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12

邱非和副队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敌友之间


上一章 11


12


一月,深冬。

散会后邱非先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时感觉两只沾了水的手被冻住了,过道里的风一扫,手心手背刺痒难忍。于是他靠边一点,专心致志地挠起来。

一些队伍准备直接跑机场,一些队伍则坐上了大巴回酒店。路过的还有一些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看见贴墙脚挠痒痒的邱非,或冷漠或平淡地打了个照面。

百无聊赖间,他看见会场的方向走来了兴欣的人。

红白相间的队服,散漫的队形,此起彼伏的嬉笑吵闹声,对的,是兴欣。

邱非把自己从墙上扒下来,站直身子,盯着那队人看。

兴欣的队伍跳出一个人来,指着邱非大叫:“大师兄!”

邱非刚到嘴边的话就这么卡住了。

他往自己的身后看了看,没有别人。

所以这是叫我?

鉴于这个称呼是平生第一遭遇见,邱非还是不敢肯定,没有应声。但是他也没有离开,就这么站在原地,等人给他解释解释。

兴欣的老板陈果立刻指挥方锐把包子蒙住拖走,尽量和蔼地问:“邱队有什么事吗?”

“大师兄是……?”

“他瞎叫的,瞎叫的。呵呵呵……”

既然对方不想说,邱非也就不再问了。他稍稍探起头来,从队伍最前面的陈果一直看到队伍最后面的莫凡,没有。

他问:“一帆不在吗?”

“快来了吧。”陈果的表情有些复杂。

邱非顿了顿:“对不起,给兴欣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陈大老板被直球击中,一时有点语无伦次。这事儿,邱非没有错,硬要他道歉是说不过去的。有嘉世和叶修这一层关系,陈果对邱非的态度一直有些微妙。敌人?不那么纯粹的敌人。包子一开口还叫了大师兄呢,不管靠不靠谱,起码代表了邱非和兴欣大部队师出同门。朋友?那还真算不上。要陈果来说,管它是旧是新,嘉世就是嘉世。抢H市代言的帐她还没跟夏仲天算呢。

最动摇她的还是邱非那一手强得有点可怕的厨艺。夏天那一顿饭让她记忆犹新,时时有撺掇苏沐橙把邱非喊来主持兴欣队宴的想法。但这点贼心在今天这波无厘头的舆论面前实在站不住脚,她的警惕性又起来了,见到邱非那张脸的一瞬间心里竖起了一堵又高又厚的墙。

这堵墙是拿来保护兴欣第三代队长的,那自然又高又厚。

至于保护乔一帆的啥,陈果想到苏沐橙那意味深长的表情就浑身都在抗拒:不行不行不行,小乔是自家的,划重点,自家的!

邱非又看了几眼,似乎是在确认陈果没有把乔一帆藏起来。他有点懊恼,为什么刚才招待会结束不直接抓住一帆呢?这下人都不见了,下一次见面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又有一拨记者从邱非身边经过,留意了两眼邱非和陈果。

邱非知道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不然明天电竞小报就会写出《嘉世队长对峙兴欣老板,怒斥对方不配合》之类的东西。

他又说了声“对不起”,转身向场外走去。



“队长!队长!你让我好找啊!”

远方传来闻理的大吼声。

邱非一个激灵,有种不好的预感。

“快快快,抓住他!上!”

闻理继续吼。

邱非心虚。他半侧过身去,一眼就看见了飞枪而来的一脸愤怒的嘉世副队,心里叹了一声。

闻理领着嘉世队员们怒气冲冲地路过兴欣,又怒气冲冲地奔到邱非面前。闻理指着邱非的鼻子:“你身为队长怎么这么不听话!” 

邱非:“……”

闻理严肃:“知道错了没?”

好吧,我的错。

邱非别开视线不看他,嘴上却是绝对不会配合的。

闻理大手一挥:“给队长更衣!”

……更衣?

卧槽你们干嘛!

