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16

出过本的小伙伴来加个QQ505733043

其他小伙伴也可以找我玩(๑•̀ㅂ•́)و✧

这章有点卡,战斗部分随便看看就好,别较真


上一章 15


敌友之间

16


大年初五,卢瀚文叼一罐雪碧,不停地搓鼠标滚轮。列表里的头像有一大半是亮的,但这不代表这一大半都在荣耀。

放假回家,卢瀚文身为职业选手,自然要陪不少亲戚过游戏。比他大的打不过他,比他小的也打不过他,赢来赢去就很没意思了。他姑妈搬出表哥那突破天际的高三模拟成绩后,卢瀚文彻底丧失了拜年的兴趣,反正他不缺压岁钱,所以今天他干脆就不出门了,就在家里直播荣耀。

卢瀚文妈妈其实挺不高兴儿子这样撅着嘴耷拉着脑袋宅家里的,又心疼又不高兴。她打电话给喻文州求喻文州管,喻文州又打电话给卢瀚文,没有问其他的,只说不要打太久游戏,不要熬夜,要注意休息。

因为喻文州也是这么过来的。他以前比卢瀚文还惨。卢瀚文赢了就赢了,喻文州赢了还要被人问:诶你怎么会打一对一啊?

话说你不能看不起手速200啊,200手速加上喻文州那颗足智多谋的脑袋,吊打普通玩家还不信手拈来?但是别人才不管呢,也不知道谁污蔑的喻文州,搞的全世界都觉得喻文州是个单挑菜鸡,竞技场百战百败的那种。

喻文州说完这些还补充道,少天以前门门功课不及格,黄金一代全群帮他做作业的,你别方。不信你问苏队啊,她是四期公认学霸呢,她帮少天做了无数试卷,无数。

经过喻文州这一番声东击西胡乱扫射的开导,卢瀚文心情好了,说了声“队长新年快乐”便挂了电话。他又开始看列表,想找个不那么菜的人一起消磨时间。

“邱非在不在?”

“竞技场?”

“对对对,来一个。”

“好。”

“你不拜年?”

“心累。”这两个字冰冰凉凉,邱非一脸冷漠。

卢瀚文坐在电脑前面哈哈哈地笑,同病相怜呀。甩房间号,切回荣耀界面,趁着邱非没来和观众互动一番,送出去几张蓝雨常规赛的现场票。

虚拟大门一闪,一个神枪手走进来,双手并用爬上擂台,站定。

卢瀚文心说大哥你走错了吧?

响起的却是邱非的声音:“来吧。”

卢瀚文喷了:“你想干啥?太久没打了所以想改职业了?不要这么想不开啊邱队长!”

邱非异常平静:“打不打?”

卢瀚文被逗笑了:“我才不要跟半桶水的神枪手打。你换一个来。快点。”

邱非打字:一只手吊打你信不信?

卢瀚文:你吹!你以为我没看见你这神枪是单手左轮?

邱非:不打我退了。

观众:打打打!上上上!

礼物砸了卢瀚文一屏幕。

卢瀚文一向眼神好,脑子快,不就是遛粉嘛,谁不会呢?

电脑那头的始作俑者邱非心安理得地开蓝牙音箱,挑首歌放起来。

卢瀚文大喊一声“走着”,剑光已如流星般划过,一个三段斩加速冲,两人之间的距离快速缩短。邱非抬手就是飞枪,角度和时机异常精准,卢瀚文冲到眼前即将补上连击的一瞬,神枪手往斜刺里飞,一发浮空弹送给剑客做见面礼。

如此朴素的反击肯定止不住卢瀚文的攻势。剑客手腕翻起,侧身闪过子弹,升龙斩粘了上去。神枪手左轮哗啦啦转动,乱射!邱非自然是没法做到像周泽楷那样把一个范围技生生操作成单杀技能,但这乱射的子弹角度明显也经过了一番操控,卢瀚文胡乱冲上去必定会吃一个亏。

不过卢瀚文又想,这毕竟是个单手的左轮,而且拿着左轮的是战斗法师专攻的邱非,如果打的太闷骚了观众肯定不乐意。

那就放开手打,看邱非能耍什么花招!

剑客凌空取消技能,转而一个落凤斩,身体下落,稍稍避开一些弹道较高的子弹,低空部分却是全吃。

卢瀚文提高手速,抢节奏超出剑影步,六道残影分散开来,向邱非提剑奔去。

神枪手左轮倏然变形,几下就变成了狙击枪的形状——70级大招,巴雷特狙击。

卢瀚文乐了。邱非果然是邱非,战法果然还是战法,哪有这样扛着狙击枪当大炮使的神枪手?

