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07

复健、试水


敌友之间 07


上一章 06


“真的不用叫上叶修前辈吗?”乔一帆跟在苏沐橙后面,再次提起。

“不用。”苏沐橙摇头。

她没有回头看乔一帆。乔一帆听着队长的语气,总觉得事情哪里出了问题——和叶修吵架了?简直天方夜谭。乔一帆从没看见过他们吵架,甚至没见过他们互相说重话。

苏沐橙和楚云秀聊着无关紧要的事,电梯门开了,她偏过头看乔一帆:“跟上。”

“好……”

无法拒绝。

她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想要强行带他离开这里吗?

乔一帆情不自禁地捏紧了衣角。回想起刚才那一幕,灯火煌煌的大厅中,邱非在不远处安静起身的样子。邱非和周泽楷道别,再微微低下头,整个肩膀都跟着展开,姿势不再那样端正,神色也悄悄恢复到一开始的疲惫不堪。

邱非转过来了——乔一帆退缩了。

他的动作快过思考,他本能地贴向热烈讨论着的队友们,却根本听不见他们究竟讨论了什么内容。

邱非一定在看他。用倔强的、无奈的、单纯的眼神注视他。

但是邱非不会靠近他。


邱非绝对不会靠近他的。


乔一帆耳廓一热,将脸埋进高高的领口。

邱非永远都站在安全的、可进可退的距离上观察他,每一个眼神都那样简单又卑微,每一个动作都那样温柔又谨慎。

说“不在意”都是假的,说“不失望”也是假的。说白了,乔一帆觉得邱非太过狡猾。他花了半年向邱非靠近,邱非花了半年从他身边慢慢退开。他们越交流越客气,越交流越觉得交流本身就是多此一举。

这算什么朋友?这是哪门子的相处之道?

莫非从头到尾都是他会错了意?

可能邱非就是更喜欢一个人?

可能,他的关心全是自作多情。



人群吵闹开了,吵闹的源头是那个一辈子拉仇恨的叶修。叶修一句中气十足的“邱非你大爷的,给我站住”吸引了整条走廊的注意力。

楚云秀对苏沐橙笑道:“你家老叶还真喜欢邱非。听说这次来就是为了他?”

苏沐橙吐舌头:“养徒弟和养儿子一样的嘛。”

楚云秀深以为然。她扭头捉到一只戴眼镜的联盟奶爸:“你呢?都这么晚了还跟来干嘛?”

张新杰答:“吃夜宵。”

楚云秀扶额:“你不睡觉了啊?”

张新杰答:“没到时间。”

楚云秀按电梯:“你肯定有阴谋。”

张新杰答:“没有。”

说完,他长腿一跨,站到了乔一帆边上。一直在神游的乔一帆被他的举动惊醒,表情无辜地愣在原地。

张新杰简单说:“晚上好。”

楚云秀立马扒住苏沐橙的肩膀:“他对你家二儿子出手了!快揍他丫的。”

苏沐橙回头对愣怔的乔一帆微微一笑:“跟紧我哦,不要走丢了。”

“跟紧啦。”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张佳乐欢快地回答。

“小乔跟紧我哦,不要走丢了。”

“不要这样,我多没面子啊。”张佳乐抗议着,顺手把手上拉着的孙哲平放到乔一帆右边。

自家队长和霸图副队一前一后堵着他,再加上西装革履一身正气的孙哲平,乔一帆精神恍惚,总觉得无缘无故就被盯上了。

“我好像……还有录像要看?队长我先走了。”乔一帆想转身逃跑。

电梯门啪的关上。

苏沐橙背着双手嘿嘿嘿地微笑着。

乔一帆逃无可逃。


挤电梯的人实在太多。邱非和叶修并肩站在人墙最后面,乔一帆和苏沐橙的后脑勺在人群最前面,叮的一响,电梯门合上,连他们的后脑勺都不见了。

邱非抬手擦汗。他身体里像是开了一扇蒸汽闸门,热量一阵一阵往上涌,手也抖得厉害。

叶修瞥他一眼:“手抖?”

