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敌友之间 04

复健、试水

全职高手/邱非X乔一帆


敌友之间 04


上一章 03




“新赛季了。”

“嗯,新赛季了。”

“加油?”

“嗯,加油。”

“赛场上见。”

莫名简练的对白,邱非舒舒服服地缩在大巴的角落里,和乔一帆你一句我一句地传短信。第一场比赛,嘉世飞到了G市,晕机的感觉还未消退,乔一帆的问候已经到了。邱非对此丝毫不意外。

乔一帆这种人,大事小事绝对都放在心上。邱非在心里盘算了一遍假期间两人三天聊一次QQ的频率,如果这样的良苦用心还换不来新赛季祝福那就真是见鬼了。所以邱队长无视了身体的抗议,坚决缩进了最颠簸的大巴后座——他怕自己看短信的时候露出什么诡异的笑容,被当成智障就算了,影响战队士气就不好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片口香糖,惯例的超强薄荷味,扔进嘴里,开始思想热身。

没几分钟,手机上跳出了回复。

“总决赛见。”

来自乔一帆。

邱非咕咚一声把糖咽下去。


“不开玩笑?”他犹豫着发出去。发完还是犹豫。这样的询问会不会显得太没出息?

“不开。我们不开。”

这人记仇。

第十一赛季半决赛,兴欣被霸图挑落马下。后来霸图夺冠,换言之,兴欣败给了冠军队伍。按理说,全联盟其他战队都败给了冠军队,而且冠军年年有,兴欣这个反派角色还得了一个呢,乔一帆就是不提,只咬着“霸图夺冠了”这个点。

他们熟起来之后,乔一帆总是提起这个。这个伤口结痂了一次又一次,他每次都趁它未愈时剥开,于是一次失败就让他难受了很久。慢慢的,邱非也不得不跟着难受了起来。

如此看来,乔一帆有跑话题的天赋。这点像极了满嘴跑火车的老江湖叶修。

越临近赛季,乔一帆跑题到霸图的次数就越多。于是就衍生出了又一个特征——话痨。

乔一帆不是黄少天那种水漫金山的风格,而是一两个字积少成多的类型。最开始,两人和谐地打竞技场,四六开,乔一帆四邱非六,乔一帆输的次数更多,叹气的次数也增多了。

“邱非你好强”到“我还是不行”到“去年就是这样啊”到“霸图的前辈们很拼,比不过”到“今年要加油”到“不服气”……重点就是“不服气”。关于这三个字,表面温顺的乔一帆能在语音里扯出几百字的小作文。

可能因为对面是沉默且不善交际的邱非,所以他才放开了手脚说些“豪言壮语”。

他不知道的是,邱非觉得喋喋不休的乔一帆更加生动,还带有说不出的可爱。


邱非笑了笑,回答:“那就总决赛见。”


随队进入场馆,闻理觉得自家队长今天有些低气压。全程一个人走在最前,这好理解,但是面无表情地戴着耳机走路就有点少见了,更何况是在赛前。以往队长虽然也是一副不爱说话的样子,但至少不会把“请勿打扰”四个字写在脸上。

这怎么办呢?新赛季第一场比赛,大家都很紧张。对手是强大的蓝雨,G市的酷暑更是加剧了紧张的情绪,慢慢将之演化成了躁动。闻理满头大汗地前后观察,思考该从哪里入手才能把状态不好的队伍拉回平常线。思考着思考着,自己也被暑气蒸得心不在焉起来,一个没留神,手上的手机摔了出去。

手机一路滑到队长脚边,一个角磕在那双黑色网面的红色球鞋上。

邱非的脚步停住了。

然后,他弯下腰去,捏起那部手机,回过头,淡淡一句:“小心点。”

卧槽……妈妈救命,队长好吓人啊!