邱非一脸懵逼的被闻理整个人扳过来,两个队友一左一右把一件超厚的风衣套到他的队服外面。然后是前几天他戴过的灰兔耳罩,还有他塞在行李箱里没拿出来的无指手套,最后是一条非常眼熟的大围巾。围巾很粗暴地缠了他好几圈,像一坨围在他脖子上的卡其色的意大利面。

几十秒里,邱非被一堆饿狼一般的队友围住,在人来人往的过道里完成了闻理所说的“更衣”。

队友退开一点,看了看效果,满意,于是转向闻理:“报告副队,队长已经穿上了最厚最厚最——厚的装备!老板的大围巾也套上了!抗寒能力MAX!”

闻理点头表扬:“干得漂亮!”

话音刚落,他又皱眉:“不对,有没有丝巾啊皮带什么的,能把队长的手臂固定起来的那种?手才是最重要的!”

队员开始埋头翻背包。

邱非费劲地把脸从围巾里挣出来,身上又重又热,简直不能忍。他还没说什么,一直旁观的兴欣里又窜出一个声音:“我靠他们队长被打扮得好酷炫啊!我们为什么不也这样打扮队长呢?”

“包子你可闭嘴吧!快走快走。”

兴欣的队伍从嘉世身边快速小跑而过。

“陈老板和兴欣的前辈们,抱歉啦!下次再见!”闻理挥了挥手,打招呼。打完招呼,他瞥一眼已经开始自动剥围巾的邱非,怒道:“队长不许脱!今天你全队最小!来人,把他扔到队伍后面去断后!”

邱非心说一天不见你胆子越来越肥了?他皱眉:“有完没完了?”

闻理瞪眼:“对,和你没完!”

邱非被呛住。

“后面去后面去。断后。”

闻理一指队伍最后方。邱非脏话在肚子里转了一圈,总觉得这个局面如同脱缰的野马,不是他能控制的。于情于理……好吧他不占情也不占理。

他脚步沉重,颇有点不甘心。这闻理什么时候怼赢过他?今天是头一次吧?

闻理盯着邱非一挪一挪不情不愿的身影,突然嘿嘿嘿笑起来。

邱非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闻理展开笑脸,轻轻拍了拍邱非的肩膀。

“队长,前面暂时由我带着,你可要记得追上来啊。”



邱非不太记得第一次见闻理的日子。用闻理的话说就是他忘性特别大,掌握了一门不顺眼的东西转瞬就能忘干净的技艺。从这能推断出邱非最开始看闻理就是不顺眼的——和现在宁死不屈型的不顺眼不一样,那时是直接果断型的不顺眼。

那时嘉世刚刚输掉了第四赛季,老板陶轩除了加大荣耀战队的商业投资,还建了一支FPS方面的分队。虽然荣耀正一步步迈向顶峰,但传统的FPS职业赛依然占有不小的市场份额。况且荣耀内也有枪系职业,更有和FPS玩法相近的神枪手角色,所以他这一手在当时看来非常刁钻。人人都说陶大老板得到苏沐橙这棵摇钱树还不够,还想把嘉世的旗号打到其他游戏领域,一边捞钱,一边物色好苗子,真是商业化大手。

第五赛季未开始,老一辈的选手们很多都还在,后来的枪王周泽楷也不过是刚刚注册信息的小新人。联盟的第一神枪手悬而未决,这个名号,各家战队自然要争一争,这其中陶轩争的力度最大。

一叶之秋加上沐雨橙风已经是联盟最佳搭档,再来一个神枪手?

所有人都在猜陶轩的肚子里装着什么坏水。


夏休期某天叶修一如既往的到训练营来打指导赛,他手上不得空,所以让邱非帮他点根烟。邱非当时初中生一枚,未成年,但点烟技巧被练得炉火纯青。叶修叼着烟还夸他点烟的微操不错,很有前途,以后努力努力,说不定能追上那个呼啸的小新人。说完了还补充一句,吸烟对身体不好,以后别学。

叶修吞吐几下,没过几分钟,打完了这一把。他把烟灰磕在纸杯里,说最近来的神枪手真多。

邱非想了想,摇头答没印象。

叶修笑着瞥他一眼:“真没印象?”

