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05

复健、试水

八千字的废话

微量叶橙(一句话)


卢瀚文特么又来了 05

上一章 04



乔一帆被苏沐橙逮到后手忙脚乱地关手机关电脑,水杯还摔到了桌子底下。他匆忙扫一眼手表,毫无疑问是个该睡觉的时间点了,职业选手理当对熬夜零容忍。

苏沐橙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声音黏糊着,努力教训他:“小乔你太不乖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老实去睡。”

所以还特地挣扎起来到训练室看他吗?乔一帆有些内疚地眨眨眼睛,轻手轻脚扶睡眼惺忪的队长坐下。

“太晚啦。”苏沐橙强调一遍。

“对不起。”乔一帆认错。

苏沐橙好不容易睁大眼睛熟悉了一下环境,又缓缓闭上,片刻,又挣扎着睁开:“看出什么了吗?”

乔一帆沉默几秒:“看出来了。”

苏沐橙用力点头,竖大拇指,疲惫地笑起来:“小乔最聪明最棒了。”她调皮地侧过脸看他,“加油调整状态,下一轮杀回去。轮回的那两个人是变态啦,被他们针对你不要介意,不要灰心,正面怼不过我们可以玩战术嘛!”

乔一帆忍不住微笑,点头:“是。”

苏队长的风格就是这样。所有人面前是以身作则、作风强硬的枪炮师,私下里则像话多版的叶修,叽叽喳喳的,一刻不停地和你聊战术聊操作聊理想,直到将队伍凝成一个整体——一个苏沐橙风格的整体。

“小乔我饿了。有吃的吗?”

“我去看看,队长你坐一会儿,千万别睡,要感冒的。”乔一帆嘴上说着,手上操作鼠标点点点,拉出一集蜡笔小新,开音响外放。

苏沐橙哼哼主题曲,随意翻动乔一帆的笔记本。


叶修退役后,苏沐橙吃泡面的次数少了很多,但上林苑里一直摆着三种味道的存货。倒不是说苏沐橙不爱吃了,而是代言工作和战队工作太繁重了,她连减肥的时间都没有。

路上敲定了夜宵菜单,乔一帆几步跑进厨房,从冰箱里拎出花生酱、吐司和早就打好的鸡汁土豆泥。

对乔一帆来说,只要是不开煤气灶的料理,他都是有信心的。

吐司放面包机里一烤,抹花生酱,再热一热土豆泥,转身从冰箱里摸出牛奶。一切准备好后,乔一帆双手撑在料理台上,又思考了一遍食物搭配。相比泡面和串串,这夜宵简直健康得不像话。

端着盘子回到训练室,乔一帆看见苏沐橙正捧着手机笑得花枝乱颤的。

她冲他扬了扬手机:“小邱好可爱。”

乔一帆下意识地回以一笑:“是啊。”

“你们怎么这么熟啊?他给我发表情诶!说你误会他了什么的。大半夜的搞什么嘛哈哈哈。”

误会?

乔一帆歪头,不解。苏沐橙已经自觉伸爪子勾走了三明治,就着蜡笔小新吃起来。他凑过去看队长大人的手机,那上面是邱非的留言。

让我不要误会?误会什么?而且为什么发给队长?

乔一帆糊涂了,挠耳朵。刚才突然切电话的确有点失礼,算起来还是他的错……但是,这中间,有误会?

乔一帆一头雾水。

他斟酌许久,解释道:“我们聊得挺久的。邱非怕你批评我晚睡。”

话一出口,乔一帆觉得自己也被这个理由说服了。

邱非是好朋友啊,还是好队长,有这样的担心很合理嘛……嗯嗯。

“小邱就这样,未老先啰。”苏沐橙也赞同。

“未老先啰?”

“啰嗦。邱非小老头。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姑娘的笑点越来越怪了啊!还自己被自己逗笑了!

乔一帆吐槽着,莫名其妙的也傻笑起来:“是啊,邱非那个啰嗦劲,又奇怪又搞笑,好像牛皮糖。”

虽然邱非不是很热情,但只要他来搭话,对话就会有无限延长的趋势。乔一帆心想这个人真厉害啊,一次一两个字的往外蹦,却意外的源源不断。聊到某个程度后他回头翻聊天记录,发现他俩就是这样简短又琐碎地刷了几十页。

“对对对。”苏沐橙为这个形容鼓掌,“该说他细心呢还是说他……”

她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笑完之后继续啃吐司了。

乔一帆又不懂了。

苏队这个高深莫测的表情,明显是懂了什么又不想跟他分享啊!这个成年人绝对在想着小孩子式的恶作剧!

