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光】W·A·R/中篇

W·A·R


文/乌龙冻灵


爆字数了所以预计还会有后篇。

感觉是把这辈子要写的岳光一次性写完了。写到后来自己都有点承受不住,晚上失眠,闭上眼睛都是他们的对白……如果以后出个人本,很想把这篇放到本子里;我非常努力地写这样的文章,但越到后方越会觉得前言不搭后语……这篇文对自己来说也非常重要吧

以上是啰嗦的前言。


6



演唱会结束后,大和回到休息室,开始检查Live后惯常涌入的手机短信。大部分都是“请多努力”之类的客套话,也会有冒着粉红泡泡的留言,但他最想见到的却是经纪人的邀约。



他靠在化妆台边,搜索着信箱的边边角角。



过了一会儿,鼓手告诉他他的弟弟来了,他嗯了一声,阿岳径自走到他身边坐下,放下一个棕色的纸袋。



“咖啡豆。”



“不会就因为这个,他们今天才拿着饮料吧?”



“才不是。今天我有兼职。”阿岳低头按着手机键,按了一会儿,停下来,又消去几个字,再开始按。他的眉毛少有的皱了起来,左手挠了挠眉梢。



大和脑海里闪过以往弟弟手速如飞的画面,他那些花样翻新的感谢短信、那些让人找不出毛病的措辞用句。



他不是个喜好八卦的人,甚至自认情商也不怎么高,但就是有时刻打探弟弟感情生活的兴趣。这也是关怀的一种表现吗?反正他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他问:“又失恋了?”



“什么呀,不是说过没有在恋爱吗……话说‘又’是什么意思嘛!”阿岳抬眼抗议,“不要擅自帮我编排从开始到分手的剧情好吗,很失礼诶。”看来对他三番两次的调侃非常不满。



“嗯……对方是个怎样的女孩子?”



阿岳索性收起手机,瞪住哥哥的脸,像是要在他脸上戳两个洞。



“唔、那女孩真厉害。”



“……所以你自说自话个什么劲啊……我走了。”和其他乐队成员打了招呼,阿岳迅速消失在了门外,看起来是相当厌恶这个话题。



大和拎起那袋豆子,又放下。鼓手浅野拍拍他的肩膀,笑起来:“你弟弟比你可爱多了。”



本来就是一句专门找骂的玩笑话,浅野的眼睛亮晶晶的等着看主唱的有趣反应,但没聊到大和把豆子塞进包里,平静的是:“可爱有什么用,他可比我笨多了。”



“噗。喂喂有你这样说自己的弟弟的吗?”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说的,”大和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了淡然的微笑,“阿岳他又笨又胆小。”



7



「我们来比比看谁更加出色吧。」



原来那家伙别扭的宣战发言真的是这个意思。他有些后悔,当初接受得是否太过轻巧。



那个傻瓜终于把这件事说出来了,擅自将他的心思连拖带拽的放到了阳光下——谁更有资格喜欢八神光?大辅的眼睛里充斥着的全是这个疑问句。



连否定喜欢八神光的机会都不给他。



-不、不应该“否定”。



如果小光不在身边了,他会伤心的。从各个方面来说他都会非常伤心,可能会大哭一场。



-不对,不只是那样。



那条还未发出的短信让高石岳几乎崩溃。在八神光面前他说不了谎,那个傻丫头太相信他了,太相信他了,哪怕简单的欺骗也会让他寝食难安。



果然大家都是大笨蛋所以才会一边啰啰嗦嗦的一边又犹犹豫豫。他们都长大了,他想向前走,前方有他的梦想……但是他不敢放开步子。如果追逐梦想需要代价他不希望那个代价是「放弃八神光」。



已经很晚了。阿岳走向地铁站,初春时节的风刮蹭他的脸,卷走地面上未来得及化为尘土的落叶。



从阿空那里飞一样赶来现场,他本想用“一个人怕不怕”之类的话调侃她,但是气喘吁吁的到演播室时Live已经开始,人丛中的她安静而孤立的站在角落,没有小京但是有大辅在身边。



一瞬间便放松下来。他站在人群中喘着气,没顾上擦汗,笑容有些狼狈。



-既然大辅在那她肯定不会怕了,也不会很尴尬。



他注意到小光看着大辅笑了,那个笑和小时候一样纯净自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冒上心头,生生制住了他走向他们的脚步。



