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19

注意看文末的简陋印调

上一章 18


敌友之间

19


“一帆?”邱非用唇角蹭乔一帆的额头,叫他的名字时嗓音里混杂着难以名状的暧昧。乔一帆小动物似的缩到左边,额头从他的胸口碾过去,停一秒,又碾回来。

邱非感受着这一刻不停的骚扰,说:“不要把眼泪擦到我身上好么?”

乔一帆停下了,耳廓沾着的红色消退下去,牙齿间漏出一丝极轻的呜咽:“好恶心……”

邱非正歪着脑袋想入非非,乍听之后表情并无波澜。乔一帆的低语百分之八十都是这样轻柔通透的,因为太好听,所以邱非总要花一番力气把自己的注意力从语调嗓音上拉回到内容上。

……

诶?

邱非猛地惊醒,针一般的汗意瞬间刺透整个脊背。

在说什么?


乔一帆捂嘴咳嗽,手掌按住邱非,靠自己的力量站直身体。

邱非仿佛失去知觉一般愣在原地,略长了一些的刘海遮住散了焦的眼睛。

乔一帆深呼吸几次,别开视线,没有看邱非:“我要消化一下,稍等。”

邱非扯住了他的手腕,指尖发紧。

“邱非……”乔一帆低着头看手腕上那只骨节漂亮的手。

“你……”邱非喉结一滚。刚才接吻时他以为他抓住了现实,现在却万分希望那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如果摊牌的结果是毁灭现状,那不如回到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时间点——十几分钟前一切都还来得及,他们可以一边散心一边计划夏休期,说不定能结伴去哪个地方旅行。乔一帆可能会希望他能到上林苑做客,或者,去逛街?S市B市G市?……总之,得到的回答不会是「好恶心」。


乔一帆终于抬起眼睛了。他的目光停在邱非的脸上,他伸出手撩开了邱非的刘海,然后,食指尖从紧闭的眼皮滑下,点到他的眉心、鼻尖、唇线……

“你啊……不要总来挑战我的心理素质啊。”乔一帆小声嘟哝,“要看场合的好吗。”

邱非心上一紧。

你该不会……

“我本来就紧张到想吐了,你还这样……我……”乔一帆皱起眉,不到一秒又松开了,脸颊边染上柔和的笑。

“……”

乔一帆,你他妈玩我的吗?



“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什么?”

邱非特别真诚地说:“想把你按在墙上打一顿。”

乔一帆拉一拉肩上披着的外套,笑了:“你以为我讨厌这样?”

邱非摇头,凑近一点抱住了他。心跳还是停不下来,身上忽冷忽热,像是淋过雨。乔一帆侧着脸趴在他的肩头,慢慢的,眼睛埋在他的领口。

是我的错,是我一直以来想得太多。

没有喜欢你的时候,想着如何靠近你。

靠近你以后,想着如何正确地爱你。

而当我确确实实爱上了你,又在想如何才能表达自己。

「表达」实在是邱非最不擅长的东西,以前不擅长,现在也不擅长。

“我只是累。”乔一帆抱住了邱非的后背,轻轻说。

“嗯。不是讨厌我。”邱非吻他的鬓角,把脸埋在那副瘦而宽的肩膀上。

“我是邱非大大的粉啊,一直都是,怎么会讨厌你。”乔一帆笑了。笑过以后,声音突然发涩,那点笑意如同断了电的灯泡,转眼就暗了下去,“但是我现在不想粉你了。”

邱非有一瞬的不解,没有说话。乔一帆比他成熟太多,所以他知道乔一帆一定会给他答案。

乔一帆推开他一点,眼睛疲惫地眨了眨,嘴角抿起:“我有条件。”

邱非不语,手伸了一伸,还是插回了口袋里:“你说。”

乔一帆仍然靠着墙,望着他的眼睛:“我们是职业选手,职业的。”

“是。”邱非不假思索地点头。

因为同是职业选手,他才能够从茫茫人海中走出,走到他的身边。

“我们的目标是冠军。”乔一帆侧着头笑了。他从邱非的神情上看出他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了。就是这份潜移默化中形成的默契,让他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并将共同迈出新的一步。

平行线,平行且重合。这样简单的道理,他以前竟然没有想到。

“至少十年的目标。”邱非勾起嘴角,发自内心地露出了笑容,“还有吗?”

