一个天击,与另一柄战矛相撞。同是天击,判定相抵。拳法家捏紧拳头,冲拳,直接打向叶修的脑门。叶修鼠标猛划,角色蹲下,矛尖点地,超快操作出大招斗破山河,想逼退打到他鼻尖来的拳法家。

又是同样的技能,邱非的战矛散发乌光,黑色的魔法波动从拳法家身后袭来,与叶修的相碰。有距离差异,叶修的更胜一筹。拳法家敏捷地往后几次小跳,然后像一个真正的拳击手那样迎面而来,又一次出拳,猛虎乱舞!

叶修的角色鬼魅般来往穿梭,拳法家的一顿拳头只挨上了一个,他借了这一个拳头的力,再加上精致的微操,其余的连拳风都未沾染上分毫。

宋奇英心里感叹叶修前辈果然厉害。

“身为战斗法师,怎么能和拳法家玩得这么默契?看招,啊打!”叶修不理宋奇英,直奔邱非。

两个打了无数次的战斗法师立刻战成一团,技能与炫纹迅速交换,连击断了又重新计数,来来往往手速飞快,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突然,天空中划过三枚反坦克炮,呈三角形向邱非飞去。

叶修身边的枪炮师还能有谁?苏沐橙出手了。这边一直是二打一,苏沐橙这突然袭击虽然阴了点,但没人敢说什么。

炮火炸裂,战斗法师的攻势丝毫未阻。他的背后,拳法家在硝烟中屹立,全身泛起了金红色的光——霸体技能,钢筋铁骨。

“哇……”苏沐橙忍不住赞叹。

宋奇英竟毫不犹豫地转向,为邱非挡下了这来自沐雨橙风操作者的攻击。而邱非,似乎预料到会有人增援,攻击行云流水毫不停歇,天击挑起,战法压低重心,如蛟龙出海般腾空,龙牙叼住斗神那还在僵直中的角色,圆舞棍狠狠甩到地面上。

“靠,邱非你还不听话了是吧?”叶修开骂。

“一打二,前辈想继续吗?”邱非终于说了一句。

“不就多了个小宋吗?看把你能的。我今天就一挑二教训教训你们。”叶修提着战矛就上来了。

打是真打,叶修也还是那个叶修。但是邱非不再是那个除了冲劲一无是处的邱非了,宋奇英也不再是拳皇背后不甘落泪的少年。他们拥有各自的姓名,背负各自的过去,背对着背,像曾经的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那样,虽然互为一生之敌,却都保持着纯粹初心,在荣耀之路上奋斗着。

三个人的战圈里技能光焰不断迸发,炫纹积累又消退,拳法家的怒喝与战矛的铿锵声交错。是谁配合了谁,又是谁的攻击成为了另一个人的机会,全都分不清了。人们能看到的只有那两个从未并肩战斗过的身影,突然的,像一簇花火,燃烧了每一个人的思念。

龙吟虎啸,伏虎腾龙。

战斗着的人们惊觉:原来,他们如此想念曾经的龙虎相争。

战场上的喧嚣渐渐沉下去,所有的杂音都被抹开,只有那交织的拳影与矛影,还有那扬起的漫漫黄沙。一轮红日悬在天边,温吞炽热的光芒照射在人影稀疏的荒漠上,染出淹没大地的金黄。



“看什么戏呢?霸图的,把你们韩文清叫来,这帮小子我管不住了!”

叶修只来得及用语音说一句话。邱非和宋奇英的配合真的毫无破绽,攻守兼备。叶修再了不起,也不得不承认一次面对两个当打之年的战队队长比他想象中吃力。而且周围人都惊呆了,竟没一个牧师想到要来奶他一口。

叶修骂着骂着,突然带了低声的笑:“死小子。”

他三十岁了,对电竞选手来说几近古稀。当然了,他就算变成了老大爷,虐菜还是绰绰有余的,关键是这两名血气方刚的小队长可不是菜啊。虽然从事的仍然是荣耀方面的工作,但说实在的,两年空白期,他打游戏的时间远不及从前的十分之一,一下子适应不了这么快节奏的战斗。这和第十赛季第一轮的失态是一个道理,叶修再牛逼,也对抗不过时间啊。



“前辈,这次不要再放水了。”宋奇英提醒道。

“呵呵,二打一,脸呢?”叶修知道小伙子性格认真,还计较着新秀挑战赛时他放水的事。

“不管脸,只想赢。”邱非落花掌接上。

叶修憋得慌。他了解邱非,知道这货百毒不侵,垃圾话根本没用。宋奇英又特别耿直,不管他说什么,估计都会被毕恭毕敬地怼回来。

怎么办?打呗!

