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06

卡卡卡卡

枪王出没

敌友之间 06


上一章 05


一阵混杂的脚步声穿透门板,闯进了邱非的梦乡。

黑瞳在不甚分明的混浊光线里猛然睁大,几秒后又慢慢合拢一些,最后合上。凌乱的额发滑落枕边,发梢还有潮湿的汗水痕迹。黑色的睫毛脆弱地扑动着,如同奄奄一息、渴求解脱的蛾。

意识里还是刚才那个梦,那个朦胧的梦像是风中的风筝,越飞越远,隐于薄纱状的云层之后。

连成片的背影、向他伸出的单薄的手掌、不断旋转的画面。十字路口,街边的便利店和加油站,红色和白色,蓝色和绿色,一片枫叶和三颗星星的标志——唾手可得。阻挡着这些的只有一张雪一样的纸。寂静中一只手将纸从上而下撕开,露出了真正阻碍他前进的那个人的面庞。

他本能地瞪大眼睛,盯着电脑桌上忽闪忽灭的蓝光。窗帘没拉紧,那些光是从窗帘缝里投进马路上穿行而过的车灯,一遍又一遍将他从头到脚照个干净。

邱非紧了紧棉被筒,僵持。

外面又一阵凌乱如草泥马奔过的脚步声。

邱非裹着棉被筒坐起来,前后左右转脑子,咔拉、咔拉、咔拉,就像一个许久未上发条的木偶,四肢百骸艰涩不堪,细微的移动也能使肌肉发出阵阵酸痛。


三个多小时的补眠对连续熬夜的他来说就是杯水车薪。还在生长的身体虽然不至于被一次性摧毁,但体力的透支仍然会在他的身体里留下痕迹,精神上的不济、行动上的迟缓,还有疯狂煽动起的烦躁情绪,它们一拥而上——或许真的像闻理唠叨的那样,他迟早会得一些腐蚀健康的职业病。

邱非揉着酸痛的脖子坐起来,试着在嘴里含一口冷水,几秒后咽下。放下杯子时险些碰倒床头柜上立着的战斗格式——战队下榻酒店附赠的手办,全明星款。

哦——现在是全明星期间。邱非拍拍睡烫了的脸,清醒清醒。


第二次了。


“干得不错。”

他自言自语一句,掀被子,对着空气比了个V,再慢吞吞地蹭到地面上。他蹲在原地,默背了几遍荣耀比赛规则,再晃晃脑袋,还是困得睁不开眼,只能又背了一遍本届全明星名单。后背靠在柔软的被单上,邱非吸吸鼻子,确定没忘记那份大名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费劲站起来,悠悠然踱向洗手间。

“…………我不知道他醒了没。队长熬了很多天,中午到这儿,现在估计睡死过去了…………我不敢吵他…………前辈你来,你敲…………”

邱非活动着肩膀,不太精神地走着,路过穿衣镜时头疼地按住高高翘起的头发。

“没事的…………乔前辈,队长肯定不会对你发火。”

邱非揉了揉鼻子,单手挤牙膏,半闭着眼睛摸水龙头。

“怎么会…………他熬了很多天?…………我上次已经惹他不高兴了…………很久没有联系。”

他拿水扑湿了脸颊,水流顺着下巴流进宽松的针织衫里,一片冰凉。

“啥呀?怎么可能…………队长知道你进全明星了还夸你好几句呢…………前辈?”

邱非不禁皱起眉,咯吱咯吱开始刷牙。

“我再等等吧…………”


邱非转身,几步走到房门,啪地打开。

门外突然安静。原本一问一答互相甩锅的两人噤声,纷纷向邱非投来惊讶的视线。

闻理警觉地竖起耳朵。队长这开门的力度、这叉腰的角度、这个怒气冲冲的神情……有事情要发生!

邱非先瞪住副队:“吵什么?现在几点?不知道休息?”

“下、不对,晚上七点十七。”

“……这不是重点。回房间去!”

“是!”