乔一帆往前一步,站定在邱非面前。他笑着张开了双臂,对邱非敞开怀抱:“如果以上两点邱队都同意,那只有最后的附加条件了——邱队,如果在一起了就不能分手了。”

“好。”

话音刚落,邱非接住了投向他的身影,这样的冲撞让他向后倾斜,差点仰面摔倒。这家伙可是个实打实的男孩子啊,这样扑过来,要人命啊。他忍不住笑起来,笑得恣意。在乔一帆看不见的角度里,他闭上眼睛,吻过他的耳后,脑子里闪过的全是过往的种种画面。

最开始……最开始是在哪里?

他们的起点在哪里?

想不起来了,好像没那么重要了,好像过去的都不重要了。流过的汗流过的泪,挣扎过的夜晚挣扎中消磨殆尽的一切情绪……这些曾经横在心里的障碍像一块石头,而现在石缝中忽然长出了花。

枷锁就这么断了,轻描淡写的。

就因为遇到了乔一帆,喜欢上了乔一帆,所以他前进又退后,退后又前进,第一次因为距离感手足无措。

而乔一帆从不把距离当距离看,他笑得云淡风轻:没有那么复杂。不必那么复杂。想靠近,那就靠近吧。如果喜欢他,那就不许再离开他。

邱非以为当上新嘉世队长后的他就算不是天才流川枫,也至少是绝地反击的MVP三井寿,却未曾想过他其实仍是头脑简单的樱木花道,除了天赋和干劲以外一无所有。

而乔一帆是那个身材矮小却纵观全场的宫城良田,他没有耀眼的天赋,但他凭着自己的灵动和睿智串联了比赛,串联起整个新生代。连邱非这样的人际菜鸟,也能在乔一帆的传导下完成空中接力,亮出自己的闪光点。

——这样的乔一帆,如何叫人不依赖他?



“一帆……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邱非低声问。

“嗯?”

“签约嘉世吧。你太好了,不想放你走。”说着就付诸行动,邱非按住乔一帆骚动的脑袋,抱得超级紧。

“不能趁火打劫啊邱队长。”乔一帆挣扎,但是力量上和邱非实在不是一个级别,被邱非轻易地圈回了臂弯里。

“现在就去打印一个合同,签字画押之后你就是我的了,我们能拿下很多总冠军呢,还不用憋到夏休才能见面。如何?”邱非越说越起劲,觉得可行。

“为什么不是你来兴欣?”乔一帆觉得一万个不可行。邱非有时候就是不爱听人说话,他不都拒绝过加盟嘉世了吗?这人就当从来没听说过啊?

“我不行啊,兴欣有唐柔了。”邱非说得头头是道。

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乔一帆笑出来了,吧唧一声拍邱非的脑袋:“做什么白日梦呢你。”

邱非一脸遗憾:“我是说真的。”

乔一帆想继续纠正邱非这种错误的思想,话还没出口,整个人就呆住了,脑子里刷过汹涌的感叹号和问号——邱非倾过脸来再次吻住了他,和十分钟前一样没有一丁点预兆。

就是很随意……不对,不能这么随意啊!

乔一帆没料到邱非会是这种风格,不对,是他天真所以他才没往这种风格想。嘉世给邱非的包装一直是高冷男神,他就误认邱非真是个高冷男神。

这种认知百分之百是歪的!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乔一帆头疼,邱非任性起来十个叶修都拉不住啊!

心理上想拒绝,身体却没法做出反应。乔一帆……乔一帆是初恋,今天还是初吻,哪能像老司机那样游刃有余?这是性格使然,邱非就是敢说敢做,相比之下他就是慢热,慢热的人总要吃亏一些。

邱非依着自己的性子扣住乔一帆的后脑,既然没有被拒绝,那就顺着感觉进行了下去,黏稠的口腔里蕴了热量,舌尖划过贝齿时带起清亮妖娆的弧线,唾液吞咽的声音甚至能传至耳骨。邱非也是个新手,一番胡搅蛮缠让乔一帆忍不住皱起了眉毛,唇齿间没有了配合的章法,全成了邱非单方面的耍流氓。

回想起来就是耍流氓。安慰都是假的,套麻袋壁咚接吻强制提问,流程走下来邱非一点代价都没出就套到了乔一帆的半个告白数次接吻……战术大师啊!