她就是这样不自知的人,从来都对他人展示最美的无差别的笑颜。



在某篇稿子里阿岳描写过一只笨笨的兔子。笨兔子想吃萝卜,但是她不会种萝卜。于是她找来她的哥哥兔子。兄妹俩辛辛苦苦种出了很多很多萝卜。但是隔壁的灰狼村闹饥荒,于是笨兔子把所有萝卜都送给了大灰狼……



现在这篇稿子还躺在他的书桌抽屉里,有一个潦草的结局。



小光就是那只笨兔子,无论敌友都善良对待,和她的哥哥一起诠释到底怎样才是真正的单细胞兄妹。他们不会在意对方是谁,他们只会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他人。



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吗?



高石岳挠挠脸颊,对着空荡荡的街道傻笑一会儿,然后停在了原地。



-什么都不该多说。



他拿出手机,飞快的打好一行字发出去。



“今天没有去演唱会,对不起。”



简简单单的就好。不必焦虑也不必强求。将那些会令她困扰的心情好好的藏在心里,在有足够的能力前、在足够出色之前什么都不要说。



“请我吃超级钻石草莓暴风起司蛋糕就原谅你。”



-看吧,这只贪吃的笨兔子。



他看着那行字又笑起来,看上去更傻了。



对于八神光,他比任何人都有信心。



8



阿岳必须承认自己已经不是个真正招人喜欢的人了。



与人交往都需要理由,也需要承担责任。在与那些无关痛痒的人交往时他还能做到有责任感,但不知道为什么和小光相处时他很少考虑后果。他会变得很自私。



于是他一句话就惹小光生气了。



结果是围观群众们纷纷凑到他身边,七嘴八舌的。



“高石君竟然吃便当啊,真少见。”



“阿岳你是被讨厌了吗?”



“八神好可爱。”



“终于吵架了。”



……



这些奇奇怪怪的评价是怎么回事。



阿岳默默地把一块炸鸡塞进嘴里,戴上耳机。



便当——当然不能轻易接受便当,对别人多失礼。



讨厌——要死,说这么明白干嘛。



可爱——嗯……。



吵架——我可是被单方面的冷落了啊。



“阿岳说一句什么嘛。别像个仓鼠似的一直吃东西。”



啰嗦啊——我还是需要想办法和好的。



“啊真的、腮帮子好像仓鼠。”



“对吧对吧?哈哈哈哈。”



喂喂喂喂。



眼角瞥到教室外路过的太一。



……太一?



阿岳心里咯噔一下。



太一打量着周围,耷拉着肩膀,很困的样子。他径直走过这间教室,往小光的教室走。但是他被一个足球部的后辈拦下了,停留了一会儿。



阿岳把便当里的东西迅速而准确的扒拉进嘴巴,在一片“阿岳你怎么了真的变成仓鼠了吗会噎死哦”的吐槽声里大步向太一走去。



“太一。”



被叫到名字的姑且算是前辈的八神太一慢悠悠地偏过头来,看了看阿岳:“失恋方面的事问我也没有用的。而且在学校要叫太一前辈。”



“哈……?”阿岳愣住,一时没想通为何太一的眼中满是同情。



但他慢慢慢慢的想起一些事——关于某个白痴哥哥的事。



石田大和是神经病吗?是神经病吧!哪有这样的?我都说了我没有失恋啊?没有啊?我……



“阿空也说你最近不太正常。”



“这么说来他们和好了?”好累。



“和好?他们吵过架?我们今天还一起吃饭呢。”太一一脸听了新鲜事的样子,“我先走了。”



“等等我有话要……”



太一早已一个转身进了隔壁班。



……



这下好了。



阿岳倚在门框上,大脑不停地思考。



十分钟后太一又一个转身出了教室,眉毛拧成一个疙瘩,狐疑地盯着他。



用膝盖想都知道小光肯定闷闷不乐的,说不定还对太一说了什么。关键是会说什么呢?



阿岳有些紧张,怕这个妹控直接动手。



“你们怎么了?”



