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18

甜虐的一章

上一章 17


敌友之间

18


比赛之后,微博热门话题滚动刷新。

有评论比赛的,有一如往常刷真爱的,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其中最多的还是给兴欣喝倒彩的。

评论骂谁的都有,骂苏沐橙和乔一帆的最多。外行看不出精细的战术思路,只知道总决赛输了,不管是不是妹子队长都要背锅。另外就是场上被收拾得最惨的,左看右看,挑出乔一帆——就是你!辣鸡!

电竞圈一向不留口德,俱乐部也不可能控制住那么多粉丝,所以陈果除了坐在屏幕前闷声气炸以外什么也做不了。兴欣的队员们比完赛就回酒店各自休息了,陈果特担心他们睡前会和自己一样刷微博找罪受。她捂着脑袋正焦虑着呢,方锐敲门进来了,怀里揣了一堆手机,拜托陈果保管几天。

陈果看副队长一脸理所应当的正经模样,感动得冒泡。

“大家没事吧?”陈果问。

“没事儿啊,好着呢。”方锐眨眼。

陈果手上刚好翻到那部火红的爱疯,愣了愣,又问:“小乔没事吧?”

“没事儿。老板娘你别瞎想了,睡个美容觉好找男朋友啊,不然嫁不出去了。”

陈果不感动了,抄起扫把赶方锐走。周围再次安静下来,陈老板干坐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低头刷微博。没办法,就是贱,就是想看那些闲言碎语。但是她长了心眼,登录的是小号而不是官博,拿官博手残乱点个赞就完了。

微博看多了,难免觉得千篇一律,对一些落井下石的言论陈果产生了免疫性。她看了太多问候兴欣队友家属的粗话,心累,便打开戴妍琦的主页洗洗眼睛。

雷霆的夏休期已经开始了,小戴也披星戴月早出晚归了,每天十条的更博速度感动粉丝圈。内容也很丰富,今天遛了霸图的大黑明天跟着土豪钟叶离玩高尔夫,后天下午却发了秋叶原的九宫图附言“啊啊啊啊我看到开闭的小姐姐们了疯狂打call”……

这才对嘛!这才是微博真正的功能啊!

陈果换上了一副慈祥的微笑,暗搓搓地看今天份的更新。

最新一条还是一分钟前的。陈果又暗搓搓地跑进去抢了个前三百。


雷霆_戴妍琦V:总决赛嗨了吗?我们嗨啦!


附加鬼屋即视感的九张照片。陈果一看就知道这群没有总决赛打的职业选手又出去浪了。九张照片里的CP之乱令人瞠目结舌,首先张佳乐孙哲平于锋邹远的牌局就很迷,其次黄少天和楚云秀踩在沙发上豪放飙歌的场景很破灭。被这两人一左一右夹着的喻文州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磕瓜子,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脸上,睫毛长长的,竟还有点出淤泥而不染的好看。

吸引陈果目光的是最后一张照片。戴妍琦身为荣耀第一微博狗,拍照的技术不是盖的。画面中的男孩子坐在点歌台前面,身边围着一群以卢瀚文为代表的狗头军师。宽大的电视机像一个打开了的魔法箱子,浮动的光影从里面淌出,从他们的肩上淌过,将那些年轻的脸庞衬托得成熟又怪诞。陈果的目光听在那个被围起来的握着麦克风人身上,总觉得他的神情和她认识的不太一样了。

他有这么温柔?

眼镜的错吧,眼镜的错。

陈果盯着邱非的侧脸看,越来越没底气——这是一张欠了沧桑的脸庞,虽然年轻,却无时无刻不散发出冷静坚毅的气场,现在,又夹杂了浅色的笑和无色的温柔。

她很难真正讨厌这种人。不如说,她很难不欣赏这样的性格。

于是又想起苏沐橙给她打的预防针了,关于邱非和乔一帆的。那时候苏沐橙人畜无害地笑着说:“果果,他们说不定会在一起哦?”

她以为沐沐在开玩笑,说到底——

手机突然响了,吓了陈果一跳。

不是自己的手机。

陈果往桌上的其他手机望去,看见了一闪一灭的乔一帆的手机。

她刚想挂断,视线触到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里咯噔一声。


老邱。

……这个备注?


