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香】食心番外02——Beautiful day

食心番外02——Beautiful day

 

14/02/15情人节

 

文/乌龙冻灵


人们拥挤在站台上,熙熙攘攘的人丛中透出凛冽干热的风。地铁驶过,像是缠绕着气流的急速而过的铁蛇,它将干热的空气打散,重组成令人窒息的凉薄味道,缓慢而有力的灌进人们的口腔。人群出现了小小的骚动。一些人在铃声响过之后跨上地铁,行动不便如同摇摆的木偶。一模一样的匆忙的脸走马灯一般闪过,扑进粘稠的车厢。

 

他在人丛里倒是有好定力,埋在围巾里的脸微微抬起,站定之余顺带着帮了一把被人群冲开的一个女学生,好让她稳稳站住。但就在他摆酷的档口,我被一两个没头没脑的人类狠狠撞了一下,肩膀被带开,脚被带离了地面。

 

——喂喂喂别闹啊我有这么矮吗?

 

我瞪大眼睛,来不及揪他的袖子,半个身子已经被人流裹挟着往车门涌去。

 

“啊。”我听见他小小的惊讶了一声。啊……啊个头啊先来拉我一把啊!金木研你个白痴!我压着心头冒上来的恼怒,脚不听使唤的往前挪着,摸索着踏上了地铁。脚下结实的触感让我安心了一些,开始努力的往回望。

 

怎么可能看见他。他也不是那么高挑的人,往人群里一扔便等于隐身。而且他也不是帅到让人过目不忘的人,根本无法从人们的脸上辨认出哪一个是他。好在能看发色。一眼望去最嚣张最乱的头发肯定就是他的。哦,还有表情——现在的他肯定一边欠扁地笑着一边若无其事地看着我手足无措。

 

红灯忽闪起来,铃声再次响起。我往后靠了靠,指尖触到了冰凉的扶杆,便牢牢抓住,免得身子再向后。地铁里的空气令人窒息。衣料摩擦发出窸窣声,有人清了清嗓子,空气里便出现了一些血腥气。

 

所以……他在哪里?是被挤出去了吗?这是在开玩笑吧?在今天这种时候?

 

我耷拉着眼睛,搞不明白他在玩什么游戏。很多时候我都想从后面推他一把,因为他看上去总是那么的温顺,像某种大型的猫科动物。他轻轻笑着的时候我特别想掐他的脸——不行啊不行啊,要凶狠一些才行,要更加像戴着面具的他才行。但是他就是不听我的。所以连用力挤掉别人走到我身边都做不到。

 

“你是在想我吗?”一个人影漫过我的视线。他从人海中挣脱出来,费劲的抽出自己的风衣下摆。正是晚高峰时期,在人潮里滚了一遭后他的额上冒出了细细的汗,和我面对面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阵浓热的风。他的眸子里弥漫着湿润的雾。

 

“哈?我想你干嘛?”然而我的注意力都被他的话吸引。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愣了愣,意识到刚才的话有歧义,“我是说,你在想我……嗯……还是算了。”话到一半又放弃了结尾。因为空间本来就不多,我们只能靠的很近。他说话的时候都不低头,但他的下巴还是险些抵到我的耳朵。

 

“什么跟什么,说话说清楚嘛。”我缩了缩身子嘟哝。突然有些庆幸他挤到我跟前了。照这个拥挤程度,止不定哪个陌生人就站到我的跟前像他这样几乎贴着我的脸。如果那样的话我会忍不住的——直接开咬也不是不可能。然后明天报纸头条会出现“地铁女喰种凶恶开吃”这样的标题,他又该对我啰嗦。

 

重点是我不想听他啰嗦。啰嗦的男孩子怎么会受欢迎啊?

 

“你这样看着我,我会觉得你想咬我。”他说了一句,整齐的眉毛微微蹙起。我伸手推开他的脸,一边收回了有些露骨的视线。

 

“别说话了,难受。”我侧开身子,躲开他呼出的气息,耳朵发麻。

 

他的胳膊支在我的身前,把我和其他人隔开,隔出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空间。刚才他的这个小举动倒是让我很满意,现在却不一样了。我看着他的嘴角扬起,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你真的想咬我?”他的右手放到我的后脑勺上,把我按进他的怀里。空气里震动着他温和的嗓音,绵软地撩动着我的耳膜。

 

我有一些心理准备,脸庞靠着他白皙的脖颈,感觉到他的皮肤在微微发烫,便玩笑似的说:“有点。我饿。”

 

他呼着气,笑了一声,右手摩擦着我的头发,指腹轻柔。不知道为什么他抱得很紧,他的羊绒大衣像是一团火,黏在我身上让我的耳廓也跟着他的皮肤悄悄发热。地铁颠簸了一下,他的身子在惯性下往左倾。颠簸过后我总感觉他颤了颤,扳着他的衣服的手松开一些。

 

啊,刚才,好像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脖子……唇角碰到了。只是很轻很轻很轻的一下。

 

他的眼睛湿漉漉的,鼻翼微耸,静静地望着我身后蜿蜒的黑暗:“看样子你真的很饿啊。”

 

我心底一紧:“那是意外。你别乱来。这里是公众场合。”

 

“我知道。今天的地铁很慢,你不觉得吗?”他竟然岔开了话题。

 

“……嗯。”毕竟今天不同寻常。所有人望着我们的眼神都很宽容。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也宽容一点?