邱非嗯了一声,声音闷闷的:“不要紧。”

叶修笑了笑,说:“一句‘不要紧’就想瞒过我?”

邱非的瞳孔猛地收缩。

——他知道了?看出来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迅速藏起手臂,片刻,抿着唇,想说的话在喉咙里滚了几遍,只化成一句低声的争辩:“我挺好的。”

“先吃饭。”叶修翻白眼,“随便吃点。”

到了酒店门口,两个大老爷们不约而同打了个哆嗦。邱非默默地从左边口袋里掏出灰兔耳套,又从右边口袋里掏出针织手套,最后把棉质毛帽戴上。

叶修提出的吃点东西,但是邱非知道叶修就是个路痴加上健忘症,离开家三百米就分不清东南西北,找地方吃饭的任务只能他来。

邱非带着这路痴拐了几个弯,绕了半天路,找到一家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

叶修缩着脖子看他:“吃了再回去?冷死了。”

邱非没意见。

叶修大步走到柜台边上,开始挑热气腾腾的关东煮。邱非则走进那一排排货架,拿了一些火腿肠和泡面。泡面口味方面,邱非是个忠实的红烧牛肉派。泡面这东西对身体不好,但是邱非真的不知道除了泡面还有什么能让叶修吃得满足。

而且叶修极有可能吃着吃着就气得摔盘子,泡面毕竟塑料盒,就算摔了也碰不坏桌子。

说到底,邱非还是对今晚这次谈话持悲观态度。不说其他的,首先他明白手腕的酸痛是真实存在的,手抖更并非偶然。就像用刀划过树干必定会留下带木屑香气的划痕那样,每一次的高手速操作都会加剧手腕的疼痛。至于原因,邱非说不清,从训练营带出来的老毛病了。

他隐约觉得他的手腕和2K一样有一管蓝色的体能条,每一次全力冲刺后体能条都缩短一点,之后再缩短一点,再短一点——总会到尽头的。

到哪一天没有体力了,他就该提前退场了。



选完泡面,邱非路过杂志架,看见了《电竞之家》。他停住脚,抱着一堆零食出了神。

“上周的吧?”叶修咬着巧克力牛奶的吸管,拿起来翻了翻,“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各路牛鬼蛇神的季后赛预测,没劲。”

“前辈觉得谁会赢?”邱非直白地问。

“兴欣。”叶修不假思索。

“选三个。”邱非追问。

“兴欣兴欣兴欣。”叶修嘴更快。他拿着那本《电竞之家》,坐下来掀泡面盖子,熟练地撕酱料包。

邱非认栽。

临窗的一排橙色的高脚椅全空着,邱非坐上其中一条椅子,胳膊肘支在米色桌面上,呆呆地望向深夜的街道。半条路都是路灯黄色的光,风把地上的报纸卷开,快速驶过的汽车又将报纸碾平,灰纸黑字,挺显眼。

思路又跑了。邱非没来由地想起这几天他也有不少的采访。和其他全明星一起的、微博互动的、队内的、还有这个那个、什么什么……生活和那张报纸一样被揉来揉去,日子被开水一烫,迅速成为味道相似的面汤。

和手疼不疼没多大关系,再疼他也是要比赛的。和拿不拿得了冠军也没关系,拿不了他也要上场。

责任和义务纠缠在一起,哪里分得清哪个是哪个呢?



叶修两个手指剥茶叶蛋嘴里嘟哝“好烫”。剥到一半,他说:“手还是要好好保护一下。明天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

邱非嗯了一声,握着装着关东煮的纸杯暖手。

叶修咬了一口鲜香的蛋白,咂嘴:“真想上林苑附近的炸臭豆腐,一面刷甜酱一面刷辣酱,冬夏皆宜。”

“嘉世旁边的鸭血粉丝汤也好吃。配煎饺。”

叶修猛吸一口香气:“香菇炖鸡面最好。”

邱非吃完一串牛肉丸:“泡面不好。”

叶修答:“管他呢。”


也是,管他呢。


邱非又去买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叉烧包。这家便利店的店员是个挺可爱的妹子,可惜不关注荣耀,不然也不会对邱非毫无反应。邱非慢吞吞地挑包子付钱,妹子也极耐心地等他挑完,结完账还对他微笑一下。

邱非也笑了笑,收起手机,啃着包子回到座位上。

叶修吃了两大口面,被烫得叫唤。缓过来以后,他问道:“如果我劝你接下来几场比赛休息,你会不会听?”

