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17

没有逻辑、纯混字数的一章

上一章 16


敌友之间

17


邱非近视,度数不深,比赛时以防万一戴一戴眼镜,出了比赛间就不戴了。这是因为老板说他戴黑框塑料眼镜的样子太斯文,不符合他霸道总裁的人设。况且联盟里戴斯文眼镜的队长混得都不怎么样,为了嘉世的风水邱非千万不能学坏。后一条理由说服力很强,所以邱非从来不在人多的地方戴眼镜。

其实他坐在记者会的台子上是看不清第五排以后的人脸的,但他就是装,哪台摄像机闪他就瞪哪台,这种眉头能夹死苍蝇的不怒自威的眼神粉丝老喜欢了,迷妹们夸他是联盟最强眼神杀继承人,写小短文时格外喜欢用“他的眼里藏着万千星辰”来形容他。

比赛未开始,邱非戴着眼镜坐在VIP观众席里刷微博,艾特他的微博里面又写了这样的句子,他看了觉得太好笑了,抿着嘴认真读起那篇文来。

过了几分钟,旁边的座位上坐下一个宋奇英,邱非没注意到。

宋奇英看邱非一个人傻乐,好奇。但是偷窥别人手机屏幕是很不礼貌的,宋奇英坐立不安了一会儿,最终啥也没说,只可怜巴巴地盯着邱非。

邱非感觉到炽热的视线,转头看,吓了一跳:“你怎么在。”

“你在看啥?”宋奇英问。

“同人。”邱非笑。宋奇英的好奇心特别重,特别特别重,他给自己立的规矩又多,所以总在好奇心和规矩之间举棋不定。熟人都知道他这种性格,也不会特别为难他,能解答的当然都解答。

宋奇英哦了一声,又问:“谁的同人?不会是你自己的吧?”

邱非瞥了一眼宋奇英,眼神略微妙。

“……不会吧你。”宋奇英抓过屏幕来看,果然看见了自己和邱非正在这篇文里上演爱恨情仇,无语了。

“我看里面的句子很有意思。”邱非转移话题。

宋奇英一脸难以置信。

邱非棒读:“我的瞳孔中映出一片星空和一个你。”

宋奇英头顶打满问号:“你怎么是这种人?”

“不是……这是粉丝编的。她们说我的近视眼特别朦胧,特别好看。”

“这句话我见过。她们也说黄少眼睛里有星星。”卢瀚文凑进来,转重点,“邱非你怎么不看邱乔文啊?”

“呵,还有人说我们队长眼睛里有银河嘞。”刘小别插嘴,把重点转回去。

“但是人的眼睛里只会有眼屎啊,怎么会有星星呢?”卢瀚文一本正经地提问。

“没有那么现实吧……这就是个比喻。”高英杰抓耳挠腮。

“把眼屎比作星星?天啊,这破比喻。”

“你们再这么吵就坐回各自的位置。”韩文清说了一句。

一群小辈瞬间噤声,只有邱非和宋奇英两个人一派轻松地该干嘛干嘛。宋奇英早习惯了韩文清的呵斥,被说了一句反倒有些高兴。邱非刚好相反,嘉世人嘉世魂,韩文清的话再有道理也不会往心里去。

摄影师的摄像机伸过来了,这回笔直地照在韩文清脸上。停留几秒,又照在并排的邱非和宋奇英身上。

“来比个POSE。”卢瀚文看热闹似的从后排探头到两个人中间,一手搂一个肩膀,对镜头露出无比灿烂的笑脸。

三人的合照蹭地登上了现场大屏幕。总决赛现场的观众更躁动了,嗷嗷嗷哦哦哦地对着屏幕叫。职业选手们也有看见的,都笑着摇头,觉得卢瀚文太闹。

“你们怎么一个比一个面瘫。”卢瀚文仰头看特写,不太满意。

“工作需要。”宋奇英秒变脸,活动一下手臂,温和地笑道。

“要给粉丝看的,装一下会比较好。”邱非也收起冷漠,扭头皱眉,“你别把下巴放我肩上好吗?”

“我也想看小册子,我也想看乔一帆。”卢瀚文扭来扭去。

“你不也有?”