“你以为你开的高达啊?”卢瀚文直接语音调戏。

剑影有六个,在卢瀚文日益进步的操作下,每道身影都栩栩如生,动作一致地向邱非扑去。邱非只有一枪,打到的也只可能是一个分身,至于是哪一个,卢瀚文不觉得邱非能一眼看出来。

如果能被人一眼就分辨出,那他也别说什么蓝雨的未来了,早点收拾东西退役吧。

子弹射出,轰然一响。

卢瀚文的剑客脚步一个趔趄,头顶血花爆开。

卧槽!

卢瀚文惊呆了,猛地站了起来。

卧槽卧槽卧槽!

“诶,这就中了吗?”邱非带点疑惑。

他是随便蒙的!

“邱非你等着!一分钟!”卢瀚文大叫。

打了个开头的竞技场强行中止。

一分钟左右,一个杀气腾腾的美女术士跑进房间,用卢瀚文的声音说话:“来来来,今天不醉不归!”

弹幕沸腾:醉了醉了已经醉了。


“下了。”屏幕上跳出两个字,神枪手消失了。


「邱队撩完就走,小卢要哭了吧。」

「邱非留个红包再走啊,有这么对别人的吗」

「我卢不哭,给你红包」


卢瀚文本人却没有弹幕想的那样情绪激动砸键盘。他又找了喻文州,报告了刚才的竞技场细节:“邱非是不是要转型啊?”

喻文州那边有些吵,有麻将碰来碰去的声音。

“你等一下啊,我胡完这把。”喻文州淡定地说。

卢瀚文等着,过了五分钟左右,杂音没那么多了,喻文州说话了:“记不记得你新秀赛季和微草的那场比赛?”

一上来就被揭伤疤,卢瀚文眼睛转一转,说:“是不是我把锅推给队长的那次?”

“对,就是那次。”喻文州笑,“邱非和你很像。嘉世队员的水平和邱非差距悬殊,所以邱非的一些看起来对的战术,用起来也会变成错的。所以错因不在指挥者,在于配合。”

卢瀚文吐舌头,这句话就是说给他听的啊。说到底,那次比赛还是他的锅,是他冲得太猛导致自己和队伍脱节,被微草双魔道狠狠打击了一番。好在后来喻文州不厌其烦地带他打队内训练赛,他自己也学乖了,团队赛打得越来越好。

邱非身边可没有喻文州。没有喻文州没有肖时钦没有张新杰。别说这些人了,连个有经验的老选手都没有。一切的一切,都靠邱非一个人从头打拼,白手起家不说,粉丝也好队员也好,都指望邱非在任何时候的任何比赛中力挽狂澜。

他就好像一台没有自主感情的ATM,一刷卡一输密码,哗啦哗啦吐钱给所有人。

“邱非缺席的这几场比赛,嘉世打得不错。可能他也注意到了,嘉世的问题其实并不大,他们只是缺少经验罢了。邱非如果愿意放弃完美主义让嘉世队员们放开手脚战斗,说不定效果是以前的十倍百倍。单刷总比团队刷怪经验多,你说是吧?”

“嗯嗯!这么说起来,蓝雨有队长这样经验丰富的大神真是太好了。”

“过奖了。”

“嘉世配合不了邱非,邱非却可以放慢脚步配合嘉世,是这个意思吗?队长你以前不告诉我这些,是不是想让我学会自己思考啊?”

“你猜啊。”喻文州笑道。

“肯定是。因为我是蓝雨的未来对不对?”

“嗯,你是。别忘了帮你妈妈洗碗。好了,我要去帮我妈打麻将了。”

“哈哈哈哈哈好哒!队长再见!”



