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香】食心01——名字

东京喰种·研香脑洞/1978字超短篇

本来想写篇叫《食心》的中篇研香,但是写着写着就……脱轨了= =于是改成短篇。《食心》依旧会写。在遥远的将来。


文/乌龙冻灵


[X]

 

“你会嫁给我,和我一起。以后的名字是‘金木董香’。如何?现在你应该对我用另外的称呼了吧?”他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像是一只刚睡醒的猫咪,任性的搔动起她有些慌乱的心。

 

金木董香。这个名字很怪。要知道平时董香都是用“金木”这个名字使唤他的,他也一直默许。金木也相当自制,最多用“董香酱”这种萌感不明的称呼。或者说他们之间总是有一道清晰的线,一根朋友也好恋人也好,哪怕接吻哪怕同枕而眠都不会抹去的线。

 

而“金木董香”这个名字就是冥冥之中能够剪短这根线的剪刀。

 

喰种结婚登不登记改不改户口本来着?当初老爸有没有说过这方面的东西……董香看着金木在阳光中柔和的面庞,脑子里一团浆糊。

 

“不叫我一声吗?”金木挑起了眉,伸手帮她理了理鬓发。手的温度从她的耳鬓一直烧到了眼角。她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金木是相当有耐心的人,董香知道。如果她不喊一声他的名字的话大概他会不停的耗下去,两个人在一个不怎么暖和的日子里面对面站着,周围是路过的老太太老爷爷,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暧昧不清的笑。

 

冷风从四面八方拥过来,慢慢的把红晕抹到了她的鼻尖。

 

金木清晰的用眼神说着“你叫一声的话我们就不用冻着了”。董香抿了抿单薄的嘴唇,那个简单的单音节变得格外沉重,像是吊在她的口腔里的一块锈铁,沉重不堪。

 

研。

 

怎么说的出口啊……对一个男孩子直呼其名意味着什么董香不是不知道。人生二十年唯一口无遮拦大喊大叫过的名字只有“绫人”好吗?而且还经常加上“你这混蛋”“去死吧”这样的修饰语。

 

而“研”这个名字听起来那么陌生,像是某个国度里无人知晓的谜语。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难堪,金木靠近了一些,指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的领口上摩挲着,细心的为她打理着外套上的褶皱。打理完毕后他又把手放到了她的颈边,手背的热度吓了她一跳。这热度比刚才提高了许多,已经能够烫起她少有的红晕。

 

“董香你还真的是固执啊。败给你了。”他左眼的眼罩泛着白色的光,浮动在绵延的秋日里,恍恍惚惚。平时的金木很容易屈服,他很喜欢像这样用自己的手温暖她的身体,体温相连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有一片片细碎的光影在轻轻回荡,像是湖面上的小船,悠悠然的驶进她的心间。

 

“你也很固执啊。”董香忍不住回了一句。

 

“噗。我们有时候很像啊。比如现在。你还是不肯叫我么?”

 

董香僵了一下……原来这个话题还没结束么?手的温存什么的原来只是中场休息啊?她忍不住白了金木一眼。就在她翻白眼的档口,金木又靠近了一些,让两人的距离只剩一拳。有了刚才的经验她不准备躲开眼睛,反而瞪大了盯着他看以充分表达她的不满。

 

金木笑了起来,有些孩子气的刮了刮她的鼻子:“很可爱。”

 

董香愣了一下,这样亲昵的举动太让人意外了。印象中就算是老爸也没有用指节刮过她的鼻子。

 

金木在她愣怔的时候微微斜了斜眉,一直停顿在她颈边的手毫无预兆的发力,将他们的距离化为无形。情侣之间的亲密大概有很多形式,金木对恋爱方面的事情不是很专业,能力范围内大概也只有拥抱和亲吻。至于前段时间的夜晚,他只能说那是水到渠成无意而为之。此刻他忍耐多时,连体温都出卖了自己,面前的女孩却依旧毫无自觉的露出让他心动的表情。

 

天啊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样是犯规的?还是说傲娇型的女孩都这么不管不顾?

 

他似乎是报复,有些用力的咬了咬她的唇,趁她没有回过神,迅速撬开了她的齿,与她缠绵。唇齿交磨间他没有完全闭上眼,而是留意了她此刻的表情——被突然的吻惊倒,不知该如何回应,水润的眼睛里闪过难言的惊慌。她的手因为尴尬而僵住了,生硬的扳着他的衣服。

 

真是有趣的表情。愤怒妥协尴尬快乐认真与冷漠……究竟是哪一个雾岛董香?不知不觉的成为他的牵挂的是哪一个董香?就像坐着火车从原野上驶过,窗外是层出不穷绵延不绝的新鲜景色。如果说他自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思索;谁又说董香不是呢?她就是这样于冰冷中绽放的凛冽花朵,让他着迷,让他无法自拔。

 

金木露出笑意,舌尖略过她的唇瓣,慢慢的松开了手。

 

不出意料,董香的表情像是被锤子砸过,七零八碎的。她憋着嘴,被他吻得泛红的唇透着令人怜惜的光泽。一朵始终在风雨中傲立的花,他的花,他的她。的确,金木很能等待,等一个人保护他,爱上他,和他一起在秋天的傍晚喝一罐廉价的咖啡。在这之后……不断不断的亲吻她。亲吻完之后他依旧会等。无论董香做什么,他都会等。

 

他除了等待已经无力再做其他。

 

金木退开半步。其实今天出门的时候他没有很好的整理自己的头发,现在在风里,雪白的发蓬乱着,微微遮住了他的侧脸。

 

董香不可能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唇上的温热依然存在,并将存在很久。金木研将陪伴她很久很久,或许久到人们所说的地老天荒,又或许下一个转角他就消失不见、下一个夜晚他就永远倒在了夜色里。

 

她能把握的只有现在。

 

现在就叫出那个名字。这相当于问自己一个赤裸裸的问题:爱他吗?

 

“研……”

 

那结论必定是深爱。

 

“嗯。”许久,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微微扬起的嘴角在风中格外温暖。



FIN.

评论
热度(54)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