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香】食心02——不和谐之情侣

依旧没头没脑日常片段。

大概甜?



文/乌龙冻灵


食心02——不和谐之情侣

 


金木费了一番劲套上那件纯黑色的毛衣,一边揉搓着毛糙的衣角一边向玄关走去——说是玄关,也就只是个一人宽的小阶梯罢了。他坐下来,因为过于狭窄,脚有点伸不开。尽管一个人生活了很多年,在日常小事上他依然笨拙,比如现在,他怎么也不能把脚好好的塞进那只皮靴,脚后跟都被挤得隐隐作痛。

 

“你在干什么啊?”身后传来低低的声音。他顿了顿,回过头看见了走到他身后的董香,只能颇无奈的放下靴子,“准备出门呢。”说着他不自觉的将视线往下挪了挪,瞥了一眼她光溜溜的脚。

 

董香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用手背擦了好几遍眼角。听完他的话之后略扇了扇眼皮,简单的“哦”了一声。

 

“……把拖鞋穿上会比较好哦?地面很凉。”金木提高了点音量,像是在强调着什么,想要把她的注意力从困倦上吸引过来。

 

“刚才没有找到鞋子。不知道被扔到哪了……好困,睡了。”看来是习惯了他的苦口婆心,董香毫不动摇的准备撇开他去睡回笼觉。

 

说到拖鞋……啊。

 

金木的脑内闪过了什么,关于昨晚的事。

 

事件起因是董香从英那里拿到了一台游戏机,直接导致她近几天来都处在暴走的状态。昨天也是。他一边在心里想着“真可怕啊大晚上的一直在屠杀僵尸”“已经这么暴力了还玩这么暴力的游戏该怎么办好”,一边啪的拉掉了家里的电闸。董香震惊了,下一秒就被他捞了起来扛在肩上最后扔到了床上……混乱中她的兔子拖鞋不知道掉在了哪个角落。

 

这也不怪他的吧……身为学生凌晨一点多睡觉已经是极限了吧?起码对一直规律作息的金木来说是极限了。而且看在这一点的分上他昨晚什么都没做,只是牢牢的把愤怒的董香裹在被子里不让她有机会再去开电视。最多不过在她说出“滚出我家啦大半夜的还赖在这里干嘛”之后用一个有些粗暴的吻让她闭嘴。

 

你家现在就是我家吧。

 

金木摸了摸鼻子,没觉得昨晚的作为有什么不妥。

 

“拖鞋的话可能在床底下。记得找找看。”他调整了一下靴子的角度,终于把脚塞了进去。他站起来,拿下挂在墙上的厚围巾,仔细的裹在自己的脖子上。

 

卧室里没有声音。

 

怎么说呢,“一次只专注于一件事”的性格并不坏。金木检查了一遍黑色的假发,确定无误。但他还是回过身大声说了一句:“还有,不要像刚才那样只穿一条内裤就跑出来。再这样的话我就不放过你了。”

 

“真是啰嗦死了啊!知道了知道了!”这次的回复异常清晰,声音里还带着熟悉的尴尬味道。

 

——就算一次只专注于一件事,她也还是会在做那件事的间隙里听他麻烦的叮嘱。这一点也不坏。

 

“好好睡。”金木自言自语似的,笑着推开了公寓的门。

 

#

 

“欢迎光临!客人你可以滚出去吗?”店员扯着嗓子喊道。

 

“知道了,我买完东西就走。西尾学长今天你也很精神呢,真是太好了。”金木淡淡的应道,一边走进了狭窄的货道。

 

“别用‘买’字!你什么时候付过钱!”西尾用鸡毛掸子狠狠敲桌子,头发毛糙着,神情厌恶至极。

 

日子安定下来之后他就是这样的状态。明明是大学毕业生明明成绩优秀明明左右逢源口才出众却在一个不甚繁华的地段开了一家小小的罗森便利店,因为跟上井大学足足隔了三条街,除开金木,这里几乎没有人造访。

 

西尾今早一如既往的和女友交换了一个吻之后出门,走到店前却看见街的对面慢悠悠的走来了本店常客,并且对方穿着一身看着就让人不舒服的黑衣,他脸一黑差点就想转身回家。金木的声音却先一步钻进了他的耳朵:“早上好。”

 

他不出声,只能抚了抚眉头。金木研总是这样,一举一动都跟流氓没两样。


“在老位置,别乱翻。”西尾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黑色的背影,说。

 

“贵未小姐最近还好吗?”传来拨拉包装纸的声音,金木大概是打开了冷藏柜。

 

“都说别乱翻了!嗯很好!”他翻了个白眼,“董香呢?”