邱非再把视线放到乔一帆身上。

乔一帆立刻一缩脖子,半张脸埋进宽大的围巾,片刻,笑一笑。


“晚上好。”


“……”


一个月不见?邱非在心里估摸。他靠在门框上,捋起袖子,没有让乔一帆进房间的打算。

乔一帆的短发长了一点,刘海软软的趴在额上,露出一小片白皮肤。脑后的头发被围巾压皱了,冲天翘着,在邱非微微低下的视线里如同一面“耀武扬威”的小旗帜。

邱非这么一观察,自己貌似又比他高了一点,小得意油然而生。

“邱非你还在生气啊?”乔一帆问。

“我没有。”

乔一帆眨眨眼:“明明有。我都打听过了,别想耍赖。”

“我真没有。”

“真有。你都不找我聊天了。那天之后,我私敲你也不回。”

“反正我没有。”

乔一帆似乎被他的死不认账烦到了,忍不住蹬一步上前,盯住他:“邱非你幼不幼稚?闹脾气能闹这么久?”

邱非快要憋不住笑了,伸手把那个贴过来的大脑门按下去:“乔一帆你才是幼不幼稚?不知道距离产生美啊?”

乔一帆抵抗着他的手掌,继续瞪他:“距离什么距离啊?邱非你这是诡辩!”

“乔一帆你这是歪理。我不找你聊天就是不正常?凭什么我就非要找你聊天?”邱非说着说着,觉得自己说的特别有道理。

不就是朋友吗?

乔一帆朋友不是很多吗?

他不就是one of them吗?

少一个他还能怎样了啊?乔一帆就直接退役不干了啊?

所以就不想理他了。不理就不理,一个多月什么联系也没有。日子也就这样过来了。多一个乔一帆还多一些扭捏的烦恼,少一个乔一帆他能分出许多精力处理工作。

听着多好、多理智、多邱非。


邱非顿感自己高大了许多,理直气壮的。今天也不知怎么了,他就是能言善辩的,咄咄逼人得像一只小狮子。

乔一帆闭嘴了,两人间越来越大声的辩论也稍稍停滞了几秒。他扯了扯自己的围巾,深褐色的眼睛扑闪:“那你不开心是为什么呢?”


一句话,邱非怔住。


乔一帆不停留,转身走了。一直到走廊尽头,被路过的包荣兴拉进了房间。

邱非维持着远望的姿势,思维运转迟缓:不开心?他用力拍了拍脸颊,暖气太热了,所以他的脸还是很烫手指因为沾了水又很冰凉,冷热交替着,思路不太分明。

——是太累了吧。

邱非将信将疑,狠抓一把翘着的头发。


当初是不开心的,这邱非承认。现在也摆出不开心的脸了吗?邱非怀疑。刚才和这家伙面对面吵嘴,他虽然很累很困、嘴里的泡泡没冲干净,眼皮也非常重,但是他挺放松的。

是这副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样子让乔一帆误会了?


还是其他东西让他误解了?


乔一帆到他跟前走了一趟,他的世界里就打满了让他感到不自在的问号。这样忽上忽下、迷迷茫茫的感觉太没有把握,也太讨厌了。


他们急需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聊一聊。



喻文州:叶神在吗?

大帅比叶修:说。

喻文州:你家那两个有情况。

大帅比叶修:怎么,小乔刚跟着队伍到酒店呢?这就有情况了?

喻文州:路过五楼,撞见两个人争来争去的。

大帅比叶修:你别打扰他们。我马上到,再说。

肖时钦:你们好像在说什么很厉害的事。

张新杰:……小乔和谁?

大帅比叶修:这不是重点!你们滚去该干嘛干嘛,做人不要这么八卦。



几个战队挤一家酒店,大部分选手都是来凑热闹,自然没有那么多约束,收拾好房间后就扎进了闹哄哄的熟人堆里。休息室和餐厅里满眼都是花花绿绿的队服,大家毫无章法地四散坐着,叽叽喳喳等冯宪君开赛季中期动员会。

说是中期,全明星过后不久可就是季后赛了,相比作秀为主的全明星,季后赛才是联盟吸引财力和人气的重点。
再加上本届全明星举办地B市离冯主席近,主席担心不下联盟几百号惹祸精,专门给经理和队长发了开会通知,再找了一群好厨师,萝卜加棒槌,拼了命想拴住这群不太听话的职业选手。

离开会时间近了,各家心照不宣地把最老实的队员踢到最前排,后排的刷微博刷QQ、各干各的好不热闹。


风城烟雨:沐沐你人呢?我把李华放在前面了。你能看见乐乐的小辫子吗?我在小辫子左边一点。

沐雨橙风:看到啦。

百花缭乱:我看着张副玩贪吃蛇玩到十五万分……有点受不了。

风城烟雨:噫,那该多恶心啊。他怎么不坐到前面?