荣耀封神第一人不是吹出来的,哥赢过的比赛比你们吃的饭还多!

叶修的手速飚起,硬生生扛住了两人份的攻击。

扛住以后叶修倒没想再干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就打算这么一直不温不火地耗下去。苏沐橙放了一炮后就跑了,估计是不想坏了小家伙们的兴致。

叶修骨子里是在意输赢的,但他该赢的都赢过了,四个联赛冠军,一个世界冠军,很多很多的MVP,他根本不需要再证明什么。步入中年,人就开始爱感叹日子长日子短,他渐渐发现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却还未来。和在联盟时一样,什么东西都得靠自己争取。荣耀如是,爱情亦如是。

所以当他看见这两个背负了太多东西的年轻人这样拼命地想把他撩倒,他挺高兴的,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联盟的下一代终于长成。

叶修的手变重了。他看了一眼表,已经打了十八分钟了。还行,还撑得住。

想完又咧嘴笑了笑,什么时候他还用“撑不撑得住”衡量自己了?难道真的退化了?

好吧,是他们变强了,变强了很多。

“你们要用心感受,别浪费我的无私奉献啊。还有邱非,记得做手操。”

十二分钟后,叶修最后说了一句。

血条归零。

人们看见团队列表里,斗神操纵的角色暗了下去。

旧神覆灭。



完成弑神的两人仍未收招。只一刹那,战矛从肋下往后刺,连突竟直往拳法家的心脏刺去。拳法家挺着钢筋铁骨,恭候多时。

邱非回身,一个回马枪与宋奇英碰撞在了一起。

叶修退场的一瞬邱非已经脱离了队伍,伤害赦免作废。第二秒,他向拳法家发动了攻击。

操作飞快,战斗法师斗破山河,魔法气浪掀向拳法家。

宋奇英似乎早有准备,一退,险险停在斗破山河的范围之外,一进,不慌不忙,霸体状态下的猛虎乱舞再开。

前一秒还在完美配合的两人突然爆开了激烈战斗,在旁观望的人们心里涌上一阵酸楚,张了张口,谁也说不出此刻的感受——就一定要这样吗?

对,就是要这样。

始终沉默的张新杰开始在团队里下令,目标邱非。喻文州早就不见人影了,今天黄少天没出现,喻文州就低调了很多,逮到机会就躲躲藏藏的。

嘉王朝迎战,在他们的队长身前竖起了一道人墙。人墙合上的一瞬,一发子弹打穿了霸图牧师的肩胛骨,血花怒放。蒋游一惊。张新杰冷静地说:“是嘉世副队。别理他。继续抓邱非,支援奇英。”

霸气雄图的三个精英团全面进攻。张新杰一边指挥一边调转视角,望向东边沙丘处黑压压的一片人,目光长久停在为首的魔道学者身上。

嘉王朝和蓝溪阁是盟军,若论恩怨,霸气雄图和中草堂就是这个联盟的死敌。但是这么长时间了,王杰希也好天南星也好,谁都没有来交涉过。

张新杰在猜魔术师的心思,魔术师却悠悠然地坐在扫把上飘来荡去,一脸“我的心思你别猜”。

张新杰面无表情单敲王杰希:合作?

王杰希:先看看。

张新杰:马上开80级了,合作一个月,五五分成。

王杰希:先看看。

张新杰:你别不是开着另一个对话框在和兴欣聊吧?

王杰希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对。

张新杰:叶修没信用的。

王杰希:谁说找我的是叶修?

