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香】蒸煮。金木生贺

蒸煮番外01

CP/研香

文/乌龙冻灵

平淡的傍晚,接近收工的时间。她是在十几分钟前回来的,回来之后一言不发地坐在我面前看我处理最后几分账单。她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牛仔外套,一手撑着下巴,盯着我像是盯着移动的肉块。

如果可以的话她会直接咬上来吧?我第一眼看见她就知道她饿坏了,于是飞速处理完工作,开始为她单独煮一壶咖啡。

“变态是分很多种的。”咖啡煮好后,她认真地看着我,开始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题。

“嗯……听起来很富思辨性。”我顿了顿,点头,小心地没让壶里的咖啡洒出来。沏好一杯之后我转身翻柜台,想找一些特制方糖以确保这杯咖啡能堵住她饿起来就天马行空的嘴。

“月山是最惨烈的一种。”她补充道。

我强烈怀疑她提起这个话题就是为了从背后捅月山一刀,但又不便触怒饥饿状态的她,只能又顿了顿:“同意。”

她像是很没意思似的趴在了吧台上。不得不说她和几年前的最大不同就是学会了思考,而且经常试着揣摩我的想法。每当我停住话语或是无条件附和她的时候她都会眯起眼睛摆出一张看穿一切的脸,有意思的是她这种表情只让我看几秒钟,就以各种理由别开了。现在她把脸贴在实木吧台上,呈现给我一个后脑勺。

“我知道你很饿,但是先忍耐一下好吗?”我只能说,随手把空了的方糖盒扔到垃圾桶里。瞥了一眼她已经显长的头发,“顺便,你该理发了。”

“你刚才果然没有听我说话。”她客观地评价道,声音嗡嗡嗡的,像是抱怨。

“说话重要还是吃饭重要呢?”我无可奈何地说,把咖啡放到她的脑袋边上,右手试着碰了碰她的头发,“先喝了吧,方糖好像没有了。”

我没有松开杯柄,她也没有立刻回应我。微妙的沉默过后,我慢慢俯下身子,手臂撑着吧台,问:“……你是想喝咖啡呢还是想吃肉呢?”或许是靠的太近了,我闻到了我新选的洗发水的味道,轻轻笑了。

“肉也分很多种的。”她回答。

关于事物种类的话题一旦挑起就没法结束了。我揉了揉眉角,有些苦恼。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就会变得相似,她看来是学会了如何拿捏心情,戏弄我的功力也随之精进。她大概是喜欢我手足无措的样子吧?总是把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弄得一团糟,再让我整理它们。她对此有超乎寻常的热情。

“分为食用和不可食用?”顺着她的思路,我问。

“当然是好吃和不好吃啊。”她抬起眼睛,挑衅地看了我一眼,“你对食物的要求还真是低。”

逻辑上没有问题,但是我们的食物应该是同一品种的尸体所以不存在味道上的差异。喰种是那种在意味道的生物吗?……这个命题可能或许应该要牵扯到月山的美食哲学,类似盐焗眼球和干煸眼球的区别。

“董香,你不觉得我们的聊天越来越……变态了吗?”我忍不住说。

“真是失礼呢,你应该更能理解味道的重要性啊。”她的手指勾了勾我的领口,温热的指尖挑衅似的点我的下巴,“装什么傻。”

“看来你真是饿到无法无天啊。”我伸手想掐她那张刚刚抬起的笑脸。

她有些放肆地笑出了声,很开心地往后仰了仰,躲过了我的手。

她当然知道怎样才能“激怒”我,只要提起一些当初的蠢事我就会尴尬,而她似乎喜欢上了我尴尬的样子。注重味道——这无疑是我刚刚踏入喰种世界时的显著特征,那时候的我简直就像一只迷了路的小狗,无知无助到让人怜悯。哪怕现在想起来我也会觉得以前太过优柔寡断,那些可怕的事情的确沉重,但我也确实太过愚钝。

让人承认自己曾经无能无疑是件麻烦的事,而她就这样轻描淡写地戳穿了我。

她几步就绕过柜台来到了我的身边,蹲下身子,从收银台的下面掏出了一个盒子。我看清了盒子上面的方糖图案,愣了愣,“你藏起来了?”……难道又是耍我玩。

“备用的。普通方糖。”她简单地说,一边往冒着热气的咖啡了加了几块,从我手里拿过调羹熟练地调匀。准备完毕之后,她端起咖啡杯,凑上去闻了闻。不出意外的,她的眉毛皱了起来。

我注意到她的头发已经漫过肩头,在特意调暗的暖色光下微亮。这种时候我会意识到她已不是当初那个男子气的高中少女,尽管她依然不喜欢化妆、甚至偶尔顶着明显的黑眼圈到处走,但是在她轻蹙起眉的时候、在她双手捧住咖啡的时候,或者是无意间看我一眼的时候,都是一簇太过突然的夺目花火。

我是个很惹人厌的家伙,高兴的时候难过的时候都会想到一些太过书面化的措辞,想的永远都比做的丰富,大脑总是快过双手。现在在我想到一些事的时候她已经把只喝过一口的咖啡放回了原处:“果然我还是无法接受普通的啊。”

我笑了。伸手拉过她的手臂,把她拉到我的旁边。端起那杯咖啡喝了一口,感受到了口中散开的类似于洗涤剂的味道,理解性地瞥了一眼她,而后迅速地划了一下手指。

一滴血融入了黑色的咖啡,消失不见。

“……”她惊讶地瞪着我,被我拉着的手臂有些僵硬。

我松开了她的手臂,转而握住了她发凉的手。不过是一滴血而已,我却注意到了她眼底淡淡的红色。看来我真是最佳的移动食物啊。

“笑什么笑。”她扭开脸,语气一如既往的倔强。看来不想轻易接受这杯奇怪的咖啡。

我握紧那只难得听话的手,把她拉到面前,自顾自地打理她的头发。一个女孩除了脸,头发也相当重要。我相信眼前这家伙走在街上总是吸引男性有两个原因,一是表面的温柔优雅,二是这头让人过目不忘的发。她也知道我喜欢摆弄她的头发,此刻还算乖巧,没有动来动去。指尖划过她的发梢,她突然用额头撞了我的脑袋。

“你看上去很傻。”她的嘴角挂起了一个狡猾的笑,说着就有些没心没肺地甩开了我的手,转而拿起那杯咖啡。

“你真是……”我看着她几口喝光了咖啡,靠在柜台边有些无奈,“肚子饿的时候是不是有个小人藏在你的舌头下面呢?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拿起手帕擦了手,她回过身来,再次走到我面前。我看着她扑闪着的睫毛,无法移开视线。灯光下的她像一个精致的玩偶,皮肤白皙光滑得像是要滴出水来。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用力地用两只手揉乱了我的头发。我被她揉得有些大脑混沌,便闭上了眼睛。她的气息很近,还有她身上的味道,不停地刺激我的鼻腔。

我有把她拉进怀里的冲动,却不敢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这种时候我总是懦弱得让自己厌恶。

“不得不说你的味道真是一如既往的好呢。”她这样说着,轻轻碰了碰我的唇。只是一瞬,她就松开了,眉毛微扬,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生贺部分到此结束。

【蒸煮TBC.】

评论(11)
热度(50)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