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光】W·A·R/后篇

W·A·R



最后一章。

不太能接受他俩像其他西皮那样你侬我侬,觉得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是老夫老妻互相调戏,情意绵绵就算了吧……根据tri的性格修正码了这个中篇,可以坦然地把脸伸出去了,来来来,官方我们来打架吧(=。=)


PS这几天真是手速爆炸……


11

 

 

不管别人怎么想,我们就是非常亲密——这么想着的时候有些小幸福,有种“赢在起跑线”的自豪感。

 

 

再次扛着很多东西到八神家,这个家的家长们都在。先是八神太太亲切地打招呼,阿岳把东西放进厨房后八神先生叫他过去一起看篮球比赛。

 

 

因为是自己相当喜欢并熟悉的话题所以饭前的这段时间完全没有拘束感。和八神先生看完整场球赛,大家围着吃火锅。

 

 

阿岳从小到大经常在这里蹭饭。在外面闹腾的他们本身是最好的伙伴,他们的父母也渐渐成为了经历相似、互相体谅的朋友。这其中父母离异的他更受照顾——他把这份慷慨视为八神家的传统美德。

 

 

吃完饭之后,阿岳进了太一的房间,坐在床上检查手机短信。

 

 

有一些女孩子的短信,也有国文老师的批改回复,还有根本不认识的人的搭讪。看这些很有趣,就好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在眼前运作。严肃的批语和温柔的关切是主体,偶尔的也会有些令人跌破眼镜的奇葩素材,迄今为止他遇到的最奇葩的就是“岳君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可以约会吗?我是男生”……当时他震惊了……过后他约了对方,聊了一下午两人成了好友,时常交流写作心得。

 

 

生在这世上、喜欢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高石岳喜欢这样的世界,只要他愿意,满满的都是精彩。人与人相爱,童话故事依然畅销,所有人都会向往安稳自由的未来……他想用笔、用创作构造那样的未来。

 

 

“在看什么?”阿岳太过专注而没有注意到小光进了房间。小光探过头,扫了一眼他的手机。

 

 

“稍等一下,有纸笔吗?”阿岳站起来走向书桌。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他坐下来,握着笔,黑色的字迹流畅而优美的出现在白纸上。

 

 

小光凑过去,视线却停在放在一边的手机上。

 

 

“很在意?”阿岳问,饶有兴趣地瞥了一眼被说中心事后小光的反应。

 

 

“如果我说在意你会给我看吗?”慌张地移开目光,一只手撑在桌面上。

 

 

“当然。”空出左手把手机递给她,一边笑,“密码猜猜看?”

 

 

“真狡猾。”这要怎么猜。小光在心里嘟哝着,但还是接过手机。

 

 

一般人设密码都会按生日,不是自己的生日就是比较重要的人的生日。暂定高石岳是一般人,那么……小光试了试阿岳的生日,好像不对。麻烦的是她好像不记得大和的生日了。

 

 

阿岳打量着她认真思考的样子,心想这只傻兔子……

 

 

事实证明他不是一般人。小光皱起了眉毛,靠在书桌边很是苦恼。难得有机会窥视他的小秘密,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阿岳食指戳了戳她的手臂,示意把手机递还给他。噼里啪啦一下,再把手机塞回到小光手里。盯着她看了十几秒,微笑,低头继续写。

 

 

小光怔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自己又被他“嘲笑”了。喜欢看别人隐私、看别人隐私还猜不到密码、猜不到密码碰了一鼻子灰、碰一鼻子灰后又被“施舍”了密码……逻辑混乱之下她拿过亚古兽形状的抱枕砸到了他脑袋上。

 

 

“高石岳你很过分!”

 

 

“诶?叫别人全名很没礼貌喔。”阿岳笑着拨开亚古兽的大嘴巴,专心致志地写东西。

 

 

“你真的很欠打!”

 

 

“我知道我知道。小光我写好了,你来看看。”

 

 

“……”

 

 

“是我写的小说。一直在烦恼结局来着,但是今天突然有灵感啦。你帮我看看好不好。”他眨着眼睛,笑得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

 

 

小光把玩偶塞进他怀里,把鬓发归到耳后,开始看他写的东西,看的时候不忘狠狠瞪他一眼。

 

 

阿岳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拿起手机放到眼前。小光认真地看那一段话,眉毛悄悄拧起。午后的阳光平铺在她的侧脸上,从侧面看,她有着自己的光彩。不像太刀川美美那样热情活泼,也不像武之内空那样宁静温婉,她是一个永远和阳光一样灿烂温暖的女孩,也是一个长不大的女孩。

 

 