春节过后,第三十轮比赛,地图:大浪淘沙。

“烟雨战队选用的这张地图视野极其开阔,每隔三分钟都会有潮水拍上岸来,造成一定的减速DEBUFF。这对崇尚高速战斗的嘉世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月牙型海滩对风城烟雨这样的角色来说是绝佳的轰炸型地图。对嘉世这边的闻枪就不怎么有利了,这位猥琐流神枪手可能要被烟雨的双神枪堵死。李指导,看来烟雨很计较上次的团队赛啊。”

“是的。不同于上次,烟雨这次拥有选图权,看上去更为主动。但是嘉世队长邱非也迎来了复出,他的进攻火力和指挥才能绝对是烟雨本场比赛攻略的难点。”

摄像机适时给到了嘉世选手席。背对解说的队长邱非站得笔直,从侧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摄影师把镜头放在邱非的右手上,屏幕打出了他的数据统计。

赛前预测有很多。休战一个多月的职业选手复出,且一下子就投入第三十轮这样高强度的后期比赛,一半以上舆论赞同邱非无法发挥正常实力,一部分评论家则认为嘉世应该策略性地放弃这场比赛,让全队专注于与排名较低的战队的战斗,以赢取更多积分。

但比赛进行到此刻,「放弃」这个词实在说不出口。

人们忘不掉当邱非带领嘉世走出通道时烟雨现场爆发出的海啸般的欢呼声,嘉世看台的粉丝团变魔术似的摆出两架大鼓,鼓声沸腾后,他们又整齐划一地举起了印有战斗格式的小旗帜,远远看去,四分之一的看台上仿佛绽放出一整片赤红的花丛,璀璨夺目。

个人赛第一场,邱非站起来,向观众席鞠了一躬,在愕然与欢笑声中走向比赛隔间。

大屏幕上投影着他的身影,一个月不见,头发短了许多,眼神中没来由地增添出几分凛冽。他从一把寒光内敛的刀变成了凌厉清冷的剑,斩断来敌的意图第一次跃上眉梢,煜煜煌煌,映照进每一个人的眼底。

从外表到眼神,如此锋芒毕露的邱非没有人见过。而邱非展现出这样的锋芒,正是为了再度扛起嘉世的大旗。

祭旗之作,便是碾压式的胜利。

战斗格式三分钟解决了莫敢回手,邱非平静地走出比赛隔间,与闻理击掌,交替。接下来发生的事与一个月前如出一辙。嘉世获得了个人赛的两个积分,把擂台赛让给了烟雨。两个环节下来,嘉世2比3,成败与否,全在团队赛。

屏幕上的数据统计给出的APM峰值是385,虽不是邱非的顶级手速,却也算得上全力以赴。摄影师给的右手特写很明白地传达出一个疑问:一个刚刚伤愈的人飚手速,是好是坏?

团队赛开始,战斗格式的指挥迅速登上频道,嘉世恢复到了邱非统领的时代。看台上的观众们松了口气,这样一来,赛前部分媒体猜测的指挥权交接造成的队内不合就不存在了。但他们心里又有点小沮丧:四战两胜的闻理不再指挥,是不是太浪费他的才干了?虽然猥琐了点吧,但他们不介意啊,闻理总比不上叶秋猥琐不是吗?

比赛座位里的邱非静静地观察着远处的烟雨战队。这地图太开阔了,唯一的藏匿地点就是海滩左侧的长条形雨林。对方的远程肯定不让他们轻易进雨林,拼火力,三个嘉世也比不上对面的风城烟雨带神枪。

闻枪已经脱离了队伍,邱非时刻紧盯闻枪发来的坐标点,大脑里走马灯一般回想这一个月的点点滴滴,用三个字母概括就是WTF。

过年他没回家,闻理也没有,两个人闭关改战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邱非想放小飞机咬副队想了无数次,闻理偷吃他薯片也偷了好多袋。

烦,烦,烦,两个人都烦到快吐了也没办法,一样从早到晚对着对方这张大脸,恶心得不行。如果邱非的迷妹知道闻理嫌邱非的脸恶心,估计他第二天睡醒会发现自己被套在麻袋里沉进西湖底。

邱非心里说,一切都是为了磨合,先忍。如果打烟雨输了,再把闻理宰了也不迟。

他之所以有这么大决心这么大毅力配合闻理,除了有自己这几周的反省,还有叶修给他的提议。叶修本来是打电话来关注他的伤情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嘉世的比赛,叶修开始语重心长地对着邱非黑轮回。

“周泽楷和孙翔的组合的确是一条路,但是你想想,你不是孙翔,闻理也不是周泽楷。你到底哪里比孙翔好呢?哎呀这不要太明显了嘛,你智商比他高呀!”叶修滔滔不绝地黑孙翔,一边又循循善诱,“那么闻理又有哪里比周泽楷好了呢?”