邱非回答:“战法和气功师太多了。枪炮师也变多了。”

叶修半转过身来,抱着双手说:“别只盯着这三个职业啊,说不定你以后的搭档是神枪手呢。”

邱非还是摇头,眼睛盯着屏幕里身背战矛的战斗法师:“不会。”

“不会还是不要啊?”叶修空出一只手来揉一把邱非的头,嘴角的笑容不减,“我告诉你,战斗法师加上神枪手可是很强的。超级强。宇宙强。”

“比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强吗?”邱非侧过脸来,语气平静,问题朴实。

叶修怔了怔,嘴里的烟默默地烧了一会儿。他转回去看着屏幕里的战斗法师,深色的眼里遮上了几缕火烧味道的烟气。

片刻,他拿一根手指挠了挠脸,淡定地答:“一叶之秋是最强的。”

邱非的眼神闪了闪,总觉得这句回答避开了他的设问。

叶修搓了搓手,又开了一局,对面跳上来一个新的人,一看,还是神枪手。他嘟哝着抱怨了两句,开始全身心投入操作,同时通过语音稍微指点一下。

邱非不急,坐在叶修身边继续他的训练。



角色的价值不会变,选手却会渐渐老去,所以角色的价值远高于选手——这是业内常识。但邱非下意识认为,叶修不属于这条常识。因为叶修很强、超级强、宇宙强。

一叶之秋不是最强的,叶修才是最强的。



“邱非,过会儿把你那英语卷子写了,不懂的去问沐橙。”叶修拍着键盘,突然提到。

邱非手一滑,一个操作失误。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期末考挂科了。”

……你怎么知道的?

叶修嘴一努:“对面这个叫闻理的,他刚才说了。”

简单说,闻理送给邱非的见面礼就是这一发直达叶修的告密行为。

邱非抠着键盘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谁是闻理。

“闻理”两个字他也不知道怎么写,犹豫过后,他觉得应该是写作“文理”。听起来写起来都很学霸的一个名字。但是学霸就能不讲道德了?就能把他挂科的事捅出去了?而且他怎么知道他挂科了?

不行,越想越气。



“嗯……这家伙枪不错,精度很高。”叶修评价道。打完一把后,他翻起经理给的文件夹,找到了闻理那一页。

邱非斜着眼睛偷瞄文件夹。

叶修看了一会儿,又转到游戏上,通过语音说:“再来一把。”

邱非斜着眼睛偷瞄屏幕。

画面中的神枪手速度点加得很高,起码比叶修手里这个战法小号高多了。飞枪走位时,角色几乎不落地,像一道游走全场的暗蓝色光芒。

训练营的游戏角色大部分都是自己练的,所以加点也有个人特色。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洗点,俱乐部也不一定会帮你分配点数。

邱非看了几眼,立刻明白这是个典型的游走型神枪手,讲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放在FPS游戏里,这叫狙击手。狙击手忌讳负重,所以这个人用的是单手左轮,属性倒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网游里的橙武的属性。

对面移动很快,且始终和战斗法师保持一定的距离。叶修慢悠悠地追着,偶尔一个豪龙破军吓吓他,放完之后也放一些帮助移动的小技能,极耐心地跟着神枪手满场溜达。

这人也真够胆的,敢放叶修风筝。



“如果给你一副复杂点的地形图,你是不是能更积极地进攻过来?”叶修问道。

邱非听不到耳机里的对话,只能从叶修的表情上猜测。

几秒后,叶修耷拉着眉毛,不屑地一笑:“我说你也太怂了吧?因为操作差所以不敢上来?30秒结束这一局。恭喜你丢掉了一个个人赛积分。”

他的手速猛然飚起。神枪手依然在沿圆形走位,在接近某个近似拐角的地方时,战法豪龙破军,冲刺一段后强制取消,扭身一百八十度圆舞棍,一下扎到了神枪手的脚踝,抓取。

接下来就是一顿胖揍。30秒不到,神枪手死亡。速度加高了,防御肯定低。而且邱非怀疑这货把点全加在攻击和速度上了,所以防御低得令人发指,角色脆得跟旺旺雪饼一样,血条一下就清空了。

“挺有意思的。换在FPS上,绝对的高手。”叶修扔掉烟头,重新点一根,手上点开了刚才那个神枪手的武器属性,“附带的也是攻击距离和冷却缩短。彻彻底底的狙击手啊。”