陈果一个憋不住,大笑。兴欣内部都背着乔一帆称邱非为“隔壁老邱”,日子长了大家都顺口了……话说原来一帆知道啊,哈哈哈。

屏幕还在闪。陈果又有点不高兴:这时候还打电话来?

她划开电话,怼人的话还没出口,那头咚地砸过来一句异常冷漠的质问:“你怎么还没睡?”

“……”

陈果被开口跪,一时间忘了回答——天了嘉世的小队长怎么这么吓人!

“别再多想了,下一场比赛更要紧。马上睡吧。”那边继续说,声线凉薄。

陈果忍住高喊“遵旨”的冲动,犹豫:“那个……”

这边女声过去,那头瞬间死水一样寂静。

沉默太久了……陈果小心地开口问:“咳,邱队?”

不会被吓晕了吧?

“陈老板,晚上好。”邱非态度一秒切换,语气淡定自然,好像他本来就是找陈果的。

这心理素质,佩服佩服。

“我会帮你转达的。邱队还有事吗?”

“还有。”邱非秒答。

陈果愣住。她都打算挂电话了,结果邱非说还有……他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吗?

“陈老板,我给兴欣添麻烦了,很抱歉。”

“……没有这回事。大家都是对手,我们理解你。”

“但是我以后可能会继续给兴欣添麻烦。”

“……什么。”

“我喜欢乔一帆。”

?????

“我去等等……邱队你?”陈果要过呼吸了。这尼玛……这尼玛……是对她出柜了吗?人生三十多年第一次见到真人出柜啊!太赤鸡了吧?年轻人……年轻人你要深思熟虑啊!

“但是我会尽力保护兴欣。请你相信我。”邱非一直很冷静,颇有公事公办的势头,“我不会做出伤害一帆的事,我也不会让舆论伤害他,我保证。”

“……”太过震撼,陈果半天回不过神。把她的魂魄拉回身体的是邱非平静提到的“舆论”二字。

如果邱非和乔一帆公开在一起了,那会变成什么样子?陈果紧闭嘴唇,意识到了舆论两个字所带的巨大的负面能量。

乔一帆迟早要成为兴欣队长。如果他们在一起了,这就意味着两个同城战队的队长变成了情侣,那么别的队伍会怎么看?别家的粉丝会怎么看?嘉世和兴欣的对决,还能被人正常看待吗?大部分人都会戴上有色眼镜吧?比赛时的公正怎么评判?联盟该怎么回应?

最糟的结果:他们身为选手的职业素养将受到质疑。

这种事陈果绝对无法忍受。

他们走到今天都付出了数千个日夜的努力,凭什么人们要因为「他们喜欢彼此」这一既成事实而质疑他们的职业道德?

陈果却也有答案:不凭什么,这就是人心,这就是游戏规则。

站在赛场上,有太多身不由己。



“你说避免伤害,你怎么避免?”陈果问。再回头想邱非的话,字里行间,看不出他有放弃的意愿。但是陈果知道邱非熟悉公关,所以她很想听一听邱非的意见。

“我们有很多朋友。我付了点代价,所以他们会帮我们打掩护。”邱非似乎笑了,笑声有些无奈。说完,他清了清嗓子,低声补充,“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如果一帆也喜欢我」。”

陈果反复咀嚼这句话,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喂喂喂邱队,我天,你画风不太对啊!刚才那么凌厉的气势哪里去了?搞了半天你还是暗恋啊?

你竟然还不确定一帆喜不喜欢你?

哎哟我代他回答了好不好?

陈果猛然觉得自己还是老了,听了半天了居然一点没发觉出这本质上是一场纯纯的初恋加暗恋……不是,既然你们双方都在暗恋状态,那为什么总来闪我们兴欣啊?