百花缭乱:因为他的蛇到现在都没死,他不想放弃。

风城烟雨:想想都觉得好恶心!叫他快放弃啊啊啊!

石不转:好了放弃了。这游戏不能存档,太可惜了。

君莫笑:玩手机的都先抬头!看我!

百花缭乱:卧槽?你特么也在这里?

君莫笑:都瞻仰过前辈的身姿了对吧?帅不帅?可以了,都继续玩吧。

百花缭乱:你大爷的,你装出点管理层的样子好不好?


见到站在台上的叶修,邱非并没有太意外。冯主席讲话的时候叶修一直在瞥他,估计是想揪住他从里到外八一遍。邱非一边警告自己稳住,不能屈服于老前辈的无言拷问,一边努力解读着身边周泽楷的眼神。

周泽楷从来都属于乖宝宝,不玩手机也不聊天,往最前面一坐就是一尊目不斜视的真人蜡像。邱非到场算晚的了,匆匆忙忙找到前排,发现嘉世和轮回贴着,周泽楷边上的位置摆明了就是留给他的。

他抬起头四处张望一番,发现兴欣坐在另一头的角落里,乔一帆和安文逸坐在最前面聊着天。微草挨着兴欣,高英杰顺理成章地加入了他们的对话。

两人中间隔了千山万水不说,还隔了乔一帆的前队友和现队友。这距离感太实在了,他们的交情本来就横跨了太多人和事,如果不去费力维系,那便不会有机会长久维持。乔一帆走近他,或者他靠近乔一帆,都是自我安慰罢了,谁都不欠谁。



邱非确认了一遍嘉世队员的到场情况,再坐下来。他刚坐下,周泽楷刷的一下扭过头盯他。

邱非被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吓了一跳:“前辈有事?”

周泽楷问:“出去打球吗?”

“什么时候?”邱非下意识地回忆一遍全明星三天的日程表,拍广告、采访、表演赛、训练样样不少。他都这样了,周泽楷这种级别的会忙成怎样啊?

周泽楷似乎知道他在顾虑什么,说:“晚上。”

“今天?”

“都可以。”

“不行,队长,今天晚上你有微博互动。”江波涛突然凑进来,好意提醒道。

周泽楷皱眉:“手速快。”

“不行,开会开到九点半,微博互动到十点半,你想和邱队两个人深夜十一点跑出去打球啊?”江波涛扳着手指劝道。

周泽楷点头:“嗯。”

他说完之后又盯着邱非看。邱非一边躲避着台上叶修的眼神,一边又分心梳理着周泽楷的意思。

江波涛也看他了,样子可怜巴巴的。

……这两个人是想让他裁决吗?

邱非打量着僵持不下的轮回队长和副队长,试着说:“明天晚上也是一样的,我都可以的。”

周泽楷有些失望,但还是点头了。

江波涛依然是头疼的模样,压低声音说道:“邱队你们小心些,大冬天的别感冒了。”

邱非笑起来:“我知道。”

“行吧。你们这些伪宅男心里想什么我也不懂。”江波涛跟着苦笑。

聊过之后,江波涛又转过去对着周泽楷啰嗦。邱非听到几句,都是关于这三天的行程安排的,非常琐碎,连吃饭几分钟都有规定,可想而知周泽楷在忙到脚不沾地的情况下溜出去打夜场球是有多不容易。

枪王的“任性”也是让邱非大开眼界。周泽楷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安安静静地听江波涛说话,但到了某些地方——比如明晚可能出现的临时通告——他立刻瞪大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往外砸:“我不要。”

这副“你再逼我我就打包回S市还在微博上骂你煞笔”的决绝表情成功打动了翻译官江波涛和吃瓜群众邱非。前者认命地闭嘴听讲,后者侧向另一边,咳嗽几声压下了涌出来的笑意。


——却意外地对上了乔一帆的视线。


环形布置的座椅,隔着二十几个人的厚度,只这么一望就能对上视线?邱非的笑意悄悄隐去,目光紧紧地攀附住那张绝不陌生的脸。乔一帆微微扬起眉毛,吃惊的表情只维持几秒,便随着退后的身影消失了,他靠回椅背,没有说话。安文逸和高英杰一前一后望过来,不同程度地挥手示意。