“小乔啊,我们来分配一下任务吧。”

“什么?”乔一帆手上帮着拿走盘子,拿来纸巾。

“笔墨伺候。”

“哦哦。”送上笔记本。

“刚才我们说到战术了嘛,我们就这样分吧。”苏沐橙拉过本子,捏住笔,潦草地涂画起来,“下一场打贺武,我来。下下场打雷霆,你来。下下下场打霸图,你来。”

“我来?……什么意思?”

“先听着。我记得我们下个月还要打微草,那场也给你。蓝雨要下下个月,也给你。”

乔一帆懵懵懂懂的,越听越不对劲。什么你来我来的?这搞的跟分喜糖一样是想怎样啦?

“嗯嗯——邱非么,”苏沐橙停顿良久,扭头问他,“你要吗?”

“……”乔一帆不知不觉手心出汗了。听到邱非的名字更汗了。

他本能地觉得这个问题很危险。

苏沐橙眨着眼睛。联盟女神吃饱喝足睡意全无,双眼炯炯有神,眼里含着些许期待。


……期待?


只要被期待,乔一帆就没法口不对心。


“要、要吧。”他点头。语气却不那么肯定。

但他的确有些犹豫,因为他还不知道苏沐橙的分配是否真是他想的那种意思。

和战术大师们正面斗法——他不能确定是不是这个意思。

乔一帆握着衣角,内心翻江倒海,片段式闪过的是火山喷发、大地崩裂的狼狈景象。

“小乔选手,是时候脏起来了。”苏沐橙肯定似的拍拍他的肩膀,掌心是女孩子特有的柔软。

“队长你不是开玩笑吧?”

“不开。这是最高领导人的指示。”

叶修的指示?

乔一帆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

“不是叶修!你们这群人,老是叶修叶修的,很讨厌啊。”苏沐橙洞悉他的想法,不满地拍桌子,严肃道。

“……?”

“叶修和我哪个大?”苏沐橙严肃。

乔一帆复杂了一瞬,怪自己没跟上人家秀恩爱的节奏:“沐橙姐最大。”

“孺子可教。好了,会议完毕,回去睡觉。”


不是不是……

不对啊……这世界变得太快了。

一路被苏沐橙盯着回房间,乔一帆道过晚安,轻轻关上了房门。杵在原地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这种重任在肩的感觉,这种被期许填满的感觉。这样的——类似的——话语。乔一帆背靠门板,蹲下来,抱成一团,在自己的臂弯里努力平复情绪。

一想到以后站在赛场上,他将对位肖时钦、喻文州、张新杰等人,他就紧张得脚酸手抖。他们是已被谱成传说的神兵,而他只是一把刚刚开刃的好剑。

还有王杰希。

微草王杰希。

乔一帆微微抬起眼睛,黑夜中他的大脑非常清晰,运转飞快。

这个塑造他又毁灭他的魔术师,毫无疑问是个强敌。


以及,邱非。


嘉世邱非。


乔一帆突然笑起来,干脆坐在地板上。这家伙今天还笑他来着,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列入敌对名单了吧?

正如他经常脱口而出的那样,邱非很厉害,非常厉害,扛着嘉世,甚至扛着新生代大旗。

但这些都变得无所谓了——他想要击败他。

手机亮起来。乔一帆咯噔一下,不会想到他他就来消息了吧?

苏沐橙:小乔立刻、马上去睡觉!!!


“……”

好吧,又不是互通脑电波,哪能随时联络啊?乔一帆驱散开那点没头没脑的小失落,准备休息。



这之后的日子,对乔一帆来说太过“充实”了。一个星期有两天处于备战状态,一天复盘,一天打磨(能够怼心脏的)战术,一天交代战术,再加上日常训练,乔一帆忙得脚不沾地,几乎天天埋头在电脑桌前。