吐槽吐够了,陈果心里有个小仙女捂起脸羞涩地跳舞。算了算了,缺德的事我们不做,纯情的年轻人很少见了,祝你们幸福。


“总之,他们会上传很多……嗯……CP混乱的照片。到时候麻烦兴欣官博配合一下了。”

“好的。有没有作战群什么的?方便沟通。”

“这就不必了吧。有事打我电话就好,我24小时开机。”



邱非挂断电话,最后呼吸一口夜里清凉的空气,转身走进KTV。他出去的有点久,包厢里没醉的人一看见他就嚷了起来。奇怪的是今天喝酒的人不少。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意味颇深,平时滴酒不沾的职业大佬们此刻个个颓废不堪地歪在沙发上,头顶着头,手臂搭着手臂,和身边的人说悄悄话,一个包厢演绎出了集体宿舍的即视感。

戴妍琦的脸上洋溢着活泼动人的笑,她把邱非拖到电视机前:“先来个对唱怎么样?小卢录像。”

邱非笑着点头。卢瀚文手脚轻快地切歌。前奏一出,被三听啤酒干倒的黄少天猛地抓住仰面玩手机的喻文州,满脸通红大喊一声:“我要和队长一起唱!”

喻文州被他一抓,手机没拿稳,砰地落在了额头上。他嘶地一吸气,用手捂住刺痛的部位。黄少天瞬间酒醒,赶忙翻个身朝向另一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先唱的是邱非。这首歌并不冷门,有段时间甚至随处都能听到。他这一开嗓,听众发现和原唱的音色差别不大,只是他的声音更厚一些,听起来更低。甜腻的情歌一降调,不知为何就多出了点深情。

黄少天背朝喻文州啪啪啪鼓掌,声音盖过音乐:“好!”

“太吵了。”喻文州一个巴掌捂住黄少天的嘴。

这边的打情骂俏并没有吸引那边的注意。卢瀚文举着手机一边录像一边贼笑。歌是戴妍琦选的,她的理由是这首歌非常非常适合队长肖时钦。卢瀚文听后觉得的确挺适合。但同时也很适合邱非。不久前邱非承认他彻底栽了,回想起他那一脸痴汉样,大快人心。

卢瀚文今天已经发过宋奇英和邱非同框的照片了。准确来说是三个人的屏幕截图。现场观众看了沸腾了,微博网民看了也很激动:哇摄影师也太懂了吧?哇这个诡异的大三角!哇联盟未来的相爱相杀肯定很好看!哇哇哇!



「邱非唱歌我竟然觉得有点好听……我是邱黑啊……」

「小戴穿得好女神。这两人相视一笑有点苏啊?那么问题来了,这歌是唱给肖时钦的还是唱给邱非的呢?」

「我说,总决赛了别家就这么闲吗?不趁机勉励一下自己?」

「前面的,戴妍琦刚po了联盟躺尸照,什么勉励不勉励的,这个联盟已经完了。下一个」

「你怎么不说快高考了你还在被窝里玩手机呢?下一个」

「我还是站邱乔,下一个」

「我从邱乔爬到宋邱。哪天邱乔发糖了我会回去的。没有下一个,此博终结」



长江中下游地区总有突如其来的暴雨。五月中旬的炎热被雨冲刷,凝成胶着的湿热,堵塞住了每个人的毛孔。穿戴红色应援服装的人们走出建筑,撑起伞钻进瓢泼大雨里,裤脚晕开了不规则的深色的湿斑。

邱非站在二楼的窗户边上望着尖锥型分散的人群,用力呼吸一口潮湿的空气。背后嘈杂 场馆的工作人员在搬动器材,广播重复播放散场的注意事项,这些噪音既近又远,似是而非。

他的脑海里不受控制地闪回刚才的画面,像一场乏味到难以忘怀的电影。

比赛结束后最先走出来的是苏沐橙。她被外面的光线晃了眼睛,稍眯了一会儿,被后出来的唐柔拍了拍背。两个姑娘对视两秒,扑哧笑了出来,然后大大地拥抱。唐柔对苏沐橙说了什么,右手轻轻拍着队长的背,那双离开赛场便温婉和善的眼睛亮着,笑容很浅。

刚刚决出了第十二赛季的总冠军,观众席的热度升腾,彩炮和礼花纷纷扬扬,和呐喊声欢笑声交杂在一起,迷乱又怪诞。

职业选手们都站在座位边,谁也不说话。邱非双手插在口袋里,眼角发烫,漫上了解不开的倦。他不知道那个一向温柔大方的前辈在想什么,只觉得她的笑容仍像记忆中三月苏杭的微风般轻柔曼妙。

