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光】W·A·R/前篇

W·A·R

 

文/乌龙冻灵

CP/高石岳X八神光

 

自从tri的第三章标题「告白」出来之后我就更加搞不懂高石岳这个人了……

他整个的印象在我脑内这样变化:小正太→暖男→撩妹高手→???

所以在这个普天同庆的「决意」播出前的夜晚……让我们把脸伸出去准备愉快的被打肿吧(o゜▽゜)o☆


【后续见归档】


警告:除了岳光其他CP都以官方为准【不喜请右上


 

1

 

 

本宫大辅在平安夜对高石岳伸出了手——准确来说是握成拳头的手,简单粗暴的发表了战斗宣言。

 

 

那一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地面湿滑,空气里有寒冷的潮湿感。大辅出人意料却又合情合理的话语让一行人停下脚步,在冷风中伫立。

 

 

高石岳两手插着口袋,一直缩在围巾里的脸动了动,低头看了看抵在自己胸口的那个拳头,

湛蓝的眼睛里略过几片幽然的雪花。

 

 

片刻,他把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放在那个挑衅似的拳头上,指尖的热度让对方一愣。

 

 

“好啊。”

 

 

高石岳只是微微一笑,笑容里夹带着蔚蓝色的海。

 

 

缤纷的灯火在他们身侧散发出恢弘的色彩,璀璨得像是要点燃整个冬天。

 

 

2

 

 

进入春天后,八神光并没有觉得周围事物随着年龄的增长产生不同。阿岳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步调生活着,二分之一的时间学习,四分之一的时间写作,另外四分之一则耗费在人际关系上。每天中午就是他的交际时间,正午时分从教室的窗户望下去,能看见他和不同的人走在一起,聊着一些她不了解的事,笑容永远挂在嘴角。

 

 

她这样坐在位子上,面前是摊开的便当盒。阳光从窗外照进,爬满她的手背,跳跃在她的桌面上。阿岳的笑容也片刻不停的在桌面上跳舞,体现出一年一年增强的存在感。于是她时不时的咬咬筷子,在心里一叹。

 

 

在她中规中矩的沿正常人轨迹成长的时候,阿岳正一年一年、一寸一寸的偏离正常轨道。他不再傻乎乎的专注于一个人,而是花费时间和心力去接触不同的人生。在这一点上他跟他那人际关系极其单纯的哥哥相差甚远。

 

 

面对不断改变自己的阿岳,她想不出自己除了“青梅竹马”的名号以外还剩下什么。她想到了数码宝贝的成长期和成熟期,那么他们是否正处在两个时期中间呢?或者说,阿岳已经进入了成熟期,而她还原地踏步、渴望着有谁能够一如幼年那样带着她前进。

 

 

“小光,午安啊。”思绪万千的时刻,阿岳忽然出现在了小光的眼前。

 

 

她愣住一会儿,抬头确认了一下那个熟悉的笑。这个成长过快的人维持着他的快节奏,几分钟的时间里便从楼下转移到了她的跟前。重点是他们并非同班,而这家伙堂而皇之的进了教室,在她发愣的时候顺便同她的前桌后桌打了招呼。

 

 

“午安。”

 

 

“可以吃章鱼桶的吧?”

 

 

“又没有带便当?”小光看着他直接用手拣了一个章鱼香肠放进嘴里嚼嚼嚼,问道。

 

 

“妈妈去了北海道。今天的这个更咸一点呢,太一做的吧。”他简单的回答道,眉毛微挑,“周末有空吗?”

 

 

小光递纸给他,在心里思索这是不是所谓的“语言艺术”。她说了一句话便只有一句话,但是阿岳说了一句话却像写了一篇小作文,里面包含了多个重点。

 

 

无视了旁边女生的异样目光,她收拾起便当盒,漫不经心的问道:“大和的演唱会吗?”

 

 

“不愧是小光,真敏锐。”

 

 

能猜到其实也不是她多敏锐,准确来说全校的人都知道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个金发蓝眼的日本人到处拉人看演唱会,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赏大和学长的摇滚乐,但总有一群固定的人愿意借着演唱会的名义和他来一次集体约会,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和他分享一杯咖啡。

 

 

那些喝咖啡的人不会知道咖啡是阿岳自制的,原料是他远在巴黎的外祖父寄回来的咖啡豆。他把咖啡装到打工后得到的白色纸杯里,再送给捧场的他们。大家和和气气的捧着咖啡挤在人群当中听那嘶吼着的音乐,有一种奇妙的混搭感。

 

 

当然这也不是说小光喜欢去看演唱会。阿岳雷打不动的每场都邀请她,她除了开头的几次和集体前往的一两次,其余都回绝了。理由她也不清楚,反正每次她都换着花样拒绝,所以人们私下也传播着这样的一个事实——只有在那场演唱会上高石岳才不会和八神光在一起。

 

 

这句话就像打开大门的金钥匙,对他有意或者对她有意的人蜂拥而入。

 

 

“这次小京也会去的。”阿岳仍然在请求她。

 

 

小光想起来上次用的是“小京不去我也不去”的借口。她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他可怜巴巴地盯着她看。巴达兽有求于人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水汪汪的小眼神,每次摆出这样的眼神就像摆出了一件大杀器,让对方难以招架。

 

 

“她确实会去?”