偶尔飘过的队友们显然支持苏沐橙的安排,除了像方锐那样调戏一声“乔乔加油”以外没别的了,谁都不打扰他。

抢BOSS的频率也减少了。伍晨不像从前那样常常来叫他,而是转去叫坐在他身边的莫凡——莫凡也是苏沐橙扔给他的,交代的话是“让他开窍”。所以偶尔的几次抢BOSS,乔一帆都得硬跟着神出鬼没的莫凡,事情太多,难免三心二意,于是他扑街的次数暴增,死太多次导致自己都麻木了。

要命的是他看见他死后,莫凡捡走了他爆开的武器。

“不能浪费。”莫凡扭头看他。

“……嗯。”人都要坏掉了。


乔一帆恨不得把自己掰成几块,把其中一块给莫凡,把另一块给苏沐橙,这样剩下的他就能踏踏实实琢磨战术了。

唯一的庆幸是邱非不怎么来找他了,他就省下了一些用来谈天说地的时间。

乔一帆敲打着键盘,等角色复活的期间切回QQ,看了看留言。

邱非没有找他。


鲜肉群里倒是有人提到他。


流云:我跟你们讲,邱非太不要脸了!嘉世都赢了我们了,结果他还叫我请客吃饭!说我答应过他!什么时候的事!

乔一帆知道卢瀚文说的是第二场嘉世和蓝雨的比赛,就在昨晚。从结果上看是嘉世赢了,全场MVP是邱非。算是报了赛季揭幕战的一箭之仇。

木恩:不对,我记得你答应过。

流云:?

长河落日:上次在小乔的车里。

流云:……我靠。那算数吗?

战斗格式:不算吗?

流云:算算算!邱队你最大!高富帅!了不起!但请注意我说的是在G市!

战斗格式:你在酒店吗我去找你。

流云:卧槽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翻脸!邱非你快接电话啊!邱非?你大爷的!

现在是十一月初,秋季。乔一帆端起红茶喝了一口,温热的液体流入咽喉直到腹部,流经之处一路温暖。

讲真,输输赢赢的恩怨太多了,以卢瀚文的性格肯定不会太在乎这些。在乔一帆看来,这个小剑客纯粹就是想逗邱非斗嘴,谁知道邱非比他想的要更加行动派,二话不说就杀向酒店。

嘉世客队的酒店,记得是在……乔一帆嘴边轻轻蹦上三个字:场馆边。


兴欣也在场馆边。


两个“场馆边”隔的也不远,就一条街。兴欣在这边,夏仲天旗下的酒店在马路对面——接近旧嘉世的位置。

反正这一带就是电竞区,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两个战队的建筑,犬牙参差地纠缠在一起。

乔一帆抬头望向窗外,能看见酒店尖尖的楼顶。


群里有人艾特他。

流云:小乔顺路约吗?

又是卢瀚文。

乔一帆拿这个活泼好动的小剑客没办法。这人刚刚还在游戏里追着他杀了他好多次呢,现在倒像没事人似的来约他。

一寸灰:你们在哪里?

流云:我在酒店房间里啊,不知道邱非到哪儿了。他不接电话。你来嘛你来嘛,邱非可听你话了。

一寸灰:我要问一下队长,稍等。

乔一帆打完这行字就听见不远处的苏沐橙伸了个懒腰,宣布上午训练结束,下午两点半复盘。

一寸灰:可以。我来找你们吧。你请我吗?

流云:当然。酒店门口集合。


乔一帆开始找外套。他的余光瞄到屏幕上又跳出一句话。


战斗格式:?


……。


乔一帆盯着那个跳上屏幕的、状况外的问号。

突然就有点手足无措了。

邱非大概真的没有注意手机,几分钟里从两人约饭变成了三人小聚餐,他还没反应过来,乔一帆就加入了。

乔一帆犹豫了一下,回复:邱非不欢迎我啊?


不行,这句话有点太放肆了。

不是说这句话本身,而是他在打字时不自觉地跟着读了出来,声音很低,像是自言自语。语气也不太正常,读完后挺失落的。

身后路过了准备休息的队友。方锐和包子拍拍他的肩膀,神经大条地无视了他的电脑屏幕,也就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


战斗格式:不是啊不是啊。很久没见你了,我以为你忙……

乔一帆瞬间扶额。

是是是,我是忙,我的确是忙,但这微妙的无辜感是怎么回事?醒醒啊你是邱队啊,别这样……平淡无奇地卖萌啊。

他低声笑出来了,连忙喝几口茶水压了压笑声。

一寸灰:我是忙,但是陪你们的时间还是有的啊![笑哭.jpg]

战斗格式:……哦。好。[微笑.jpg]

鸾辂音尘:讲真围观完以上对话,卢瀚文你好碍事啊。

流云:???什么鬼,我又怎么了?戴妍琦你这样叫别人的全名很不礼貌的!