张新杰一愣。想了两秒,莫名有些触动。也是,兴欣已经不是必须要叶修拖着才能前进的队伍了。

霸图这不也换了个年轻的队长么?大家都要习惯向前看啊。

张新杰没再说话。他转向其他战队公会,看看能不能再拉几个盟友一起应付这个兵荒马乱的夏休期。

很快,他拉到了雷霆和虚空。与此同时,中草堂的队伍开始骚动,不一会儿,扫把团和骑士团发起了冲锋。冲锋的目标不是霸图,而是蓝溪阁。药庙死敌,不管怎样都能打上一打,因此外人也没觉得哪里不妥。

突然被打的喻文州却有些意外。今年淘汰微草的是轮回不是蓝雨,打铁按理要趁热,怎么就撇开轮回找蓝溪阁了呢?想不通。想不通也没办法,人家打上门来了总不能不理会,喻文州放下吃了一半的牛肉面,调兵遣将抵御中草堂。

喻文州的指头敲打着桌面,视角不停转动,将整片荒漠收入眼底。花一分钟理一理头绪,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单敲江波涛,只一句话:合作吧。

江波涛两个字:同意。

霸图没有跟着上,说明王杰希和张新杰不是一伙的。但是中草堂还是打蓝溪阁了,说明有没有新仇其实没所谓,这就是个调虎离山之计。支开了蓝溪阁,那么和霸图打成一团的嘉王朝便没了护卫。

企图借此偷袭嘉王朝的公会——这太明显了,数来数去只有兴欣。

喻文州不禁夸赞起兴欣新任队长清晰的战术思路。乔一帆混网游的功底着实不弱,先一招先声夺人,后一手黄雀在后,如果不是喻文州果断找到轮回这个兴欣和微草的死敌,估计现在嘉王朝的后方已经被兴欣公会抄了。

轮回公会和兴欣公会的战斗一点即燃,打得比任何一处战场都火爆。但是喻文州知道兴欣是打不过轮回的,就像总决赛上乔一帆打不过江波涛那样。

喻文州重新端起牛肉面,夹一筷子,还没放进嘴里,江波涛发了几个感叹号过来,跟着一个名字:烟雨。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放下面,又开始猫头鹰似的三百六十度转视角。这一看,彻底把乔一帆认作了危险对象。

轮回神枪手多,兴欣枪炮师多。两边又有两打总决赛、互夺总冠军的血海深仇,兴欣近战偷袭不成,双方远程立刻交上了火。

你有枪炮团,老子有神枪师,谁怕谁啊?

大兄弟你很流弊啊,吃我盟军天雷地火。

轮回的神枪手并非个个都是能一打一串的周泽楷,在兴欣和烟雨“1+1>1”的粗暴应对下,轮回的势头阻住了,甚至被轰退到了战圈边缘。

乔一帆的思虑太周全了,化敌为友拉帮结派只在眨眼之间。他显然料到了蓝溪阁和轮回的结盟,也料定了轮回再庞大也打不过两大远程公会。这是网游,既然高端玩家的水平相差无几,那就是谁人多谁牛逼。而且烟雨和兴欣关系好着呢,趁火打劫万死不辞啊!



喻文州:你们队长呢?

江波涛:陪他妈妈逛街。

喻文州:孙翔呢?

江波涛:同学聚会。

喻文州没辙。他这边再拿不出高端玩家了。今天黄少天和卢瀚文两个去游乐园玩,十分钟前还给他发了过山车的照片。因此王杰希飞来飞去悠闲得很。就算宋晓拦了一会儿,中草堂在刘小别和高英杰的掩护下照样把蓝溪阁打了一个支离破碎。嘉王朝和霸图那边肖时钦和张新杰兴风作浪,他一个人的指挥实在顶不上对面两人的配合。

又是人海战术。

喻文州有通天之能也没法破了网游里的人海战术。兵对兵,将对将,可他总不能拎着手杖叫板王杰希吧?剑客团在春易老的带领下和中草堂交着火,熔岩烧瓶把这一片沙漠烧得无比炽热。如果他冲出去,估计没几秒就被王杰希扔在沙地上烤成煎饼。

如今这局面,不来一个能打正面的全明星真就稳不住了。喻文州权衡一番,拉开列表找到于锋。

于锋答应了。

全副武装的狂剑士在同样全副武装的弹药专家的掩护下,怒血狂涛开路,强硬对上了往来冲杀的魔道学者和剑客。四个全明星、两对搭档瞬间开打,中草堂攻势受阻,局面迅速稳住。

高端层次能打平,剩下的部分天南星和春易老熟悉得很,指挥大军妥妥帖帖地打了个平手。

喻文州很想看看这次乔一帆出什么招。他的术士隐藏在一块风蚀蘑菇后面,周围有重兵把守,为首的人是蓝溪阁的首席剑客蓝桥春雪。护卫喻文州的八年来都是剑客,怎样为剑客布阵喻文州清楚得很。二十人的队伍,围成了铁桶一般的阵势。

