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香】食心番外01&金木生贺——瞬间永恒

瞬间永恒

 

文/乌龙冻灵

CP/研香

 

12/20/14金木研生贺

 

 

 

“可以……牵着手吗?”他试探性的发问,却没有等我回答,热烘烘的手钻到了我的袖口里,覆在我的手上。

 

很久以前父亲也曾这样握着我的手,牵着我走过覆盖了白雪的点缀了星星的冬夜。周围的冷气令人记忆犹新,像是要钻进大脑强迫人把那个夜晚记住,连带着父亲的温度和父亲的笑容一起记住,永远都不能忘记。

 

现在他也握住了我的手。虽然他知道我不喜欢这样明目张胆的示爱。但是我想我应该可以把他当成父亲那样温柔的笨蛋,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偶尔一次的随他去。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呢?”他问,语气里带着和煦的笑意。他慢慢的与我十指相扣,手心的湿热清晰的传递过来,很有趣。

 

“不是散步吗?一直走就好。”我知道瞒着他准备惊喜完全无意义。他是那种细心到我每天多喝一杯咖啡都会注意到的人。咖啡会让我胃痛,为此他能够随时从身上的每一个袋子里掏出一份定好剂量的胃药。有时候我想逗逗他,就说想吃糖一类的话。他也能很认真的从百宝箱一样的胸前口袋里掏出亮晶晶的糖果,认真的说:“我不会阻拦你吃。但是后果自负。”

 

后果?所有离开咖啡的糖分都是恶心到反胃的垃圾。他明明知道却还是把糖果备在身边,好像会吃掉它们似的。

 

我当时……啊想起来了,把糖剥开后眼疾手快的塞到了他的嘴里。他愣住了,表情立刻扭曲起来。我逃开了。店里的熟客们一脸惊讶的看着流露出刁蛮性格的我。真是非常过瘾的一次经历。

 

“你想到了什么?”他好奇地问。

 

“没什么。你不是总能猜到我在想什么吗?干嘛不自己猜。”我踩着地上的雪,夸张的笑了几声。

 

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在我看来傻兮兮的。我感觉到他的手紧了紧,像是怕我又笑着逃开。

 

“知道吗,刚才那种话在一些小说里面很常见的。”他慢条斯理的说着。

 

“嗯?”

 

他凑到我的耳边,故意似的呼出一些气息来让我的耳鬓发热。他甚至伸出舌头来舔了舔我的耳廓,雪色的发晃得我眼角发蒙。

 

“恋爱小说。”

 

 

 

他是那种一个人的时候会看恋爱小说的人吗?

 

我看着他在商店里穿梭,洁净的侧脸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苍白单薄。他的外套里规规矩矩的穿着我给他买的毛衣,不时的,他会把下巴缩进领子里,像一头冬天里被吵醒的困倦的熊。

 

在他做出讨打的举动后我狠狠踩了他的脚,他知错似的扭开了脸,不再说话。经过商店他撇开我走了进去,我便自觉的站在门口等他,百无聊赖的观察他的模样。和西尾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早,他这种擅自离开的行为暂时不会引起我的不满。

 

他对面的女店员时不时的瞄向他的头发,胆战心惊的。

 

这不是完全被当成不良少年了吗……我搓着手想。

 

他走到我身前,把烫手的咖啡塞到我手里:“一直走?”

 

“嗯,一直走。”

 

“好。”

 

他顺从的扇动着眼睫毛,第一时间把我的手拉了过去,仍旧牵着,像是怕我反悔。我总觉得他很缺乏安全感,自从上次分离许久后就越发的想要依赖他人。依赖是件好事。他愿意把心思铺陈开给我看,我很高兴。

 

今天是他的生日。既然是生日那必定要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事件发生。我的右手指尖触碰到口袋里的手机。

 

很久以前的那个初夏,他无理取闹似的给了我一个兔子式样的手机链。我想要寻找他,却只能看见天空高远、大地广阔,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的身影,但事实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没有他。心里像是塌陷下去一块,慢慢的慢慢的,视线都垂了下去,只觉得他“狡猾”。

狡猾到连“喜欢”这种心情都没有明确转达就离我而去,留下一团思绪也不知要让谁梳理。

 

不是所有人都等在原地的。他教会了我这一点。那之后的日子里我也就假装越来越坚强。

 

天空中猛地燃起了烟火,沉闷的声响打断了我的回忆。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表,愣了——那群饭桶怎么弄的啊明明还没有到时间!忽闪忽灭的光线中,火花拖曳着细长绚烂的尾巴在夜空中奔袭,划过曼妙悠长的弧线。像是孩子偷走了上帝的油灯,把灯油肆意的洒在蓝黑色的天空中,有人划亮了火柴,于是整个夜晚都被点燃了,一丛丛的灯火调皮热烈,

 