他按下了拍摄键,静谧当中,他保存下了这一刻八神光的侧脸。如果喜欢上一个人需要长久的互相吸引,那么他觉得他们已共同度过了对少年来说足够漫长的岁月。「喜欢」曾耗费他的许多灵感,而「告白」,听上去比喜欢更复杂,却能在一瞬间就完成——看见她定格在画面上的模样,所有的心意都已攀附在这张普通的照片上。

 

 

阿岳突然想,自己是否也可以成为摄影师。如果文字不够成熟,那就让画面“说话”,说那些烂俗却真诚的话,说给那些爱着的人听。

 

 

12

 

 

灰狼村的大灰狼们收到了笨兔子的萝卜,但是他们不能吃,甚至嘲笑笨兔子。笨兔子哭了,兔子哥哥拼命安慰她也无济于事。这时灰狼村的两兄弟站了出来。哥哥温柔地唱歌吹口琴给笨兔子听,弟弟跑去镇上卖光了萝卜,买了草莓蛋糕给笨兔子吃。笨兔子擦着眼泪,抽抽嗒嗒地说,分灰狼们一点吧。

 

 

兔子和灰狼友好地分吃了蛋糕,笨兔子和灰狼弟弟玩了一整天,从长满三叶草的山坡上咕噜咕噜地滚下去。

 

 

13

 

 

“小光觉得我以后做什么好?”

 

 

“作家。”

 

 

“为什么?”

 

 

“因为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会当作家对吧?我看过你在前几天作文课上写的命题作文了。”

 

 

“……哈哈。”

 

 

我们熟知对方、包容彼此,并互相依赖、携手向前。小学毕业时被你看见的作文本我至今都保留着,说实话当时我并没有“未来非写作不可”的想法,但观察到你的反应,我觉得那就是我要走的路了,我将义无反顾地走上那条路。

 

 

你在我笑了之后露出了一些苦恼,但还是微微扬起嘴角,对着我展现了你的笑颜。

 

 

你会支持我的对不对,你会跟我一样坚定的对不对。你的所有事我都了解,我的所有事你也会了解的,对吗?

 

 

“……是个很温馨的故事呢。”似乎过了很久,小光微微侧过脸,对他说。

 

 

“嗯。”他点头。

 

 

小光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半年前她终于决定蓄长了,但从那开始她也觉得头发天天都带给她麻烦,带给她一种自己不像自己的感觉。

 

 

她和他对视,阿岳的眼角浮动着善解人意的笑意。

 

 

“阿岳你会成为一个作家的。绝对。”小光说。

 

 

“我也这么认为。”阿岳折叠好那张薄薄的纸,窸窣声里他微微低下头,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其实他想写就写了,没有考虑太多。他想着这个故事虽然幼稚,但小光会懂的。如今她是懂了吧?她的眼神是那么漂亮。

 

 

“我总觉得这个故事里有一些人的影子,是不是还有你啊?”

 

 

他的手停顿了一下,不怕死地说:“有我。里面的我特别可爱。”

 

 

出乎他意料的是,小光伸出手,放在他的脑袋上,许久,很轻很轻地摸了一把。他能感受到她在脑后的呼吸,接着她从背后抱住了坐着的他。她的呼吸声就在耳旁。又过了一会儿她埋下了头,脸庞贴在他的肩膀上。

 

 

“嗯,很可爱。”小光的声音像是从心底传来,带着一点鼻音。

 

 

阿岳不自觉地握紧了笔,左手抚上那只环住他脖子的手。他能清楚感受到小光话语间的些许落寞,还有那拼命抑制着的泪水。

 

 

“怎么了。”不是疑问句。阿岳确信她想起了什么,并且为那些想起的事伤心不已。他的嗓音有些抖。她的手似乎还像小时候那样,但他的手已经大到可以紧紧包裹她的手。时间就是这样不看气氛,在最需要互相关爱的时候,他察觉到了他们都在不断长大,原本能够脱口而出的关怀话语生生卡在喉咙里,最后苦涩咽下。

 

 

“不知道……就是突然很难过。”小光仍然抱着他,越抱越紧,“阿岳你到底怎么了……能告诉我吗?”