“你的比较好看。”

“呵呵。不给。”

“你看你看,占有欲上来了不是?我跟你讲,小乔是大家的!你要有觉悟!”

……觉悟个蛋蛋。

邱非心安理得地继续翻小册子,上面有轮回和兴欣队员的介绍,轮回排在前面,兴欣排在后面,第一页都是各自队伍的颜值担当——周泽楷和苏沐橙两张闻名遐迩的脸被拍得一个赛一个的光彩照人。

据说这本册子的价格在网上已经翻了一倍。邱非翻了翻,乔一帆那页磨皮磨得婴儿肥都没了,侧颜曲线硬朗粗犷,硬生生P出了传说中的王霸之气。

邱非有点嫌弃,这玩意儿OOC了呀,都不如真人好看,哪能值那么多钱?



“开始了开始了——”

职业大佬们喝着刘小别买的饮料,说话声小下去。与之相对,灯光打到通道口,双方队长一露面,观众制造出顶破天际的噪音。女粉的尖叫穿透玻璃隔间,如魔音穿耳。

哎哟喂知道你周帅炸,但是都看了这么多年了就不能淡定点?职业选手们面无表情地望着正下方通过的轮回战队——四年三进总决赛的变态队伍——默默地在心里比中指。黄少天几乎贴到玻璃上了,恨得想生吞了周泽楷。

“来来来,下注了啊,都到群里下注。”张佳乐淡定自若地招呼着。

大佬们鄙视。这人,拿了世界冠军和十一赛季冠军就得瑟成这样,平时在霸图里养老带新人,总决赛了就开个盘口赌胜负,妈的人生赢家张佳乐。

邱非看了一眼两百人口的职业大群。还是有人投票的,票数比轮回七兴欣三,大家普遍看好轮回。又有几十人投票,票数比变成七点五比二点五。

你们的神:都毒奶轮回?我替兴欣谢谢了啊!

百花缭乱:这凑表脸谁啊?

你们的神:我是张佳乐,你不知道吗?

百花缭乱:我是叶修,我是傻逼。

你们的神:你给我留个位置,我飞机晚点。

百花缭乱:我是叶修,我给张佳乐大帅比留了位置。

你们的神:我是张佳乐,我想上孙哲平。

再睡一夏:烦不烦。好好看比赛。

轮回和兴欣两队擂台赛差距一直不大,双方阵容单挑能力都很强,团队赛才见真章。

第十一赛季,少了叶修的兴欣团队赛始终缺少安全感,碰上哪个队都可能被平推,碰上轮回就更不用说了,两场全负。受限于波动极大的团队赛表现,上赛季的兴欣最终排名第七,从冠军队伍角度来说是很不理想的成绩。

第十二赛季,沐雨橙风回到侧后方的策应位置,日益彪悍的主攻手寒烟柔顶在最前,海无量猥琐游击,逃跑手法更加精进的小手冰凉被护在最后。乍看一下和十一赛季毫无区别,但细心的人却会发现,只要一寸灰站在场上,兴欣的前沿后方永远保持着藕断丝连的微妙平衡。而一寸灰本人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稳定表现除了使兴欣团队赛较之上赛季上了一个台阶,也为他本人赢得了全明星称号。

一个大局观超强、嗅觉极敏锐的选手,配备上联盟顶尖的稳定性和优秀的手速,乔一帆在团队赛中的存在感之强,已让诸多大神侧目。这一赛季来喻文州等人没少找他斗法,而与他对位的战术大师们也最了解他的变化——

兴欣阵鬼沿着第十赛季就设定好的轨迹,按部就班地成长着,并如人们第十赛季就开始猜测的那样毫无惊喜、却又极其强势地登上了最顶尖的荣耀舞台。

一寸灰圆润无锋细腻如雨的气势,潜移默化中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兴欣的未来,将是一寸灰引领的未来。

——他和其他甫一登场便气势如虹光芒万丈的新生代实在太不一样了,以至于第八赛季出道的他到了第十二赛季才被认可为「未来」。在他人眼中,他破茧成蝶的过程漫长而蜿蜒,这其中的「错过」与「被错过」实在上演了太多,这些曲折又为他的成长提供了百倍的养分。

想到这个,坐在一起的职业选手们面面相觑,然后统一调转视线看微草——看咯,你们不要的人都进了两次总决赛了咯,大兄弟,莫欺少年穷啊。

卢瀚文也跟着黄少天斜眼看刘小别。别人就算了,卢瀚文一脸遗憾加嘲讽这绝对不能忍,刘小别抓过蓝雨小剑客就是一顿打。座椅被激烈反抗的卢瀚文踹了好几脚后,前排的邱非也不能忍了,刚回过脸,卢瀚文就叫起来:“你看你们微草觊觎过的邱非也嘲讽脸了,小别前辈你看你快看啊!”