苏沐橙一直是美的,无论叶修在不在,赛场上的她永远都是最美的。

“可惜了。”

不知是谁低声说了一句。



方锐出来以后和苏沐橙对视,撇一撇嘴角,露出小小的笑。苏沐橙伸拳头,方锐一愣,反应过来,两人孩子气地对拳。

“苏妹子你好man啊。”方锐咧嘴。

“不man怎么当队长?”苏沐橙捶他的肩,笑得自然。

其他人都出来了,静静地站在他们周围。

苏沐橙走向那扇门,抬起指节还未敲下,门动了一动,乔一帆走了出来。他左手握拳,捂着嘴,脸色有点发白。团队赛留到最后的一寸灰和沐雨橙风消耗很大,乔一帆的手还在发抖。

苏沐橙看了一眼乔一帆的手,什么也不说,掂起脚抬起眼调戏似的往乔一帆鼻子前面凑:“怎么啦?”

这个大男孩早就比她高了。虽然身上仍然没什么肉,但胜在骨架够宽。男孩子肩膀宽了就是大人了,再大的责任也该扛在肩上啊!

“别……”乔一帆条件反射往后躲。太近了,就算是苏沐橙,也还是太近了。乔一帆躲开她的目光,逃跑似的看向其他方向。

“哈哈哈没事啦?”苏沐橙捉弄他,还是找着角度往前凑。

乔一帆的喉结一滚,只能快速地眨了一下两只眼睛,手随意一抹:“没事。”他努力笑了笑,嘴角却不受控制地绷紧,笑容变得很难看。

“不帅了。”苏沐橙笑嘻嘻地掐他的脸,把他的嘴角直直拉大。

“真的没事。”乔一帆的声音糊糊涂涂的。

“好,我相信你。”苏沐橙松手。

她仍然像过去两个赛季那样,领着兴欣向舞台中央走去。赛后要握手,要颁奖,要讲话,这一套流程,第十赛季的兴欣经历过,自然知道。走到了该到的地方,对面早已站了轮回战队。为首的周泽楷望着徐徐而来的兴欣队列,露出一瞬的诧异。

而他的这一瞬的诧异,蔓延到了全场每一个人的脸上。雀跃声戛然而止,心照不宣的沉默,如同黄昏时的钟鸣那样荡开。

苏沐橙站在队长的位置,第二位不是方锐,而是乔一帆。


「不是方锐,是乔一帆」



“怎么会……”职业选手席,看见这一幕的林敬言喃喃一句。

“天啊……真的要……?”

有人问,却没能继续问下去。

这一幕的分量太重,时间的马蹄声如同雷声,自远即近,在每一个人心头闷闷作响。

邱非伫立原地,手默默攥紧。

第四赛季的黄金一代,终于有人打出了GG。



赛后的记者会现场,苏沐橙没有出席。关于她的退役,兴欣老板陈果给出了全面细致的答疑。她的左手侧、发言台正中,身着兴欣队服的乔一帆正襟危坐,深色的瞳孔中没有丝毫的动摇。他的左手边,方锐时不时地代替他回答记者提问,一言一行处理得完美无缺。

说到底今天的主角是接下来的轮回战队,在问清了苏沐橙的相关细节后,记者们就没有更多的比赛提问了。这比赛并没有太大悬念,兴欣在S市输了一场,回到H市又输了一场。兴欣不行吗?没有那回事——是轮回太强。

最后的自由问答,电竞之家记者站起来,对准乔一帆:“请问,您是要接任兴欣队长是吗?”

乔一帆动了动手指,郑重且平静地点头:“是的。”

“兴欣的队员将迎来合同期。既然您接任队长,您就不会寻求转会,对吗?”