 

 

他怔住了,眼眶酸涩。这是疑问的语气。

 

 

我也想问,我们都是怎么了啊。是有人要拆散我们吗?是有人要考验我们吗?还是我们自己慢慢地把对方推出了“圈”,彼此已经不再以心交心;我们只是在假装亲近,实际上我们都在怀疑对方、指责对方,一边爱着一边猜忌着,像个反派一样还在虚伪地笑着。

 

 

我想要开诚布公,我想要坦然相待,我也想回到那个不用顾虑真相的过去,“我喜欢你”这件事还能隐藏在童话故事里。我想要花费一生写出那些故事,就和照片一样,将你定格,将这份心情定格,将这个时间点定格。如果时间停下了,我们就不会长大了,我们就不会烦恼了,我做什么都不会伤害你了,我们手牵手,不止一天、一月、一年,我们可以永远在山坡上翻滚。

 

 

但是现在,我不管做什么都会伤了你的心。我们本就是两辆列车,无论如何都无法行驶在同一条轨道上。而你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已经无法追究到底是谁先生出自卑感了,或许我们都认为自己已不是那个「正确的人」。

 

 

“我只是……一直在努力。可能你无法理解我努力的方式。其实就在刚才,我也无法理解了。”他浅浅地笑了,“我好像总让你失望。”

 

 

为了梦想……不对,是为了自己。从而忽略了她的感受。

 

 

小光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用手触碰他的发。无法否认,她的确失望过,也深受折磨。

 

 

“大家都是好人,我喜欢这样的人们。因为有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太可怕了……所以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人。如果我对他们友好,他们就会回报我了吧?你看,像你这个傻瓜就一直对我这么好。如果所有人都不会找借口离开,那就更好了。”

 

 

小光有些害怕说话了,因为阿岳的手按得非常用力。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却能感受到一些负面情绪如同大雨,正将他们从头到脚淋得透湿。

 

 

阿岳的心里有一片黑暗,但这片黑暗还是第一次呈现在她面前。她猛然察觉到其实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质问他,因为那些他最艰难的日子她都未曾陪伴过他。天使化为尘埃的场景只存在于别人的描述和她的想象,而这份想象也因为阿岳的云淡风轻而显得过于轻巧。

 

 

-他总是微笑着说“没关系”“没问题”,所以才让人为他担心。

 

 

“这样的回答可以吗?你能原谅我了吗?不能的话我会继续道歉。”

 

 

“足够了,大傻瓜。”小光贴近他,因为听见了他哽咽的声音所以不由自主地安慰他。

 

 

高石岳很久很久没有哭得这么伤心,虽然还是笔直地坐着,但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滴答滴答,从脸庞上滑落,打湿他们的手背。他的手条件反射地想要压低帽檐,但头上并没有帽子,意识到这一点后眼泪当中多了一丝落寞,也有一丝不甘。

 

 

最关键的点已经澄清,小光有些犹豫是否该问大辅的事。今天阿岳大哭一场的事太意外了,却又在情理之中。压抑自己太久的后果就是洪流一般的爆发,只不过这爆发恰好被她看见了而已。

 

 

过了很久,哭泣时也始终没有发出声音的阿岳说话了,嗓音沙哑:“我和大辅冷战其实是为了你。”

 

 

小光愣住了,手臂放松了下来。

 

 

阿岳抓住了她的手,慢慢转过身来,面对着她。他的眼睛有些红,头发也不像平时那样整齐,并且有些黯淡。他的神情里夹杂了很多情绪,但最清晰的一种便是歉意。

 

 

他低头看着那只此刻还被他握着的手,脑子里是不断闪现的过往的种种。它们就像樱花的花瓣那样,打着旋,飞舞进他们之间,又飞舞而去,带走他们的不成熟,带走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然后用清香将空白的心补满。

 

 

现在是春天,大好时节。高石岳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怎样定义这一天,但他清楚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倔强愚蠢的他终于发泄了情绪,向前迈出了一大步;画地为牢的他也终于下定了决心,逼迫自己再向前一步。

 

 

所有人都不会找借口离去,他也不会再找借口离开她。

 

 

他抬起他湛蓝的眼睛,望着眼前的人,笑容依旧:“因为我喜欢你。”

 

 

14

 

 

盛夏,阳光炽烈。

 

 

“高石君,这边。”

 

 

“浅野小姐,你好。”

 

 

市区中心的咖啡店,衣着成熟、妆容优雅的杂志主编干脆利落地打开文件夹,从里面拿出一叠纸,理了理,放到桌子上。

 

 

她对着眼前的年轻作家点头道:“你的故事反响很好,我们已经决定让你连载了。说实话数码兽相关的内容不管怎样都会火的,现在大街上的孩子们都想养一只亚古兽什么的。虽然我更喜欢迪路兽,小猫多可爱啊。”

 

 

高石岳安静地翻阅着合同,听见浅野小姐的评价后微微笑了:“她对陌生人可没有巴达兽那么友好。多谢你关照了浅野小姐。”

 

 