“几场?”

“至少三个星期。建议一个月以上。之后的比赛注意轮休。”

“现在是年初了。”

“是。”

邱非扭过头去,认真道:“我要带他们赢。我不是开玩笑的。”

“如果你不休息你就赢不了。”

“赢得了。”

“进不了季后赛。”

“能进。”

“赢不下冠军。”

“……”

邱非从口袋里抓出手机,划看时间。划了几次没有成功,输密码时手指发僵,总是按错数字。

他在心里暗暗反驳:可以赢下,可以赢下,可以赢下。

反驳就反驳了,他还是心情不好,于是砰的把手机放下,别过头去。


“这几天我会疏通一下,能不上的环节就不上吧。你也好好考虑一下。”叶修端着碗,无奈地笑道:“好了你也别苦着个脸,我估计也就是肌肉紧张什么的。我们换个话题。”

你换你换,你四个冠军,你最大。

“说吧,和小乔怎么回事儿?”

邱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脏话在喉咙口转了几圈,简直想喷叶修一脸。

这特么——神转折!

“不知道。”邱非慌慌张张甩出早已备好的回答。

发明“不知道”这个词的人绝对是个天才。多难过多纠结?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难过、不知道怎样从纠结中摆脱出来,又或者难过到什么都不知道的程度。

哪一种理解好像都是对的,每一种理解又好像都是误解。


叶修扁扁嘴:“哼,真不知道?”

“嗯。”邱非挑出一根面条。

“你谈过恋爱吗?”

“没。”邱非回嘴超快,“你敢秀我就敢走。”

“我才不秀。秀恩爱是人干的事吗?”叶修笑,“你知道吗,小乔也没谈过。”

“我知道。”邱非又烦了。这磨磨唧唧的到底想说什么呢?这对他有用吗?这对乔一帆有用吗?

不对,他不是说“恋爱对乔一帆没用”……好吧,恋爱也不能用“有用没用”形容。但事情不是那方面的,怎么能瞎扯淡到那方面呢?

“才说几句话就炸毛?”叶修笑得更欢乐了,“看不出来邱非你这么傻白甜啊?”

邱非捂脸。

半晌他反应过来,傻白甜是不是骂人啊?


“前辈你到底想说什么?”

叶修擦擦嘴,掏手机,翻聊天记录给邱非看,一边碎碎念:“喻文州说你心思太多太杂,状态不好。我也观察到你现在打比赛很吃手速。偷空多看了几场,结果,呵呵,你的手腕根本就带伤!气得我啊——”

邱非默不作声。

“有手速是好事,年轻也是优势,但年轻不是这么挥霍的,懂?不然你的手腕撑不了多少年。”

邱非听着,看着,无法反驳。突然又从感情问题跳到了工作问题,偏偏他还无法反驳。

嘉世作为第十一赛季进入联盟的战队,首个赛季的成绩中规中矩,以联盟中等偏下的水平完成了赛季。尽管如此,嘉世的年轻人们展现出的蓬勃力量还是获得了大部分人的掌声。第十二赛季,所有人都期待嘉世的更进一步,邱非也不例外。但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漫长的赛季,只到中途,嘉世的战绩就不稳了,最近更是三连败。邱非心里着急,手上更急,越是连败,手速飚得越高。赛后的热敷并不能解决问题。


他的手,近来只要用力,便会有尖锐持续的疼痛。


“哎呦不对,你这人,怎么又让我跑题了?”

“……我想走了。” 怪我咯?

“叛逆期吗?老想走啊走的?你这么蠢是怎么当上小队长的?”