……卧槽。

邱非被这一手陷害恶心到了,瞬间察觉到卢瀚文这一句话相当厉害。觊觎?指他当年差点去微草的事?我去这事不能这样形容啊!

“你别瞎说。”邱非伸手揪卢瀚文的帽子。

“你还祸害人家邱非,找打。”刘小别把卢瀚文横起来,发动技能高手速挠痒痒。

卢瀚文笑得抱头在刘小别膝盖上滚来滚去。

两人这么一闹,微草这边的尴尬缓和了很多。王杰希一句“韩队要生气了”成功叫停了这边幼稚的打斗。

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场上。一枪穿云一个漂亮的走位,枪口对准了想绕后偷袭一叶之秋的海无量,几个普通却角度刁钻的点射就逼退了对手。海无量退了,寒烟柔立刻与一叶之秋撞在一起,唐柔的风格之强悍大家再熟悉不过,火红和深黑两色光焰交缠,矛影密密层层眼花缭乱。

数据显示孙翔和唐柔的手速都在极速飙高,至于是哪一方带的节奏,有点眼力的都心知肚明。亲身体验过的诸如刘小别更是毫不犹豫地判定是唐柔持续稳定的手速输出占据了主导。当然,孙翔的操作也是圈内彪悍的,正面对攻,唐柔的上风最多只能维持二十秒。

单挑锁死一叶之秋二十秒,这姑娘已经暴力到令人发指了。一直被一枪穿云压制的沐雨橙风抬起炮口,刺弹炮出膛。枪系职业的战斗总是充满爆炸音效,一枪穿云和沐雨橙风对轰的画面丝毫不逊于两大战法互攻,一时间,场面呈现出各自为战的局面。

能持续下去?当然不能。沐雨橙风也好寒烟柔也罢,她们都不可能在一对一中讨到什么好处。双一组合并在一起是最佳搭档,拆开来更是两件杀伤性武器。兴欣牺牲自己的战法枪炮,最多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就算靠这点时间压低轮回其他三人的血线,没有苏沐橙这个全场策应的点,兴欣也不可能不付代价地做到。

想靠一寸灰?

邱非不敢肯定,也不愿轻易否定——乔一帆的状况说实话不太好。

比赛一开始,无浪便找上了一寸灰,魔剑士的攻击范围给阵鬼带去了极大的烦恼。再加上无浪操作者江波涛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头脑型选手,他利用主场地图,凭借种种技能限制了一寸灰的鬼阵。

这是一寸灰一直在做的事:研究对手、利用地图、连接技能、把握时机,最后掩护队友一击必杀。

现在无浪也做到了,而且做得更老辣。他看准了乔一帆爆发弱的缺点,靠着经验积累而来的节奏,精细又致命地控制着一寸灰的一举一动。



刚刚赶到现场的叶修抬头看屏幕,只几秒便看出了其中端倪,不禁有些感慨:“呵,这家伙越来越脏了啊,看把我们一帆欺负的……啧啧啧。诶,邱非,你坐过来。老韩你边上去,换个位置。”

这正他妈看到紧张的地方呢卧槽!不少选手被打断了思路,都扭过头来怒瞪叶修。韩文清也被打断了,皱眉阴沉着脸坐到前面去,一言不发接着看。

邱非不敢不应,站起来猫着腰到叶修身边坐下。

“说说。”叶修嘴里咬着茉莉花味的薄荷糖。

“没法呼应。这样下去兴欣会输。”邱非沉声。

“谁没法呼应谁?”

邱非停了停,答道:“一帆没法呼应队友。”

“正解。”叶修点头。

邱非看向前辈的侧脸,并没有从那上面看出慌张。他挠了挠额角,问:“有办法吗?”