闻理觉得自己要被那双透亮的眼睛洞穿了,不禁缩起了脑袋。

邱非走向他。

两人距离有所拉近时,闻理听见耳机里传来非常动感的声音,仔细听,好像还是什么热血漫画的主题曲。日式摇滚特有的绵长清澈的嗓音搭配狂躁的吉他和雨水溅落一般的鼓点,邱非的偏好和他的人一样,有那么一点倔强。

闻理摊开手可怜巴巴地等着队长赐他手机。走道里有几丝冷气,但不够份量,慢慢的,邱非的鼻尖也凝出汗来。

他用手挠了挠,动作不轻,鼻尖红透。

后方的队员们手足无措,不知道队长副队摆出交接仪式的架势是在干什么,一个个伸长脖子不敢出声。

邱非直截了当地摇头:“我不太好。”

“状态不好?手受伤了?”

邱非摇摇头,一只手扶住耳机,一只手用力捂住额头,匆匆抓了几下。

闻理发现他的运动服没有像往常那样规矩地拉着拉链,而是大开着,露出贴身T恤。T恤勾勒出健康修长的身材,还是那身棒棒的、让职业群鬼哭狼嚎的好肌肉。

但是队长一头都是汗,平时会戴的低度数眼镜也折在领口,镜面模糊不清,看来也忘了擦。

闻理后知后觉:队长可是最注重仪表的人了啊,什么时候邋遢过?坏了,别真是生病了啊!

这么一想,副队长就有点生气了,气呼呼的时候往往也最有勇气:“队长,你这是很不负责的行为!”

怎么可以在赛季初就生病呢?怎么可以不关心身体只关心工作呢?操劳过度导致比赛水准下降太不职业了!

像是听到了他满腹的牢骚话,邱非猛地伸出手拍在闻理的肩上,力度之强,生生将闻理即将冒出嘴巴的话拍回了肚子里。

邱非抬起脸来,眼睛湿漉漉的,竟然有些夺目的光彩。

“队长,你有什么快说嘛!”闻理都快哭了。

邱非突然笑了,眼睛闭上又睁开,眼里的光彩更加浓烈,如同拥有生命一般跃动着。

“不管听什么类型的歌都没有用。”

“嗯……?”

“从早上到现在。不对,从夏休到现在。”

“???”

“太不职业了,但是——”

邱非低下头去,深深地呼吸着陌生场馆内的空气,再抬起头时,他别扭地移开了视线:“我太激动了。手抖得停不下来。”

闻理惊住,猛低头,死盯邱非的手——我的天哦,队长您轻点啊,别攥那么紧!我的新手机啊!

晒成小麦色的手背上青筋微凸,中指上附着的经年累月而来的茧泛出白色。

只要给一点火苗,人就能燃烧起来。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想要放弃思考,以绝对的豪龙破军的姿态勇往直前。


“哦……不对,什么什么?队长?!”

闻理震惊地定在原地,望着邱非头也不回大步走向赛场的背影。

那件队服的正中,海潮中斜插的战矛标志微微反光。

战斗格式的战矛迎风破浪,新嘉世的标杆。

邱非。

队长。

闻理看见他扯下耳机,将之挂在脖颈处,然后站在赛场的边缘、最后的门扉所在的地方。

队长一直都很耀眼,一直都在为了他们冲锋陷阵。

但闻理还是第一次有一股冲动,他想要跟上邱非。不是享受邱非搏来的胜利,不想再听到人们夸赞队长的个人能力后加一句“可惜在嘉世”。

嘉世可以成为邱非的影子——只要邱非比以往的斗神更加璀璨,那就足以盖过斗神创造的历史!队长绝对可以做到!

现在轮到嘉世支持邱非了——他们要成为合格的、能与光百分百同步的影子,成为斗神的沐雨橙风,成为队长的最佳搭档。

就在这一赛季!

闻理的心跳快要爆炸了,他拽起身后的队友就撒腿往前奔。

糟了啊,兴奋到要哭出来了,我的妈啊……闻理拼命憋回眼角的泪光,大笑出来。

第十二赛季揭幕战,打响。


邱非坐在大巴后座,摇摇晃晃的,整张脸埋在卫衣里。

队友叽叽喳喳地讨论自家队长擂台赛一挑二的表现,再讨论队长团队战一拖二的表现,再哈哈哈哈嘲笑一番对面被轮番打懵的卢瀚文,最后总结出“队长好厉害”的结论。

这一番讨论引来闻理一人一个暴栗:“队长是厉害,但是你们一群人打不过一个黄少天,要脸吗?都滚滚滚滚。我们首战输了,不知道吗?回去加练!”