鸾辂音尘:卢瀚文你也叫我全名了!


在两人的带动下话题成功跑偏。


乔一帆检查了一遍随身物品,和陈果打了声招呼,出门找邱非了。

快十二点的时候,乔一帆发现了邱非。邱非在马路对面,地铁口。职业选手很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更不要说被认出后没地方逃跑的地铁,但邱非就是坐地铁来了。

乔一帆打量了一眼越来越烫的太阳。这几年H市的气候混乱,秋老虎一年比一年反复无常,几天阴雨几天暴晒,很影响心情。望着邱非四处张望的身影,只穿了T恤的乔一帆倒感到出奇的安宁。

邱非戴着一副黑色镜框,微卷的头发非常蓬松,从远处看,像戴着一顶蘑菇帽子。明明是大中午,他的短袖外面却还是套了一件格子衬衫,腿上也规规矩矩地穿着标配牛仔裤。这么一身火属性装备,邱非脸上却不见丝毫汗意,那双眼睛眨动的幅度小而轻,整个人看上去非常休闲。

乔一帆默默地嫌弃:这家伙绝对早就计划好要跑来找小卢了,不然不会打扮得这么整齐。

邱非冲他招了招手。

他也招了招手。

招到一半,他停住了,震惊。

从邱非身边的酒店里蹦哒出一个卢瀚文——这是正常的,本来就是三人行——但是为什么卢瀚文身后平移飘来一个满面微笑的喻文州?

叶修不止一次提醒过乔一帆:喻文州是个危险的人,微笑着的喻文州是个比他还危险的人。不幸的是,乔一帆见到的喻文州都是笑着的。这位前辈好像从来没有烦恼似的,说话温柔,笑容也温柔,乔一帆真的没办法把喻文州和危险人物划上等号。

事实上,在叶修口中,全联盟就没有几个不危险的人。

所以他上身微微前倾,比较郑重地行了礼。

喻文州扑哧笑得更欢了,对他摆摆手。

邱非也注意到了背后的状况,淡定地说了句:“前辈好。”

三个人——不对,四个人聚到一起。喻文州说:“和你们站在一起,我突然显老了。”他看向乔一帆和邱非,“邱队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小乔就不一样了,印象中还是第一次这样见面?”

乔一帆想了想,点头:“以前都和队友一起。”

后半句“和蓝雨打架”被他吞回肚子里。

喻文州不介意,慢条斯理:“听说瀚文要出来聚餐,我也是闲着,就跟出来了。连续客场,不是熟悉的训练场地,像我这种划水的职业选手,练再久也没什么用处。”

“队长你才不水呢。”卢瀚文嚷起来。

邱非偷偷看乔一帆,得到了同样无可奈何的眼神答复。

辈分上、身份上,他们都没法和喻文州比。喻队这一番话,翻译一下就是“我来H市打嘉世和兴欣,刚好遇到个套情报的机会,哎呀真是太巧了。你看我又这么水。来我们一起吃个饭聊聊天,没损失的对吧?”

可惜,就像卢瀚文说的,喻文州才不水呢……而且,乔一帆总觉得喻文州在注意他,一颗心不禁七上八下的,也忘了回答。

邱非的声音从身边响起:“那前辈一起吧。小卢你要请我们吃什么?”

“烤肉。走走走,饿死我了。”


乔一帆全程跟住邱非,不轻易走开。

看着一大一小先进了烤肉店,邱非停脚,把乔一帆堵在门外。


邱非好奇:“你今天……?”

乔一帆展开微笑:“我怎么了?”

邱非没有立刻搭话,手揣在兜里没动弹。

乔一帆被那双直勾勾的、毫无掩饰的眼睛吓到了,避其锋芒,假装看风景。

“喂。”邱非叫了他一声,想把他的目光引回去。


乔一帆心虚。


邱非想了想,微微侧过身子来,镜框甚至碰到了乔一帆的耳朵:“你不会很不擅长对付喻队吧?”

