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瑶】COLOR——CyanX青蓝

Cyan·青蓝色


『COLOR·01』


文/乌龙冻灵

CP/天行轶事/青凌X亘瑶

 

*人物可能略OOC,请谨慎阅读


 

[1]

 

古往今来虎煞族都被称为“陆上最强”并以此闻名全大陆……但话是这么说了,但是明白人都知道真相其实是“陆上最强(水里弱爆)”。不过让祖宗们欣慰的是千百年来,终于有一个族人敢于无视这个天生的软肋,毅然决然的搬到了青帝国居住,并且看上去大义凛然义无反顾。

 

那个族人当时是这么对白虎亘穆大人说的:“哥哥我一定会坚持的!我绝对不会乱跑的!”

 

大病初愈的亘穆大人眉头凝成一个铁疙瘩,愁绪深浓地注视着那个走出十米就摔一次尖叫一次的女孩子——传说中愿意嫁到海底的路上走兽十公主亘瑶——转而阴阴地看了青龙族皇子一眼。

 

“唔穆哥放心吧,我会整天看着她的。”青龙皇子笑容闪闪发亮。

 

话音刚落就听见了女孩近似哭号的叫声:“青凌你快过来啊我不要一个人下水!”

 

亘穆大人扭头一看,看见亘瑶公主打着哆嗦在海岸上挪来挪去,脸便越发的黑了下去。

 

 

“真的没事的……真的没事的啦!”青龙皇子急忙安慰,顿了顿,补充,“大概。”

 

“怎样都好。”亘穆大人语气依旧冰凉,慑人的眸子在青龙皇子身上涮了一轮,言语间带了些敌意,“别让她游泳。她那点狗刨功夫在你们青帝国的水里跟没有一样。”

 

“遵命。”

 

青龙皇子拿扇子挡了半张脸,答应了。

 

亘穆大人的神情相当严肃,比平时的冰块脸还要冷峻上几分,似乎抖上一抖就能落下一地冰渣。虽然是得到了信誓旦旦的承诺,但是他的眉毛依旧没松,眉头紧得简直能够夹碎核桃,服服帖帖的白色衣袖也被他攥出了几丝褶皱。

 

于是那一天,虎煞国的十公主亘瑶大人就在亘穆大人阴晴不定的目光中牵着驸马爷的青袖子下了海,笑声和尖叫声夹杂在一起,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暖色的发在海水与天交界的地方一沉一浮,两个人的身影慢慢的被海水淹没。

 

亘瑶大人突然挥动起她的手,明黄色的袖子在阳光下格外夺目:

 

“穆哥!你要快点给我找个嫂子哦!”

 

——既然她有说出这句话的勇气,区区海洋,对亘瑶大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2]

 

——三弟你把那个假小子带回来干嘛?

 

——唉?她都嫁给我了啊。

 

——三弟你娶她干嘛?

 

——娶都娶了嘛?我喜欢她啊。

 

[3]

 

海中月的光芒温柔地照射在宫殿的飞檐上,落下一串银色的痕迹。水波粼粼的海底,偶尔有几丛鱼儿不紧不慢地游过。珊瑚上荡着幽幽的光圈,衬得珊瑚礁如同深海宝石一样神秘而动人。

 

细微的声响过后,青凌倚在了木栏杆边,身影单薄,气息平缓。

 

他少有的披着月白色的袍子坐在廊下,青蓝色的发略显蓬乱。身处自己的宫殿,水流将另一个呼吸声传送进青凌的耳朵。片刻,一个小小的喷嚏声,激起了他难以自禁的笑意。

 

从这里能够很好的看清屋子里的情况,他看见那个睡姿凌乱的女孩翻了个身,抓过他的枕头抱进了怀里。

 

亘瑶睡觉的时候像一只任性的小猫,不抓着什么就不安心。在被她抱着手臂一晚上之后青凌无可奈何的发现睡意都在自己不经意的低笑声中消散,明明已经是地上的深夜,却越发清醒起来。

 

亘瑶真是百试百灵的兴奋剂呐,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让他的脸上挂起笑容。

 

 

不过,就这么坐着可是一整晚都不会困的啊……

 

青凌有些难办的揉了揉眼角,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无奈。

 

他突然瞥到了一个投在一汪清水中的影子,一怔,向上面的宫殿望去。

 

 

“啊……”