深吸一口气后,我尽量老实的待在他怀里。他的衬衣领口散发出熟悉的气息,夹杂着人类才有的温顺朴素的味道。那味道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放大,缠绕在我的鼻尖,刺激着我的嗅觉细胞。只有他才会给我带来这样既温吞又炽烈的感觉,像是给予黑暗中的飞蛾的那一丝光亮,像毒药那样带着有些残酷的美好。

 

我承认,在他的身边,非常辛苦。

 

我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应该听见了,垂下脑袋,想拨开我额前的发。

 

“喰种不能够安安静静的相爱”这种事,他是知道的吧?既是喰种又是人类的他更加不可以。

 

“董香。”他用食指挑起遮着我右眼的发,像个孩子一样凑到我的鼻子前面盯着我看。

 

“喂都弄乱了……”我忍不住抱怨,却无法把视线再从他的唇上移开。

 

我总觉得,他在人类和喰种的临界点上站得很高,望得很远,旅途很长,但他又任性的停下脚步牵起我的手,在冬天的末尾自顾自的微笑,把那些所谓的使命都丢开,费尽心思的想要亲吻我而不被我追着打。真是矛盾的人啊。矛盾到让人同情。

 

他慢慢地吻上我的唇角,安心地覆盖着我的唇瓣,什么都没做,只是这样覆盖着,似乎想要给我温暖。呼吸间不知道是谁先释放出了笑意,打断了这个安静的吻。他眯着眼睛,眼里有亮晶晶的色彩。

 

“这里太热了。”他说了一句,眼神略过我有些泛红的脸,“我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很香吗?和月山先生说的一样,很诱人?”说着便解开了衬衣的风纪扣。

 

“还好。”我不想往他衣服里望,嘴上敷衍道。我知道他的这个动作纯粹是因为太热,他毕竟不是月山那样艳丽的男人。

 

“Happy Valentine's Day.”

 

“……?!”

 

“听不懂?”他挑了挑眉毛,雪色的发丝触碰到了我的眼睫毛。在我愣住的时候他亲了亲我的嘴角,然后再次侵占了我的嘴唇。我没有来得及思考他的神转折,口腔里已经充满了他的味道。所以说这样的味道让人很难办啊……想要吞噬他却先被他占有,想要靠近喰种模样的他却总感觉人类的他在无声地哭泣。

 

这时候,被阻隔在他身后的人群出现了骚动。我迷糊着脑袋往门边望,看见了外面缤纷刺眼的光和光线里松散的许多人影。站牌上正是熟悉的站点标记。我松了口气——终于到了。

 

“你太粗心了,注意力也容易分散。这样不好。”他松开了唇,顺势牵住我的手随着人流往地铁外走。不得不承认模式转换的真快。

 

“啊……啊?我说你,喂刚才那句话是干什么的?!”几乎是被他拖出车厢的我回过神来,赶了几步,与他并肩。

 

地铁站里人来人往。离检票闸不远,他从口袋里掏出我们的车票,一边回答我:“情人节快乐。你很在意吧?从上车起就一直很暴躁地瞪着我。”

 

……哪有暴躁?!

 

“有时候你比绚都君更好懂。”他侧过脸,揉了一把我的脑袋,也不知道是褒是贬,“所以,董香,情人节快乐。”

 

第二次,不,第三次从他嘴里听到这几个字眼,我想象不到脸上的表情。今天是情人节。过去十几年都与我无关的日子,他用简单的几个字告诉我:现在不一样了。

 

有了恋人和没有恋人的区别就在,有恋人了之后你会记得很多原本无关紧要的日子。金木研的生日、金木研第一次来古董的日子、金木研离开的日子、和金木研一起的新年,还有,突然重要起来的情人节。往回看去,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心会痛,却总感觉美好更多。

 

“先说好,你别问我情人节该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扭过头,目光中夹带了点无奈,“这是我第一次过情人节。还有,也别说‘以前为什么不和英一起过’的话。听着就很伤心吧?”

 

“嗯?你伤心一个让我看看啊。”我站定,用力掐他的脸,“明明那么精神,那么机灵。”我不会忘记他在地铁里对我做的事,他也不会躲避,笑容在我的揉捏下变得扭曲。


互相拌嘴的日子已经经历很多。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并不讨厌这样稍显活泼的他。他还是那个金木研,喜欢看书,并且看入迷了就不管周围的一切;但是他不像以前那样中规中矩,羞涩到束手束脚。我喜欢他这样不经意地对我露出坦然的笑,这样的笑容只有我能够看到,只能由我看到。这让我相信此刻的他是快乐的。那我也就能松一口气,快乐一整天。

 

“回家?”他问我,抓住我作怪的手,自然的放进他的口袋。

 

“嗯。情人节已经过了。回家。”

 

“这样就过了?”

 

“那还能怎样?我也是第一次过情人节。这样不就挺好了吗?”

 

他似乎有些难办的耸了耸眉,耳鬓的发在霓虹灯光中微微发亮:“好吧。那回家再过节好了。”

 

“哈?不都已经过了吗。奇怪的人。”

 

我不知道他到底藏了多少笑意在嘴角,只觉得他的手干燥而温暖,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我身上,他的左眼平静安宁。可能他还有一些怪心思没有被我发现,但我知道,在今后无数个夜晚里,那些隐藏的美丽会一一上演。


FIN.

评论(14)
热度(43)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