“……接下来怎么办?”邱非松开了,离他一寸的距离,问道。

我是谁我在哪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乔一帆呆呆地张了张嘴,呼吸错乱着,好不容易褪色的耳廓又红了。

邱非眨了眨眼睛,又亲一亲他的鼻梁。

乔一帆感到挫败:“先……分开一个身位怎么样?”

邱非听话地放开他,退开半个身位:“然后呢?”

“我问问。”乔一帆掏手机打电话。他离队太久了,估计队友找不到他都要急疯了。丢了冠军之后又马上丢了新队长,这玩笑开太大了。

接电话的方锐倒很平静,说叶修领走苏队的时候打过预防针了,所以乔一帆不用急慢慢来就好,可以和邱非一起吃个夜宵什么的再回宿舍。

槽点太多。

乔一帆回头看邱非。邱非立刻点头答道:“前辈说你在这里,我才找到你的。”

乔一帆挂了电话。打完比赛已是深夜,但这不妨碍部分过激粉丝堵住所有通道骂兴欣。乔一帆自认是个重要骂点,场馆保安都随兴欣大部队撤了,现在出去说不定还是会被围起来。再加上他身边还有个邱非,邱非在兴欣这边吸的仇恨一直不低,如果他们两个被一起逮到,那可真的要出事。

邱非看他苦恼的样子,一笑,也打了个电话。



“吸仇恨?我是无所谓,但是你怎么报答我?”接电话的是孙翔。声音特别响,听起来好像喝醉了。毕竟夺冠了,孙翔又是能喝酒的,回酒店三十分钟不到就喝嗨了,让他当敢死队他也能无所谓了。

“请你吃饭。我做的。”

“哈哈哈好,一言为定。我下去买箱脉动,你喝不喝?我请你一箱。”这人绝对嗨到智商掉线了,饮料都是论箱的。

邱非知道孙翔本来和他很有共同话题的,但碍于一叶之秋和叶修的关系,同在嘉世时相处得非常机械化。私下里,邱非给苏沐橙蒸鱼,肖时钦能过来蹭一点,孙翔就别想了,再馋也一口都不让吃。

那头孙翔大声地说“我去接我的御用厨师”,传来杜明一声“你煞笔啊那是队长的御用厨师,炒菜用金铲子的那个”……邱非挂掉电话,怀疑找错了人。

——孙翔不会一个俯冲直接跳进兴欣粉丝堆吧?那轻则面目全非重则死无全尸啊。

等了十几分钟,外面突然传来了狂躁的呼喊声。邱非看一眼微博动态,有人拍到了孙翔扛着一箱饮料飞奔的画面,孙翔跑得太快,追的人又多,照片上的人都是糊的,画风特别魔幻。

收起手机,邱非拉起乔一帆就溜。外面果然人少。两人全副武装闷声快步走,拦到一辆出租就跳上去。过程顺顺利利的,邱非和乔一帆都松了口气。

“诶?你不是那个谁吗?”出租车司机惊疑。

两人坐在在光线昏暗的出租车里大气不敢出。特别是乔一帆,那消退一点的自责又涌上来了,赛场上的画面不受控制地出现在眼前,一帧一帧,像是无声电影。

“你不要慌,不要慌。”司机看出来了,连忙摆手,“你们是去上林苑吗?”

邱非反应过来,上林苑就在旁边,他们坐车干什么?他拉一拉乔一帆,打算下车。

“我输了比赛,很对不起。”乔一帆一动不动,手放在膝盖上,握紧成拳。

邱非一愣。

司机也愣住了,十几秒后回过神,有些惊惶失措:“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其实输赢都是正常的,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下赛季还支持兴欣,真的。”

邱非对司机笑了笑,指节敲敲乔一帆的脑袋,柔声提醒道:“你吓到别人了。”