 

看见了青玄那张写着“失眠”二字的微愣的脸。

 

 

哈——看来大家的睡眠质量都不太好嘛。

 

青玄穿着玄黑色的睡袍——天知道为什么他连睡袍的款式都要弄成黑不溜秋的——居高临下的目光停留在青凌身上,悄然收回了讶异的神色。他站立的姿势很随意,清亮的眸中流转着优美的弧光。从远处看,像一株挺拔剔透的水晶树,周身都散发着不经意的流水宝光。

 

“青龙族黄金单身汉”的名号并非子虚乌有呐。

 

青凌站起来,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十几分钟后。

 

“你为什么大晚上的到我这里喝茶?”

 

青凌自然地提起白玉壶,听见问话,便答:“来陪大哥你聊聊天嘛。看你一脸有话想说的样子。”手上的动作却没慢,轻车熟路的盛满了两人面前的小盏。茶水无色,恰好倒映着青玄平静的脸。

 

“我没有什么想说的。”

 

“哎呀我懂得啦。难得在这样的夜晚和弟弟一起,不好吗?”

 

“……”青玄淡淡地摆出冷脸。

 

“哈哈。”青凌回以一笑。

 

 

[4]

 

——如果青凌认真起来,能够成为青帝国国王的必定是他。

 

在认清三弟的性格之后,青玄从未怀疑过这一点。

 

但是他也知道,“牡丹花下死”说的就是青凌这样的人……有些时候看着他在女孩丛中笑得跟太阳一样灿烂就会觉得家门不幸,母后那种神经病的人生出一个个这里不对那里不对的儿子……想想就难受了起来。

 

“玄哥你怎么了?脸色不好啊。”青凌关切道。

 

“没。”青玄收了收心思,转移话题道,“亘瑶在这里还住得惯吗?”

 

青凌摸了摸鼻梁,水一样的袖子一拂,笑着:“小瑶没问题的。”

 

 

谈起亘瑶,青玄不得不再次想起了一些东西。

 

亘瑶他小时候见过几次,可以说是完全站在青凌性格反面的女孩。大大咧咧的像个男孩子,没有公主架子,喜欢无理取闹到处撒娇,仗着哥哥是白虎就横行霸道……好吧也不是横行霸道,说“惹是生非”合适一些……

 

但是某一天,阳光正好的海滩。青凌在口头答应了又一个婚约之后久久遥望着远去的第N位未婚妻的背影,扭过头对他说:“玄哥我以后只娶小瑶好不好啊?”

 

他拉下脸:“我说了,你再到处乱惹关系我就剪了你的尾巴。而且你不是刚刚才跟那个女孩子谈好么?”

 

结果青凌歪起脑袋想了一会儿,稚嫩的脸上竟有几分坚定:“你剪我尾巴好了。我肯定要娶小瑶的。”

 

片刻,他怔住。

 

青凌你哪里坏掉了吗?生活作风这么像母皇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呃玄哥……你真的没事吗?”青凌看着脸部阴晴不定的青玄。

 

“没事。”一口喝干了盏中茶水。

 

“骗人。你肯定在想什么。”

 

 

青玄用力白了弟弟一眼——真烦呐这种性格,橡皮糖一样黏人,爱撒娇又爱调侃,总是开一些冷玩笑,又像是什么都能看穿什么都有谱,最重要的是在自认为正确的事情上穷追不舍滴水穿石白发三千丈……不不不,貌似想太多了。

 

于是他自己又倒了一盏茶,喝尽,说:“我在想……你长大了。”

 

话刚说完他就有点后悔。

 

刚刚那句话跟刚才的气氛不太搭,像是从家庭情景剧一下子跳转进了家庭伦理剧……关键是他们青龙一家子哪来的什么破伦理?