一字一句确实无误地进入耳朵,乔一帆突然一笑,摇头:“不会。”他没有按掉麦克风的开关,一只手扶着话筒,这表明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气氛有一瞬的揪紧。

记者们心里生出一股微妙的感慨:兴欣的乔一帆什么时候主动发言过?他就像一棵角落里的小草,纵然鲜亮,却一直低调。记者们偶尔会反感他的低调,因为无论从现实还是从游戏角度,乔一帆有太多坎坷不平的经历,他的性格和他的过往都太适合二次创作。

他们看他在最初的生涯里尝遍风吹雨打、世态炎凉,魔法一般获得新生。而后他放下一切投身烈火,以新人之姿登上荣耀顶点,随着队伍焕发出燎原之势。

现在兴欣输了,他站了出来,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在心里默默地想:总算。终于。果然。

他的确低调,但在需要他的时候,他又突然高调起来。他笔直又无畏地站上那个队长们站过的地方,握住了话筒,握住了发言权,和前辈们一样,用实际行动击碎流言,也用实际行动保护他最亲爱的队友。

乔一帆坐在最中央,嗓音清澈坚忍。

“我会拼上我全部的荣耀生涯,为兴欣赢得更多的总冠军。”



叶修靠在墙上,望着向他走来的乔一帆。他的半张脸隐在阴影里,看不出什么表情。

乔一帆低头走路,刘海遮住了眼睛,随着他走动的节奏微微颤动。

“……”

叶修摸了一把口袋,没能从里面掏出烟来。他顿了顿,嘴角略一苦笑:他又忘了,他戒烟了。十多年的习惯却没法一下子改过来,比如他爱像这样有事没事掏一掏裤袋,又比如他每天都会抽时间打打荣耀。

曾经的叶修大神变成了每天一小时的风景党,传出去估计要笑掉霸图粉的大牙。

乔一帆停住了,停在叶修身前两米远。

叶修眼神微暗,说话声轻轻的:“哭啦?”

乔一帆身子一僵,摇头。刚摇完,眼泪扑哒一下,落到了地上。

叶修笑了。

“哭呗,我面前,没事儿。”

乔一帆又摇了摇头,视线却已模糊不清。抬起袖子揩了一把断了线的眼泪。

他是在看见通道里的人的轮廓后哭的。他知道叶修在。

比赛场上他憋住了,记者会上憋住了,苏沐橙面前憋住了,陈果面前憋住了,但当眼前是朦朦胧胧的叶修,他绷不住,没法绷住。

因为只要叶修在,什么难关都能过去的。



“我好像没见过你哭。”寂静中,叶修提了一句,“你们都不喜欢哭,不知道为什么。”

你也从来不哭。

“可能都比较没心没肺吧,哈哈哈。诶说起来邱非这段时间叛逆期呢,对我老凶了。”

“……”

叶修看着他的眼睛:“不要急啊,小乔同学。你们还年轻。”

乔一帆揉着酸疼的眼角,随口嗯了一声。

“哇连你也敷衍我。”叶修有点受伤地戳太阳穴。

“不敢。”乔一帆艰难地说。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说崇拜我都是骗我的,心里个个儿都想把我掀下来。”叶修怒,“那来啊,嘴上说有什么用,咱们华山论剑讲真功夫,有胆的自己拉一支队伍和我比,没胆的抱着前辈的腿哭去吧,我可……”

“我会的。”乔一帆打断。

“会啊?”叶修继续怒。

“会。”乔一帆深吸一口气,压抑下疯狂跳动的心脏。

“好。相信你。”叶修用力揉一揉他的脑袋,脸上挂起大大的笑。



邱非望见那个纤瘦的背影,步伐不由自主地加快,几秒内变走为跑。他边跑边脱下外套,裹到那副稍显嶙峋的肩膀上。停下的时候邱非按住那人的颈窝,微微喘气。

“你一直在这里?”乔一帆被人蒙了麻袋倒还是心平气和的,凭呼吸就认出了火急火燎的邱非。

“外面都是兴欣的粉丝。你不能穿队服,会被围住。”邱非说了一句。他跑得太急,半件外套歪歪斜斜地包住了乔一帆的脸,只露出了白净的鼻梁和被他自己咬红了唇角。

“……他们讨厌我。你先让我缓一缓。”乔一帆说了一句,自嘲似的拉一拉外套的拉链,顺手就把邱非的外套当作了保护壳。

邱非的手停顿了一下,没有替他把外套拉掉:“你哭过?”