“……”



“她说你是猪。”太一抱着双手,“有什么感想赶紧说。”



“没……”



“你刚才有在叫我吧?说吧。”



“没有……”



“我可不是猪。所以说吧。”



“好好好……”他叹气。



上课铃适时响起。夹着教案的国文老师从走廊另一头走来,一眼就看见了太一,惊讶大喊:“八神你都毕业了还来这里干什么?!”脸都青了。



阿岳忍不住在心里嘟哝太一的国文是有多烂啊,能让老师的记忆如此深刻。



“那周末见。”太一最后对他说了一句,一溜烟消失了。



这句话还真是霸道。



9



高石岳自己都不清楚是从何时开始,习惯了一视同仁,习惯了对所有人说温柔的话。细想来也许是受了这对笨蛋兄妹的影响,脑门上贴了“老好人”三个大字。这样固然令他左右逢源,但也让他隐隐察觉到自己「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弱点。



在八神家,太一的房间里,阿岳坐在地板上按着手柄。房间的主人八神太一嘴里叼着薯片,也按着手柄。



窗户开着,一阵阵的风吹进屋里。窗外的樱花盛开,嫩粉色的马蹄形花瓣飘进来,落在棕色的桌面上,轻轻地旋转。淡淡的花香冲淡了屋内阴凉的空气,一点一点、把又一个春季带进这个小房间。



“总之先陪我玩游戏吧。”



一大早,阿岳进了门,太一的原话是这样的。



阿岳一脸“你逗我的吧”,但还是把买的蛋糕放到冰箱里,扛着一堆零食坐到屏幕前。



大好的天气,春意盎然,两个人从早上八点开始打游戏。因为从小就是游戏搭子所以两人很快进入了状态,噼噼啪啪玩了很久。在阿岳都快忘了本来的目的的时候,太一轻描淡写地问:“你和小光怎么了?”



一个没留神,操纵的角色被乱枪射成了筛子。



“说实话我是不担心。但是看起来你很担心的样子?”太一扭头看他,顺手给他倒了一杯乌龙茶。



“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事。”



“你们两个混小子闹出来的还能是什么事?”



“所以你觉得是什么事呢?”他撑着下巴,并无表情。



太一从以前开始就对乌龙茶有特殊的热情,几句话的时间里他又喝掉了满满一杯。喝完了他又伸手向那个塑料瓶,“你和大辅吵架,她劝架。”又补充,“我猜的。”



见阿岳不说话了,他嘿嘿笑起来:“跟我和大和一样的嘛。”



阿岳无奈地笑了。



“太一,你听说了去年圣诞节的事了吗?”



“光子郎提过。但是他提起的时候表情很可疑。”



高石岳不是八神光,他看着太一的眼睛就知道这个大哥哥比他想象中更成熟,虽然有时的确鲁莽,但他真的是最可靠的人。如果要参与一场两个人的冒险,他们七人都会选择太一吧?只要太一在身边,再危险的境地都能安心。



午饭是太一做的,有些咸的炒饭。他们不停地喝着乌龙茶,直到把家里的所有乌龙茶都喝光了这顿饭还是没有结束。他们吃得很慢,勺子和盘子接触后发出嘶啦声,一点一点强化着遍布空气中的僵硬气氛。



太一不紧不慢地吃着,斯文得不像他。



其实现状并不复杂。不过是把多年藏着的心思搬上台面了而已,况且还不关太一的事。知情后的太一却比他还纠结,具体表现就是吃一顿饭好似雕刻艺术品,半天一勺饭,饭进了嘴巴像是进了黑洞,都不用咀嚼。



好不容易等他吃完,阿岳坐直身体想听听他说什么。然而他倒了一杯水喝起来。



又是难熬的一段时间。



“咳。”



阿岳竖起耳朵。



太一放下水杯,认真地看着他:“我觉得你们都已经很出色了。”



“……?”



“你很酷哦,阿岳。”太一侧脸看向地上摆着的小小坐垫,用一只手撑住下巴,“说实话我也没办法提什么意见……小光她,非常善良。你懂的吧?”



最可靠的人的话像一把被炒过的沙,使他心尖微哑,隐隐发烫。一些他不敢忘记的回忆钻进了他们的对话,那剪影一般的旅途,遮天蔽日的黑暗,以及小光一次又一次落下的泪水,还有八岁那年的比克海湾、十一岁那年的御台场。



时光唯独在八神光的身上降下了施舍,没有夺走她的纯朴与善良。



“所以我觉得你们要尊重她。她不会希望同伴之间有任何不愉快,你不这么认为吗?”