乔一帆咳了一声。

耳朵好痒。

为什么一个嗓音清澈的人凑到耳边说话就变成低音炮了呢?邱非的声音海潮一般钻进身体里,四处乱窜。

“下周要比赛啊。喻队是对手。”但他没承认。不擅长应付某人,这种弱点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辞典里。

“小卢不是吗?”邱非笑了,扳住他的衣角硬是让他侧过头去,“而且我也是。”

乔一帆无可奈何,也无话可说。邱非固执地盯着他的脸,那样一副认真的模样。他擅长隐藏,但不擅长说谎——说谎和隐藏总是不一样的。前者不会伤人。

而邱非最擅长眼神杀。不是韩文清的那种不怒自威的气质,而是执着坦率的、让人不由心生出罪恶感的技能。

——这个技能的技能点还点得老高了。为数不多的见面里,乔一帆发现自己记得邱非每一个眼神,它们全都是这样坦率又严肃,逼人立刻缴械投降。


这问题很难。

准确来说,很偏僻,不在考纲内。

一个人变成了对自己来说重要的存在,这件事本身就复杂,哪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乔一帆脑子都要烧掉了。


“邱非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邱非饶有兴趣。

哎呀这个刨根问底的后辈,让乔一帆不知如何是好。

他整个人乱着,想解释什么,又解释不出来。这要说,就要说到“责任”“现状”“未来”之类的很煞风景的话,他不确定邱非想不想听。

和一个敌人说这些有的没的,怎样都说不过去啊。


乔一帆稍稍平静一下……平静个鬼啊,平静什么平静,随便了——

“因为邱非是朋友啊。”

唉又不对了……说的小卢不是朋友一样……乔一帆被这几句话的逻辑镇住了,不禁开始寻找对话源头。


邱非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

这是……挺高兴的样子?

太好了。

邱非抓了抓头发,低头转过身去了。

乔一帆一头雾水。

他刚找到源头,刚想承认“他不擅长对付喻队”这个事实,刚想重整旗鼓应对邱非的眼神和邱非的提问……邱非就不理他了。

邱非嗒嗒嗒走得非常快。一瞬间就不见了。

“?”

乔一帆无奈,只能最后进入店内。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乔一帆和邱非。

只有全程状况外的卢瀚文招呼着:“吃肉啦吃肉啦,服务员姐姐上可乐!”

邱非安安静静地吃东西,几块西瓜几乎嚼出了口香糖的感觉。卢瀚文和喻文州一直在聊天,同时也把乔一帆拉进去聊。聊的东西无非是联盟近几轮的赛事,但加起来还没一盘五花肉吸引人。

乔一帆拿钳子,熟练地烤肉、分肉,卢瀚文只顾吃,喻文州和邱非吃的不多。

喻文州一边逼迫卢瀚文吃生菜,一边说道:“这赛季的兴欣不错。”顺走几块卢瀚文盘子里堆成小山的肉,换成几片苹果。

“谢谢前辈夸奖。”

喻文州瞥他一眼,微笑:“应该的。”

“你很出色。”

乔一帆习惯性地摇头:“并没有,我还不成熟。”

喻文州盯着卢瀚文鬼鬼祟祟的筷子:“不要这么没信心啊。你的进步大家都看在眼里。”看向乔一帆,“兴欣有你,非常幸运。所以我能理解苏队的行为,我也觉得这样对队伍是最好的。”

乔一帆险些脱口而出“但是我不够好”。他撇撇嘴,没有吭声。

他不够坚强。他不知道自己的抗压系数到底是多少。

简单几句话他都能慌。

喻文州笑:“你也不必这么拘谨。我夸兴欣,你谢我。我夸你,你也谢我就好了。夸你和夸兴欣,难道不是一回事吗?”

“对啊,队长夸你你就接着呗,队长最近都不夸我的。”卢瀚文再次插嘴。

喻文州丢给他几颗小番茄,示意他闭嘴吃饭。

“如果你昨天赢了邱队,我也会夸你的。”喻文州说,“但是你没有。”

“队长你偏心!这不公平!我昨天就剩百分之四十的血了,怎么打啊?”卢瀚文抗议,“邱非超级——难打的。”

邱非一直在乔一帆身边拨弄着小粽子,漫不经心地剥粽叶,听见自己被提到了便抬头看了一眼愤愤不平的卢瀚文。

“谢谢夸奖。”

“没夸你。”卢瀚文瞪他。

“邱非很强。”乔一帆赞同。

毕竟新秀赛季就入选了全明星,本赛季爆炸性的输出更是名列联盟前茅。这使乔一帆很难不夸赞邱非。

“一帆也很强。”邱非注视着他,说。


乔一帆被他无缘由的注视,又听他这句礼尚往来的夸奖,总觉得怪怪的。

机会主义传人卢瀚文比他敏锐多了,一下就抓到了重点:“邱非你直接叫小乔名字的啊?真少见。”

名字?