 

“也很好哦。每天玩游戏、上课,像以前一样从来不看书。睡眠质量很好,怎么叫都不醒。”今天金木的声音听着有些慵懒,不像他以前那样拘谨谦逊,倒不是让西尾讨厌。

 

真是糟糕的女朋友呢。

 

西尾眯了眯眼,不禁又为自己的人生加了一分。

 

“这个月的‘定量’我拿走了。还有这些咖啡。”金木抱着一堆东西走到他跟前。

 

西尾只能动手结账,在机器的嘀嘟声里顺带着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金木。已经经历了青春期却还是无法突破175cm的身高,时常撇开的视线,乱蓬蓬的黑色假发,还算耐看的脸,以及怎样都摆脱不开的文艺青年气质……这样的人有那样的女朋友,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是厉害啊。

 

“你……真的没事么?”

 

“嗯?什么?”金木挠挠耳鬓,没听懂他的话。

 

“我说,董香那种疯子一样的女人……”

 

“还没有到疯子那种程度啦……只是有点特立独行。”金木无奈的笑了笑,“当然没事。我觉得我们没有问题。”

 

即使有问题也都解决了。从决定在一起的那一刻起已经做了约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口是心非的躲避,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即使流着泪也要彼此为敌。妥协其实很简单的,承认“喜欢”这种心情就好。承认了就什么都会变好的。

 

——当然,这是金木的想法。在旁人看来他们确实哪里都不般配哪里都让人担心。永远怒气冲冲神情冷漠的女孩和经常唯唯诺诺一脸温顺的男孩怎么可能和平的在一起呢?怎么可能呢?所以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

 

“那你呢?是我的错觉吗你是不是人格分裂了?刚才的微笑总觉得很阴险。”

 

“那个……西尾学长请把我当成正常人好吗?”

 

“别开玩笑了,你们两个绝对不正常。不和谐。而且看着就辛苦。”

 


 

正午的阳光从狭小的窗户钻进来,扑到董香脸上,毛茸茸的,逼迫她缩了缩脑袋。她那浓密的睫毛扇了扇,艰难的舒展开了迷糊的眼睛。片刻,她捂嘴,用力打了个喷嚏。在她揉鼻子的档口,头顶响起了带着笑意的声音:“午安。”

 

“……”她眯着眼睛抬头,被那头亮眼的白发刺激到,果断低头,慢慢挪向床沿。

 

上方的人愣了愣,显然是不明白她冷淡的原因:“起床气这么重吗。”他知道她很爱生气,就像香槟,随便摇两下就能炸毛,而且糟糕的是她炸毛的时候都不愿意听人说话,用好话安抚她便没有了意义。

 

不过好在金木已经习惯了董香阴晴不定的心情。于是他探过身子,单膝支在床上,一手揽过她的脑袋,干燥的唇线贴上了她的额头。手指从她的发丝中穿过,像是在抚摩一匹锦缎,指尖几乎没有用力,轻飘飘的,很符合他的风格。

 

董香不喜欢早安吻,金木知道。她说过早上刚睡醒没刷牙会很恶心。他很细心,没有忘记这一点,便选择吻她的额头。

 

“午安。”他重复了一遍,毛衣的边角蹭到她的脸颊,像一只偶尔发懒喜欢撒娇的猫。指尖下她的皮肤在微微发烫,刚才还眯缝着的眼睛腾的明亮起来,带着那么点警戒意味。

 

啊啊、果然还是不喜欢刚睡醒就被亲吻呢。

 

金木识趣的岔开话题:“今天有午餐,你是想……”

 

董香突然抬脚踹他下盘,他条件反射的往后一跳,躲过了看起来就很凶狠的一击。她的脚踢在她的兔子玩偶上,踢翻了那只白白胖胖的兔子。金木没想太多,立刻双手一架,承受住了她的第二次踢腿。这力道……金木微微皱起了眉,大脑先过了一遍他们周围存在的贵重物品,确认没什么按揭物,左手一反,擒住了她的脚腕。董香没有示弱,另一只脚再次袭向了他的下盘。

 

认真打的话现在的他没理由会输。但是……“一直踢下盘太过分了吧!”他忍不住抗议了一句,闪身后退。

 

“对你这种人面兽心的家伙有什么过分不过分的?!”董香瞪眼,一脸警惕地站在床上。

 

“唉?”