就这么僵持了五分多钟,局面没什么变化。喻文州考虑把冷掉的牛肉面拿去微波炉里热一下,便抽一张纸擦一擦桌面,起身。

蓝桥春雪发来消息:邱队被兴欣偷袭干掉了。

喻文州一顿,又坐下:谁干的?

蓝桥的语气很不屑:莫凡和乔一帆。

喻文州:继续观察。

身为中军大将的乔一帆亲自出马,会不会太草率了?轮回毕竟是如今的第一大公会,少了乔一帆的指挥,兴欣和烟雨还能打平手吗?

喻文州想问问现在轮回那边的情况,还没打完字,右下角的消息疯了似的闪起来。

蓝桥春雪:唐柔!!!

不用更多消息提醒了,喻文州已经看见了兴欣战法英勇澎湃的身影。对方毫不遮掩地往这边冲锋而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速度极快的猥琐牧师。

乔一帆轻率?恰恰相反,他非常谨慎,谨慎到分了两个一主攻一辅助的职业小队。他还格外照顾喻文州,分给他最不擅长对付的手速型选手唐柔。然后他又特别看得起喻文州,觉得唐柔不一定打得过这个高智商手残,所以再带上了正牌奶妈安文逸。

唐柔加安文逸,喻文州不GG都对不起荣耀职业圈。



乔一帆是什么时候打探出他的位置的?

更重要的是,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探的?

恐怕在三人PK时他的算盘就已经打得噼里啪啦响了吧?

趁着三人混战地毯式搜索喻文州的行踪,再联合中草堂、烟雨楼用人海战术来压制蓝溪阁和轮回公会。这边用高玩破了人海战术,乔一帆立刻改完精英战略,一路一个斩首,完成得漂亮果决。

喻文州有点遗憾。少天小卢,有一个人在他就不会被兴欣欺负了。这么大的空子,被乔一帆钻了也无可厚非。

术士坚持了十分钟,被唐柔安文逸以及后续赶到的兴欣部队团灭。视野灰下去的一刻,喻文州看见了远处奔跑过来的兴欣阵鬼。看来乔一帆还是不放心,亲自跑过来看看喻文州挂了没。



蓝溪阁联军的QQ讨论组里,喻文州打上四个字:鸣金收兵。

邱非发一串省略号。

于锋一头雾水地问你们怎么突然都挂了?

江波涛:王队缠上我了……

喻文州觉得好笑。这个王杰希,混战中当个吃瓜群众,打得差不多了却冲出来收轮回公会的人头,要脸吗?

没多久,江波涛又冒出来:咳,被围攻了,挂了。

邱非:又是一帆?

江波涛:不是他。他在收拾你副队呢。是唐柔。

喻文州热完面,捧回来坐下:霸图那边怎么样了?

如今蓝溪阁一方已经被打下线了,场上除兴欣联盟以外就剩下两大战术大师坐镇的霸图联盟。

江波涛:张副还问我为什么我们退了……

喻文州转到战术大师群: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张新杰:……

喻文州:劝你收兵。

王杰希:建议继续。

喻文州:……666

张新杰:撤了。以后有的打。



兴欣、中草堂、烟雨楼三方联军眺望着霸图等公会徐徐后退的身影,漫天黄土之中,近千人的联军中央爆发出一阵欢呼。伍晨指挥枪炮团例行放一波打赢团战后的庆祝炮火。烟雨楼的元素法师们也配合地发出一些五颜六色的法术,天空瞬间变得缤纷起来。

站在神枪手尸体边收刀入鞘的鬼剑士松了一口气,耳边传来王杰希的一句“干得漂亮”。

乔一帆转过视角,笑道:“谢谢王队。”

王杰希问:“夏休期还合作吗?”