 

“哈哈玄哥你这么觉得吗?我也这么觉得啊。而且我最近又长高了。哈哈哈哈。”青凌笑容灿烂,看上去天真无邪。

 

他略看了一眼弟弟的身板,眉宇间不免闪过淡淡的忧虑。

 

「青凌擅自给自己加了诅咒」这件事,他是知道的,母皇也是知道的,但是母皇什么都没说,他也就不便过问。虽然是不过问,但他也知道胡乱的缩短自己的寿命这种事有多么不可理喻,所以从他的立场来看,青凌是该挨揍的。

 

“想责备我的话就责备好了。”对面突然传来轻松的嗓音,青玄打断思绪,面前扫过青凌的月白色袖子,青凌搔了搔头,“我本来也做好了被揍的准备。”

 

一向超然洒脱的青凌三殿下再一次看穿了自家兄长的心思。

 

只是这样的坦率反倒让青玄有些无从发作,只能略收住心绪,说:“我说过你已经长大了。诅咒的事……我不管。”

 

也管不了。

 

“好啊,那就由我怎样咯?”青凌笑了起来,仍旧像是毫无烦恼。

 

 

[5]

 

离开青玄的宫殿,倦意终于漫上了眼皮。青凌打着哈欠往自己家走去,周围的海水变得深蓝,暗暗的,有些让人透不过气。

 

宫殿的长廊上站着一个人,圆滚滚的,分不清头和脚。

 

青凌一愣,不知道大半夜的是谁出来吓唬人,下意识的念了个水诀准备撂倒对方。没等他身边的水流窜出,那个黑影已经自动滚了过来,并且排山倒海速度惊人。他怔了怔,下意识的退开脚想跑,却听见了熟悉的哭声——

 

“青凌你干嘛跑出去啊!——”

 

接下来亘瑶满脸泪花的扎进了他的怀抱。

 

不得不说小瑶的力气的确很大,青凌抖了一抖,好不容易在冲撞中定住了身子没往后倒。

 

怀中亘瑶用力攥着他的衣服,不管不顾的把鼻涕眼泪糊在他胸前:“吓死了好吗?!青龙宫这么大!你干嘛跑出去啊!混蛋!”

 

青凌嗯了一声,不知如何作答,只觉得她像是一只赖上主人的猫,拼命的缠在他身上,温暖的身体让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把手放在她肩膀上,试着安慰似的拍了拍。慢慢的她不再抽泣,勒住他的双臂也松了松,但没有放开,依然抱着他的腰。

 

“我……呃去了玄哥那里。嗯……看你睡得很熟的样子……”

 

“明天去不可以吗?为什么要这么晚出来?”小瑶抬起脸看他,随手擦一把眼睛。

 

他注意到小瑶裹着一团棉被,所以看起来才会像是一个球,不禁噗嗤一笑。亘瑶怕水,也怕冷,住在青帝国本来已经是勉强,再加上漆黑的晚上他不在身边……好吧是他的错。毕竟对穆哥说“我会一直看着她”的人是他自己啊。

 

“哈哈,玄哥寂寞了呗,我去陪他聊天。”青凌一边伸手帮她擦脸,一边解释着,“你想啊,玄哥又没有妻子,这么多年了一个人很难过的对吧?我睡不着,看他一个人出来看月亮,就去他那里喝了杯茶。唉玄哥真可怜。你不觉得吗?”

 

“唔这样啊。真的有点……”小瑶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对吧?他们哪像我啊。我这么早就娶了你。是不是很感动?”继续胡扯。

 

“……你好烦……”

 

“干嘛这么说。嫌我烦还嫁给我?”

 

“喂等……!”

 

青凌干脆利落地抱起了亘瑶,清瘦的手臂倒是很有力气,横抱着她的时候一点都不费力。他笑嘻嘻地看着瞬间红了脸的女孩,慢悠悠地往宫殿走去:“喂亘瑶你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我不高兴了你知道后果吗?”说着还把拖在地上的棉被撩起,盖住了她的身子。

 

女孩的脸几乎红得透血,不禁踢蹬起双腿,挣扎着要下来:“我们绝交!绝交了!”

 

“绝个鬼。除非你休了我。”青凌又匀出一块被子盖住她光溜溜的脚。

 

“我休了你!”

 

“要我签字画押才行的,你说了没用。”

 

“啊啊啊啊青凌你这头色龙!”

 

“喂喂喂越说越过分了啊我可是只娶了你一个。”青凌侧过脸,认真地看着她,旋即扬了扬眉毛,琥珀色的眼眸中荡开几许狡黠,“亘瑶公主你可是正宫娘娘,后宫独主。我忠贞的很啊。天地作证。”

 

亘瑶看着他义正言辞非常无赖的脸,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最要命的是这张脸一如既往的很清秀,继承了青龙一族的优良外貌基因,让人挑不出毛病。对着这么张脸,听这么些话……对心脏不太好……

 

青凌微微一笑,侧身进了宫殿的门,背后水波缱绻。

 

青帝之海分外安宁。

 

 

[6]

 

——三弟听说你大半夜的出门散步?