乔一帆轻轻点头,又是一次漫长的深呼吸。

“叶修弄哭你的。”

“不是……你不叫前辈?”

邱非摸了摸乔一帆的头,笃定:“肯定是。现在不想叫前辈。”

“难怪他说你在叛逆期。”乔一帆被逗笑了。他总能糊里糊涂地被邱非逗笑。明明不是什么好笑的话,邱非的说话方式又那么耿直不带转弯,但他就是会被戳到笑点。

“不啊。是他告诉我你在这里的。”

“……然后?有什么因果联系吗?”

邱非闭了嘴:没有。可能他就是一下子不爽了,所以没有称呼叶修前辈。他低头看着盖着外套装作世界只剩他一个人的乔一帆,很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像泄了气的皮球。

我其实为你做了很多事。往大了说,我卖身凑CP给你打掩护。往小了说,一寸灰排成一列立在床头柜上,全是签名款。

但我说不出口。这些事多少都有点一厢情愿,一厢情愿和两厢情愿毕竟是两个概念,中间差了一个世界那么远。

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中间再隔一个世界,这让我怎么淡定自若?如果又出现一个插队的,那我不就被自动出局了吗?


“想多啦。”乔一帆抬手拍了一把邱非的脸。

“痛……”邱非面无表情。

“你又在乱想。邱队,你是来安慰我的吧?为什么反过来了?”外套窸窸窣窣地移动,乔一帆似乎缓过来了,打算冒头。

邱非一把按住了那件遮阳伞似的外套,手上用力,倾下脸去吻住了那带了血色的唇。他揪紧了外套的领口,确保它好好地遮住了乔一帆的眼睛,然后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臂不让他逃。

不让逃?为什么不让逃?邱非脑子混沌了,这有点像强买强卖?对,就是强买强卖。唇上的触感很新奇,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可以明显地触碰到乔一帆的骤然加重的呼吸声,靠得近了,能听见心跳。

听了一两秒,他怀疑乔一帆会直接猝死。

于是他偷偷地笑了笑,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唇边。

“别抖。”分开一张纸的距离,他低声提醒道,然后再度印上。这一次他施加了额外的力道,趁着乔一帆没有从第二道天雷中清醒,撬开了他的齿直探入最深,勾缠住了那僵直的舌。多少有点趁人之危,但是邱非不在乎,都占便宜了,那索性多占一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大不了过会儿冷战一个夏休。

反正他喜欢乔一帆,很喜欢,向陈果出过柜的喜欢。戴妍琦卢瀚文宋奇英都知道这回事,连高英杰也知道。唯一的X因素就是乔一帆本人。邱非心里犹疑。但真的亲到了,他觉得犹豫算个屁。既然实实在在的亲到了,他不信乔一帆会一点想法也没有,乔一帆不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人,最多恼羞成怒死机一段时间,重启之后不还是能交流的吗?

乱七八糟的理由一股脑地甩出来,邱非成功掩住了自己的心慌意乱。他扫过乔一帆的上颚,勾连住黏腻的呼吸,湿热的空气灌入肺部,冲上来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可能自己真的跟禁欲两个字搭不上边,只这样一个单方面的吻,他就有点把持不住。

乔一帆的脸烧得通红,几近缺氧。

邱非皱起眉,知道不能再进行下去,松开了缠绵的舌头。但就在他松开的一瞬,他感觉到乔一帆主动靠了过来,舌尖蹿入他的口腔,抵在了他的舌尖上。

邱非猛地把乔一帆顶在墙上。

“你喜欢我?”邱非的嘴角颤了颤,这个要命的问题不受控制地蹦上脑海,又不经思考地脱口而出。

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个吻足以让他们的关系突然脱轨。他心里打满了问号,有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躁动,像是被拘束住的急于驰骋的野马。

被回吻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我喜欢你」,而是「你喜欢我」。

乔一帆,你喜欢我。

邱非轻轻揭开外套的一角,想看一眼乔一帆的脸。乔一帆的动作比他快,手指勾住外套遮住脸庞,整个脑袋撞进了他的怀里。

“先不要……说话。”乔一帆带了鼻音,让人分不清他是不是又哭了。

邱非不发一语,只是按住乔一帆的头顶,手臂收紧,将他束在自己的胸膛。体温炽热,邱非能听见自己的心脏隔着肋骨一下又一下地锤击血液,所有细胞在鼓动,在呼嚎,在支配他的行动。

