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09

继续邱乔的欢乐全明星之旅

上一章 08


敌友之间

09


元旦假期,B市堵得一塌糊涂。乔一帆二话不说就坐了地铁。他虽是本地人,但这几年在B市呆的时间都不长,心想就他这点知名度根本没必要藏着掖着,一个鸭舌帽足够了。

心宽的乔一帆上了地铁就旁若无人地玩集卡手游。下了地铁,头也不回地在地铁站的蛋糕店里找午饭吃,找着找着就被路过的荣耀粉捕捉到了。乔一帆有点受宠若惊。

这一男一女,看上去是情侣。男的脱口而出:“我靠,乔一帆!以前微草的!”

以前微草的——话是没错。

乔一帆笑:“你好。”

男的问能不能签名能不能合影,乔一帆自认没那么多规矩,就答应了。姑娘掏出的还是个拍立得,拍完之后取下照片,给乔一帆签名。

男的又说:“唉如果你还在微草就好了。微草又能多一个全明星。”

乔一帆仔细地签名,听后一笑:“现在的微草也很棒。”

男粉丝挠头:“所以你考虑一下嘛——”身边的姑娘却抢先拉了一把他的袖子,用眼神怪他多嘴。

乔一帆不以为意地拉了拉帽檐:“现在我们都是该加油的时候,以后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看得出来这个微草粉还想说些夏休期的话题,乔一帆却先转到一边结账去了。

姑娘识趣地说了谢谢,拉着男朋友走了。

乔一帆啃着肉松面包出了地铁站,琢磨着自己貌似没有像其他人认为的那样有一副好脾气。



乔一帆往熟悉的方向走。他要先回家一趟,再去看看成了家的亲姐姐,最后绕去商业区买东西。冬季的日光灰蒙蒙的,冷风吹在脸上,有细细的疼。乔一帆抬头看拔地而起的建筑,心底一片理智。看够了,他收回视线,继续缩着脖子走。

到了自己家发现姐姐也在,省下了跑一个小区的功夫。乔妈妈听说儿子没吃午饭,马上转进厨房炒菜去了。姐姐在沙发上坐着,开始问东问西。

说实话这家里没一个人懂荣耀,就知道乔一帆现在有点名气,微博粉丝有百万,搜名字能有热门话题。姐姐问不了工作细节,就问生活方面的。

吃的好吗、住的好吗?

都好。建了新宿舍,很宽敞。

朋友相处得开心?

开心。老板娘和队长人都很好的。

那个周泽楷真有那么帅啊?

……有的。

诶那你和你们那个苏队长有戏不?大美女啊!

乔一帆差点跪在沙发上:没有没有,不可能不可能,岂敢岂敢……

为了防止姐姐再问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乔一帆从包里掏出几张门票来,说是全明星最后一天的票,家里人就算看不懂也能看个热闹。

姐姐又问,周泽楷也在是吧?

乔一帆犹豫着点头,在的在的。

姐姐:哎呦我都忘了那一天我加班来着。

乔一帆顿时放心了一些,转而对厨房里忙碌的妈妈说:“妈你来看呀。”

乔妈妈早就想见识儿子的工作,此时手上忙活着,嘴上不忘答应:“那你要来接我啊,我不认路的。”

乔一帆自然答应下来:“好。妈我这几天住家里吧。”

住家里就是一时兴起了。乔一帆临时编了一条短信给苏沐橙,说清楚了请假之类的事。苏沐橙很快回了同意,顺便要求半熟芝士做请假的筹码。乔一帆发去“明白”二字。如此一来回家要做的事都办妥了。


吃完妈妈做的饭,又招呼了一声,乔一帆再次出门。

刚刚通过地铁检票口,他就收到了邱非的微信,内容一如既往的简单明了:在哪。

乔一帆几句话描述清楚目的地,顺嘴问:你去哪里了?

还是秒回的两个字:医院。

乔一帆咣当一下撞到自动贩卖机了。

那边的邱非似乎猜到了他要问什么,继续说:定期体检而已。

乔一帆疑惑:真的?