“有。队友呼应一帆就好。”叶修说得简单粗暴。

哪有这样轻描淡写?邱非怀疑地望向场地中央仍然被波动阵束缚行动的乔一帆。这赛季的揭幕战一寸灰就被无浪打爆了,那样一场血淋淋的阴影级别的个人赛,就算乔一帆忘了,邱非可忘不了。

当然,记得那场比赛也有其他一些原因。

那个晚上,他鲁莽地打电话给乔一帆,第一次用名字称呼对方。如今想来,当初的自己太过幼齿,好奇心和憧憬真真假假的混杂在一起,感情模糊得像是雨天里被雾气沾湿的窗玻璃。一擦窗户就能明白的事,他却硬是把那份悸动当作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站在窗玻璃前瞻前顾后战战兢兢,甚至想过退后三米保持距离。等到雨过天晴,时间自动证明过了一些东西、乔一帆的笑在心里走过一遍又一遍之后,玻璃上的雾气自动散去了,剔透温暖的阳光沾着露水,照进了他的眼睛。

HP满满、MP满满、DPS满满,一切都满到无法再满的乔一帆带着那缕雨后的光,脸上满溢着笑,他敲一敲薄薄的窗户,用唇语问: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欢迎你。


原来他又忘了,比赛也好人际交往也好,从来都是有失必有得。

乔一帆总是默默无私地付出着,这付出理所当然能收到回报。一寸灰为队友铺就过无数道鬼阵,同样的,队友也会在危急关头拼上一切援护一寸灰。

还是那句老话——无论使用哪个职业,荣耀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



“喂,喜欢他?”叶修神神秘秘地凑到邱非耳边,问话里夹杂着低笑。

邱非淡淡回答:“和比赛无关。”

“哦,那你不喜欢他。”

邱非勾了勾嘴角。他知道叶修又想来套话,这次他可不会上当了。如果他承认了,保不准叶修就替他把这事儿告诉乔一帆了,那多没意思。

“你也别装,我都知道。”叶修哼哼一声。

“和比赛无关。”邱非撑着下巴,拒不配合。

“嘉世不错,这样打下去会有出息的。”叶修往椅背上靠了靠。

——来了,熟悉的神转折。

“我不急。”这次邱非心如止水。

“你原来不急啊?今年没进季后赛你不急?醒醒啊,你是不是邱非?”叶修见鬼似的瞪他。

“我没你那么厉害,所以我需要多一点的时间。”邱非淡淡地说,“冠军总会有的,一帆不急,我也不急。”

叶修噗地笑了,牙齿嘎嘣嘎嘣咬糖果:“大变化呀邱队长,比赛里会体贴队友了,场下也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了。不错不错,小乔真厉害。”

“前辈你到底想夸谁?”

叶修咧着嘴笑,大手揉了揉邱非的头发:“夸你们啊!好样的。”

邱非任他揉,面上仍然没啥表情。在这个人面前他的任何动作都会被解读透彻。因为叶修实在太懂邱非太懂荣耀了,一些邱非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才想通的事,在叶修眼里最多只能掀起小小的浪花,根本成不了大气候。

这个人什么都懂,但是他就是什么都不说。

邱非有点搞不清他是不是故意的。一个退役老大爷总是没事找事地用言语旁敲侧击,是想让他自己调整状态调整比赛?……糟糕,听起来好像就是叶修的风格。

邱非恍然大悟,有些气急:靠,你就不能最开始就明说嘉世该怎么怎么做吗?不能吗?非要让我们无头苍蝇似的撞墙一个赛季?

“你是大彻大悟了,小乔还没有。吃糖吗?”