“……闻理话多。”

“你看看你看看,你多聪明多敏锐。孙翔比不了你的。”

被夸聪明睿智的邱非却高兴不起来。叶修退役后越来越不正经,说了这么多,起初还有点道理,后来却越来越像隔山打牛专黑轮回。今年积分榜轮回第一兴欣第三,两边的粉丝在网游里打了不少架,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


今年的轮回可不是好惹的。单论周泽楷的个人技术,登峰造极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出色。如果他哪天状态较好,像曾经叶修做到的那样打爆同等级大神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兴欣想夺冠,周泽楷这一关太难太难了。


嘉世俱乐部冷冷清清,四无人声。耳边还有叶修的絮絮叨叨,邱非移动鼠标,犹豫了一秒,最终没有点开乔一帆的对话框。他慢吞吞地打了个喷嚏,一边听叶修说话,一边继续在QQ上和闻理死磕。



比赛开始一分钟,双方曲线接近,战斗格式进入风城烟雨攻击范围的一瞬间,豪龙破军提速,战斗格式孤身一人撞进了敌阵。风城烟雨吟唱,鬼魅般的子弹突然近身,吟唱中断。

是闻理放的冷枪。

他的银武属性明显有提升。解说打开了追风的属性界面,发现左手左轮的攻击距离一栏竟然又加上了四点。

楚云秀经验丰富,立刻判断出闻枪的攻击距离有所改变。不过她没有转火,邱非送上门来了,那自然要一波带走。

战斗格式的手速飚起,突破300。能躲的技能就躲,不能躲的技能全吃,他就这样一步一个血脚印地向敌人迈进。

他的装备属性也有变化,这样胡乱硬扛,掉的血比预料的少得多。嘉世后方部队上来了,烟雨攻势稍稍停顿,气功师和刺客一股脑找上了林暗草惊。战斗格式不退反进,Z字抖动精致走位,豪龙破军衔接,风城烟雨站进了他的战矛范围。

两个队长正面的交战打响。

代替战斗格式,闻枪的指令又快又密地跳上团队频道,同时,被敌人猛掐的战斗格式抢着节奏出了一个霸碎,紧接着的低阶四连击毫不犹豫地全打在准备封杀闻枪的风城烟雨身上。四连击是邱非的压箱底操作,在他的全力下自然达到了荣耀连击的理论峰值。

这是交换。战斗格式和风城烟雨的交换。虽然战斗格式血量少,但楚云秀知道今天的小战法可是加过防御的,还加的不少,完全就是一架冲锋的坦克,真要交换,保不准两人都壮烈了。

战斗格式今天的风格,明显就是模仿孙翔的一叶之秋啊!

望着战斗格式翻飞的战袍,闻理心里一清二楚。

如果问队长,冲锋陷阵和战场指挥,他可以做好哪一个,队长必定会回答他能两头都能尽力做到完美。

但若论擅长,队长和他心里都有答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叶修说过这是战斗法师应有的气质,所以现如今的联盟三战法都是那样的霸气绝伦、英勇无畏。

一个战斗法师,若连单枪匹马的风骨都没有,那又怎能配得上这个最早封神的职业?

邱非如果连冲锋陷阵都不擅长,那又怎能挑起嘉世大旗?

所以队长“放手”了。为了自身和战队更完美,他选择了相信闻理和其他队友。

与战斗格式在战火中的背影想映照,闻枪的银武追风开镜,巴雷特狙击一枪射穿凤城烟雨的头颅,血花四溅。

牺牲防御,牺牲攻速,嘉世让他成为彻底的狙击手。放弃防御,是因为他的前面有战斗格式这个强悍无匹的战斗法师。减慢攻速,是因为他要在这个游戏里做到一击必杀。

一颗巴雷特不足以杀掉哪个角色,但这一颗子弹的时间,加上他全世界最牛逼的队长,一个敌人的命必能拿下!

“换!”狙击完毕,闻枪再度发出指令。

闻枪超远距离暴射,双重控制,冷却清空,再次暴射。战斗格式怒龙穿心,战矛终于捅穿了风城烟雨的心脏。两人同时红血,风城烟雨血线更低。在嘉世的一波流之下,风城烟雨退场。

接下来的比赛变成了猥琐战役。战斗格式一改刚才的英勇无畏,使出浑身解数奔回自家牧师身边。一方有队长,一方没队长,两支队伍表面上还在扯皮,但打着打着,明眼人都看出嘉世的胜利是迟早的事。

三十分钟后,比赛结束。全场最佳镜头给了闻枪的那一发巴雷特,MVP却给了一会儿刚猛一会儿猥琐的战斗格式。



赛后,7比3胜出的嘉世派出正副队长参加发布会。

记者们当然不会放过今天这场噱头十足的比赛。比赛本身固然有料,风格大变的邱非却更值得深挖。长枪短炮伺候着,邱非眯了眯眼睛,适应了一下不断闪烁的灯光。旁边的闻理对着麦克风唱PPAP,美其名曰试音。

邱非没有阻止闻理。他看记者的脸色够黑了,咳了一声表示可以提问了。

记者瞪了闻理一眼,问道:“请问邱队为什么选择在个人赛第一场出战?”