邱非歪着脑袋,额头贴在窗玻璃上,笑起来:“今天大家其实打的不错。”

“是吧是吧?今天我们很努力了!就差一点!”

“如果能赢就更好了。”邱非加上一句。六比四,终归有点可惜。

“呃、嗯……”

“吃夜宵吧,我请。”

“我靠队长万岁!”

“不过回去还是要加练的。”

“好的队长!我们明白了队长!”

等所有人吃饱喝足回到酒店,已经接近十一点。把闹哄哄的崽子们赶去睡觉,又每个房间查了一遍,邱非回到自己一个人的大床房,开笔记本电脑。QQ上除了各种各样的“队长晚安”,还有夏仲天发来的当天的所有比赛录像。

第十二赛季第一轮第一场,被夏仲天列在第一位的是兴欣对轮回的比赛。邱非眼皮跳了跳,打开录像认真看起来。

乔一帆说过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冒出脑海。他说,他感到紧张。他是笑着说的,再加上他是个性格柔韧的人,所以邱非并没有太担心。

但是邱非的判断出了错。

兴欣阵鬼似乎陷进了泥潭。个人赛,兴欣赛季第一顺位,败给无浪。团队赛,在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的联手攻击下闪电退场。整场比赛一寸灰就像个路人,而兴欣也以2比8大比分败北。

俗话说的“开门黑”。邱非能预见电竞新闻会怎样恶意讽刺一寸灰。

他抓起手机,想也没想就打给乔一帆。

等了快一分钟,邱非像是得了多动症一样不断翻动杂志,翻到兴欣那一页又盖上,再翻到嘉世那一页。新赛季展望、新赛季评估……千篇一律、不同专栏的预测,都是一把把银色的餐刀,看似不锋利,但只要他们一大意就会被这些刀切碎,被人生吞入腹。

邱非能看见乔一帆被这些恶言恶语中伤的样子。

他看着手机,指尖移到挂断键。

电话突然就通了。

邱非眼角突地一挑,听着从那边传来的喷嚏声。

再是低低的笑声:“邱非,一挑二,恭喜。”

“……你睡了吗?对不起。”

“没啊,看录像看睡着了,还好你打来。”乔一帆的声音含糊,还带着酣睡未醒的鼻音。

“有什么事吗?”

“……嗯。想问问你怎么样了。”

“我很好啊。就是有点困。”乔一帆的声音一直很好听。不是音色问题,而是他说话的节奏使听者感到舒服。不快不慢,也不会有高低区别,就是平平淡淡的、水一般的嗓音。有时候,还会带些悦耳的烂漫。

邱非承认他被这把声音迷惑住了,他随手拿起一支钢笔,食指和拇指灵活地转起来,焦虑缓和了一些。

谁也没有抢先开口。他们像是站在赛场上,无声地相互试探。

毕竟冠军只有一个。通往冠军的路上,谁和谁不是敌人呢?

这事实令人沮丧。


邱非实在不会煲电话粥。他说话很挑重点,往往几个字就完事了。他打电话就是为了问乔一帆状态好不好,问过了,也就差不多了。他总不能明目张胆不管不顾可怜巴巴地直说一句“你说谎”。明明敌人都杀到门前了,他却只能强装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等着别人一刀将他砍醒。

“那……”

“好吧,你赢了。”乔一帆打断他。

“我?”

乔一帆叹了口气:“邱非你就算不在我面前,我也能想象出你的表情。好像我现在挂电话就是欺负你似的。”

邱非不否认。他扭头瞥一眼镜子,自己肩膀耷拉着,不太精神。

“我搞砸了。”乔一帆的声音低下去。

邱非按住笔,无声地深呼吸,将内心涌上的莫名情感抑制下去:“你是太紧张了吗?”