“这算什么,毕竟我弟弟那么推荐你。而且你写的东西的确好啊。”浅野喝着咖啡说,“对新人作家我的第一个意见就是认真地看合同。你慢慢看吧,咖啡我请了。”其实不用她提醒,对面这个老成的年轻人也非常专注地查看着文件。

 

 

说实话,寄到出版社的稿件少说也有上万,哪怕有“关照”,放在一篇稿子上的时间也不会多出三分钟以上。这个社会以实力为准,实力和运气兼备才能脱颖而出。浅野自诩出版界女强人,自然懂这个道理,她相信高石也懂。

 

 

但这个孩子就是这么自信呢。每一次和他交谈他都游刃有余,不管是作品相关还是生活八卦,他都和她一拍即合,而且长得不错……呀真是讨人喜欢的家伙。

 

 

“话说,高石君是高中生对吧?有女朋友了吗?”

 

 

“叫阿岳就好了。女朋友啊……提起了一个复杂的问题呢。”

 

 

“诶?难道没有吗?莫非现在的小女生口味变了……”

 

 

高石岳把文件整理好,对整齐,拿起笔开始签字。他淡淡地回答道:“是喜欢的人口味比较独特。”因为有很多份所以他中途停下来喝了一口柠檬水。

 

 

“形容一下?”

 

 

“浅野小姐你太八卦了吧。”

 

 

“前几天我们还聊了理想型呢怎么一下子就嫌我八卦了?臭小子。”

 

 

“这次就饶了我吧,那个人我都拿她没办法。”

 

 

“真的?你这种一看就是百人斩的家伙也会拿女孩子没办法?”

 

 

“聊天可以但是不要人身攻击好吗?犯法的。”

 

 

“把合同拿过来我把稿费改一改。”

 

 

“住手啊……我错了。”

 

 

和亲切的浅野主编告别后,阿岳走到马路边,跨上自行车。东京的盛夏暑意蒸腾,八月初的气温更是惊人。他的额头马上就布满了汗珠,移动时汗水跟着洒落在沥青路面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记忆中的暑热和如今的暑热并无二样,但他比春天时更高了,一些夜晚他的关节会隐隐作痛,这些痛觉告诉他:就算他不愿意,他的身体也在争分夺秒地生长着,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停在路边时,阿岳望着车水马龙,耳边似乎有足球赛的哨响。

 

 

夏季是个热血的季节啊,像他这样的人也想在太阳底下跑一圈尽情地出汗。不过女孩子们会很苦恼吧?夏天对她们来说简直是最恶毒的魔鬼。脑子里想象了一下美美往脸上拍润肤水和防晒霜的画面,阿岳兜了一圈往便利店骑去。

 

 

买点饮料……不过小光会更喜欢冰激凌?……算了,会胖的,还是饮料吧……

 

 

阿岳在货架前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拿出手机,输进「0801」解锁,熟练地拨通那个总在通话记录最顶端晃悠的号码。

 

 

“不行,不能吃冰激凌……不……好吧,化了我可不管……知道了知道了,饮料也要……你真的不担心体重吗,上次问你你都遮遮掩掩的。”说完这句话阿岳把手机拿远一些,如他所料,里面传出了八神光的大声抗议。

 

 

“我根本不胖!”

 

 

“嗯嗯嗯,你不胖。待会儿见。”他挂断电话,挑了一堆饮料,又挑了一个草莓冰激凌结账。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集会日,因为合同的事阿岳已经迟到了,所以他不得不急急忙忙的,难免大汗淋漓、狼狈不堪。他有些难办地注视着外面刺眼的阳光,在心里一叹。这个天气里他真的能保住这个冰激凌吗……

 

 

视线之内出现了一把撑开的太阳伞。白色的伞面,细长的伞柄,还有撑着伞的、看上去气鼓鼓的她。他愣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她了。她背着牛皮背包,好不容易蓄长的发用手帕扎着,白净的手略显孩子气地遮在眼睛上方,细眯着的眼睛里满是晶莹透澈的日光。看着她一脸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样子,阿岳开心地笑了起来,感觉回到了肆意捉弄她的日子。

 

 

他朝她招手,等她过来,然后把冰激凌交到她手上。她也不说感谢的话,翻了个白眼之后直接拆开吃起来。

 

 

“有没有喜欢上我啊?”他低下头凑到她脸前面问。

 

 

“我最讨厌你了。”她一字一句说道,说完后露出了他一直深爱着的笑容。

 

 

这就好了,我们是否在恋爱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场无所谓的战斗就让它继续存在,伴随轰鸣的列车通往变幻莫测的未来。

 

 

 

Fin.


评论(38)
热度(203)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