 

 

“嗯。那你就是答应了?哈哈太好了。”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小光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总想起小时候的事。那时的阿岳还是个在大事上扭捏、小事上迷糊的爱哭虫,时光烂漫,他变得善于处事,但仍然擅长撒娇。这么想着她有些高兴,轻快的整理好桌面,准备开始下午的学习。

 

 

3

 

 

“答应这么无理取闹的事情真的没问题吗?”武之内空拿着皮尺丈量着阿岳的体型,“你又长高了,真是的这样让我很辛苦诶。”

 

 

繁忙以后,对人和事的印象就很容易变浅,只不过几天的功夫她便不再记得平安夜聚会的细节,但唯独大辅的“宣战”记得非常清楚,看见阿岳真人以后,那个画面就像冰洞下鱼吐出的泡泡,慢慢的冒出记忆的海面。

 

 

虽说是万物复苏的初春,阿空还是没有停下工作。身为设计师她必须抓住春季卖点推出新款式的衣服,阿岳便莫名其妙的成了她的模特。当然他也问过为什么不让哥哥来当的话,阿空迅速转移了话题……果然是不想让男朋友抛头露面的吧。

 

 

“哈哈,没问题的。”阿岳一如既往地笑着答道,“我会长得更高哦。”

 

 

“拜托你长这么高会给女孩子压力的啦……”

 

 

“有压力才好啊。”阿岳根据摄影师的指示站到幕布前,开始工作。

 

 

在摄像师的要求下,阿岳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坐姿,最后确定了伏在桌上写字的样子。他穿着一件纯黑色的薄毛衣,鼻梁上架着阿空硬塞的黑框眼镜,调暗的橙色光打在他的身上,丝绒一般包裹住了暗黑的衣着,显现出冷热交织的层次感。坐在一旁观战的阿空努力的想赶走脑子里冒出来的某个身影,只能默默的想着「哎呀布景怎么这么像恐怖片」之类的完全无所谓的话。

 

 

白光不停的闪烁,忽明忽暗的室内气氛沉闷。摄像师的指示声显得非常单调。

 

 

阿岳轻轻蹙起了眉,明朗的眼眸中多了些难以察觉的淡漠。这丝冷色调的感情像是一汪雨后积水被投进一枚硬币后激起的细小波澜,只有一瞬,便让人再也无法捕捉。但这样的神情对她而言再熟悉不过。此刻该在拼尽全力演奏的那个人换了一种方式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不知为何,尽管是岳君,也能令她心动。

 

 

她不禁为之一愣。

 

 

没过多久,照片拍完,工作人员开始收拾布景,阿岳恢复了平时的样子,脚步轻快地走到了阿空身畔,拿起咖啡。

 

 

他侧过脸,看见了阿空异常严肃的眼神,挠头,疑惑道:“刚才拍得不好吗?”

 

 

阿空摇摇头,轻轻微笑:“很好。”



刚才那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他哥哥的样子,外表是那样的与世隔绝,内心却又藏着比任何人都滚烫的情感。而这套衣服原本就是为他哥哥设计的,她想象过他穿上的样子,却没有想过想象中的模样会和眼前的岳君重合。



他们从以前到现在都在讨论两兄弟的差异,甚至用“截然相反”形容他们的性格。但她现在反倒困惑了,觉得以往的判断出了差错。



“今天就结束了对吧?”阿岳往身上套衣服,一边说道,“我还有约。”



“嗯,辛苦了。这是今天的报酬。”



“谢谢惠顾!”他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我等下要去看哥哥的演唱会,你有什么要我带的吗?”



“你都帮他带去那么多女孩子了,还要我带什么呀?”她笑了出来,像以前那样拍拍他的脑袋。



阿岳跟着她一起笑起来,纤长的睫毛扑动着,衬托出那双与生俱来的漂亮眼睛。记得冒险途中的夜晚,还是个胆小鬼的阿岳总喜欢靠着她睡觉,那时他还会故作镇定的说“阿空你看着我的眼睛哦,看着我的眼睛就不会怕啦”……的确如此,如今望着他善解人意的眼眸,总觉得一切都不会再糟糕下去。