这就又被骂了。

邱非左手拿了根竹签戳丸子玩儿。他吃了两个了,还剩一个在纸杯里,被他戳了好几个洞。

“讲真,从我今天的观察来看,你是真的蠢。”

“……”

“手受伤了,不说。心里难受,不说。有想不通的事,还是不说。一个人哪能憋住那么多东西?你憋住了又有什么用?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对小乔有非分之想?”

“请注意用词。”

“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对小乔有非分之想?”

“……没有。”

“你犹豫了!我知道了,你就是有!”

妈个叽!

邱非想立刻就把这个人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想骗哥?你还嫩了点。”叶修得意洋洋地挑眉毛,咧着嘴乐呵呵地笑起来。他从口袋里摸出半盒香烟,又掏出一只银光闪闪的都彭,熟练地点烟:“偷偷抽一根,别告诉沐橙啊。”

邱非烦躁地挠头发。真是个出师不利的夜晚。从被看穿了手伤开始,叶修就不断向他施压,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让他败得丢盔弃甲。现在他败了,他败了也就罢了,但是他不想让叶修“误会”他和乔一帆。叶修是那种什么事儿都敢干的人,万一他杀到乔一帆面前找乔一帆麻烦呢?从本赛季的表现来看,乔一帆可不是那种抗压强的人啊,再分心下去可怎么办好?

“我不想给他添麻烦。”邱非轻声说。有些妥协的姿态,语气却不那么弱。

他是真的在想,费劲脑子想。

就不能找到一条对双方都好的路吗?

不用打扰到乔一帆,但是能帮到乔一帆的方式。


“你到底添没添麻烦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叶修淡定地说,“问过小乔了吗?”

“但是我……”

“你觉得小乔会背叛你?”

“我们之间谈不上背叛不背叛。”

“那你觉得小乔是有目的地接近你?”

“……不。”

“小乔说错话了?”

“没有。”

“你说错话了?”

“……没有。”

“你犹豫了。我说了别犹豫的。”

“我……不知道怎样才算说错话。”邱非垂下眼睛,声音低沉,“我没法划出一条线。我不知道与一帆保持怎样的距离才合适。”


乔一帆说,他们是好朋友。

于是他想,可以离乔一帆近一点。

喻文州说,感情好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他觉得,再近一点也无妨。

卢瀚文说,乔一帆的好朋友有很多。

那么他想,如果只有他贴太近了,乔一帆会感到不自在吧?

但就和他当时冲动的必胜宣言一样,就和一小时前他表现出的烦闷一样,他讨厌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他情不自禁地想要放开自己的性子。

他就是渴望接近他,这种渴望抑制不了。

他想要站在离乔一帆最近的地方,观察这个人,描摹这个人,温暖这个人。

……

但是,一帆会困扰吧。

一帆会厌倦他的喜怒无常。

一帆会觉得自己明明尽到了义务,邱非还是那样不知变通无可救药。

一帆会想,「邱非」这种人,一个人的时候会更好。

……

……

……

然后,轮到他放弃乔一帆。



“你说,你不知道,是吗?”叶修平静的声音响在耳畔。

邱非轻轻点头。

“既然你不知道,那就问问一帆吧。”叶修拿起手机,几下划动,拨通一个号码。等邱非反应过来,寂静冰凉的空气中已经传来了熟悉的音色:“喂?”

像是溺进深海与世隔绝的人,突然听见了从海面穿透而来的声音。一瞬间的惊喜快要炸裂开来,如同海流一般将人包裹。

而那个单音节像一块砸进湖面的陨石,瞬间激起了掩藏已久的各种思绪。邱非感觉到血管散发出阵阵热流,一眨眼,手心便满是汗意。

疼痛,钻心的疼痛,从手腕,从脑海,从心脏,流动至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他还记得,他喜欢乔一帆的嗓音。



“前辈有事?”乔一帆的声音更清晰了。

“你怎么看邱非的?”

“……谁?”

“邱非。”

“……”

“这样吧,给你几个选项,你看看你把邱非放在哪里。A、越远越好B、越近越好。”

“没有C吗?”