他若有所思地吸了一口烟,又打量一遍文件夹,最后把刚才那局拷了下来,放进口袋里。

“吃饭去。”叶修招呼一声。

邱非放下耳机,站起来。



出训练室的时候,走廊里有不少人,都是训练营的学员。他们不一定认得叶修,但都认得邱非。一时间,投射而来的目光复杂起来,说话声也小了下去。

这一期的优秀学员都已经和叶修过了招,就算没有人明说,自己发挥得如何自己心里都有数。面对斗神,又有几个人能发挥出正常水平呢?指导赛有平时的七成水准已算成功。至于九成、十成,甚至超常发挥,没有人敢想。

只是,走廊上的孩子们也都知道,嘉世训练营开放以来,真正在水平测试上一战封神的人不是没有,有且仅有的一个,便是面前这个不苟言笑的邱非。

“诶等等等等!叶神!有事相告!”一个声音从人群最后面响起。

踩着塑料拖鞋的叶修以为是哪个工作人员,便吧唧一声停下了脚步。

邱非一言不发地望着那分开一条缝的人群,以及从人缝中歪扭着身子奋力挤出来的少年。

他条件反射地断定这个满脸是汗、满面通红的家伙就是闻理。

叶修懒懒地问:“有事?”

闻理郑重地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硬纸片和一支记号笔,捧到叶修面前:“叶神求签名。”

说完,他有些扭捏,又有些斩钉截铁:“临时找不到本子,就签这上面,求别介意。”

叶修把那张纸片翻过来看,邱非也看见了,心里吐血。

这尼玛不是好多鱼的包装盒吗?



好在叶修不是个讲究的人,他看了看那画满色彩缤纷的海洋生物的正面,再翻回来,拿笔刷刷两下签好。

“诶,这什么味儿的啊?”叶修问。

“番茄的。叶神喜欢番茄味的吗?”闻理接过签名。

叶修竖大拇指:“必须喜欢。”



邱非面无表情。

所以他看闻理不顺眼是有道理的。这人一上来就卖了他不说,还喜欢番茄味的好多鱼。这一点喜欢烧烤味的邱非不能忍。如果这都能忍,那甜党和咸党也不会撕逼这么多年。

还有,邱非觉得闻理整个人都甜得冒泡,像浸在蜜罐里那样,永远都是一副无忧无虑的傻白甜模样。这和时刻警觉一板一眼的他南辕北辙。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判断很多时候都是基于两人之间的相似点的,既然邱非都绝缘了,闻理电力再强,他们也不可能来电。

邱非就这样眼睛也不眨地下了判断。于是那几年,他真的没有理会过闻理。而作为神枪手的闻理,也的的确确没有什么理由接近他。

两人就像两条平行线,沿着各自的轨道徐徐前进。他们可能会暗地里告个状打一记黑枪,但绝对不会相交,更不会成为朋友。




全明星过后,新一轮比赛即将开打。成为兴欣战队第一个土生土长的全明星后,乔一帆在战队的任务更重了。季后赛临近,从苏沐橙那里移接过来的战术指挥权没有被收回,而是转变成了苏沐橙和他一起制定战术、临场指挥以苏沐橙为准的模式。

他的电脑位置又有了变动。不是苏沐橙把莫凡收回去了,而是他和莫凡一起搬到了苏沐橙身边。现在的情况,苏队左手边是乔一帆,右手边是唐柔,一文一武好似两座门神。这三人又是全队加练最勤快的,好几次方锐吃完晚饭过来叫他们,一推门就看见一排三个人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敲键盘,活像一场整齐划一韵律上乘的交响乐。他看一眼就把门关上了,觉得自己太混,便走到安文逸的房间里再传授一番猥琐流的奥义。

全明星是过去了,全明星的热度还在。乔一帆多多少少被嘉世的那场舆论波及到,在没有进行下一轮比赛的前提下,论坛上一寸灰的支持率略有下降。下降就下降呗,乔一帆真没心思担心那些,一个下午头也不抬地只顾工作。


这天晚间,乔一帆揉着手腕到饮水机边倒水,陈果和方锐拿了几个快递盒进来,三个人就在门边的沙发上坐下,一起拆快递。拆出的旺仔小馒头和乐事大礼包被方锐拿走了,剩下一个砖头块和一堆衣服。

乔一帆拆了砖头块,从里面摸出一个手机。

红色爱疯。

方锐吹起来:“兴欣红,不错不错。我改天也买一个。老板娘,要么你给全队人手配一个?”