唐柔莫凡安文逸也撤回来了,慢慢聚到乔一帆身边。莫凡的忍者步履沉重,想必背包里装满了新鲜热乎的各色装备。

乔一帆笑:“您知道的,网游里公会利益为先。”

抢BOSS的变数太大,没有永远的敌人,也不会有永远的盟友。现在的兴欣不再是那个总处于弱势的公会,他们已经有资本直接参与BOSS争夺,任何固定的结盟对他们来说都不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王杰希表示理解:“那么,如果遇到情况,中草堂和兴欣优先结盟,可以么?”

乔一帆点头:“当然。”

王杰希嗯了一声。看他们商量完了,莫凡脚步一迈,想溜。

乔一帆赶紧“莫凡哥莫凡哥”地叫住拾荒忍者,苦口婆心地劝他把装备捐到公会里。莫凡纠结了一会儿,分乔一帆一半,另一半打算倒卖给魏琛偷开的代练小店赚零花钱。乔一帆走了两步,好重。两人做贼似的翻过沙丘,朝主城跑去。

伍晨下令:分一个小队去保护乔队。

中草堂和烟雨楼斜眼睛。还大公会呢……这他妈从上到下都拾荒啊?



邱非单手端着大西瓜敲开了上林苑的门。陈果不在,原先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罗辑吃力地把西瓜抱进厨房,一指楼上,一帆在房间里,可以带点零食给他。

邱非抖一抖身上巨大的登山包,表示这里面全都是吃的。罗辑佩服邱非进敌营先交贡赋的觉悟。邱非笑笑,寒暄两句,上楼。

乔一帆在和公会里的人语音聊天,听见声响后回头一看,惊呆了。

“你怎么进来的?”乔一帆以为见鬼了。

这是上林苑啊,嘉世队长能随意出入?陈姐没有把他打出去吗?

“送了一个西瓜。”邱非关门。

“这么便宜?”

“老贵了。还有这些。”邱非把登山包放到电脑桌上,发出了振奋人心的咣当一声。乔一帆被震撼到了,手自动从里面掏出一包八宝糖,不甚满意,又掏出一包妙脆角。

“邱队带这么多干粮想住在这里吗?”乔一帆往嘴里塞了一颗柠檬味的糖,调侃道。

邱非摇头,拉一张椅子坐到乔一帆旁边:“这点东西养你都不够。”

乔一帆被噎住,刚想扭头说你怎么这么不按套路出牌,被邱非堵住了嘴。

字面意思上的堵住了嘴。

邱非伸出舌头舔了舔他沾了甜味的下嘴唇,然后伸进来,舌尖一扫便勾走了糖果。球状糖果在他的牙齿间碰撞,他退回去,淡定地打开电脑包,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乔一帆脸红得发烫。

他伸手掐邱非的腰,邱非警觉着呢,含着糖笑着躲过了,还顺手给笔记本插了个电。乔一帆简直气成河豚,又没办法抗议,只能咽下这口恶气,再拿一颗。

“你刚才为什么要打叶修前辈啊?”他帮邱非开了一听可乐。

“有仇。”邱非就着乔一帆的手喝了一口。

乔一帆懵逼。邱非和叶修哪来的仇?

“你不记得就算了。”邱非无所谓。

乔一帆望向窗外延展的树枝枝丫,半晌,真想不起来有那回事。他一边冥思苦想一边叼起红色的可乐罐,转回来对公会的人招呼一声,下线了。

邱非开了一部电影,战争片,屏幕上血肉横飞。没几秒邱非就沉进去了,目不转睛的。乔一帆看了一会儿邱非的侧脸,又看了一会儿屏幕,发现电影是从中间开始播,他不懂情节。于是伸手拉进度条,咕的一下拉到最开始。

邱非抗议了:“喂喂喂你不是有电脑吗?”

乔一帆撇嘴:“那你调回去啊?”

邱非当然不敢调回去,只说ROLL点。

“别,我不跟你们耿直人玩ROLL点。”乔一帆笑起来。

邱非呛了一下。现在这人转职玩战术了,场上场下都不直了,所以光明正大地耍赖皮了。

外面罗辑敲门:“一帆我切了西瓜。”

两人对视,僵持。

“…………………………”

“……我去拿,我去拿。”

邱非生无可恋。



乔一帆迅速霸占了邱非的位置,这里正对着笔记本,视野好。邱非端了西瓜回来,又生无可恋地自动坐到原先乔一帆的位置上。

兴欣的西瓜都是对半切的,乔一帆抱着半个西瓜欢快地挖着,偶尔分邱非一勺,更多的都进了他的肚子。

“邱队你欠我一次抢BOSS你记得吗?”