邱非只能点头回应他们。乔一帆的头发该是打理过了,不像刚才那样翘得厉害。


“小乔不错。”周泽楷的嗓音打断了邱非。

邱非诧异地偏过头看了前辈一眼。

周泽楷微扬嘴角,露出平淡的笑:“你们都不错。新的全明星。”

“……谢谢。”

邱非无意纠正周泽楷的小错误——这是他的第二次全明星了。不过也没什么差别,一次两次的入选,这种级别的荣誉,在成名的枪王面前不值一提。

荣誉需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加固,只有持续加固了的荣誉,才可称为荣耀——这是叶修教给他的。

周泽楷笑着:“加油。”

邱非不自觉地笑一笑,重新将注意力放在演讲台上。



周泽楷却没那么轻易“放过”他。他戳戳邱非的肩膀,又指指邱非的鞋,问:“最新款?”

“嗯。”邱非点头,加上一句,“托老板买的。”

“库蜜?”周泽楷笑。

“是。不像我的风格吗?”邱非也笑起来。

“不像战法。”周泽楷认真地说。

“不是所有战法都是孙翔风格的。”

“好吧。你还喜欢……?”

到底是没有认真听讲。一个多小时,邱非被周泽楷“缠着”聊篮球。这种感觉相当奇妙,邱非怀疑枪王平日里并不是真的没有话讲。你看,只要有足够吊起胃口的话题,周泽楷简直是贴到你脸上和你翻来覆去地聊。

邱非想或许前辈是被憋太久了,好几次对话停顿了,前辈搓着手焦躁一会儿,灵光一闪后开心地提出另一个新问题。


那个人这赛季弱爆了。

对对,他好厉害!

库里那个三分是很帅……我都跳起来了。

今年冠军不会是洛杉矶,绝对不会!


在最前排你一句我一句的两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后方大部队眼中的西洋景——联盟中以工作狂魔著称的邱非和以话题终结者闻名的周泽楷,这两人头碰头热聊一小时?


快快快,先拍下来啦。


端坐在两人后方的江波涛成了第一个上传照片的人,附言:队长的新朋友!


离邱非很远的闻理挤掉一堆队友,挤到邱非后面拼命拍邱非的肩膀。邱非觉得他瘪着嘴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了。


“队长啊,队长啊,太好了。”

“好痛啊……你在说什么。”

“太好了!”

邱非被闻理突然拱到他脸上的手机屏幕吓了一跳:“神经病吗。”


把闻理那张大脸推回到后面,邱非听见周泽楷风雨无阻地继续话题:“你冬休去吗?”

周泽楷问的是“冬休期去不去看现场球赛”。关于这个问题,轮回队长露出了失望又纠结的眼神。冬休期不过一周,就算不回家过年,冬休期过后也马上就是季后赛了,挑这段时间飞到大洋彼岸显然不可行。


但是邱非不一样。


嘉世……目前当然没法和轮回对等。就算邱非有信心带队抢到一张季后赛门票,季后赛能走多远却是一个不言而喻的问题。

这个“不言而喻”,直直地击中了邱非心里的某个要害,让他一阵难受。这件事是板上钉钉,邱非也承认,这现状暂时无法扭转。但是这不代表他能轻易地接受这个事实。

他可以觉得自己不够好,但别人不能觉得他们不够格。不够好和不够格,一字之差,这一字却是邱非死也要护住的逆鳞。


他忍不住皱眉:“我不去。”


“对不起。”周泽楷迅速回答。

邱非愣了一下,勉强从那阵烦闷中挣扎出来,侧过脸看前辈。

周泽楷靠在椅背上,笃定地点头:“以后一起。”

“……”

“不可以?”

“为什么道歉了?”