 

“以前肯定看过很多色眯眯的黄色小说!跟永近一起!所以才会那么的禽兽!接吻狂!”

 

金木呛了一口……哦大概是她充足睡眠过后想起了昨晚的事。关于那个……嗯……有些漫长的、粗暴的、深吻。但那也是没办法的吧……说好话她不会听、暴力手段只会让她越来越亢奋……他算是更深的理解了西尾对他的担心。女孩子怎么会这么麻烦啊。

 

“心虚了是吧?我看出来了!”董香义正言辞的抄起枕头往他脸上砸。

 

他只能像个守门员似的把枕头和玩偶一个个的挡下来,抱在怀里。

 

“我说那个,董香。我好歹也算是正常男性吧……好吧好吧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那样做了好吗!真的很抱歉!”挣扎在一堆毛茸茸的玩偶中间,他艰难的说道。眼睛从玩偶与玩偶的缝隙里往外望,无辜的目光停在了董香身上。

 

“就这样?”

 

金木头痛似的放下那堆东西,恭敬的鞠躬道:“真的非常抱歉!”敬语用得工工整整。半晌,他感觉到她拍了拍他的脑袋,随后听见头顶上传来她一本正经的声音:“很好。”

 

“午餐吃炖肉好了。话说帮我找一下拖鞋。你叫我不要光脚走路的所以你去找。很冷的,快点。”她指挥道。

 

所以说女孩子真的麻烦啊……金木无法抵抗她的命令,只能俯下身子搜索床底。话说回来他们的屋子本来就很小,找个东西还是很方便的。他睁大眼睛扫了一遍床下,立刻就发现了耷拉着的兔耳朵,两只鞋头碰头的靠在一起,轮廓起起伏伏。

 

他把鞋子勾出来,放到床边,退开一步,等她穿上。董香探下脚,紧绷的小腿光滑而细致,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她的脚尖探进了鞋里,鼓弄了一阵,站起来。金木看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一把把刚刚站起来的她拉进了怀里。

 

“喂干什么……!”简直是顶风作案!刚刚承诺过不随便接吻的啊!董香条件反射的用手背捂住了嘴顺带着闭上了眼,完全猜到他下一步要干什么——金木研就是这样的人。装作什么都无所谓的靠近,很温顺的嘘寒问暖,却又无比任性无比随心所欲的表达自己的感情。很多次!很多次都这样!突然的就把脸凑了过来,自然的就在她的唇上做一些小动作!

 

但是今天!她将要阻止那所谓的“金木研的任性”!她完全有信心!手背便捂得更紧了一些。

 

“我说过的啊?”金木的声音毫无预兆的从她的耳畔钻入,语气里有些微的不满。缓慢的吐息熨烫了她的侧脸,散发着灼人的热度。他的手毫不客气的锁着她的腰,把她整个的拥在怀里,双唇就在她的耳鬓附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董香知道现在捂嘴也没用,他根本没打算亲吻她的唇。

 

等等等等……你说过什么?

 

“不要只穿着一条内裤就跑来跑去……我说过的吧?”声音越来越近了,他几乎就贴着她的耳垂,浓浓的鼻音像是一把钩子,勾了勾她的心。

 

董香这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宽大的卫衣,根本没穿裤子。早上……他说了什么来着?“不要穿着内裤跑出来”。后面好像还有一句……一句什么?

 

“‘再这样的话我就不放过你了’。”金木的手臂紧了紧,白色的发丝散乱着触碰到了她的眼角。

 

糟……“不放过”是哪个不放过?纯洁的那种还是邪恶的那种?认真打的话现在的他不可能会输给她的,她知道。

 

他低低的在她耳边笑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吻了吻她白皙的脖颈。

 

#

 

拥有不和谐性格的二人,不和谐之情侣。但是都无所谓,相拥的时候愿意彼此妥协就足够了。

 

 


评论
热度(63)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