“什么时候的事?”邱非漫不经心地电脑文件夹,发现了好几部前几个季度比较火的动漫。

“全明星那几天。”

“哦,你拽我裤腿的那次?”

“嗯嗯嗯。”

邱非随手抽一张纸帮他擦了一下嘴:“所以呢?你霸占我电脑看电影,我帮你抢BOSS?”

“嗯嗯嗯。”

“你还看棒球漫?”

“别转移话题。虽然我确实看。”

“那好啊,帮你抢。”邱非直接登录了鬼剑士。

乔一帆眼神微妙。

“我全职业精通。”邱非面不改色地做手操。

“我看过你拿神枪手和小卢打的视频。”乔一帆又挖了一勺西瓜,有些强迫症地挑掉上面的西瓜籽。

“……你怎么什么都看。”

“嗯。看完了觉得你好弱。”

“乔一帆你变了,你原来很崇拜我的。”

乔一帆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欣赏你,欣赏和崇拜不一样的。”

“欣赏我?”邱非放下耳机,着重号。

乔一帆嘴里含着西瓜,不明所以地嗯了一声。邱非靠在椅背上,撇眉毛,那眼神明显就是在提醒他再认真考虑一遍措辞。乔一帆起初还是不明白,邱非慢慢斜过来了,脸凑过来了,他的任督二脉霍然畅通——呃……好像说错话了。

邱非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乔一帆迅速泛上红色的脸。他今天又发现了乔一帆新的属性。变懒变任性了,可以接受,反正有他鞍前马后伺候;玩战术了心变脏了,他也可以理解,毕竟现在乔一帆全名“兴欣乔一帆队长”。

但是有了综上变化的乔一帆还是很容易害羞。邱非有点分不清他到底是脸皮厚还是脸皮薄,只觉得这样的乔一帆真是可爱死了,从头到脚都可爱死了。

“其实我是说……呃……你懂的吧?”

“不懂啊。懂什么?”邱非拨浪鼓式摇头。

乔一帆忍不住伸手糊邱非那张充满调笑意味的脸,重点是糊住那双过于温柔的眼睛。他挤牙膏似的挤出一句话来:“喜欢你,行了吧?”

听见这句话,有心理准备的邱非仍然没把持住,心跳重重地停了一拍。

乔一帆看邱非有站起来压过来的趋势,连忙举起西瓜挡住邱非的进攻路线:“你别冲动!”

邱非手撑在乔一帆的椅子把手上,生平第一次后悔没有去学能空手劈西瓜的空手跆拳道什么的。

不过……你难道真以为半个西瓜就能阻止我?邱非手大,一提就把那个被挖空心的西瓜拿开了,另一只手捞过乔一帆往自己怀里带。乔一帆吃得多,但算不上重,压在身上一个深吻的时间也不会有负担。

邱非直把他吻得快断气了才松开。乔一帆的眼睛湿漉漉的,脑袋一歪,瘫痪似的歪到邱非的脖子边上。邱非微妙地笑了。每次接吻都像要了他的命似的,要好久才能缓过来。

身上挂着一个乔一帆,邱非不好活动,便干脆抱着人发呆。几分钟后邱非觉得不太对劲,把乔一帆挪了挪。说实话乔一帆的姿势导致他的某个部位一直被无意识地刮蹭,太危险了。

当然,这不是说他不想做,而是今天什么东西都没带,条件不允许。不说斋戒沐浴,至少在做那件事的时候他要确保不会伤到乔一帆。做过功课的邱非知道第一次会很难受。

想是这么想了,邱非不敢说出来。他怕被打。



“还看电影吗?”

“……看。”

抱着看个电影也不错了,来日方长嘛。



TBC

十分想打上END,但是还不行……圆不回文题了所以再拖一章……下一章完结

本子最快六月底(高考党们别担心)

印调持续有效,欢迎继续到19下面吱(喂

电影是《血战钢锯岭》(神奇的片子,可以当下饭电影)

中午发文的感觉好微妙……

评论(61)
热度(371)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