哦——对,他叫我“一帆”。

……

……!

原来违和感在这里啊。邱非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名字。刚才在马路上,他也是一个“喂”代替了姓名。

乔一帆不知该对邱非作何反应,下意识地先对卢瀚文笑道:“我们是朋友嘛。小卢你想叫也可以的啊。”

他想压制下内心炸开的惊讶,还有莫名而来的感激。

只是被叫了名字,他却有种说不出的开心。

邱非终于打开了自己的世界,这个称呼就是一封邀请函,邀请他进入邱非的心。

他望向邱非安静的侧脸,出神。

邱非没有与他对视,甚至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这很少见。倔脾气邱非虽然倔,但从不无视周围的人,更很少无视他。

对面的卢瀚文碎碎念:“也是,毕竟是你嘛,跟谁都熟。”

邱非对这句话倒是有反应了,眉毛耸了耸。

乔一帆懵逼。

这是……拒绝和我说话的意思?

为什么呢?


无声旁观对话的喻文州突然说:“果然我还是老了。”

乔一帆不解,抬头看喻队。

喻队一笑。

乔一帆苦恼了。他不擅长对付喻队,一大原因就是喻文州好像什么都懂,再难的题到喻队面前全都不堪一击。

喻文州把谁都观察得很仔细,又把每个人都抽丝剥茧研究得很透彻。这样的人作为对手太可怕了。

乔一帆准备对蓝雨战术准备了好几周也没准备出个所以然,原因就是喻文州可能比他更懂兴欣,喻文州足智多谋,喻文州深不见底。

所以乔一帆初看见喻文州的时候心里是“抗拒”的——过几天,他可就要在赛场上接受索克萨尔的洗礼了,如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见到喻文州他头都大了。

让他头大的喻文州再次阻止了卢瀚文放肆挥舞的筷子,说:“感情好比什么都好。我们这代人很快就会退出了,到时候就是你们的天下。”

邱非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靠在了椅背上。

乔一帆沉默,不知该不该应声。

卢瀚文明显不知道为什么气氛陡然变僵,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犹豫道:“你们再不吃,休息时间就结束了啊!”

还是没人动弹。

烤肉在滋滋作响,肉香阵阵钻入鼻腔。

喻文州要了一碗饭——天知道为什么在烤肉店吃饭。他淡定地开吃。卢瀚文一想,队长都吃了有什么好怕的,于是继续吃,还偷偷扔了好几片生菜到乔一帆盘子里。

许久后,邱非动了动手指,声音沉稳:“前辈,我不会输的。”

乔一帆反应快速地扭头看他。

生闷气之后是强势宣言?乔一帆都不知道邱非这么天马行空。

“我们也不会输。”喻文州语气平静,似在陈述事实。

邱非继续说:“不管哪个方面我都不会输的。”

喻文州笑了:“好。加油。”

乔一帆:???

卢瀚文:???


一顿饭吃完,满脑子都是“好累好累好累”的乔一帆告别。无视跟邱非约战的卢瀚文,喻文州叫住乔一帆:“小乔,一周后请多指教。”

乔一帆挠脸,点头。

喻文州笑:“谢谢你。”

“什么?”

喻文州眼角微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调侃:“谢谢你离开微草。不是有人说药庙世仇么?如果你……”他没有说下去。

乔一帆怔住。几秒过后扑哧笑起来:“谢谢前辈。”

“不谢。加油。”

喻文州云淡风轻。



TBC


下一章 06


喻队:你们是不是傻?心疼邱非。

小卢:你们是不是傻?有肉不吃。

苏队:你们是不是傻?助攻都不会。

正确的助攻姿势请参考苏沐橙太太。

拒绝卢瀚文,从我做起_(:з」∠)_

ps本来对喻队无感的,但是写着写着满脑子都是“卧槽这人怎么这么苏,对后辈温油过头了吧”……

评论(24)
热度(331)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