邱非:见面再说。

乔一帆捡起撞掉了的帽子,搓了搓有些疼的额头,再把帽子戴上。这次他戴了口罩了,就算撞了自动贩卖机也没有人真的走上来搭讪,倒是有不少人一副看智障的表情。

他咳嗽一声,躲到一边老老实实等地铁。



邱非一说医院,他就想到了邱非的手。邱非是个“狡猾”的职业选手。他不是孙翔唐柔那样传统而霸道的攻坚手,而是稳中求进、以守带攻的节奏型选手。相比另外二人,邱非这风格更接近曾经的叶修,快节奏慢节奏随意切换,在常人看来他的状态好坏几乎难以分辨,即所谓的“没有新秀墙”。

可惜,观察力方面乔一帆可不是个常人。

自从苏沐橙把指挥任务渐渐转到他身上后,他翻了不下几千遍各战队的录像资料,私心使然,嘉世的录像更是时常拿来当下饭连续剧。看来看去,近期战斗格式虽然该有的爆发还是有,但是总体的风格在走向慢节奏。揪着这一点,不少心脏队伍如雷霆霸图,遇上嘉世就拼命带节奏,嘉世败得一塌糊涂。

乔一帆摸摸额头,确定自己没记错:这是第十二赛季的战斗格式第一次主动放慢自己的脚步。

邱非那样一个责任心强的人,除了受伤外还有什么可能呢?受伤了也不肯下场,这举动太邱非了。

乔一帆掂起脚来望黑洞洞的隧道,不禁有些懊恼。



邱非比他还心宽,口罩帽子一个没有,大大咧咧站在步行街边买鸡蛋仔。卖鸡蛋仔的店挨着奶茶店,邱非左看右看,指了指菜单,刷手机付账。乔一帆健步如飞,横在邱非和鸡蛋仔之间,一句话不说就抓起了邱非的手。

专心等食物的邱非被吓了一跳,半个字没来得及问,乔一帆就开始不住地抖他的手:“手疼?”

“不是这只。”邱非被抖得一愣一愣的,瞬间紧绷起来的手臂慢慢松下来。

于是乔一帆换一只手:“手疼?”

邱非沉默两秒,点头:“有点疼。抖了更疼。”

乔一帆不抖了,自动帮他做手操。

邱非笑:“没这么夸张吧?我刚刚热敷过。”

即使是冬天,手也热烘烘的,也不知是谁暖了谁。

乔一帆还想说什么,奶茶店小哥却先一步喊道:“客人你的鸡蛋仔,谢谢惠顾!”

邱非伸出另一只手接过纸袋,趁着热腾腾的顺嘴咬了一口。乔一帆像个算命先生似的,指头不停戳邱非的手,手指手掌手背,一丝地方都不放过。戳完了,又开始研究掌纹,指尖顺着那几条纹路揉捏过去,痒痒的。

“算出什么没有?”邱非觉得这里不吐个槽简直对不起自己。

乔一帆根本不接槽:“哪儿疼啊?这样戳没感觉?”

“还好吧。一帆你帮我拿一下奶茶。”

乔一帆白他一眼:“别吃了好吗?”

邱非颇委屈:“我饿啊……”他赶着去专家门诊,午饭都没吃。好不容易找到了能吃东西的地方,乔一帆一来就不让吃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一直站在大街上终归不是个办法。乔一帆先把自己的帽子扣到邱非头上,然后扯着他往附近的星巴克走。邱非和B市的几支战队实在扯不上什么恩怨,但考虑到邱非那张比他好看很多的脸……乔一帆咧嘴就是一个飘飘然的苦笑。



邱非咬着吸管坐在沙发里,时不时地扭头看一眼排队的乔一帆。哪怕在店里乔一帆也没有摘墨镜,那副因为有墨镜所以“我很吊”的装逼样子特别搞笑。他掏出手机咔嚓咔嚓咔嚓三连拍,乔一帆探头、乔一帆盯前面妹子的星冰乐、乔一帆好奇地眨眼睛……啊果然这家伙很天然。

邱非毫不介意自己这疑似痴汉的举动,极自然地登微博。什么字都没打,纯图,叮一声发了出去。把手机放下的时候右手有一阵刺痛。整只手掌的肌肉紧绷起来,痛觉更明显。再缓缓松开,痛感稍稍退了一点。

叶修果然是叶修,看手的水准比乔一帆高出好多倍。叶修猜的“至少2周,建议一个月”和医生的诊断差不多。医生说这是软组织挫伤,经常热敷,注意休息就能好。重点是一定要休息,不然这伤绵延起来,几个月都好不干净。

职业圈里,不是孙哲平前辈那种开刀退役的大伤都没必要声张的。靠手吃饭的人又有几个没受过小伤呢?