“哦董香?抱歉,手滑了一下。我们先撤了。”电话里,西尾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极不清晰。想必是CCG开启了电波管制,封锁了大楼。

 

“哈?我说,你们是怎么……?!”我听着那串忙音,一阵头疼。我放下手机,身边的他看向我,慢慢的喝了一口咖啡,微耸的眉毛传达出了他的疑惑。老实说他不是那么浪漫的人,甚至有些呆头呆脑,此刻看着满天的烟火都想不到这是给他的。

 

从单位楼里探出了几个看烟火的市民,显然是把今天的烟火当成了圣诞的前奏,全然没有注意到呆立在便利店外的我们。

 

我只能把空余的手插在口袋里故作镇静。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啊”了一声,伸出一个手指指了指天上格外张扬奔放的烟火,在越来越响亮的杂音里又指了指自己。我不耐烦的捋了一把自己的围巾,避开他的眼睛。

 

“生日快乐。就这样。”应该是听不见的吧。充斥在空气里的尽是有节奏的爆炸声,耳膜嗡嗡作响。

 

他仰头望着天空,握着咖啡罐的手指白皙而有力。烟火倒映在他的瞳孔中,五彩缤纷;又像是他的眼睛附和了那些光明,在黑暗当中幽然扇动起明媚的色彩。虽然牵着他的手,我却总觉得他形单影只。他的手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应该拥有的。黑色的指甲盖旁布满了厚厚的茧,小心抚摸他的掌心,能感觉到粗糙的、疑是伤痕的印记。

 

“谢谢。”他的唇噏动,浅色的笑从嘴角扬起。

 

我没说话,而是拿过了他另一只手上的咖啡罐,大喝了一口。

 

“唔唔别介意。”我一边喝一边含糊着说。

 

“听不清。”他笑着。他的笑脸告诉我他肯定是听清了,存心想耍我。

 

“唔唔唔。”谁耍谁还不一定啊。

 

“你说什么?”他皱了皱眉,伏到我脸边,“这次真的听不清。”

 

我扬了扬眉毛,心满意足的把空罐子扔进垃圾桶。他无奈的笑着,眉眼清亮。

 

——每次他人畜无害地笑就不会发生好事。

 

他眨巴着眼睛,笑着咬了咬我的唇,在我懈怠的一瞬整个的探进了我的口腔,一边笑一边进行这个不算很意外的吻。他把我的手拎过去塞进他的口袋里,宠溺似的揉了揉我的头发。我很想趁机捅一把他的腰,但是他好像猜到我想这么做,离开我的唇时没忘记再次咬了咬我的唇角,用片刻的疼痛阻止了我的恶作剧。

 

“其实今天他们是在CCG大楼旁边的天台上放的烟花。我们本来说好要把烟花当成炮弹发射到CCG总部里去的,砸掉那个有马的办公桌。但是他们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提早放了却没有通知我,而且你还去店里买什么咖啡……”我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想要竭力避开接吻过后的尴尬。

 

“听起来很棒。”他简单的附和,应该是不喜欢两人独处时提到CCG的事情。他抱住了我,像一只考拉一般牢牢的固定在我身上,下巴放在我的肩头。

 

我这时才看见他身后的便利店里,店员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眼泛桃红。

 

怎么又是这样……我觉得头疼,想推开他。

 

他当然不会由着我,反倒更紧的抱着我,有意无意的蹭着我的脸颊:“好暖和。冬天我们都这样吧。这样就不用开暖气了。”

 

“别说傻话了。冬天都过了一大半了。圣诞节快到了。”我一愣,想打发掉他这个想法。

 

“圣诞节过去以后,董香的生日就快到了。”他补充道。

 

“哈?什么啊?七月份和十二月份不都是年中和年末的距离了吗?”

 

“嗯。能快些到就好了。”他探进我的发丝,像一只猫咪一般嗅闻着,“和董香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啊,这是相对论的一种对吧?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话时间会像长了腿一样跑的飞快。董香会马上变成老太婆,我也变成老头子。”

 

他像是回到了不曾有过的稚嫩的童年,浓浓的鼻音里有股嘶哑的舒适感。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把右手放在了他的背上,拥抱他。我也没有过那样无忧无虑的童年,但是在他的勾勒里,那样的日子似乎很美好。只要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那样一个劲的想象美丽的事物就好,不用去想CCG或者下个月的伙食。

 

在他的怀抱里似乎能够做到这一点。再大的风雨他会扛着。扛不住的话就让四方或者西尾去扛。他太累了。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他了。无论如何都不想。只要我们还能够像鸵鸟一样拥抱在一起,我们就拥抱好了。未来怎样谁都说不准,只有现在,只能是现在,一切还来得及成为永恒的模样。

 

“生日快乐。”我重复了一句,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肩膀。

 

 

FIN.


评论(8)
热度(66)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