乔一帆低着头,沉默。

“对不起,我们马上下车。”邱非说,拉起乔一帆。

司机不好出言挽留,只能目送他们离开。

邱非拉着乔一帆走了一段,手渐渐滑下,握住了乔一帆的手掌。雨刚停不久,马路边上都是积水,半绿的落叶躺在水洼里,从远处看,变成了积聚成团的灰。

“乔一帆,如果你再这样,我会生气。”邱非毫无预兆地停下脚步,声线平淡。

乔一帆迟疑两秒,还是转过脸面对邱非。

邱非的目光坦荡,证明他没有在开玩笑。

“对不起。”

“不要道歉。”邱非双手捧住他的脸,逼他抬眼看自己。

那双眼睛并不复杂,懊恼占了一大半,剩下几分,是微弱的胆怯。

“当了队长就不要总是道歉。有道歉的时间不如好好努力,用行动证明回来。”邱非盯着那双眼睛,语气不由自主地柔和起来,带了一点没头没脑的疲倦,“队长都迷茫了,队伍怎么办?”

乔一帆望着他,突然沙哑着声音笑了。

“可我面前没有队伍,只有你啊。”



第十二赛季结束第二天,荣耀游戏公司正式发布了80级版本的更新预告。更新将在七月的第一个星期一生效,更新前整个六月份将放出四张特殊团战地图,分别以「王不留行」「大漠孤烟」「一叶之秋」「一枪穿云」为名。

抢BOSS时发生团战虽说是家常便饭,专门整出一个团战副本还是第一次。团战副本有四次机会,40分钟内百人团人头计分,赢家将获得75级稀有材料——字面上看,就是个纯粹的PVP副本。

看到这个简略介绍后所有俱乐部一致认为是叶修搞的鬼。这家伙肯定在哪个角落里奸笑:想打?来啊,给你一个月的不掉级的团战副本,大家打个痛快啊。

这样一来你家兴欣公会就不会因为世界大战变弱了对吧?以为我们不知道?叶修你个欠劈的大冬瓜!

这一天,大漠地图开启了,巧的是荒漠地图门口刷了个75级的BOSS。各家公会心照不宣集齐大批人马赶到阵前,互相打量起对方。

“张副下午好啊。”

“喻队好。”

“你们别看我,我不存在。”穿着马甲的李轩避开这两人的目光,头也不回地钻进公会。

喻文州又看一眼扛着重炮的兴欣会长:“魏前辈不在?”

“……”伍晨无言以对。魏琛回老家相亲了。队伍那边有谁在他也不知道,毕竟现在大家不住在一幢楼里。当然,群里他还是发过消息的,兴欣队员的网游热情比其他队伍强,他们看到了肯定会来帮忙。

重点是先拖时间。

“训练做完了?”张新杰扭过视线问走到身边的拳法家,换来对方一个嗯。

“为什么不顺手解决宋队呢?”喻文州问战斗法师。

“我不认路。”操纵战法的嘉世队长直截了当。

完,两边DPS都来了,这还拖个毛线。



嘉世队长转向伍晨,前后左右绕了一圈:“没有其他人?前辈,不如撤退吧,你们打不过我们的。”

伍晨被这声“前辈”吓到,又被这直接的劝怂呛住。这人与人交往时真是随便啊……

“不必退,我来指挥。”

另一把幽远的声音介入了僵持不下的对话。

伍晨一愣,手提太刀的鬼剑士维持疾跑,几个走位敏捷精准的跳上沙丘,扑通站定在他身边。

“小乔?”伍晨哪会不知道这鬼剑是谁。

但他话出口就有点后悔。

现在这可不是小乔了,该叫队长。

“伍前辈好。”乔一帆的笑声通过耳麦传过来。鬼剑士的手指按在刀柄,利刃随时出鞘。




TBC

下一章 20

关于本子有几点要说明。

我前几天整理了一下文档,这篇文做成本子绝对会破15w字,如果印量少,价格肯定会偏高(躺。

加上我截了个碧爹说要写G的图,月爹说要画四格,谢谢爹爹们,我无论如何都会给爹们本子的(私下里印的那种)

至于通贩与否要看印量有多少(至少过50吧…………)。微博投票我就不发了,愿意收这篇文的小天使在评论区里吱一声,注意是【吱一声】哇一声靠一声卧槽一声都不算数的。

就算最后不出本我也会写番外,这个请放心。

————————————

哈哈哈哈哈评论区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评论(144)
热度(381)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