如今心理包袱少了一些的邱非麻利地把病历发给夏仲天,换来一顿安慰加臭骂的同时也得到了“正在和联盟协调”的答复。

过了不到十分钟,夏仲天说叶修已经打点好了,全明星除了正赛其他不用上。

换作赛季开始时的邱非,没准客客气气谢完医生转身就把病历塞进垃圾桶了——就算没那么夸张,但是让他歇一个月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嘉世一个月没有他会乱成什么样子他完全想象不出来,积分下滑?掉到出局区?怎么想都有道理,怎么想都不是个好结果。

不是他不自信,是他不敢自信。

电子竞技的残酷程度不比任何体育项目低,当初坐拥孙翔苏沐橙却一路滑进挑战赛的嘉世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而想到曾经的嘉世他就冒火。全身每个细胞都冒火。愤怒完之后是冷静,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把那个嘉世架上手术台,一块肉一块肉割开,一丝一丝解释给现在的队友听,直到那些时常不正经的家伙们确确实实地把有关嘉世荣耀和屈辱记进身体里,然后揉成纸团扔掉。

对,扔掉。

滚他妈的旧嘉世。

三连冠、挑战赛,统统滚。



邱非一边看夏仲天满屏幕的唠叨,一边耐心等乔一帆。老板的苦口婆心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后来索性连左耳朵都不让进了,隔几秒发个“嗯”就算完事。那边的夏仲天还以为邱非转性了,学会乖乖听老板讲话了,话便越说越多,后来索性一个电话打来。

邱非半躺在沙发里嗯嗯啊啊,竟然觉得蛮有趣。本来他不是喜欢打电话的人,因为他一天里至少10小时趴在电脑边上,接电话不如打字快。而且游戏外的事他是越来越察觉不到了,手机啥时候没电也不知道。最近也有一些能察觉到的东西,比如后来多出来的VIP乔一帆。

好吧,不能是“多出”。追溯到最初,两人的交情就是简单的场上敌人、场下路人……对,连朋友都不是,只是路人。现在新生代之间关系好,但不代表最开始也好。谁不是自家队伍的宝贝呢?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像高英杰那样由队长手把手的带,但谁还不是个大神罩着的太子爷呢?媒体货比三家,队里前辈也说“不要输给那个谁谁谁”,战队历史又是乌七八糟一团烂账。就这样下来能一下子就来电才怪呢!

为了新生代和谐掏了无数饭钱的乔一帆是第一个来约私下见面的人,具体时间点邱非记不太清了,应该是第十一赛季的全明星前后。那时候卢瀚文的未成年身份真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KTV不能去网吧不能进,最后还是在大娘水饺开的聚会。理由无他,大娘水饺离场馆近,而且没人忌口,省事省钱。

——对,总请客的乔一帆并不那么有钱。他的合同别说比不上邱非,连普通的新秀合同都不如。



邱非脑子里又叮一声,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他一划就挂了老板电话。

他仰头问端着咖啡的乔一帆:“你合同怎样了?”

乔一帆没想到一上来就被问这个:“什么合同?”

一杯抹茶星冰乐,一杯榛果拿铁。乔一帆拿着前者坐下,满脸疑问。

“选手合同。今年就到期了对吧?”邱非脑子里过了一遍,确定无误。

“嗯。”乔一帆点头。

开了个头,邱非张了张嘴,没想好怎么问下去。合同虽然不是商业机密,但在目前这个薪金疯涨的联盟,合同问题总归是敏感的。再加上兴欣是个有名的草根战队,合同数值那更是真中透假假里藏真,扑朔迷离。当初方锐都是降价加盟,叶修更是传说中的小网管工资,那乔一帆能有多少?

如今的重点不是能有多少,而是该有多少。

兴欣这一批第十赛季出道的新秀将迎来集体合同期,苏沐橙方锐先不管,擂台赛大将唐柔和个人赛担当莫凡该有多少?其他人呢?未来的队长、团队赛阵鬼又该有多少?

或者说,兴欣根本负担不起这副越来越值钱的冠军阵容?