“加油哦,阿空。”他的嘴角扬着,语气温柔。



看来他知道她和大和吵架的事,也知道他们闹情绪不愿和好的事,更知道她此刻的心情里掺杂了多少懊悔与压抑。



“你也加油,不要输。”她微笑着注视这个成熟了许多的男孩,伸手帮他整理了衣领。



4



到了演唱会现场,八神光才知道自己被狡猾的阿岳骗了。



小京的确在场,但如果小贤也在的话那小京就等于不在场——说明白一些,她绝对不想介入好友的约会时间,那唯一的后果便是她将独自一人听完整场演唱会。这与其说是“挑战”,不如说是“折磨”。



周围一圈人都是眼熟的高中同学,其中有传闻中阿岳的前女友、现女友和即将成为女友的人,而她正好是万年不出现的八神光。她知道他们的问候不带恶意,但她自己有说不清的罪恶感,仿佛偷东西被人抓了现行。



因为身为邀请人的高石岳不在,自制咖啡变成了小京倾情提供的罐装饮料,要命的是她还要帮小京分发,这就更像是顶着小偷的罪名却四处宣扬的傻瓜了。



当然,知道上当了的小光立刻打电话给了耍老千的阿岳,对方的语气却一如既往的温和自然。



没问题。



不会有问题。

 


没关系。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常说这样的话,频率跟他微笑的次数差不多。

 


所以才会让人为他担心。



发到后来,大辅匆匆忙忙的身影出现在入口,小光愣了一下,一时没想通大辅出现的理由。后者跟她一样鲜少参加这个活动,但他今天明显梳理过平时乱草一样的头发。


“小光。”大辅向她走来,挠后脑勺。


“你怎么来了?”她好奇的眨眼睛。


在她面前一向支支吾吾的大辅犹豫了一下,说:“代替我姐来的。”


“哦……给你饮料。”


简单的对白后是陡然冷清下来的气氛。



和阿岳不同,大辅有话直说的性格其实更好相处。因为严格来说她也是个话痨,和熟悉的人在一起时能有说不完的话,像个操心过度的老妈子。比如某次约阿岳去图书馆,见面先说他的鞋带散了,然后说领口的纽扣松了,最后说你怎么只带了一支笔呢万一坏了怎么办……噼里啪啦一大串下来,阿岳索性把吸管塞到她嘴里逼她喝奶茶,不让她说话。



阿岳笑得很无奈很无奈,说在小光眼里我简直一无是处呢。



他说的其实不太对,归根结底还是她太啰嗦是一方面,他们彼此太过熟悉又是更重要的另一方面。



但面对好性格的大辅,并肩作战已是很久以前的事,啰嗦如她也一时找不出可以交流的东西。大辅的穿着较平时来看已经非常整洁,松松的白衬衫上散发出阳光的味道。



小光其实早早的就察觉到了,所谓成长,便是逐渐加之于肩的责任感,说话做事都需要承担与之相对的责任,哪怕眼前是再直率不过的大辅,她也必须尊重他,不能说伤害他的话。



但看看阿岳那长歪的样子,她不确定与他们都不同班的大辅是否也变得不一样了。



大辅正插着口袋打量着昏暗的演播室,片刻后扭过头扫视舞台上忙碌的乐队,看着其中的主唱,吐了吐舌头。看见他这副有趣的模样她不禁笑了起来。



大辅听见她的笑声便转过头:“怎么了?”



“没什么。大辅还是没有长大。”她掩嘴笑着。



“我长高了很多啊。”大辅咬着可乐罐的边缘,翘起眉毛,“虽然还是比阿岳矮一点点。就一点点。”



“我也觉得就一点点。”



“对吧对吧?就一点点嘛。”他笑起来。



但片刻之后,他的笑容收敛一些,变得谨慎起来。他似乎想说什么,黑色的眼睛深处跳动着点点光彩,但他最终只是撇撇嘴,手撑住左边的脸颊,拘谨的挠了一下。



“想起什么了?”



“……一些蠢事而已,别介意。”



粗线条的大辅变得多愁善感了,这怎么能让人不介意。



小光默默的把视线转回到舞台上,那里的乐队已经安排完毕。



原本就暗的灯光被熄灭了,接着五颜六色的彩灯被点亮,贝斯的声音粗重高昂,刺破阴暗而后带起了沸腾的尖叫。灯光纷乱,最后定格在舞台正中的主唱身上,人们看清了他的脸,一些人来不及思索那张有些熟悉的脸庞便发出更高分贝的喊声,像是凭空中了大奖。


 
这就是血缘的奇妙之处,他们与其说是截然相反,不如说是哥哥太过早熟,而弟弟用了许多年才慢慢追上了哥哥的脚步。到如今,他们虽未重合,却已经同样拥有让人一眼便刻入脑海的能力。
 


 站在她身边的大辅再次转过脸来,提高声音说了一句什么,但被淹没在了欢呼声中。音乐到了较为低沉的间奏,她问他刚才在说什么。



大辅摇了摇头,俯身到她的耳边,说:“我和阿岳在冷战……你知道吗?”