一边的陈果听了竟没有驳回,而是撑着下巴认真考虑起来。

乔一帆没有接话。这么几秒钟他都快憋出内伤了——他特别想肆无忌惮地笑出来。


惊讶是有的,恍然大悟也是有的,无可奈何当然也有,最多的却是不可思议。

邱非给他的最大印象,就是不可思议。

为什么他总记得这样无关痛痒的一句话?

为什么他记得以后就能随心所欲地付诸行动?

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解释?

为什么他不肯定、不否定,不走远、也不贴到他的身边?

邱非似乎觉得乔一帆能够凭自己懂得一切。但是乔一帆想说他不懂,他很感动,但是他不懂。因为邱非是那样自由的人,他不会轻易认输,不会轻易妥协,他会做一切他认为对的事,至于那件事在别人眼里是不是合理的,邱非不会考虑。

这种“不会考虑”,带给了乔一帆莫名其妙的困惑与轻轻软软的欣喜。



他把SIM卡换进这个新手机,走出训练室,拨通邱非的号码。

“前辈我等下就回宿舍。”他回头对方锐说。

方锐略一诧异,旋即摆手表示没问题。



“一帆。”

接通后,对方用的是陈述句。

乔一帆深深呼吸一口夜里冰冷的空气,将那些繁杂的想法压下,问道:“你买的?”

“嗯。”

不会隐瞒,不会掩藏。

耳边有他笑起来时低低的气音:“这个不会卡顿,你想怎么刷就怎么刷。”

乔一帆拿他没办法。他趴在栏杆上,呼出的气息化作一团白气:“我其实都忘了说过要买手机。”

“我记得。”有他靠在椅背上的声音。

“你这是强买强卖啊……”

“你不要可以退回去。”

他的说话方式仍然干脆利落。乔一帆想,这大概和关系好不好没有必然联系。邱非就是邱非,谁都改变不了的邱非。如果是几个月前的乔一帆可能在这里就迅速转变话题,他会害怕邱非不耐烦,怕这怕那,担忧来担忧去。他会想不到一些事情只是习惯,习惯成自然以后,与喜好无关。

“邱队为我买的,我当然留着。”乔一帆答道。

“那很好啊。”

还是没什么起伏的语气。

乔一帆拉一拉卫衣的帽子,动一动被寒风冻住身体。

他望着夜空,止不住咳了一声,轻声问:“钱怎么算?”

“……”

他应该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乔一帆整张脸埋在臂弯里,静静地等那一边的声音通过电流、通过波长、通过机械,来到他微微泛红的耳边。

直觉告诉他,这个问题是个赌注。

他们可能在赌着什么,可能在希冀着什么。

乔一帆现在还抓不到那样东西,但他能肯定那是他们都在渴望的、愿意为之努力的宝物。


“你觉得呢?”

他们究竟是停留在夏天,还是前进到了冬天,又或者,他们已经做好准备,将要肩并肩面对接下来的一年、又一年。

乔一帆心里有答案,异常清晰的答案。从一开始就未变过,并且将一直不变的答案。


那一步,不能迈。


他的脸颊紧贴那发光的屏幕,轻声说:“一半一半吧。”

“好。”

那一边的回答有点沙哑,却一样的坚定。



乔一帆笑了。

他们之间真是奇怪。

以前他懂邱非,他会为邱非说话。

现在邱非懂他,邱非会附和他。

可能他们都没有那个力量去长久地支撑某一个人,所以他们会适时改变立场、互相体贴、成为彼此的动力。

毕竟在他们年轻的生命当中,不可退让的东西只有荣耀,不能妥协的东西只有荣耀。


他们想要的未来,全部都在荣耀里。

他们想要的未来,就是荣耀。




TBC

下一章 13


所以邱非到底是记性好还是记性不好呢……

这几天写了后面的段子,激动得甩手机

决定不写矫情的告白段子,他们怎么在一起的就看下几回分解吧(๑•̀ㅂ•́)و✧

评论(17)
热度(310)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