“C、绝交。”


C——绝交。



乔一帆整个晚上都处在不明就里的状态中。前辈们在冬夜的大街上碰运气,走出很远也没有找到像样的路边摊。几个人只能缩进一家甜品店,窝在几张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这整片都是度假村,按孙哲平的话来说还是个“半成品”,因为建筑还没有完全到位,招商工作也比想象中难,所以店铺稀少。

他一本正经地解释完,换来张佳乐气呼呼的一声吼:“不早说!”

孙哲平淡定地继续说:“当然,网吧和甜品店还是有的。”

言下之意是“你不是有网吧有甜食就能活下去了吗?”

张佳乐改口称赞:“那不是挺好的嘛!”

张新杰插话道:“那分拨吧,我和小乔去网吧。”

和楚云秀手挽手的苏沐橙笑:“张副对我们小乔有企图?”

张新杰泰然自若:“有事想商量。”

楚云秀好奇:“什么事值得你熬夜商量啊?”

张新杰答:“以后三天没时间了。”说完他看向乔一帆,“去网吧。”

乔一帆的头顶打满了红色的问号。他和张副的交情至多不过互相免邮代购,而且「一起去网吧」的邀请在职业选手耳朵里会直接翻译成「我要套情报」,张新杰不可能不知道。

他是算准了我不会拒绝吗?

乔一帆心里七上八下的。

这可咋办,他还真的不会拒绝。

乔一帆又急又想笑,又是喻文州又是张新杰的,干嘛都和他过不去呢?他搭末班车进的全明星,横看竖看都和他们这两个前十顺位的大前辈不一样,简单概括就是三个字:不够格。但是他们偏偏就咬着他不放。

苏沐橙挖一勺抹茶冰激凌,嘟嘟囔囔:“奶爸你把我家小乔拐到网吧去干什么?”

“玩会儿游戏。”

楚云秀拍桌子:“奶爸你这种间谍行为可耻啊!”

张新杰:“……”

乔一帆的盘子里还剩一个榴莲班戟,楚云秀这一拍,班戟跳了起来,他放在桌上的手机也跳了起来,显示来电。

听见铃声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一会儿,乔一帆道了声歉,拿起手机走到门外。


“前辈有事?”


……


叶修挂断了电话,扫了一眼邱非想吃人的表情,没心没肺地笑起来:“快没电了。不怪我。我先回去了。”他站起来往店外走去,走向马路对面。不知从何时起,路边停靠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叶修几步跨过马路,开车门钻了进去。

邱非胳膊肘支在桌面上,望着叶修一骑绝尘。

他这才发现这是条单行道。自西向东,零星车辆,如一条缎带上的点点星光。



不知道还要过多久,乔一帆才能找到这里。也不知道要过多久,乔一帆才会反应过来,他其实可以打电话给他,这样他就知道他在哪里了。这家伙一着急就智商下降,邱非却挺喜欢他的蠢相。他们很相似,所以他懂那种被叶修看透的无奈。在叶修眼里,所有人都是蠢的,而他们是最蠢的。

邱非转身买了一杯咖啡,又拿那本《电竞之家》结了账。

乔一帆总能找到他的。沿一条单行道来,找到他,他们再沿这条路走,回到该回的地方。



“这样吧,给你几个选项,你看看你把邱非放在哪里。A、越远越好B、越近越好。”

“没有C吗?”

“C、绝交。”

乔一帆沉默了好一会儿。

邱非秉着呼吸,在心里骂叶修混账。似乎有一股风暴在耳边回响,干扰着他的思绪。又像是有一阵暴雪,铺天盖地迎面而来。

他有那么一瞬间在祈祷,也有那么一秒打算放弃。


乔一帆的声音如同青烟一缕,飘飘渺渺,带着些许杂音,传进安静冰凉的空气里——


“D、邱非喜欢,怎样都好。”



那么我,想要寸步不离地守在你身旁。





TBC

下一章 08


妈的下一章终于能发糖了

好累

没有糖吃我要死了

评论(36)
热度(376)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