她有些诧异。鼓声和电音交织袭来,大辅坦然的笑起来,再次低头:“想知道原因的话就去问他吧。” 



虽然不解,她还是认真点点头。



 
或许他们又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闹了矛盾。小光清楚大辅不喜欢现在的阿岳,虽然她无法确定自己喜欢与否,但她得承认她也有些困惑。



 那样毫无差别的笑容即使是她也无法看透。



“如果是吵架,你们最好快点和好哦?”她踮起脚,在大辅耳边叮嘱。



大辅也认真的点头,露出了最让人安心的表情。


 

5



为什么呢,总是猜不透高石岳的感情。



隐约带有外国人影子的脸庞,无论何时都暗暗发亮的金色头发,透澈安静的眼睛。偶尔出现在设计师杂志上的他在旁人看来是再好不过的男友人选,却始终被八神光放在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位置上。



 
少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



好像哪里不对,一切却又那么合理。他的笑容他的嗓音他的态度,都那么合理。



 等到她被大辅那一句“我们在冷战”拉回现实,发现现在的阿岳本身就是一道难题。无差别的对人友好,其实相当于将所有人都推出了白线。线圈以外的他是那个亲切的他,线圈以内的他呢?



小光想到了冒险时阿岳挡在她前面的背影,想到了一乘寺贤偷偷告诉她的某次经历,想到了绝境当中他努力坚持却依旧夺眶而出的泪水。



无数的危机令他撇开懦弱,他得到的不仅是面对一切的笑容,还有支撑笑容所必须的忍耐力。



于是她稍稍释怀了一些,缩在被窝里沉沉睡去。



对高石岳,她比任何人都有信心。




上学的日子,午休时,走廊里吵闹声一片。八神光收拾好让她头疼的数学笔记,放进包里,走到了隔壁的教室。从后门进去,她一眼就瞥到八爪鱼一般趴在课桌上的高石岳。阿岳背朝着她,右脸略显稚气的整个贴在桌面上,望着窗外出神。


 

看来他旁边的喧闹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真是莫名其妙的强悍意志力。

 


小光往那边走:“今天不吃饭?”

 


“唔唔哦…早上没准备。”阿岳的声音嘟嘟哝哝的,金色的脑袋一动一动。

 


料到了答复,她把早就准备好的盒子放到他桌上。

 


阿岳直起身子,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眼睛里盛着笑意:“这么好啊?”右手却已经自然的解开了便当盒,左手取下了堵着耳朵的耳机。

 


摇滚乐——和那些传闻说的完全不一样,眼前这个金发男孩经常听的根本不是文艺柔情乐曲,而是他哥哥喜欢的那种吵得人头痛的摇滚。过大的音量,过于跳跃的节奏,在他关了手机之后全部消失在空气里。

 


“哥哥特意做的。吃完后把盒子还给我。”

 


但是阿岳根本没在意小光说了什么,直接把饭团塞到了嘴里:“数学哪里不会吗?”



“……”


 

阿岳啃着饭团塞给她一张纸:“你很苦手今天的问题对吧?早就写好了。”

 


小光看向那张纸,上面是一些整理过的例题。



“谢谢。”没有理由拒绝,她把它折好后放进口袋里。



周围仍然是好奇又异样的眼神。



“你在和大辅冷战吗?”



“你知道了啊。”阿岳的手顿了顿,他抬眼问道。



“嗯。理由呢?”



夹起章鱼桶,他直到把它吞进肚里才缓缓说道:“很复杂。”



“要赶紧和好……”



“这次不行。很认真的在冷战。”他看着她,简单的拒绝。



小光直视他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惯有的捉弄时的笑意,却只看清了他沉静的瞳孔和眼中映出的有些呆愣的自己。



就因为你说了“认真”所以才更觉得你在说谎。



八神光从未觉得阿岳轻浮不可一世,因为她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她相信他与每个人的交流都付出了真诚。但某一天“认真”二字被他如此轻易的挂在嘴边,他开始说拙劣的谎,她突然有些委屈,亦有些愤怒。



“吃完了挂在桌子边上,放学后我会来拿的。” 



“……好。”他点头,声音突然变了一些,“你不高兴吗?”



“没有。”她飞快的走出教室。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肯定愣在原地……不,几秒钟后大概就继续吃东西听歌了吧,说不定还会有热情的人们包围着他……里面有即将成为他女友的人。



 他就这样毫不留情的向大人们走去,留下她在原地。但是她不愿意一直如此被动。她不坚强、不成熟,所以她要往回走,回到那个他还天真烂漫的时候。



-八神光还可以和高石岳自由自在的冒险。阿岳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就把她护在身后。他们都是孩子,彼此不会隐瞒,更没有谎言。





tbc



评论(12)
热度(189)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