非常理解。



八神太一永远都会全心全力地爱他的妹妹,因此总是“自私”的以妹妹的幸福为先。这不过是最简单的道理。



-做什么都好,只是别伤害她。



10



高石岳有一个梦想。他想创造一片海洋,潮水涨落间,沙滩上会留下很多贝壳、很多惊喜。那些贝壳就是他的冒险,人生前十数年便有幸获得的财富。



随着年龄的增长,太多不可抗因素会压榨他们的记忆,最终只留下那些冒险的躯壳。往事烂在脑海里,英雄沦为城市居民。这其实不公平。



幸运的是阿岳早就察觉到了这一点。不幸的是他也即刻意识到了自己的文字有多稚嫩。



为了接触而接触——这是他的解决方式。好在生性腼腆的他经过了这么多锻炼也逐渐放开了手脚,融入了平凡的生活中,并且开始擅长交际。



但唯有一个人是变数,是这平凡生活中的异样光明。



再次见面是在超市里。



阿岳望见小光站在冷藏柜前,脚步骤然僵硬。他有些犹豫,不知该上前打招呼还是站在原地等对方发现自己。小光穿着淡粉色的连衣裙,背对着他,正在挑选鲜奶和火腿。从背影看不出她的情绪,他本以为他早就想出了要对她说的话,但偶遇后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想说的话。



或许直接上去鞠躬道歉会更好?



“对不起我会和大辅和好的”?



不行。这简直就像认输一样。



这时候阿岳就会无比想念巴达兽和迪路兽。他和小光这么多年的交情,闹别扭的情况自然是有过的,但几乎每次都是他俩站出来批评他们,批评完了也就立刻道歉了。



天大的误会认个错就行了——这是巴达兽的理论。



男孩子本来就要主动道歉,就算是女孩子的错,你也必须先道歉——这是迪路兽的理论。



阿岳不禁笑了起来。这两个小福星真是……教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把挑好的新稿纸放进购物篮,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想在距离她五米时开口叫她,但张开了嘴巴却难出一言,风灌进喉咙里,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真是逊毙了……阿岳捂着嘴,拼命压下喉咙的麻痒感。



“……?”小光回过头来,目光停在他身上,一阵错愕。



“早上好,小光。”他尽量正常地打了招呼。



小光把鲜奶放进购物车,顿了顿:“早上好。”



与她对视。



阿岳甚至不太清楚他的心情是怎样的,他只是望着她有些不安的、故作镇定的深色眼眸。小光也在看着他,她的心情反倒是很好猜。这丫头想逃走。不到万不得已八神光是不会直面他的,她是个胆小鬼,很不巧,他也曾经是。



不过现在不是了。



阿岳走上前去帮她推车:“买太多了,很难带回家吧?”顺便把自己的东西也放进去。



“……什么嘛。”



“用身体表示歉意。”



小光一惊,把芹菜甩到他头上,有些恼怒:“你又来了。”



阿岳把芹菜整理好,突然咧开嘴笑起来:“你懂我的嘛。”但是这个笑容并没有持续很久。说实话他并不想笑,从她回过头的那一刻起他满心都是委屈。他想到或许真的只有妥协一次才会让自己好受一些。



他伸出手抓住了小光的手腕,一字一句:“我很抱歉。非常抱歉。”



小光愣愣地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她咬紧了嘴唇,微微侧开了视线。



他慢慢地、松开了手,指尖寒冷。



原来只要亲自开口,就会发现要道歉的事情实在有太多太多。



但松开手的那一瞬间他却觉得那些事都无所谓了,他们并肩走过了许多的盛夏,看过很多的日出和夕阳。他无比信任她,全心全意地信任她。但是自己太笨了直到现在才察觉到——这份信任是双向的。



笨蛋、胆小鬼、不务正业。



只要她接受「道歉」,他愿意一辈子戴着这些头衔。



“这个道歉……只是指大辅的事?”小光问他。



他皱着的眉松开了。



-她很聪明。



“不是。”阿岳肯定地点头。



小光笑了起来,笑容明媚而温暖:“你终于愿意坦率一点啦。”



-那还真是彼此彼此了。



“走吧,先买好东西。还有很多话要说。”他和她一起往其他购物架走去,思绪万千却倍感安宁。



“要好好地说啊。你和大辅的事,还有……”



“我的事对吧?想知道什么我都会说的。青椒别买了吧,不太喜欢。”



“不要挑食。午饭来我家吗?火锅。”



“那就买牛肉吧。啊……太多了,火锅也用不到这么多青椒吧?”



“是是。”



tbc

评论(14)
热度(148)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