邱非知道自己这套思路走到底会是什么状况。他眉毛一皱:“已经有战队对你开价了吧。”

“你想太多啦,邱队。”乔一帆微笑。

“这也是我的工作范畴。”邱非认真说。

厉害了,一句“工作范畴”就想名正言顺地八卦,邱非觉得自己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诶,队长还要干这个的吗?”乔一帆好奇。

“你不要跑题。”

“哦。”乔一帆歪头思考了一会儿,长长的嗯了一句,“——简单说吧,我不会离开兴欣。”

果然。

邱非眉头微微松动。

他知道乔一帆喜欢兴欣,非常喜欢,大有一辈子就上这一条贼船的觉悟。如今一帆亲自开口了他就更放心了一些,毕竟选手去留终归还是以选手意愿为主,这样一句话,代表了很多很多事,也足以改变很多很多事。

“那就好啊。”邱非往后靠,轻轻说。

“邱队不劝我加盟嘉世吗?你是第一个和我面谈的战队哦。”乔一帆眨眼睛,语气难得的狡黠。

“劝也没用。”邱非勾起嘴角,调侃,“难道你会为了我加入嘉世?”

乔一帆拨弄吸管的手指停顿了。他摸起下巴,眼神平静且专注:“除了加入嘉世,其他都好说。”

邱非沉默了。准确来说是懵逼了。情况偏转太快,耳边哗哗哗的都是风声。他觉得自己好像被撩了。

除了加入嘉世,其他事都会愿意为我做。

是不是这个意思?

OMG……乔一帆你这个人真是……

邱非不说话,埋头猛喝咖啡。

“你贼笑什么呢?”乔一帆低下头来观察邱非的脸。

“没,你继续。”邱非拿纸巾擦嘴,差点被呛死。

呛完才想起来,这时候是不是该摆出悲伤遗憾的表情来?毕竟乔一帆一句话排除了嘉世的可能性。

于是邱非摆正脸,尽量不笑。

乔一帆鄙视:“装什么啊你。”

邱非严肃:“简单的说完了,复杂的有吗?我可以站在敌对战队的立场上给你建议。”

“复杂的也没有多复杂。”乔一帆淡淡地说,“大不了就是一家一家拒绝的事。”

“呼啸吗?”

乔一帆怀疑地看了一眼邱非:“我从以前就在问邱非你怎么对我这么了解。”

“周刊上都写了。那个阮成说了一堆呢。”邱非继续和以前一样扯淡,“呼啸百花虚空,你怎么看。”

原本还有一个排在可能性最末端的嘉世,邱非已经自觉剔除了。至于另一个和嘉世并排可能性最低的战队……

“漏了微草。故意的?”乔一帆替他说了。

“……”

“骗你的骗你的,别这么严肃嘛。”乔一帆手伸过来揉他的额头。

你肯定不会去的。

邱非心里默念十遍。

乔一帆笑起来,目光纯粹又直率:“我不会去微草。也不会去呼啸。还有百花虚空,我都不要。就兴欣。”



“你不怕兴欣让你签卖身合同?”

“不怕。我现在不也在卖身吗?”

“……更过分的卖身?”

“还有更过分的?”

邱非的表情稀烂。

被坑多了所以无所谓了?

不要在这种事上这么无所谓啊一帆同学……

乔一帆又抓起了邱非放在桌上的爪子:“你还没告诉我伤是怎么回事。”

邱非哦一声,一五一十地说了。乔一帆一脸狐疑地听,邱非说完一半喝咖啡的档口,他插嘴道:“邱非你今天怎么这么诚实。”

邱非一口咖啡卡在喉咙里。

敢情我在你眼里就是个骗子啊?

乔一帆挠脸:“再怎样,也该迂回一些。”

“迂回?”

乔一帆回忆起邱非刚才说的“因为我太逞强了所以手不行了”这样直白的理由,斟酌道:“比如说,这个伤只是偶然什么的。”

邱非从善如流:“这个伤只是偶然。”

“……不需要太多休息。”

“不需要太多休息。”

“情况没有那么糟糕?”

“情况没有那么糟糕。”

乔一帆欣慰:“对啊,正常的邱非都是这样说话的。”

邱非像是见识了什么西洋景:“正常的乔一帆还不会这样调戏我呢,你说呢?”

乔一帆:……

邱非:输了没?

乔一帆:好好好你赢了你赢了。



到底不是严肃的气氛。邱非以为他需要一段时间来重新习惯乔一帆的存在,却未曾料到他们俩根本不需要磨合。幼稚的争论如同泡沫一般一触就消,等他真正将心思放在乔一帆身上,他发现过往的事都不那么重要,未来的事也不是那样难。

