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香】食心06——Read

好怀念的食心TAG……

Read

 

对于一些东西,雾岛董香一辈子都提不起兴趣。书就是其中之一。但她隔两天就会在店里做一次彻底清洁,清洁对象除了地板橱柜,还有归她管辖、无人翻阅的书架。也不是没有人提起过喝咖啡时供应读物,但她一口回绝了。

 

理由?没有理由。她的微笑就是拒绝他人的工具。那样温和有礼的笑容令人无从开口、更无意追问。于是那些书静置于店内显眼的地方,始终散发着干净清爽的味道,除了董香以外少有人触碰。

 

这些书跟自己的心情一样,被压抑到最低最低、最暗最暗。它们是不太珍贵的艺术品,被搁置在无形的玻璃柜内任人欣赏,任人哀叹,然后无声地陪伴董香,如同寒夜中升起的一小簇的火焰,感到温暖的只有负责收藏的她,而它们真正的主人只负责遗忘。

 

这种情况持续到一身黑衣的金木研伸手触碰其中一本书的书脊。

 

金木用左手指尖小心勾出那本书,素白的脸上划过极淡的感慨。他翻开了它,对后面装作毫不在意、费劲地擦着桌子的董香说:“真让人怀念。”

 

“又不是第一次见了。”董香若无其事地说,头又低了一些。

 

“是啊,”出乎她的意料的是金木点头了,回过脸来,“我还问过雾岛小姐为什么要收着这些旧书、又是为谁收着的。”

 

说什么“雾岛小姐”啊,这白痴。

 

董香直起身子,错开视线,不看他。

 

“那时你的回答是,”金木把书放回去,指尖掠过整齐排列的书架,指甲触到了些许亲切,“是一个朋友的,那个人很喜欢书。”

 

“你记性突然这么好了啊?”董香的话语间有些挖苦意味。

 

金木沉默了,轻轻笑了笑:“所以我还记得我又问你,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吗?”

 

雾岛董香注视着他的背影,静默无言。

 

 

你说,非常重要,重要到想忘都忘不了。

 

然后顺带着,佐佐木琲世就失恋了,开车回家的路上险些撞翻写着“禁止通行”的警示牌。

 

现在想起这些、提起这些又能做些什么呢?像是在聊一个双方都认识的、半生不熟的朋友,聊着聊着,他们都觉得那个叫“佐佐木琲世”的是个好人,只是他突然去了远方旅行,并且说好永远不通书信。

 

金木研转过身来,望着咬着嘴唇的雾岛董香。他撇着眉毛,头颅微垂。有什么东西正压在他的头上,沉重得令他无法呼吸。那是“负罪感”,生生抹去一个人的存在又强制捏造一个人格的负罪感。

 

董香深吸一口气,走到他面前,嘴角微弯:“你觉得现在的你,是第几个你呢?”

 

多奇怪的问题啊,就跟他们的关系一样,奇怪得叫人心疼。

 

“第一个是整天被我骂的大学生,第二个是被我按在地上打的不良少年,”董香踮起脚,抱住了他,“第三个是油嘴滑舌的老好人搜查官。现在的你,是第四个你了。”

 

金木听她说话,同时又紧紧箍住她的腰不让她离开。

 

那么你想念的、你所爱的是哪一个我呢?

 

你觉得非常重要的,又是哪一个我呢?

 

董香凑近他的耳朵,吐息就在耳畔:“我等了四年的你,是不会介意这些的你,是最简单的、喜欢看书的你。所有的‘你’我都会接受,我也会让你接受的。”

 

这样温柔的她,是佐佐木迷恋的她,也是金木研曾企盼、并一直向往的她。时光磨平了锋利少女的棱角,将她置于凛冽风中寂然守望。守望了四年有余,孤木开花,雾岛董香身上的香气终于传进了金木研的心里,把他拉出了自责又自责的痛苦循环。

 

金木近乎撕咬地亲吻她的唇,冰凉的空气和温热的气息一起吸进肺里,勉强给予大脑一些安慰、几分鼓励。

 

“迷恋母性”——他就是这样的,无论哪个他都是这样的。

 

“给予母爱”——为了这样一无是处的他,董香成为了理想的人。

 

要么一起沉入大海,要么携手再度前进。不存在“独自一人”的选项。拥抱需要觉悟,亲吻需要果敢,但是金木自知现在的他什么都没有了,只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需要人牵着、需要温暖。

 

董香牵着他,一如既往地牵着他。她的味道就在口腔里,至于是谁的口腔已分不清。他紧扣住她的手臂,用力之大令董香忍不住皱起了眉毛。但她没有阻止他,而是更热烈地回应他,唇舌交错间有淡淡的咸味卷进舌尖。她笑了,这家伙还是爱哭,不过接吻罢了也能哭得这么伤心。真是傻瓜。

 

眼泪一旦流下,便使他溃不成军。金木停下了,把脸深埋进董香的肩膀,低声地呜咽着,喉咙里冒上一阵一阵的酸涩。

 

除了伤心还是伤心,有一场暴雨在心里疯狂地下,快要将他压垮。

 

董香抱住他,紧贴着他结实的胸膛,手指按压着他的黑发。

 

似乎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她一边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一边问:“帮你留着书你开心吗?”

 

“……已经不知道了。”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心情。金木只是一味地抱紧她。

 

董香摆正他的脑袋,调侃道:“那,琲世你开心吗?”

 

“……什么。”

 

“金木你开心吗?不开心吗?”她继续问,眼角是盈满的笑意。

 

“……噗。”

 

太狡猾了。

 

金木亲了亲她的嘴唇,再次拥紧她:“谢谢你。”

 

如果还剩下什么东西能够帮助他回想过去,除了董香也就只有书了吧。胆小如鼠的他生活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一次恋爱以狰狞收场。踏上这条路后前方后方永远是荆棘,今后前后还会出现毒蛇猛兽,全都在叫嚣着要他的命。但能够有一人牵手,教他行走,教他重新爱上他人,使他不用顾虑太多就能活着,不用扮演那些比他更凄凉的角色,这很好,好到不现实,好到忘乎所以。

 

年月太久金木已经想不起起点在哪里了,也许是在母亲去世的那天、也许是在与利世相遇的一瞬。但现在,他愿意让那个“起点”立于终于读懂他的雾岛董香身边,无论终点在何处,是死是生,他已有她同行。




fin

评论(8)
热度(74)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