 

——嗯?噢好像有。

 

——原来是真的啊。有人说看见了你和那个假小子。

 

——然后?

 

——请不要在公共场合打情骂俏。

 

——呃……

 

 

[7]

 

前些日子,亘瑶公主来信了,亘穆大人坐在桌子后面看信,眼睛一行一行的动,脸上慢慢的露出了松口气的表情。虽然那表情很细微,但是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也跟着松了口气。

 

虎煞族怕水,亘瑶公主能嫁去青帝国真的是为难她了。不过她也因此成为了虎煞族里的勇敢者,令人钦佩。

 

亘穆大人难得的亲自回信,一笔一划地写着,视线却始终没离开亘瑶公主的那封长信——一边看一边写真是不可思议。

 

突然,他的笔杆子断了——被他捏断了,啪的一声。

 

片刻过后,他站了起来,扔了刚开了头的信,背着手往门外走,面庞冰冷。

 

狆义将军无奈,只能再一次的代替殿下回信。

 

后来,他说信的开头全是“你要照顾好身体”“不准太辛苦”之类的关切话语,并且大概复述了信后面的关键句——

 

 

「青凌说青玄大皇子未婚,晚上出门看月亮排遣郁闷。我突然觉得你们好像啊。你要加油。」

 

「穆哥我在这里过得很好。话说回来,你知道怎样才能休掉青凌吗?他老是捉弄我。」

 

「最后说一句:我和青凌打赌你和青玄殿下谁会先结婚,我赌你,所以你真的别让我失望啊!」

 

 

这么说来亘穆大人没直接撕了信也真是好脾气。

 

 

然后亘穆大人拟好的开头是这样的——

 

「别啰嗦了,管好自己,在青龙宫安分些,别闯祸,文静点。」

 

「不要任性。」

 

「要跟着青凌好好的生活。」

 

 

怎么看都像是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只能别扭的叮嘱几句老套的话。

 

 

狆义将军思考了很久,参考了亘穆大人的开头,拟好了信,送回了青帝国。

 

 

[8]

 

青凌一边看信,一边把滑下来的丝绒被重新盖在小瑶身上。

 

 

现在是午睡时间。宫内宫外的海水清澈透亮,可见海面上的阳光应当明媚清爽。上午亘瑶拖着他逛水下集市,玩脱了,回宫后吃了午饭就睡,一点“女孩子吃完就睡会发胖”的意识都没有。

 

刚刚青凌给睡着的小瑶盖好被子,外面的人便送了信进来。于是他顺理成章的帮她拆了信,开始检阅。

 

亘瑶缩着身子,一滚,把丝绒被全部裹在了身上,包成了粽子的样子。她皱眉适应了一会儿莫名的拥挤感,往旁边挪了挪,蹭到青凌身边,片刻,又往他怀里拱了拱。

 

青凌仍旧看着信,顺手就把她捞进了怀里,好让她稍微安分些。

 

“哈……”不久,他低声笑了起来。

 

他把信叠好,放到枕边,自己也躺了下来。

 

亘瑶在轻微的移动中皱了皱眉,嘟哝了一句什么,但没有醒。

 

青凌想了想,凑过去,没有占她的太多便宜——不过侧过了脸,柔柔地吻了吻她的唇角,末了发出了轻轻的笑声,温暖的鼻尖触到了她柔软的脸。看了信他之后他是不会想要睡觉了,便打算就这么躺着消磨一个下午也好。

 

什么都不干,就这么看着小瑶呼呼的睡,睡颜温润可爱——非常安心。

 

 

[9]

 

「别啰嗦了,管好自己,在青龙宫安分些,别闯祸,文静点。」

 

「不要任性。」

 

「要跟着青凌好好的生活。」

 

 

「不要随便就哭。」

 

「青凌欺负你你就去找青玄。叫他教训青凌。」

 

 

「殿下一直很想念您。非常想。」

 

「请记得和青凌一起回家。」

 

 

[10]

 

所谓家人,便是在逆境中协同,在顺境中与共。

 

所谓爱人,不过是家人的一种。

 

 

END.


评论(1)
热度(44)
©一勺脑 | Powered by LOFTER