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香】食心05——归巢

重复一遍:我勤奋起来自己都怕【die

一年前许诺的小舅子终于来了……

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




食心05——归巢


文/乌龙冻灵




雾岛绚都像根木桩子一样杵在雪地里的时候想了很多。烦人的冬季里积雪未化,新雪便迫不及待地扑向大地,一层一层的深化那种刺骨的寒冷。他一年四季都是一身黑衣,在这个纯白的季节里便显得非常突兀,再加上他本人其实很擅长发呆,所以造成目前的状况是他到哪里都能站成一座极不和谐的雕塑。


“绚都不进去吗?”更要命的是,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想法天真的笛口雏实,总是主动打断他一个人的思考——非常有必要的思考。他必须想个不丢面子并且显得很气派的方式出现在那些人面前,起码要有不能输于当初一脚踹碎落地窗的气势……当然这次不能再踹窗子了,也不能踹门。所以才有难度啊。


“再等一会儿的话哥哥姐姐说不定就不在里面了。敲门吧。”雏实从后面推他。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别推我。”不管脑内怎样义正言辞,绚都都抵不过她的请求。他踏上了积了雪的台阶,脚下咯吱一声。


夜空纯粹而透明,形成一张巨大的拱起的网,安静地笼罩在他们头顶。绚都看着门上的牌子,“OPEN”,为数不多的他认识的英文单词。多年以前他需要抬头才能看清这个单词,现在不用了,他平静地打量着这块小牌子,总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晃过,如同冬季略过眼前的寒鸦的翅膀。


雏实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有些不服气地撇撇嘴角。


“敢笑我的话我就杀了他。”绚都声音低沉,有一些可爱的小郁闷。


“好啊,我帮你。”雏实一如既往地笑着回答。绚都瞥了她一眼,在他看来她嘿嘿傻笑着的样子实在太好懂了,比当初一根筋的董香还好懂。


叹了口气,绚都把手放到门把上,顿了顿,推开了那扇门。


冷却的咖啡的味道迅速地灌进他的鼻腔,混合着木制桌椅久置后的独特香气。他的眉头皱了皱,走了进去。意外的是除了嗅觉上的刺激以外这里并没有其他异常,沉淀的空气无比寂静,温暖的黑暗当中悄无人声。雏实从他背后探出头,并没有说话。绚都两手插着口袋,脚步轻缓。多年的出生入死他早已形成了警戒一切的习惯,即便这个地方是他曾经的家。


柜台内的玻璃杯在夜色中闪烁着光泽,咖啡机并没有关掉,发出轻微的电响。桌子也好地板也好都非常干净,月光下甚至倒映出了他模糊的侧脸。他耸了耸耳朵,终于听见了不远处的呼吸声。


一重一缓的两个呼吸,绚都切实感受到他们的存在之后便忍不住生出一股怒气——大晚上的这两个家伙在干什么?扮鬼吓唬人吗?他毫不怀疑金木研已经锁定并分辨出了他的气息,之所以待在暗处不动纯粹就是因为那家伙的恶作剧心理。那董香呢?真的变得沉着了?……饶了我吧,别告诉我那个蠢女人成熟了,这算哪门子玩笑。


极弱的光线打乱了屋内的混沌不明,绚都眯起眼睛,于沙发几米外站定。只是看了一眼,他的脸就整个黑了下去,不知不觉的连手背上的青筋都暴起了。


——总算是看见这两个愚蠢的人了。


——可是为什么呢,好想拿赫子砸烂他的脸。


金木半躺在沙发上,眼睛逐渐从警戒的赫眼恢复成了暗沉的灰色。薄薄的一层亮光平铺在他的右脸上,他静静地看着绚都,许久,嘴角扬起,露出了不明意味的平和笑容。但是他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瞥了一眼蜷缩在自己怀里的雾岛董香。后者仍然闭着眼睛像一只树懒一样趴在他的胸口毫无自觉地做着美梦,柔软的深色发丝散在他的右手臂上,呼吸均匀且绵长,竟然睡得非常安稳。毕竟是深冬,足够细心的金木并没有让董香在冰冷的空气里打瞌睡,而是拿了一件四方先生的风衣紧紧地盖在她的身上。揉皱的风衣似乎变成了最温暖的毛毯,董香缩在风衣下面只露出了二分之一的脸,另外二分之一贴着他的身子像是贴着持久发热的暖宝宝。


沉默中,金木眨了眨眼睛,而绚都站定在那里不动。


雏实轻轻笑了,金木也以微笑回应。他的左手一直攥着一本书,也不知道是怎样在黑暗里看清字迹的,反正直到刚才他都在专心地看书,察觉到绚都的到来也不过是一分多钟前。不得不说绚都顺带着雏实在“潜入”一事上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敏锐如他也没有发觉。又或许是抱着他的董香身上的味道实在太温暖了,让他放松了警惕。反正所有因素造成了他和绚都此刻略尴尬的对视,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直面说出——董香无意识地用脸蹭了蹭他的衣服,他只能低下头更紧地抱了抱她以便让她舒服地睡下去。


“啊真是疯了……”绚都用力揉了揉头发,心里嘟哝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亲姐姐总这么脱线,上一次见面还是一副和金木研互不相认的模样这一次就变成这样了……而且……而且雏实写给她的信里应该提到了他会回来的事情啊?……恋爱中的女人是白痴中的白痴吧?


金木的眼睛在黑暗当中也非常清亮,微弯的眼角和微抿的嘴唇似有从前的痕迹,但更多的细节却改变了。他不再像从前那样把感情写在脸上,望着绚都像是望着亲人、也像是望着路人,只有他偶尔瞥向董香的眼神没有改变——仍然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惋惜和不知从哪来的懊悔,交杂在一起准确无误地表达着依恋。


绚都扬了扬眉毛,觉得眼前的金木变得很有趣——明明是一副不加掩饰的恶人相,却还是保持着无所谓的表面温柔。


金木稍稍松了松右手,小心翼翼的确认没有打扰到董香,慢慢拿起身边的笔,在书页上写下一些字。写完后他递到绚都面前,悄悄地把一根食指放到嘴边,示意噤声。


很简单的一句话,和董香不一样、潦草而清秀的字体。


“欢迎回来。”金木安静地看着他,像是想从他脸上观察出有趣的表情。


绚都用力地翻了个白眼,把书塞回他手里。他环视了一遍店内,头也不回地往隐藏在深处的楼梯走,走路虽然带风却安静得像是路过的猫咪。从哪里离开就回到哪里,脑子再不好的人也知道家在何处。踏上楼梯时他没忘记扭头瞪金木一眼,用尽了身体里残存的所有凶狠。


金木有一瞬的呆愣,随后理解性地笑着摆了摆手。


想必是觉得两人间的无声对峙很有趣,雏实一直没发出声音。看着绚都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她才好奇地半蹲下身子打量起董香的睡颜。认识姐姐很多年了她从没这样仔细地看过姐姐睡觉的样子,原来是这么孩子气啊。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噗嗤笑了起来。灯光铺在她的左边脸上,和她的笑容一样格外柔和。一只手放到了她的头顶,她愣了愣,抬眼看清了金木望着她的眼睛。那只手宠爱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一如多年以前的黑发男孩那样带着清澈无垢的温度,给予了她还未变质的家人间的亲切问候。





食心05——归巢

FIN.


评论(3)
热度(55)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