邱非接糖,塞进嘴里。

“你不要这么看我,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大神一肩挑的队伍迟早出局,前车之鉴懂吗?”叶修抛起薄荷糖的铁盒,又接住,一派轻松。

“那一帆……还有哪里不好吗?”邱非迟疑。

叶修看他一眼,摇头:“这么说有点吹毛求疵。他和你正相反,太不愿意扛队伍了。其他时候还好——”他望向场地角落仍在激战的一寸灰和无浪,声音平静,“可惜这是最需要英雄主义的总决赛啊。”

邱非蓦然。

这话由总决赛时神级一挑三的叶修说出来,实在太有说服力了。

他也望向比赛场,刀光剑影中,有角色倒下了,也有角色入场。兴欣是叶修一手塑造的队伍,配置合理、节奏出众、发挥稳定,唯一的缺陷就是少一个叶修那样经验丰富的拆弹专家。人们以为入选全明星的一寸灰已经胜任了这个叶修留下的角色,其实不然。说到底,一寸灰是君莫笑的替代品,关键词:替代品。

试问:谁能真正替代荣耀教科书呢?

不会有的。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就算乔一帆以后能做到,现在也绝对不可能。

失去英雄的兴欣真的可以再度登顶吗?失去领袖的兴欣真的可以再造一个领袖吗?邱非突然想,这或许是另类的「转型」——这转型来得那样隐秘,却又不可抗拒。

乔一帆肯定想到了这些,所以他在为这个前途未卜的转型努力着,努力了半年。在和邱非聊天的时候,乔一帆的脑子里应该始终存在着一个影子,一个阻挡队伍前进的影子。这个影子不是别人,就是无所不能的叶修。

如此想来,他们真是相似。

叶修只是微笑着穿行而过,他的影子却将笼罩他们一生。

或许不止他们两个,整个职业圈都在叶修过于庞大的影子下坚定又艰难地运作。

——「叶修」这两个字,代表的不仅是荣耀史上最伟大的职业选手,还象征着荣耀史上最穷凶极恶的大BOSS啊!


叶修看了沉思的邱非一眼,笑道:“少了我,麻烦就变多了对不对?”

邱非扭开脸,觉得这人忒无耻。



轮回守住了他们的主场。

职业群内那些投轮回一票的嘴里嚷嚷猜错的人请客,以楚云秀黄少天为首的兴欣党刷一屏幕的呵呵做回应。来S市看总决赛,谁胜谁负就是看个热闹,H市离得又近,高铁几十分钟,于是大家都打算下一场比赛开始前先在S市玩几天。

嘉世放假了,邱非想了想自己一个人也没事干,便应了戴妍琦的邀请参加赛后聚餐。邱非答应了,邀请方的戴妍琦却愣住了,难得梳起的马尾辫一摇一摇,抓住邱非的手臂一晃一晃:“小邱啊,你还是第一次和我们一起聚啊!”

说完,不给邱非解释的机会,戴妍琦一阵风似的圈了一堆人回来,整条走廊都回响着女孩子“队长队长”“小宋小宋”“小高小高”“小邹小邹”的呼叫声。

“邱队也去?”

“哇,难得啊。”

“喂喂喂,你没有闻理跟着能说话吗?”

邱非望着一张更比一张精彩的脸,心说你们到底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好吧,我虽然是不怎么说话,但那不代表我是哑巴好吗!我虽然不爱参加聚会,但那不代表我不会参加好吗!

“嗯?人很多嘛!走走走,包厢走起!”黄少天三段斩在前面开路。大部队跟着剑圣从特别通道走出去。

邱非走在中后段,给闻理打电话。打完后收起手机,往旁边扫一眼,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又掉落了一个宋奇英。宋奇英那双坦荡的眼睛实在让人心生罪恶,邱非停顿几秒,小小地翻个白眼:“想问什么就问吧。”

“你和小乔是不是有什么?”

“……怎么说?”

宋奇英歪了歪脑袋,两个字:“直觉。”

“别逗了。”邱非一万个不信。

宋奇英笑了:“因为去年夏天以后你突然变活跃了啊。”

邱非脚步一顿,慢慢盯住宋奇英:“很明显?”

宋奇英点头:“很明显。”

邱非将信将疑:“很多人都看出来了?”

宋奇英想了想,又点头:“那天聚过的几个都看出来了。”

——邱非觉得有必要堵住这些人的嘴了。




TBC

下一章 18

就是很想吐槽一下“眼里有星星”这种描写_(:з」∠)_然后花式吹叶

因为后面已经写了个大概了,所以填补剧情花了点力气(其实就是混字数……)

接下来邱乔要起飞了

离完结不远啦

评论(26)
热度(306)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