距离远近根本无妨,只要和这个人一起平淡地聊聊天,他就心满意足了。能办到这一点的人有多难得啊。

在邱非短短的二十年生命里,乔一帆就是这难得的唯一。

两人坐在沙发上你一句我一句,消磨了一段时间。还是邱非提醒今天乔一帆是来买东西的,乔一帆一拍脑袋,要买小安的生日礼物。

原来1月3号是安文逸的生日。

邱非说那就走吧,早点买完可以去场馆了。

至于陪逛街的任务,他自然接下 。两人出了星巴克,邱非头上还顶着乔一帆的棒球帽。

乔一帆明显早就计划好要给安文逸买什么了。邱非知道乔一帆和安文逸是熟到不能再熟的室友,他一个外人没法提什么有效意见,便只负责跟着乔一帆到处走。

乔一帆也确实了解安文逸,看完商场的地图,二话不说找到一个模型店。邱非想象了一下安文逸说话的语气,又联想到职业群里给安文逸起的外号“小张新杰”,不禁了然:几千片的拼图的确太适合他了。

两人的审美并没有太大的分歧。乔一帆挑的这副3D拼图完成后是一座城堡。邱非把效果图拿在手里欣赏半天,转身给自己也挑了一副。

“你别闹。”乔一帆吐槽。

“我以前拼高达可厉害了。”邱非淡定自夸,“而且受伤一个月呢,太闲了。”

乔一帆吐血:“受伤不是让你休假的啊邱队长!”

两人叽叽咕咕的时间里,旁边传来怯生生的声音:“请问你们是玩荣耀的……”

听到荣耀两个字,邱非乔一帆都条件反射地转头。看清对方手上拿着荣耀手办的时候,两人同时愣了一下:卧槽怎么忘了这回事。这可是大商场的模型店啊,不卖荣耀手办才是见鬼好吗?

“果然!微博上说邱非和乔一帆在这一带是真的!能求签名吗?”荣耀粉兴奋地说。

戴着墨镜的乔一帆心想今天都第二次了,有点开心又有点痛苦。倒是邱非,发现对方手上拿的是个剑客,仔细看,竟然不是夜雨声烦,是流云。

这就不好了。

邱非完全忘了今天早上他还是蓝雨一伙的,撇嘴笑起来:“签流云吗?”

粉丝被邱非这一笑惊了,但她也是机灵的,扭头就跑,没几秒就换了战斗格式和一寸灰来,献宝:“大大求签名!”

邱非接过笔,干脆利落地两个都签上。

邱非都签了,乔一帆当然也签,签完后笑道:“把那剑客也带上吧,怪可怜的。”

小粉丝哪受得了这两人你笑一下我笑一下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我转粉了!大大季后赛加油啊!”


于是邱非和乔一帆在粉丝的加油声中飞速结账逃跑。


乔一帆心里翻白眼,出来一趟还拉走了蓝雨的一个粉,邱非是真的学坏了。

邱非心情倒不错,一边跑路还一边刷手机。

刷着刷着突然一个电话进来。

邱非看了看,咦,苏沐橙。

接通后,苏沐橙问:“喂,邱非,我乔呢?”

邱非好奇她怎么知道他们在一起的:“在商场。前辈怎么了?”

“还问怎么了,邱非你心真大。”苏沐橙在那头笑,“你微博都炸了你不知道啊?嘉世队长光天化日偷拍我乔,想干嘛?”

“……”

哦,原来他刚才发了个微博。邱非有点无语。他真就是随手一发,根本没多想。而且苏沐橙这语气莫名的像叶修,邱非心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越变越像,这句话原来是真的。

“我和叶修正要去场馆,可以捎带你们。记得躲好一点,微博上都挖出你们的所在地了。我们马上到。要低调知道没?”

邱非乖乖的:“知道了。”

挂了电话,邱非和乔一帆说明了情况。乔一帆瞪大眼睛:“微博?”

“你最好不要看。”邱非认真地劝。

他就不敢看。想起刚才那个荣耀粉说的话,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既然苏沐橙也那样说了,想必微博上正是腥风血雨的时候。这乱七八糟的八卦,越理睬越猖狂,不理会是最好的方法。



可惜乔一帆才不管邱非说什么呢。

他掏出手机就开微博。

主页面开出来了,消息页面却怎么也开不出来——乔一帆的手机去年买的,不是什么高配置,这一下就卡死了。按退出键,根本没用。

邱非说:你看,我叫你不要看吧。

乔一帆难得的毛燥起来,半怒半笑地踹了邱非一脚。

乔一帆:回去就买个新的。

邱非:那个新出的红色爱疯不错的。

乔一帆:……



邱非绝对是叶修亲生的。

乔一帆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TBC

下一章 10

全职动画赞赞赞

歌颂叶神

歌颂我乔

评论(21)
热度(355)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