乔一帆笑了:“邱队觉得呢?”

“我不知道。”邱非诚实。

乔一帆会有烦恼吗?会有的吧。

邱非想自己这粉丝当得有些脑残了,只会在心里尖叫,只把对方当成聚光灯下的焦点,却忘了彼此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距离——乔一帆也会失败、也会脆弱、也需要力量。

不当贴心小棉袄,但总能当一当宽松大毛衣吧?邱非扬起唇角,似乎找到了某个突破口,不知怎么的就开心了一点。

“简单点说,我太弱了。”乔一帆一如既往的平静,“我们都知道紧张只是借口罢了。”

“你不弱。”邱非忍不住反驳,“再过几年,你就是联盟第一阵鬼。”

“再过几年。”乔一帆重复道。他窸窸窣窣地拿了什么,将之盖在身上。


这个人原来是有野心的。

邱非更加开心了。这回变成雀跃。他干脆站起来抓着电脑爬到床上,蹭蹭蹭抱了个枕头在怀里,再随便开个电影,调成静音。

这边悄无声息地摆好了听故事的架势,那边一无所知的乔一帆慢慢说了下去:“兴欣这两年挺难的。你知道的吧?”

“嗯。”

“你知道哪里难吗?”

邱非想了想,回答:“核心不明确。”

“邱非你怎么这么懂我们?”乔一帆奇怪地问。

“我是队长,研究对手的弱点很正常吧?”邱非面不改色地扯淡。其实他在心里早就擅自推演过,有朝一日乔一帆成为兴欣团队轴心后兴欣会变成什么样。

答案很简单,目前兴欣苏沐橙、方锐、唐柔三点同时发力、互相扯皮的状况会改观,兴欣能够回到类似第十赛季的状态。代替叶修成为拆弹专家,将越来越强大的唐柔和莫凡融入团队,然后填漏补缺、全局策应,这样的角色只能由乔一帆担当。

于是问题就更简单了——

乔一帆又一次打断他的思路:“今天队长赛前突然叫住我,让我指挥。”

“……真的吗?”

“真的。你也看到了,我还没说几句话呢,就被……”


被秒杀出局了。


“噗。”邱非笑出来了。

乔一帆有点怒:“邱非你笑了?”

“没。”

“骗人。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这么喜欢笑的。那次大家聚会也是,竞技场的时候也是。喂你有在认真听吗?我很严肃的!”

但是听起来是满满的委屈啊。

邱非捂着脸,不知道为什么脸有些烫。他捶了一把抱枕,又喝一大口水,压下心头窜起的、过于炽热的火焰:“绝对认真。一帆你说,我听着。”

那头断线一般的沉默。

邱非揉着抱枕,隐隐察觉到一丝违和感。

他刚才,脱口而出什么了吗?一帆?

我的天……怎么叫出来的?

邱非刷地坐直身子,瞪着房间的墙。


电流噗呲一声,邱非心一紧。

“对不起队长我马上睡!我会关电脑的!”乔一帆的声音没有了以往的游刃有余,混杂着水杯倒下的碰撞声。

通话切断得干净。

邱非坐在床上,慢慢地,合上了电脑。

……是被苏沐橙逮到熬夜了吧?

嗯……对……就是这样。

邱非手心汗湿。

一直以来的“你”,变成了“一帆”。跳过了该有的“前辈”“乔前辈”“小乔”,一跃到了终点。是福是祸说不清,邱非没法立刻见到乔一帆,乔一帆也没有再给一些线索。

这一瞬间似乎酝酿了很久,又似乎是顺水推舟。

那点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快乐摇摇欲坠。

邱非环视这个大屋子,暖色的灯光包裹着他的四肢,却不能把他的大脑再度加热。


他不自信了。




TBC

下一章 05

返工了很多遍,整个人都卡卡的
妈个叽,点题不容易啊
下一章可以转小乔视角了?

评论(20)
热度(319)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