“拿出态度。”邱非答。

言简意赅,该说的就说,不想说的一个字不提,他这风格记者们太熟了,不约而同觉得脊背凉飕飕的。四个字挺精炼,直接往本子上写吧,嗯嗯。

邱非看了闻理一眼。闻理精神一振,拿出了看家本领跑题大法,发表了大约十分钟的激情演说,把记者想问的不想问的都答了一遍。最后激动地拍桌子以表达赢下本场比赛后的激动心情。

等他说完,全程只说了四个字的邱非再丢四个字“谢谢大家”站起来就走,闻理跟上,冲台下的记者们挥挥手笑道:“还要聚餐,先再见啦。”

记者们望着这两人悠哉的背影,有点伤。新嘉世这唱双簧的发布会风格越来越凝实了,几乎成了套路。你能指出哪里不对吗?不能啊,副队长闻理可配合了,问啥答啥。邱非不行吗?可以了,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秋强了千百倍。

于是第二天的电竞之家,邱非的四字真言「拿出态度」占了一块版面,文章开头附上了比赛中段邱非伫立场边目视前方的照片。除此之外,嘉世正副队的击掌、邱非的右手特写、炮火中的战斗格式,这些画面都出现在了嘉世那一页上。



乔一帆踩着拖鞋走下楼来,路过的安文逸顺手帮他摘掉睡帽:“没睡醒?”

“没事,我十天里八天睡不醒。”乔一帆揉眼睛,习惯了室友时常的关心。他把小熊睡帽塞到口袋里,找个空位坐下。

兴欣的宿舍比较特殊——与其说是宿舍不如说是别墅。清洁工作有专人负责,吃饭就不像其他战队那样有食堂了,大多还是外卖解决。赶上苏沐橙心情好的时候说不定能吃上她亲手做的早饭,唐柔有空也会烤个泡芙或者披萨。从这个角度来看,兴欣的妹子福利再次领跑全联盟。

今天的早饭是老板娘买的,量很大,乔一帆刚坐下,老板娘就不断地往他面前堆东西。厨房里人来人往,时不时有人“撞车”。贤惠的方锐正穿着围裙分粥,只分了一半,被抢油条的包子烦得不行,放下勺子把搞事的包子往外赶。

“你们豆浆甜的还是咸的?”

“咸党。”

“原味。”

只乔一帆一个人弱弱地说了句“甜的”。

包子开始调戏他,说男人就该喝最咸的豆浆吃最辣的火锅。他说着说着嗷嗷叫起来,好想吃火锅啊!求响应!


乔一帆啃着豆沙包,甜丝丝的红豆沙让他神志清明了一些,手上翻动报纸。旁边的安文逸眼疾手快地截住一页,指尖不断戳上面的某张照片。

乔一帆看后,立刻笑了起来。

“厉害?”安文逸看着乔一帆有点傻的笑脸,推眼镜。

“嗯,厉害。”乔一帆又拿起一个豆沙包,目光停在这一页上,一边吃一边浏览。

安文逸慢条斯理地吃自己那份早餐。几分钟后他喝完豆浆,站起来准备去训练室。

乔一帆叼着半个包子,双手抓着报纸看得入神。甜豆浆被冷落在一边,已没了热气。

“那么好看啊?”安文逸勾嘴角。

“嗯,耳钉不错。”埋头于报纸的乔一帆维持着那个姿势,答道。

“受不了你。”安文逸翻白眼。

闻言,乔一帆抬起脸,自然地露出了笑:“真的很好看啊。”

好好好,他最好看他最好看。

安文逸放弃辩论,两袖一拂,光速闪人。



TBC

下一章 17


搞不动事了,就想甜甜甜甜到完结

战斗部分真的随便看看就好……

讲真这种章节我写得嗨,但是看着很单调(……)

评论(36)
热度(308)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