周泽楷皱眉,挠了挠鼻尖:“不尊重。”他似乎怕自己说的太抽象,又加上一句,“刚刚说过‘加油’。”

邱非默然。

“说错话就要道歉。”周泽楷看他不说话,有点着急。看起来他没有劝说别人的经验,应该也没有交过女朋友,所以说话总是捅娄子。

“……前辈没有错。”

邱非被周泽楷的坦率和神转折迎面击中,只能屈服。

该说枪王机灵还是迟钝呢?总之就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好像什么都不懂,又好像什么都有看在眼里。或者说这个人只是纯粹习惯了随心所欲?从擅自盯着他的鞋开始,到向乔一帆要了他的联系方式,再到把自家副队扔到后面却把自己旁边的位置留给他,邱非不禁感叹真是个简单粗暴毫不做作的人啊……

邱非注意着周泽楷那张被认可为联盟门面的帅脸,不服不行。



“周——泽——楷——”

两人后方突然传来压低了的气音。这声音从挺远的地方传来,还拖得老长老长,一路上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周——泽——楷——”

周泽楷忍不住嘟哝一句:“鬼叫。”

黄少天不屈不挠:“等——下——夜——宵——哇?”

周泽楷抓起杜明手里的糖往那个不好好说话的黄少天砸去,砸得异常的准,准确命中了黄少天的额头。

黄少天嗷的叫起来,瞬间拉满全场注意力。冯主席懵逼了。

台上不嫌事大的叶修敲桌子:“黄少天公众场合不许学狗叫!”

半个身子低下去的黄少天一听就炸毛了,扬起头反驳:“你家狗嗷嗷叫啊?”

叶修瞪眼:“对!我家猪也是这么叫的!不服的话我家驴也这么叫!”

“叶修!”

“闭嘴闭嘴!黄少天!你散会后来我这里一趟!”冯主席头疼。



全场响起了嗡嗡嗡的笑声。一招制敌的周泽楷跟个没事人似的也跟着大家笑,还冲邱非眨眼睛。



“这种,不用道歉。”周泽楷说。

“嗯。”邱非点头。



简单粗暴周枪王心满意足地低头看手机了。冯主席被这么一打断也将兴趣转移到了“如何一次性算清黄少天半赛季的帐”上,总结了几分钟后,宣布散会。

邱非和其他人打了招呼,打算回房间。大厅里人来人往,虽然黄少天的夜宵局没有凑成,但在楚云秀的支持下另一个夜宵小队结成了,那一堆堆混杂的便服中,乔一帆是小小的一簇。

很多人和邱非打招呼,甚至乔一帆身边的苏沐橙也对他招手说“晚安”。但是乔一帆没有扭头看他。乔一帆在回避他,大概是因为他终于放弃他了。

邱非站在原地望着那个不起眼的侧面,脚步有些沉重。

误会不隔夜——邱非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但仔细想来,他们之间也并没有什么要紧的误会。现状和他们半年以来所维持的关系一样,不太要紧、不太方便、可有可无。不过是他心里有疙瘩,这个疙瘩的边角误伤到乔一帆而已。

乔一帆想帮他的,但是他不想让乔一帆帮。乔一帆想当个老好人,但是他不想让乔一帆再对他好。他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他就是突然的烦了,觉得这中间有人不够尊重对方。

这下子双方都退一步了,那么干脆再退一步,心理能承受的话就更退一步,一直退到萍水相逢的敌友一场。


那就到此为止。


邱非没有再停留。

他撑起围巾,汇进不太熟悉的人群。走廊的尽头有电梯,下电梯后马上就到他的房间,进了房间他就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嘉世队长。


“邱非?”

隔着许多人,隔着许多声“叶神好”,邱非听见有人在叫他。

邱非心里一顿,脚步并未减慢,反而加快。

“邱非!”

叶修还在喊他。

邱非很抗拒。他按住电梯按钮,额头冷一阵热一阵,要流下汗来。

“邱非你大爷的,给我站住!”

叶修爆粗了。

邱非慢慢回过头,下巴被围巾包着,呼吸不太顺利。

叶修气呼呼地掰开其他人,向邱非冲过来:“半年不见涨姿势了啊?敢装耳聋?”

“前辈好。”邱非语气平淡。

叶修用力揉他的头:“好个屁。”揉一下不够,他夹住邱非的脑袋上下左右地蹂躏,直到邱非的头发乱成一蓬草。

“前辈……”邱非忍不住开口制止。

叶修瞪他:“你行不行啊?”

“……什么。”


叶修叹了口气:“别再憋着了好不好?”

“我们把所有事都放台面上聊,好不好?”


邱非看着叶修无奈又无奈的神情,今晚头一次察觉到不知所措。


TBC


下一章 07


卡卡的

在赶岳光赶论文|・ω・`)

评论(27)
热度(358)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