他不能让他逃走——乔一帆休想离开。

他可以扮演反派角色,他可以在赛场上与他刀刃相向,但在这里,在这一刻,他不接受模棱两可,也不接受敌友转换。

赛场有赛场的规则,邱非有邱非的态度。

思考之后仍是思考,立场之后还是立场——这是他们的关系,也是他们一直以来达成的默契。

现在邱非想要打乱这种默契。

邱非自认做不到乔一帆那样稳定的情绪控制,他会冲动,他经常觉得不甘心,如果有条件他愿意像个讨到好处的孩子一样固执的对施舍他的人好,他也会理所当然希望在意的人能对他有所回报。

“你喜欢我,对不对?”邱非贴在乔一帆的耳边,重复一遍。他情不自禁地吻了吻他的耳廓,问话似乎变成了一种情趣,他想要亲耳听见回答。

邱非靠近乔一帆,乔一帆单薄的后背几乎贴到了墙面。

如果你敢说谎就用百倍的亲吻让你说实话。

这个念头一浮上眉梢,立刻博得自己发自内心的笑。邱非总在观察乔一帆的喜怒哀乐,所以他有信心分辨出哪一句是乔一帆的真心话。

乔一帆的手臂僵硬。

邱非手掌滑下,牵住了乔一帆悬在身体一侧的右手。手心汗意明显,邱非无声地笑了,握紧,指节与指节牵扯到一起,交错蜷曲。

乔一帆微微仰起脸,遮盖住眼睛的外套只撑开一瞬。邱非辨不清那刹那目光中的真真假假,全身知觉在零点几秒间消散——乔一帆的鼻息,还有乔一帆近在咫尺的、闪烁不定的眼翼。

唇与唇极浅的触碰,如同跳进湖面的小石子,荡开环环相扣的涟漪。

——他没有说谎。

邱非顷刻夺回主动权,用尽全部力量加深了这个吻。他动作有些大地将乔一帆顶在墙上,脑袋止不住地发烫,像是要将那些犹豫不决蒸发殆尽。

他们总是心意想通的,所以邱非能感觉到乔一帆的细微回应。邱非微微掀起眼睛,手臂被紧张的乔一帆掐得生疼,让他差点抑制不住喉咙里冒上来的笑。

对他来说可能太刺激了,但邱非不介意更刺激一点。他浅吻他的唇面,呼吸间趁虚而入,寻到舌尖细细缠绕。比刚才更野蛮的吻,他吮吸他的唇瓣而后再次掠夺他的口腔,湿滑的液体交换带起了格外羞耻的水声。乔一帆的耳根突地烧了起来,红得发紫。邱非只瞥一眼,便饶有趣味地伸手按住他的耳朵,掩去那分外惹眼深色。顺带着捧起他的脸,给予狭小的呼吸间隙后,再次深入。

乔一帆先动的手,他可是被撩的一方,送上门来的,何乐而不为呢?

好热……

乔一帆感觉到邱非垫在他后脑勺的手,手掌渐渐扣紧,指腹却仍然温柔,和他粗鲁的亲吻很不一样。

这个人总是这样冷热交织,一面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另一面流动着安静的阳光。认识他,喜欢他,全是因为他的这种性格——私底下如常人那般爱说冷笑话,擅长吐槽,喜欢烦恼一些根本不值得烦恼的蠢事,嘴上不说但心里经常一团乱麻。而当他进入「嘉世队长」的角色,那些小情绪烟消云散。流言蜚语无法打倒他,他无坚不摧。

突然,眼角渗出了泪。

一言难尽的彷徨兜头罩下,乔一帆不自觉地抱紧了邱非的腰,不管不顾地把整张脸埋进了他的胸膛。




TBC

下一章 19

尽力了……还是觉得不够工口(就很气

差点忘了,KTV唱的是《满满》简单粗暴烂大街的对唱

评论(57)
热度(490)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